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唐末戰圖 > 第十四章 首戰告捷(下)

第十四章 首戰告捷(下)

 熱門推薦: 手機登錄觀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抓住張天雄,賞千金,官進三級。”薛洋手中寒霜劍瞬間出鞘,冰冷的劍鋒伴隨著他的縱聲高呼而映射著耀眼的寒光。而薛洋幾乎在高喊的同一時間縱身撲了上去,長劍將沿途幾個試圖阻攔自己的張家家丁全部砍倒在地。而伴隨著他的聲音,周圍原本還在廝殺的陳家護衛也紛紛朝著這邊涌來,雖然沿途不斷有人阻攔,但是很顯然薛洋剛剛的話語和動作鼓舞起了所有人原本就高漲的士氣,廝殺和呼喝聲開始讓整座烏堡都陷入一片狂躁之中。

    “給我擋住他。”長胡子的就是張天雄,此時他手中拿著一柄鬼頭刀,聲嘶力竭的差使著自己身邊的護衛上前阻攔薛洋前進的步伐。薛洋在片刻之間就已經闖過近十丈距離,繞過幾道屏風和院落之中的花圃和涼亭,距離張天雄已經很近了。不過因為距離迅速拉近,薛洋不僅僅和后方其他人脫離,而且面臨的對手也越來越多。不過此前在舒州經歷過一場慘烈廝殺的薛洋卻對于這些倉促之中朝自己殺來的烏合之眾不屑一顧,寒霜劍猶如匹練一般縱橫捭闔,根本就沒有一合之力。重劍配合著他原本就迥異于常人的巨力,這些人幾乎都是來送人頭的,根本沒有人能夠近身。

    而等到他殺透重圍之后,迎面而來的一道勁風讓他想都不想挺劍一擋,“咣當”一聲巨響,薛洋騰騰騰后退三步,這股巨力讓他不得停了下來,定神爆喝道:“張天雄,你果然有一手,咱們再來。”話音未落人已經重新撲了上去,長劍大開大合,直接摟頭劈下。此前在碰撞之中逼退薛洋的正是張天雄的那柄鬼頭刀。此人能夠在黃泥鎮作威作福近十年之久依仗最大的就是其一身極為不俗的武藝壓服四方,才讓他的兇名在此地越傳越盛。甚至在剛才的那一擊當中,薛洋猝不及防之下都被其擊退。不過等到薛洋揉身再次撲上去之后,卻使足了十二分的力氣,寒霜劍帶起呼嘯的勁風“當”的一聲砍在同樣迎上來的鬼頭刀之上,這一次張天雄被薛洋的這一股巨力直接劈的倒退好幾步,薛洋甚至能夠看到對方原本握住鬼頭刀的右手泛出一片殷紅。

    “還以為你真的是武藝高超呢,看起來也只是濫竽充數而已。”薛洋手中長劍挽了一個劍花將旁邊一位試圖上來偷襲自己的張家家丁直接擊殺在當場,冷笑道:“張天雄,你為禍鄉里作威作福這么多年,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你們到底是什么人。”張天雄很顯然根本分不清薛洋到底是什么人,被打了一記悶棍之后到此時才稍微緩過一口氣,盯著薛洋不斷前進的身影厲聲喝道:“岳西地頭,還沒有誰不買我張天雄的面子,你到底是何人?為何要夤夜來此,奪我基業,搶我山頭?”

    “我是太平縣縣尉,今日來此,就是要滅了你這些禍害百姓的歹人,給黃泥鎮百姓討回一個公道。諸位隨我一起剿滅匪首,為黃泥鎮百姓討回一個公道。”薛洋此言一出,周圍所有的人都齊聲呼應,向沖兩兄弟和陸翊更是瘋狂看啥自己面前的敵手,帶動整個戰線不斷往前推進,漸漸將張天雄所在的區域給圍了起來。

    “哈哈,太平縣縣尉?我張某殺過的縣尉又不是一個了,今天不在乎多殺一個。弟兄們,要想活命,就給我殺出去,他們沒有多少人,殺掉領頭的,剩下的不足為慮。”張天雄一抹滿頭亂發,鬼頭刀朝前一舉,一面鼓舞自己身邊的兄弟一面率先去擋住薛洋。二人隨即再次戰成一團。這一次張天雄不敢再和薛洋對拼了,剛才硬碰硬直接將他的虎口都給震裂了,自己平時已經是自負天生神力了,沒想到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眼前的這位少年的力氣居然比他還要大,而且剛剛硬拼一記之后自己半個身子都麻木不已,但是對方看起來卻依舊生龍活虎。這種場景讓他已經隱隱然感覺到有些不妙,所以在他上前的同時,身邊的另外幾人也一起朝著薛洋而去,試圖合眾人之力擊殺薛洋。

