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乾龍戰天 > 第四六一章 上古神獸

第四六一章 上古神獸

 熱門推薦: 手機登錄觀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沈云原本的打算是,去找石芒譚家打探仙山,以及石頭島的現狀。

    為什么找石芒譚家,而不去平安坊找余莽呢?

    主要是青木派與石芒譚家的往來都是暗地里的,沒有擺在明面上,為外界所不知。而石頭島與平安坊關系密切,在邊界已經是公開的秘密。

    還有就是,他有石芒譚家的最大秘密在手,后者安敢使壞?

    只是現在看來,石芒譚家的最大秘密遠遠不止他目前知道的這些。關于畢方鳥,以及上古的神獸們,他知道得還是太少了。

    “囡囡,你剛才說的這個情況很重要。我們先找個清凈的地方。祭司大人是怎么跟你說這些天神祭殿的奴獸的,你原原本本的說給我聽。”他對錢柳說道。

    后者點頭稱是。

    沈云環顧四周。這里處于紀云港的巡邏范圍之內,顯然不是說此等秘密的好地方。周邊嘛……少頃,他看中西南方向五十幾里開外的一座小山頭。

    那里僻靜,山上林木茂密,便于遮掩行跡。而且,它離紀云港只有五十多里遠,雖然沒有巡邏和暗崗,但是仍在紀云港防衛的威懾范圍里。

    到了山上,他只要布一重隔音陣,防止周邊的草木偷聽即可。

    指著那座小山頭的方位,他對錢柳說道:“我們去那里。”

    錢柳瞇了瞇眼睛,問道:“師兄,是通過虛空過去嗎?”

    “正是。”沈云點頭。

    錢柳右手一晃,召出了紅羅寶傘。

    沈云原本是想,不過是三兩步路,自己用乾坤袖帶她便是。見狀,含住了涌到嘴里的話,改成:“跟上。”

    “是。”

    于是,沈云右手掐成劍指,凝出金圈,砸開虛空,率先沖了進去。

    錢柳撐開紅羅寶傘,緊跟其后。

    只見金光一閃,兩人的身影嗖嗖的消失了。

    數息后,一隊全副武裝的巡邏隊飛奔而至。

    “咦,什么也沒有?”

    “張武,你是不是看錯了?”

    “報告隊長,我是好象好看這邊閃過一道金光。”

    “好象?你是好象眼花了吧?”

    “呃,是眼花了。”

    “哈哈哈……”

    “別笑了,繼續巡邏。”

    “是。”

    巡邏隊又離開了。

    而此時,沈云與錢柳早已到了目的地。巡邏隊這邊的動靜,盡在沈云的眼底。他不由得贊到:修士同盟軍非仙門能得啊。所以,葉罡治軍還是兩把刷子的。

    錢柳按沈云教的法門,往雙眼里注入一道靈力,目力大增,也勉強能夠看到一支巡邏隊趕到了他們剛剛所在的位置,慶幸的對沈云說道:“師兄,他們的防備好森嚴哦。我們剛剛要是直接飛過來,恐怕難掩行蹤。還好,師兄的手段更了得。”

    是啊,還好,我會砸開虛空。某人受用的翹了翹嘴角,吩咐道:“布重隔音陣,把季勇他們都放出來,我們說正事。”他是看出來了,小丫頭是個愿意自己擔事的。如果自己大包大攬,反而會讓小丫頭不舒服。那么,這些邊邊角角的事,便交由她去做好了。

    果然,錢柳高興的應下了。

    她的手腳也很利落,三兩下便布置妥當,俏皮的向沈云伸手請道:“師兄,請入陣。”

    這副樣子……好想在小包子臉上掐一把……不能掐!不然,準壞事。

    理智上據上風。沈云挪開眼睛,背負著雙手,走進隔音陣里。

    錢柳也跟著入了陣,打開紅羅寶傘,放出季勇等人。

    一道道白煙散開,季勇等人現身。

    “殿下!”

