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重生悍婦 > 327 沐峰如何待她

327 沐峰如何待她

 熱門推薦: 手機登錄觀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想來是。”洛凝璇沉默了一會,徑自披著披風去了書案前。

    “樊家的人都不在樊城嗎?”洛凝璇皺眉,難道是另有住處,只是那處不過是個擺設罷了。

    若果真如此,那么,他們是想要留她與孟?玄在此?

    那目的又是什么呢?

    洛凝璇暗自琢磨著,過了許久之后,才開口,“明兒個一早若真的能動身,便即刻動身吧。”

    “大小姐,當真能走嗎?”知棋忍不住地問道。

    畢竟,她適才前去,只覺得那樊家的宅子,過于陰森古怪了。

    洛凝璇深吸了口氣,“王爺呢?”

    “還未歸。”知茉回道。

    洛凝璇輕輕點頭,“那便等他回來吧。”

    “是。”知茉低聲應道,“大小姐,您可是要去歇息會?”

    “不了,反正也睡不著。”洛凝璇擺手,幽幽地嘆了口氣。

    知棋與知茉對視了一眼,便也安靜地在一旁候著。

    不知過了多久,天漸漸地亮了,遠處,傳來熟悉地腳步聲。

    待孟?玄興沖沖地回來,瞧見洛凝璇坐在那處,顯然是準備妥當,要動身了,他便說道,“媳婦兒,現在便走嗎?”

    “嗯。”洛凝璇點頭,“王爺也歇息夠了?”

    “夠了,夠了。”孟?玄笑著點頭,便上前拽著她的手,皺眉道,“怎得如此冰涼?”

    “大小姐一夜未睡。”知棋多嘴道。

    “要不再歇息一日?”孟?玄一聽,輕聲道。

    “不了。”洛凝璇搖頭,“待在這處,睡不著。”

    “那咱們現在便動身。”孟?玄說著,便已經帶著洛凝璇出去了。

    洛凝璇坐在馬車上,直等著出城。

    只是馬車剛剛到了城門處,便瞧見有人匆忙趕了過來。

    “卑職參見王爺。”外頭,那人拱手道。

    孟?玄的臉色也不大好,瞧著洛凝璇的神色,便知曉她是不大愿意待在這的,故而便冷聲道,“出城。”

    “是。”外頭的侍衛垂首應道,并未理會那人。

    那人也未料到如此,正要再開口,轉瞬間便不見了蹤影,顯然是被侍衛直接帶走了。

    洛凝璇閉上雙眸,直等到出了城門,才看向孟?玄,“昨兒個王爺去何處了?”

    “去了一趟這處最好的酒樓。”孟?玄看著她,“醬鴨不錯。”

    洛凝璇見他開始將昨兒個所用的什么,都一一地說了,便忍不住地抽搐了一下嘴角。

    果然,這世上,對他來說,沒有什么是吃的解決不了的吧?

    待她睜開雙眸的時候,已然瞧見孟?玄的手中已經多了一個小碟子,上頭放著一塊玫瑰酥,他正美滋滋地咬了一口,看向洛凝璇時,又捏了一塊,要喂給她。

    洛凝璇便笑著就著他遞過來的手咬了一口,輕輕點頭,“不甜不膩,挺好。”

    孟?玄看著她,“媳婦兒可是覺得難受了?”

    “嗯?”洛凝璇略有些不解。

    “不然,怎得悶悶不樂的?”孟?玄歪著頭。

    洛凝璇想了想,“只是覺得這樊城有些不自在罷了。”

    “樊城的事兒,媳婦兒想知道什么?”孟?玄放下手中的碟子,又抿了一口茶,問道。

    “也不想知道什么。”洛凝璇如今有些倦怠了,既然都出城了,便也不想再過多地糾結,也不知怎得,竟然便這樣睡下了。

    孟?玄見她如此,小心地將自個身上的毯子蓋在了她的身上,而后便靠在一旁笑吟吟地看著。

    知茉與知棋對視了一眼,而后便退下了。

    知棋湊了過來,“你說適才那人來的匆忙,似是有要緊事兒。”

    “嗯。”知茉點頭,“你那處可安排人暗中盯著了?”