    能夠跟在張天雄身邊的自然都是他的心腹,武藝也不會差到哪去,所以六個人合力之下迅速擋住了薛洋的攻勢,而且這幾人相互之間配合的次數不止一次,所以彼此之前的默契也非常好。所以薛洋雖然長劍舞動根本沒有人能夠擋得住他的力道,這一點甚至讓他在劍招之上的稚嫩和經驗不足都被強行掩蓋,十足十的一力降十會。但是在這些人將自己圍在中間之后薛洋卻一時之間找不到突破口,雖然現場之中薛洋高呼酣戰,但是卻沒什么好辦法。

    激斗之中,薛洋一劍斬中自己身邊一名身著黑衣單衫壯漢的長槍,將這桿虎頭槍硬生生蕩開,讓其和旁邊另一人的兵刃撞在一起,趁著這難得的空隙,薛洋身形拔地而起,直接跳了起來然后在對方猝不及防之下硬生生的落在張天雄的身邊,然后長劍絲毫沒有間歇,直接飛速朝著張天雄斬落,慌亂之中的張天雄根本沒有做好阻攔薛洋的準備,鬼頭刀只是本能的上前一擋結果被這一股巨力侵襲,受傷的右手虎口再也拿捏不住,“咣當”一聲迅速落地。

    薛洋長劍改劈為拍,直接在下一刻拍在了張天雄的脖頸后方,一聲沉悶的聲音傳出之后張天雄原本試圖閃避的身形頓時轟然倒地。

    “所有人都給我住手,張天雄已經伏法,其他人繳械投降者,饒你們一命,負隅頑抗者,格殺勿論。”雖然剛才那幾下薛洋是竭盡全力而且還冒著巨大的風險,但是在張天雄被自己“一招致命”打暈之后,那帶著異常高亢的聲音再次咆哮在所有人耳中。陸翊等人固然是欣喜若狂,張天雄的手下卻如喪考妣,尤其是剛剛還在圍攻薛洋的那幾人,剛剛薛洋那暴戾的身形和干脆利落的手法以及張天雄在他們數人的眾目睽睽之下倒地不起,讓這些人的斗志瞬間跌落到了極點,而且這幫亡命之徒本身也只是因為張天雄的原因所以才聚攏在一起,此時張天雄一倒他們也就再也提不起斗志了。所以在薛洋那凌厲的眼光之下,和他硬拼過的那個持虎頭槍的壯漢底下了頭顱,手中的虎頭長槍也隨即“咣當”一聲掉落在地上。

    他一開頭,后面的人陸陸續續的全都扔下了自己的兵器,五人當中只有消瘦之人想要逃走,卻被薛洋單腳一旋,張天雄的鬼頭刀瞬間出現在他的手上,緊接著這巨大沉重的鬼頭刀就帶著尖銳的呼嘯聲直接扎在了已經竄出幾步遠的此人后背,只聽得“噗”的一口鮮血噴出,這個消瘦之人也隨之倒地。薛洋的暴力出手擊殺對手也讓其他幾人忽然心頭一寒,看著薛洋的目光也開始變得恐懼起來,這些人雖然都是亡命之徒,殺人不在話下,但是眼前的這位少年殺人之時的干脆利落卻讓他們這些人都感到害怕,生怕下一刻那柄長劍會落到他們身上。

    有了他們帶頭,其他的嘍啰家丁就好辦多了,無數叮叮當當的兵器落地聲傳來。很快陸翊等人就開始陸陸續續的喊著“繳械投降”聲音,將在場還沒死的張家家丁嘍啰全部羈押到一旁,張家烏堡的戰斗至此告一段落。

    “陸翊,立即帶人查封烏堡內所有出口,張家所有人全部給我拿下帶到院中羈押。向沖你帶著弓箭手搶占各處制高點,負責看管在場所有俘虜,但有反抗者格殺勿論,其他人跟著向天去把那些逃出去的張家人給我全部抓回來。”薛洋看著身邊的兩名護衛道:“馬上去挨家挨戶通知所有百姓,告訴他們縣衙剿滅惡霸張天雄,請全鎮百姓立即在鎮頭集合,天明之后我要讓所有百姓都看到張天雄的下場。”

    伴隨著薛洋的一道道命令飛速下達,陸翊等人立即分頭行動,頓時張家烏堡之中不斷傳來哭鬧聲,無數女人小孩的好哭聲在隨后不覺于耳,而且伴隨著鎮上百姓被逐漸全部叫醒,這場從開始到現在已經持續了兩個時辰的廝殺和那逐漸發白的天色一樣出現在眾人面前。

    薛洋在安排陸翊和向氏兩兄弟緊急出動之后就沒有插手這些事情,反倒是對眼前的這四人有些好奇,看得出來這些人和其他的張家家丁有些不同,他們的武藝不同凡俗,能夠和自己爭斗數十招不落下風,而且他們在張天雄被制服之后居然干脆的扔下兵器投降。

    “你們四個姓甚名誰,報上來。”薛洋在旁邊一名陳家護衛搬來一張椅子之后坐了下來好整以暇道:“到了這個時候還不說,難不成真到本縣尉屠刀舉起來才說?”

