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瘋狂農民工 > 第2381章 難堪

第2381章 難堪

 熱門推薦: 手機登錄觀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你瘋了吧!”夏建不由得怒火中火,忍不住吼了胡慧茹一句。

    胡慧茹正往自己的茶杯里添水,沒想到夏建會來這么一聲。她一時嚇得身子一哆嗦,手里的一杯茶水全倒在了她穿著絲質睡衣的大腿上。

    “哎喲!”胡慧茹一聲尖叫,手里的茶杯掉在地上打了個粉碎。

    夏建一看,心里暗叫不好。人便撲了上去,他一把抓住了胡慧茹的胳膊,把她扶著坐在了沙發上,然后關心的問道:“湯到哪兒了?”

    “大腿上”胡慧茹咬牙說著,臉上的顏色都變了,看來這下燙的不輕。

    夏建低頭一看,便尷尬了,因為胡慧茹穿的是條直筒的裙狀睡衣,想要看大腿上的傷勢,除非把裙子掀起來,這樣一來,胡慧茹的兩條大腿豈不是全露在了外面。一想到這里,夏建的小心臟不由得狂跳了起來。

    胡慧茹一看夏建傻站著不動,一時不由得急了,她冷聲吼道:“你就不能幫我看看?都這個時候了還這么多的臭講究。我一個女人都不在乎,請問你在乎什么?”

    夏建被胡慧茹臭罵了一頓,便紅著臉,有點不好意思的蹲在了地上,把胡慧茹的裙子慢慢的掀了起來。胡慧茹這女人處尊養優,兩條美腿保養的不錯。雪白均勻修長,沒有一點兒的贅肉。

    一直把睡衣掀到了胡慧茹的大腿要部,她被燙傷的地方才露了出來。不過問題不是很大,只是紅紅的一小片,上面的肉皮并沒有被燙掉。

    就這么一點傷,可對于胡慧茹來說,她痛得都皺起了眉頭。這個時候的她,沒有了往日集團老總的高冷模樣。她完全不顧及自己的兩條雪白大腿露在外面,而是咬著牙對夏建說:“快幫我處理一下,別傻站著了”

    夏建想了一下,便沖進洗手間,把毛巾用冷水打濕了,然后拿了出來。他陪著小心說:“還是先用冷毛巾敷上一下再說”

    胡慧茹點了一下頭說:“嗯!那快點,都痛死人了”

    夏建一看胡慧茹答應了,便趕緊蹲了下來。輕輕的把濕毛巾敷在了被茶水燙傷的地方。

    不經意間,夏建一抬頭便看到了胡慧茹大腿根部的一抹紅色。他不由得內心一陣狂躁。要知道,他也是有血有肉的剛烈漢子。

    “你發什么神精啊!是不是害死我啊?”胡慧茹用另一條沒有受傷的腿,輕輕的踢了一下夏建。

    夏建這才回過神來,他趕緊站了起來,低著頭小聲的說道:“剛才是我不對,要不我送你去醫院吧!”

    “行了,還好在這個地方,這要是其他地方的話,麻煩可就大了。你坐下來吧!這會兒好像疼的輕了一點,看來你還是挺有經驗的”胡慧茹說著,沖夏建甜甜一笑。

    這女人本來就長得漂亮,再加上她一對風情萬種的眼睛,一般男人還真是忍受不了。

    夏建極力控制著自己的情緒,他小聲的說:“要不你休息一下,我先回去了。至于工作上的事情,咱們還是找其他時間再談”

    “夏建!你真不夠朋友,我都受傷了,你就不能陪我一小會兒嗎?”胡慧茹小鳥依人般的柔聲說道。

    夏建挪動的步子只好又收了回來。他愣了一下說:“再換塊毛巾敷一下”說著,他彎下身子,把胡慧茹大腿上的毛巾輕輕的拿開了。奇怪的是剛才還有點發紅的地方,這會兒時間竟然不見了。

    “哎!好了!你自己摸摸,如果不痛了的話,那就不用再敷了”夏建呵呵一笑說道。

    胡慧伸出她的纖纖玉手,在剛才被燙的地方來回撫摸了一下說:“嘿!還真不疼了,看來還是你的辦法管用”胡慧茹說著這才站了起來。她整理了一下睡衣,把兩條好看的大長腿藏了起來。