    “放心吧。”知棋點頭應道,“只不過,總覺得有些不踏實。”

    “我也是。”知茉蹙眉,滿面愁容。

    知棋沉默了一會,抬眸瞧著那漸漸地遠去的樊城,也不知怎的,這心里頭越發地沉重了。

    京城內。

    沐家。

    沐峰接過身后侍衛手中的密函,看過之后,臉色一沉,“想來她是不愿意待在樊城的,便讓她這般離去就是了。”

    “可是那九王爺……”侍衛猶疑道,“像是帶走了什么?”

    “他能帶走什么?”沐峰嗤笑道,“除了吃喝玩樂,一事無成。”

    “世子,九王爺在邊關也甚是鬧騰,那顯國竟然安分了。”侍衛如實道。

    “我知道了。”沐峰臉色一沉,低聲道。

    “屬下告退。”侍衛拱手行禮,便退了下去。

    外頭,江素心扣門進去。

    “想來是一夜未睡吧?”

    沐峰側眸看了一眼她,語氣透著幾分地冷淡,不過與素日一般。

    江素心心里很清楚,他對自己,也不過是表面的相敬如賓罷了。

    只是她從前執著與墨毓凡,可自從嫁給他之后,便漸漸地定了心思,如今一心想著與他白頭偕老的,可不曾想,他對自己,看似溫柔,可她卻從未走進過他的心。

    江素心很清楚,他的心中一直由著一個人,而那個人便是讓她恨之入骨的,總是死不掉的該死的人。

    “天亮了?”沐峰問道。

    “是呢,都五更天了。”江素心壓下心底翻騰的情緒,卻也不能直接朝著他質問,畢竟,在她的面前,他做的從來都是滴水不漏的,也不會提起那個人來。

    只是,她總是出現在江素心的周圍,這讓江素心心里頭總是不自在,總是有種如鯁在喉的刺痛感。

    她面上帶著溫柔的淺笑,收斂了出嫁之前,在墨閣的驕橫,如今瞧著更像是一個當家主母的做派。

    她走上前去,示意身后的丫頭魚貫而入,將一應洗漱的東西放下。

    沐峰深吸了口氣,卷起衣袖,便洗漱更衣了。

    等換好衣裳,轉眸看了一眼她,溫聲道,“待會我還要入宮去,府上辛苦你了。”

    “我待會去給老夫人、母親請安。”她將茶盞遞給他,“夫君可去?”

    “不了。”沐峰說道,“今兒個早些回來。”

    “好。”江素心點頭應道。

    二人也只是簡短的幾句,客氣的仿若賓客一般,到底讓人瞧著不像是一對恩愛的夫妻。

    可這又如何呢?

    江素心即便滿腹委屈,卻也是無可奈何的。

    待沐峰離去之后,她便去了沐老夫人那處。

    沐老夫人見江素心進來,半瞇著眸子,“前些日子,聽說皇后娘娘鳳體欠安。”

    “孫媳已經派人送了東西入宮。”江素心到底不敢怠慢,雖說如今沐家乃是因江家,與林家有了牽扯,才漸漸地起來了,可是在沐老夫人的眼里頭,沐家從未沒落過。

    故而,沐老夫人對待江素心,從未有過什么好眼色,畢竟,江素心原先的名聲也是不好的。

    沐夫人性子瞧著有些怯懦,對沐老夫人也是言聽計從的,不過在江素心跟前,也是一副婆母的款。

    江素心如今在沐家,過得也是謹小慎微罷了。

    可即便如此,她也只能在沐家,故而,不論如何,她都要忍耐。

    若當初,不是秦蓁……不,洛凝璇的出現,她早就成了墨閣的閣主夫人,何必在這里受這等閑氣?而且,沐峰的心里,竟然想著的也是那個賤人。

    想及此,江素心便將洛凝璇恨得牙癢癢,為何,她那么幸運,先前在秦家,不過是個備受冷落的大小姐,后頭以為秦家沒了,她也死了,可不曾想,她轉頭竟然成了云國秦家的大小姐,而且,比起大召的秦家,那才是更有臉面的,后頭,竟然成了頭一個女家主,更甚至與,差點嫁給二皇子,可惜,她生來便是個克星,否則,怎么可能到現在也不過是個賜婚,卻還未與九王爺成親的災星。

    說她是災星,也不為過。

    可是,偏偏如此,她卻總是能逢兇化吉,竟然搖身一變,成了那個神秘的朝夕國的洛家大小姐?