    “你,你真的是太平縣縣尉?”那名壯漢瞪著銅鈴般的大眼看著薛洋似乎仍然不相信他的話,甕聲甕氣的問道。

    “怎么?看著不像?如假包換,太平縣縣尉。”薛洋絲毫沒理會自己這句話說出口之后這四人看著自己那驚詫的樣子繼續道:“本縣尉現在問你,你是如何助紂為虐,幫助張天雄欺壓鄉里,攔路搶劫過往商旅為禍一方的?堂堂男子漢大丈夫,至此國家傾頹,百姓需要豪杰出頭之際,有這等本事卻要做此等千夫所指之事,你們死后難道就不怕下地域,永世不得超生嗎?我要是你們的爹娘,就后悔將你們生在這個世上。”薛洋聲色俱厲,越說越氣,臉上的怒氣也是越來越多,以至于手上的寒霜劍都隨之迸射出冰冷的寒光。

    “縣尉郎君,冤枉啊,我等四人并不是張天雄的手下。”壯漢聞言“噗通”一聲跪倒在地,仰著脖子道:“我等四人是黃州人士,只是去年在舒州和張天雄認識,所以才會在日前前來做客,并無附逆之舉。我等在黃州可一點劣跡都沒有啊。”

    “哦,黃州人士?和張天雄在去年結識?”薛洋嘴角露出一絲莫名的笑意,但是聲音之中卻絲毫不放松道:“你們空口無憑,讓本縣尉如何信你?”

    “郎君若是不信可以差人去舒州城東角奎酒樓,去尋東家吳明,他認識我等四人,而且去年和張天雄結識之時,吳明乃是我等鄉人,那天他也在場,我等和張天雄兄弟可不是一路人。”壯漢旁邊那位看起來年紀最小只有二十歲左右的青年人開口道:“今夜我四人險些壞了縣尉郎君的大事,是我等該死,但求郎君看在我等并不知情的份上能夠明察秋毫。”他這句話一說出口其他人立馬跟著出言請求。

    “好了,天亮了,這一夜廝殺也該結束了。”薛洋沒有理會這四人的話,反倒是站起身來看著天色已經大白,說了句讓四人莫名其妙的話,不過還沒等他們回過神來就聽得薛洋繼續道:“你四人押著張天雄還有已經死了的張天豪跟著我過來,記住,這是給你們的最后一絲機會。”

    薛洋的話讓四人大喜過望。那個壯漢更是走過來直接將張天雄一把抓在手中然后跟著薛洋走了出來。而其他的陳家護衛此時也開始驅趕這些已經投降的張家家丁和嘍啰朝鎮頭而去,后續還有不斷被抓回來的張家人也被送了過來,只有陸翊帶人查封烏堡之內張家的家產和庫藏還沒有結束,所以暫時留在了原地。

    得到了護衛的通知之后,黃泥鎮幾乎所有的百姓都用上了鎮頭的曬谷場之上,黑壓壓的人頭差點薛洋以為自己到了縣城之內。這張天豪選擇在黃泥鎮作惡還是有自己的考慮的,除了地形地理優勢,黃泥鎮這么多百姓難怪他這才多長時間就能夠在此地建立烏堡對抗縣衙了。

    “各位黃泥鎮的父老鄉親們,我是太平縣縣尉薛洋,今日來此地剿滅這個做進傷天害理之事的張天雄來了。”薛洋簡簡單單一句話和身后被壯漢扔下猶如一堆垃圾一般張天雄讓所有的百姓瞬間開始狂歡起來。這些百姓在匪首真的被拿下之后開始爆發出來,場面甚至一度開始失控,沒有了后顧之憂的百姓各個面色猙獰,恨不得每人上去咬他一口。

    “多謝郎君為我等百姓消除禍患,除掉這殺千刀的惡徒啊。我等百姓當日日為郎君祈福祝愿郎君長命百歲,為我等百姓做主啊。”最前面的幾位老人顫顫巍巍的拜倒在地,其后所有百姓也是朝著薛洋轟然下拜,這一刻站在臺上的薛洋的身形成了所有百姓心中抹不去的豐碑。

    “看到了吧,四位,這就是民心。如果你們和張天雄蛇鼠一窩的話,這些百姓一定會將你們一人一口生吞活剝的。”薛洋朝著四周擺了擺手,然后一句話讓身后的四人惶恐之下跟著拜倒在地,此地這么多百姓那恨不得生啖張天雄之肉的表情足以說明這個家伙的所作所為了。

    “民心可謂啊,這就是世間最神奇最強大的力量。”薛洋一腳踩在張天雄身上,直接將其踩醒,冷然一笑。
刮刮乐在线试刮怎么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