    “錢正君!”

    他們站穩身形后,眉開眼笑的抱拳行禮——在飛地里,他們已經充分試驗過了,如今的他們,完全無懼太陽光,可以如正常人一般,大大方方的行走于陽光之下。

    沈云與錢柳皆頜首還禮。

    在天神祭殿里呆了幾十萬年,陡然又到了一個陌生的地方,他們只覺得一切都很新鮮,東瞅瞅,西看看,眼睛有些不夠使。

    斗武等人更是跟一群麻雀似的,嘰嘰喳喳的議論開來:

    “這里便是仙山了?”

    “哎呀,靈氣真的比飛地那里濃多了。”

    “比不得傘里。”

    “那肯定是啊……”

    季勇翻了個白眼:“先別光顧著傻樂,聽殿下有什么吩咐。”

    于是,所有人都安靜了下來,齊齊看向沈云。

    后者笑著揮了揮手:“大家先坐下來。我們說一說天神祭殿的守護獸。”守護獸與奴獸,其實是一回事。于祭司大人來說,是奴獸,但在季勇他們那里,就是守護獸。

    “是。”臉上現出了然之色,眾人面對著沈云,盤腿坐下來。

    沈云與錢柳也都席地而坐。

    “囡囡,你先說,祭司大人是怎么跟你提及那些守護獸的。”

    “是。”錢柳應下后,環視眾人,原原本本的道出祭司大人的原話。

    其實,祭司大人并沒有很正式的分說那些奴獸。他純粹就是在一次閑聊中,無意中扯了幾句。

    天神祭殿的守護獸都是由神族五部族進獻的。所以,在神族最為鼎盛的時候,天神祭殿里的奴獸不論數量還是種類都是最多的。

    它們分擔著守護天神祭殿的重任。

    后來,神族敗落,又連番遭受天庭的打壓,連上界也呆不下去了,不得不接受天庭的安排,舉族遷往鴻蒙界“歷練一番”。

    以天庭的意思,天神祭殿不能隨神族一道遷往下界,必須仍然留在上界。

    當然,明面上,天庭把話說得很好聽——這也是為了神族著想。將來歷練完了,神族還是要回上界的。而上界與下界的時間流相差甚多。神族甚是了得,那樣的歷練,只消三兩天便能拿下。天神祭殿又非比尋常,就沒必要搬來搬去了。

    神族當時已經只剩下火族這一支。天庭此舉,早在祭司大人的安排之下,他們按祭司大人暗中所教,答復天庭:“好啊。只是從來都是天神祭殿聯系我們,我們沒法主動聯系天神祭殿。等下次大祭祀時,我們定會在禱告里加上這一條。”

    這是一直擺在明面上的事。天庭豈能不知?他們只是不信罷了,想通過此法找出天神祭殿來。

    陰謀沒有得逞,他們便來硬的,派重兵“護送”神族遷往下界。

    這一舉措,真的給天神祭殿造成了很大的麻煩。為了跟上神族,同時也為了保衛天神祭殿,奴獸們紛紛戰死。等到了鴻蒙界時,祭司大人發現,這里早被天庭控制,無處可安置天神祭殿。

    沒有辦法,他只能將天神祭殿藏在虛空里。

    如此一來,幸存的那些奴獸便不好再呆在祭殿里了。祭司大人只得解契,將它們盡數打發出去,自謀生路。它們接受了神族多年的供奉,對神族是很感情的,所以,離開天神祭殿后,它們也依然是站神族這邊。

    “一直以來,鴻蒙界就有上古神獸的傳說。”末了,錢柳說道,“這些神獸到了外頭,便成了這些傳說里的一部分。”

    “還有一部分是怎么回事?”季勇敏銳的抓住了重點。

    錢柳冷哼:“天庭哪能容神族有守護獸?以保護神族為名,派了不少戰獸下來。”
刮刮乐在线试刮怎么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