筆趣閣 > 狂探 > 第2160章 知識改變命運?

第2160章 知識改變命運?

 熱門推薦: 手機登錄觀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什么!?沒有這么一個人嗎?”監聽室內,趙玉大為意外,“那女的是他高中同學,而且還考上河陽師院,就算不用問,查也能查出來吧?”

    “對呀!”曾可搖頭說道,“可是,一個符合條件的也沒有!辛朗所在的高中班級,別說女的,連男帶女都算上,也一個沒有考進河陽師院的!”

    “這……這是怎么回事?”趙玉緊鎖眉頭,突然感覺到案情陷入復雜。

    “到目前為止,我們一共問了16個人,包括辛朗的高中同學和老師,”曾可匯報道,“他們的描述非常一致,辛朗因為學習不好,高二就輟學了,根本沒有談過什么戀愛,沒有什么初戀對象!

    “尤其他們班主任老師聲稱,如果班上真有女孩子跟辛朗好上了,她一定會知道的!

    “還有,”曾可又道,“這些老師和同學還給我們提供了一個信息,說辛朗的腦子不太正常,他平時說的話都很特別,讓人理解不了……

    “還有,辛朗比較悶,很少跟人說話,平時就喜歡寫點東西,畫點畫什么的,而且畫的東西特別陰暗……”

    我個奶奶熊……

    趙玉咂舌,腦子里猛然蹦出了韓寬上學時也愛畫畫的畫面……

    看來,這些心理扭曲的殺人犯,都有某些共性在此啊!

    “我覺得……”吳秀敏上前說道,“我們要向知道答案,一個是讓苗姐直接從辛朗口中獲得,至少先把名字問出來!

    “另一個,我們要好好調查一下他的家庭,家庭的不幸,也是造成心理畸形重要因素。

    “我懷疑……”吳秀敏看了一眼審訊室內正在供述罪行的辛朗,幽然說道,“這個人可能有妄想癥!那個初戀對象,有可能是他自己塑造出來的,而現實里根本沒有這么一個人!”

    “不會吧?這么邪乎?”崔麗珠咧嘴,“如果是他妄想出來的,那應該全都順從著他才對吧?他怎么想,就應該怎么是嘍?怎么可能失戀呢?”

    “或許……”吳秀敏說道,“在他的潛意識里知道,這個‘她’是假的,終將要離開他,所以他才假想出他失戀的狀態!

    “總而言之,辛朗的情況非常特殊,如果真的是妄想癥,也是我目前見過的唯一特例,因為……”吳秀敏道出了自己的疑惑,“一般有妄想癥的人,癥狀都非常明顯,最后要么崩潰,要么精力無法集中……

    “可是,這個辛朗卻成為了成功的商業老板,這一點很不尋常,或許,他有著一定的調控能力,也或者……還有什么人指導他……”

    “這種事……”崔麗珠搖頭反駁,“應該不會有什么同伙了吧?”

    “審問的時候,我也感覺到了,辛朗這個人和以前的罪犯不一樣,”趙玉說道,“他的話有很多自相矛盾的地方,可是,在某些邏輯分析問題上,他卻看得非常透徹,甚至比我還透徹!

    “比如,他選擇的下手目標,全都是那些失蹤之后不會有人報案,而且有可能是從孤兒院長大的……”趙玉說道,“有時候,我會有一種錯覺,以為又出了一個韓寬呢!

    “你們發現了沒有,他可以精確地捕捉一個人的內心,知道怎樣做,才會避開危險,這一點對于一個罪犯來說尤為可怕!”趙玉說道,“也正因為這樣,他做起非法貸款的生意才會如魚得水!

    “他幾乎一眼就可以看出,什么人為了錢,會向他們借款!什么樣的人會任他擺布……”

    “我知道了!”突然,冉濤拍著腦門說道,“書店!終歸到底,還是知識改變命運!別看他沒有上過大學,但是他說過,他把租書店的書全都看過了,看的書多,所以他就能做到這一點了……”

    “哎?”一句話,讓趙玉茅塞頓開,驚異說道,“濤哥,別說,你說的還真挺在理!我看過資料,當初的租書店分為里外兩間,一間是雜書,一間是學業用書,如果那家伙真的把所有的書全都看了,還真是……”

    “這個推理成立的可能性很大,”吳秀敏也不無唏噓地說道,“河陽師范學院在心理學和教育心理學專業上,一直在國內名列前茅,我想,他書店里面,肯定會有很多關于心理學的書籍吧?”

    “哇噻,越說越玄了!”崔麗珠咂舌,“要是看了那么多心理說,為什么治不好自己的妄想癥呢?”

    “上學的時候,老師就曾經告誡過我們,”吳秀敏說道,“人心難測,作為研究心理的人,想要捕捉別人的內心,本身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可是,我們卻不知道,要想捕捉自己的內心,卻別別人更難!

    “所以,在我們這一行有句讖語一名心理醫生,永遠也醫不好自己的心病!”

    “行了,不管怎么樣,”趙玉指了指審訊室,“還是堅持審完再說,待會兒,我會找個合適的機會,再問問他,關于那個初戀情人的事情!

    “你們這邊也繼續,現在把重點放在辛朗的家人身上,看看這家伙到底出了什么事,沒準兒,這才是我們的敲門磚!”

    “好!”眾人應諾,趙玉則拉開門,返回了審訊室。

    此刻,審訊室內還在繼續著,辛朗已經向苗英講述了他如何利用自己的條件之便,尋找和心中那個“她”長相相似的人,然后脅迫她們獻身,以此來滿足自己的私欲!

    “……這樣做……”辛朗說道,“我也會得到一種心理安慰,雖然,這種安慰沒有殺人來得痛快,但是……我也樂在其中……

    “你們知道嗎?”辛朗詭異一笑,“因為事后我給了她們很多錢,其中有百分之七十以上的人,會選擇再次服務,主動聯系我們的平臺,但是,我不會再理她們,全都交給平臺去處理了……

    “不管是在貸款那邊,還是做這些事情,我全都保持著高度的警惕性!而且,”辛朗說道,“我也一直在留意著河陽師范那邊的動靜!

    “未雨綢繆,呵呵,未雨綢繆……”說著,辛朗突然攥緊了拳頭,懊悔地說道,“沒想到最后,我還是栽倒在了我的未雨綢繆上!

    “如果……如果我當初選擇別的途徑……或許就不會造成今天這種局面了……”辛朗嘆息一聲,言道,“現在看起來,其實學校方面怎樣都不會擅自拆除那棟樓的,可是我……我卻偏偏要多此一舉,讓厲明遠去主動贊助,而且還自己出改造方案,等于此地無銀三百兩,不打自招了……唉……”

    。
刮刮乐在线试刮怎么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