    夏建這才想起茶杯打碎在了地上,這可不是鬧著玩的。他趕緊抓起桌上的電話,給前臺打了個電話,讓他們派個服員進來打掃一下。

    “你還真細心,我差點都忘了此事。這樣吧!你先坐著,我進去換件衣服,這件濕了,穿著特不舒服”胡慧茹沖夏建拋了個媚眼,快步進了洗手間。

    胡慧茹一走,來打掃房間的服務生就進來了。等他把房間打掃后,夏建便跟著服務生一起走出了胡慧茹的房間。

    長安雖好,但并不是久留之地。這就是夏建,他是一個能控制得住自己的人。這也是他不同于其他男人的一點。

    憑夏建對胡慧茹脾氣的了解,她一到房間里,如果發現夏建走了,她最多就是生生氣而已,她絕對是不會打電話過來的。夏建猜的沒有錯,他的電話還真沒有響。

    從酒店出來,他又打車去了趟東林大廈,然后開上自己的車,便趕緊的回了自己的辦公室。

    他屁股剛挨在椅子上,關婷娜便走了進來。她皺了一下鼻子說:“喝酒不開車,這一點千萬要記住,你如果有事,就打個電話回來,讓其他人過去給你開。總比你這樣冒險強”

    “沒事!中午喝的酒,這都四點多鐘了,酒勁早都過去了”夏建呵呵一笑,一副不以為然的樣子。

    關婷娜有點無奈的搖了搖頭說:“GZ的張總聯系到了,他對我們這個橋梁項目非常的感興趣,說非常愿意和我們合作”

    “哦!我正要找你談這事。我今天出去,就是和胡慧茹談的這事。平都市四座橋梁的建設項目,胡慧茹的東勝集團也想競標”夏建說著,不由得長出了一口氣。

    關婷娜一聽,眉頭不由得一皺說道:“東勝集團可是省知名企業,他們在平都市本來的影響力就不錯。如果說他們也來參加競標,我們的勝算還真沒有多少”

    “我擔心的也是這個。別千忙萬忙,到時候竹籃打水一場空,這豈不氣死人了”夏建說著,有點無奈的看了關婷娜一眼。

    關婷娜一時也沒有主意,她不停的在夏建的辦公室走來走去。

    忽然,夏建想了胡慧茹被燙之前所說的一句話,于是他便對關婷娜說道:“胡慧茹提出,要和我們合作”

    “我和我們合作?怎么一個合作法?”關婷娜有點驚喜的問道。

    夏建想了一下說:“胡慧茹說由他們拿得承建權,然后轉給我們。我當場就…罵了她”

    “呵呵!厲害了夏總,你連東勝集團的老總都敢罵,說明你是這個”關婷娜說著,沖夏建豎了根大拇指。

    接著,關婷娜想了一下說道:“和他們這樣合作還是可以的,就是少賺一點的問題。誰讓人家有這么大的實力,雁過撥毛這是經商的原則。你說誰不想多掙一點?”

    “那你的意思是我們可以和胡慧茹合作?”夏建有點驚訝的問關婷娜道。

    關婷娜點了點頭說:“我們可以做兩手準備,如果能自己競到標,那我們自己來做豈不是更好。萬一這我們競不到,從胡慧茹的手里轉過來,只要價格不是很離譜,這項目照樣可以做”

    “哦!這樣一來,利潤空間會很小,能不能賺到錢那還是個未知數”夏建有點擔心的說道。

    胡慧茹搖了搖頭說:“胡慧茹轉給我們,我們就轉給張老板。能不能做,由他張老板的專業團隊來核算。我們只賺中間的差價,如果做不了,我們不接盤就是”

    “嗯!這個辦法倒是可行。那就這樣,這事你得抓緊了,咱們就兩手準備,按照我剛才所說去做。你親自去跑,盡早拿到工程圖紙,發給張老板他們,讓他們算出他們能接受的價格”

    夏建本以為這事沒戲了,沒想到經關婷娜這么一分析,他頓時也覺得這事還真可以做。

    看來酒后談事情,腦子還是轉的慢了一點。還好燙到胡慧茹的腿他中途跑了回來,否則讓他和胡慧茹來談這事,肯定是談崩。

    關婷娜回自己的辦公室去忙了,夏建躺在大轉椅上想著家里的事。他負氣從家里出來這么久了,非但馬艷沒有給他打個電話過來,就連一向關心他的父母,也是沒人吭上一聲。

    難道在這件事情上,真是自己做錯了嗎?記得佟潔給他說過,讓他大度一點,多為馬艷這邊想想。不過也是,馬艷已經懷孕了,所以他就更加的不能惹她生氣了。

    一想到這里,夏建便有點坐不住了。看來他得又回去一趟了,這事得不到完美解決,別說是他了,有可能馬艷和他的父母同樣也心情不爽。

    想要解決這個問題,必須要找到問題的癥結在哪里。他如果沒有記錯的話,他在T國給馬艷打電話時,她的心情好像還行,怎么一回國就發現她的態度變了呢?

    而且連他的父母對他的態度也不好。看來這事并不簡單,里面肯定有什么誤會,否則這些人不會平白無故的刁難他。

    夏建坐不住了,他站了起來。他忽然想起了今天的事,自己去T國的事胡慧茹都知道了,那馬艷同樣也會知道這事。如果有人再添油加醋的亂說一通,出現這樣的事情,就不足為奇了。

    想到這里,夏建終于是明白了過來。
刮刮乐在线试刮怎么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