    這里頭到底隱藏著什么,她如今還未明白,可是,不論是云國,還是大召,似乎對她都很是忌憚。

    更甚至與,父親那處,也對她是不敢輕易地妄動。

    更何況,如今還即將成為九王妃,雖說那九王爺是個傻子,可是,太后還在,那九王爺在皇上那處,便很受寵。

    想及此,江素心便越發地想要將洛凝璇被摧毀了,不然,她始終無法安心地過活。

    江素心從沐老夫人這處離開,便回了自己的院子。

    如今府上也不過是她暫時管著,畢竟,最后決定的還是沐老夫人,而沐夫人,也不過是個擺設罷了。

    沐峰從不管后宅之事,說到底,也不過是對她置之不理罷了。

    她原以為的太過于天真罷了。

    江素心發現,洛凝璇在不斷地變化的時候,她也在改變,不是嗎?

    只不過,不論她如何變化,對洛凝璇的恨意卻從未消減過,更甚至與,越發地深,那是深入骨髓的恨,恨透了洛凝璇。

    她深吸了口氣,抬眸看向身旁的嬤嬤道,“墨閣那處,再不給我消息了?”

    “是。”嬤嬤垂眸應道,“就連黎家,也沒有了。”

    “姑姑不是要和離了嗎?”江素心搖頭,“想不到,姑姑竟然能做出這等事兒來。”

    “如今到底不是和離,乃是分家。”嬤嬤低聲道,“少夫人,如今的黎家,也不敢輕易動作,您還是要忍耐才是。”

    “我知道了。”江素心如今最會的便是忍了,所以,她只是將那股子嫉恨再一次地就著那一口怒火壓了下去。

    “不過,聽說洛小姐到了樊城。”嬤嬤低聲道。

    “樊城?”江素心一愣,“她去樊城做什么?”

    “少夫人怕是不知曉,這樊城的樊家,乃是夫人的外祖母家。”嬤嬤說道,“想來,在樊城,她也是不會逗留太久的。”

    “此事兒我怎不知?”江素心慢悠悠地坐下,仔細地思忖著。

    “老奴也是剛得了消息,即刻稟報少夫人的。”嬤嬤看著她說道。

    “看來,咱們啊,也只能等著了。”江素心淡淡道。

    “是。”嬤嬤垂眸應道。

    這廂,江素心有何算計,暫且不表,只說,洛凝璇陪著孟?玄一路上玩玩鬧鬧的,倒也少去了在京城內的許多煩惱,半月之后,便到了原先朝夕國之地。

    不過,如今瞧著卻是黃沙漫漫,荒草叢生,遠遠瞧著,荒無人煙,連飛禽走獸都不曾有。

    “大小姐,這便是朝夕國了。”知茉看著她說道。

    “這?”洛凝璇下了馬車,看著眼前的景象,只覺得一陣暈眩,不知為何,竟然有些似曾相識。

    她連忙扶著一旁的車轅,一只手扶額。

    “媳婦兒,怎么了?”孟?玄見她如此,連忙上前扶著她。

    洛凝璇輕輕地搖頭,抬眸看著他,“我只是有些頭暈罷了。”

    “此處透著幾分地詭異,先前慕容侯爺前來時,在此處消失過一個月,后頭,便再也杳無音信了。”孟?玄看著她道,“媳婦兒,不若我自個進去瞧瞧吧。”

    “今兒個尋個地方歇息吧。”洛凝璇也不敢輕易地進去,不知為何,她只覺得若真的進去了,似乎一切都變得不同了。

    她轉眸看向孟?玄,深吸了口氣,“我再想想。”

    “好。”孟?玄點頭應道,而后便帶著她一同離開。

    好在不遠處有個客棧,幾人便在這處歇息了。

    洛凝璇坐在椅子上,半瞇著眸子,一側的香爐內淡淡的安神香彌漫在屋子內,不知不覺,她便沉沉地睡去了。

    她瞧見一女子,身著血紅的嫁衣,一步步地往前走,直等到了一座巍峨的大殿前,她仰頭瞧著,一陣冷風卷起衣裙,似是鳳凰涅??般,透著讓人不敢直視的奪目。

    她聽到一陣刺耳的長鳴,只覺得宛如魂魄散盡一般,猛地睜開了雙眸。

    “大小姐,做噩夢了?”知茉連忙端著熱茶過來,將絲帕遞給她。

    洛凝璇大口地喘氣,只覺得胸口像是被烈火灼燒著,她煩躁不已。

    用絲帕擦著額頭的薄汗,打量著四周,發現當真是在做夢,她才漸漸地平復了心緒。

    “大小姐,喝茶。”知茉將茶盞遞給她。

    洛凝璇接過,仰頭猛灌了一口,嗆得直咳嗽,半晌之后,才嘆口氣。

    “大小姐,怎么了?”知茉看著她問道。

    洛凝璇擺手,“只是瞧見了一女子,站在大殿前,只是那大殿……石階都是用鮮血鋪就的。”

    “什么?”知茉盯著她,“可瞧見那女子是何模樣?”

    “沒有。”洛凝璇搖頭,“看來我是真的要去一趟朝夕國。”

    “大小姐,那朝夕國,您真的能進去?”知茉皺眉,想著她自從白日瞧見了之后,便一直魂不守舍的,甚是擔憂。

    “不妨事兒。”洛凝璇淡淡道,“也許,我瞧見的那女子,便是朝夕國消失的秘密呢?”

    “是。”知茉看向她,“那何時前去?”

    “這兩日準備準備。”洛凝璇繼續道,“準備好干糧水。”

    “奴婢這便去準備。”知茉垂眸應道。

    次日一早,孟?玄便過來了。

    “媳婦兒。”

    “王爺,可尋到什么好吃的?”洛凝璇瞧著他的臉色,低聲問道。

    “這處可沒什么好吃的。”孟?玄嘴角一撇,“除了這客棧之后,便沒了旁的。”

    “那這客棧在這處多久了?”洛凝璇低聲問道。

    “聽說,朝夕國消失了多久,這客棧就存在了多久。”知茉在一旁回道。

    “什么?”洛凝璇挑眉,“那這客棧的掌柜的,豈不是上百歲了?”

    “聽說這掌柜的,從未露過面。”知茉看著她,“而且,這客棧也不是什么人都能瞧見的,只接待有緣人。”

    “倒是個奇怪之地。”洛凝璇仔細地想了想,“那店小二呢?”

    “大小姐,外頭都有準備的東西,奴婢只瞧見有人留下的紙條,上頭寫著一應東西在何處,這客棧內的吃食也都是一月送一回的,故而,也是自個去做。”知茉說道,“奴婢讓知棋去查了,連墨閣那處,也沒有這家客棧的具體來歷,只說這客棧依存著朝夕國。”

    “我知道了。”洛凝璇淡淡道,“想來是守護朝夕國的。”

    “那大小姐可是要等著?”知茉看著她問道。

    “還是按照原先定的動身吧。”洛凝璇低聲道。

    “是。”知茉低聲應道。

    “媳婦兒要進去?”孟?玄看著她問道。

    “嗯。”洛凝璇點頭,“不然,我如何得知答案?”

    “我知道了。”孟?玄握著她的手,“我跟媳婦兒一同前去。”

    “王爺當真要去?”洛凝璇盯著他。

    “那是自然。”孟?玄堅定地看著她,“我可不能讓媳婦兒獨自去冒險。”

    “好。”洛凝璇笑著應道,倒也沒有拒絕。

    這客棧果真如知茉所言那般,只有她們,并未有旁人。

    看來,當真是有緣人啊。

    可是,他們又是如何找到的呢?

    那么,在此之前,慕容侯爺可是也來過這家客棧?

    洛凝璇推開窗戶,面前依舊是黃沙漠漠,根本看不到盡頭。

    她瞇著眸子,上次那夢之后,便再也沒有夢見過了,那夢中的女子又是誰?

    “大小姐,都準備妥當了。”知茉看著她道。

    “嗯。”洛凝璇點頭,便換了輕便的衣裳。

    。
刮刮乐在线试刮怎么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