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唐末戰圖 > 第十五章 收心

第十五章 收心

 熱門推薦: 手機登錄觀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啟稟郎君,張家所有府庫、房屋全部搜索完畢,這是草擬出來的清單,請郎君過目。”陸翊的細心這一次再次體現出來。雖然倉促,這份清單上記載的查封資產顯得很簡單,但是卻寫的很清晰。

    “很好,馬上讓受傷的兄弟就地包扎,其他人等給我守住張家烏堡所有出口。”薛洋收起清單之后讓陸翊馬上去帶領手下守住張家烏堡出入口,同時安排受傷的兄弟就地包扎,作為那一連串的戰斗死傷不少。

    “縣尉大人,這是黃泥鎮上的幾位老者,他們有話想要上前。”向沖押著最后一對張家人過來之后上前稟報。

    “有請。”薛洋神色一動,讓向沖去請幾位老人,然后轉身對著身邊佇立不動的壯漢幾人笑道:“幾位,剛才差點問了,你們姓甚名誰?如何稱呼?”

    “小人黃杰。”那個壯漢朝薛洋一拱手,憨憨一笑之后指著自己身邊剛才出言的年輕人笑道:“這位是我兄弟陸明,他們兩位是陳瑜和楊功。”

    “嗯,陸兄弟隨我前來,黃杰,這個張天雄就交給你了,給我將打谷場那個石墩搬過來,做好行刑準備。”薛洋指著陸明道:“你們小心了,張天雄的功夫如何你們也知曉,要是跑了我可不饒你們。”他這話一出頓時讓黃杰三人齊齊應諾,黃杰更是直接跑到打谷場旁邊將那個百十來斤的石墩直接給扛了起來然后一路小跑過來轟隆給扔在地上,然后一把將張天雄按在上面,身邊的楊功手中的長刀也第一時間抵在了張天雄脖子上,硬是將原本要叫喚的張天雄逼得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薛洋說話間只見向沖已經帶著幾位顫顫巍巍的老人過來了,所以薛洋也就不再言語帶著陸明順著人群讓開的道路迎了上去。

    “小民拜見縣尉郎君。”向沖在薛洋過來的時候低聲在幾位老人耳邊說了句話,頓時間這幾位老者急忙上前拜見,但是卻被趕上來的薛洋一把扶了起來。

    “老人家莫要多禮,薛洋雖然身為太平縣縣尉,但是在長者面前,薛洋卻甚為慚愧,這張天雄為禍黃泥鎮多年,而我縣衙卻一直束手無策,實在是我等對不起百姓啊。”薛洋這一番話聲音高亢,讓原本圍在身邊的百姓都聽到了,而當薛洋雙手一拱朝著四周行禮之時,身邊的百姓更是放聲大哭。黃泥鎮人被張天雄肆虐近十年之久,太平縣衙卻沒有絲毫的應對辦法,而今薛洋的這一拱手,這一次鞠躬算是將所有百姓心頭的苦楚和委屈全部給點燃,這么多年了,終于有人來替他們討回公道了,這一刻不論薛洋是什么人,在百姓心頭的形象都變得異常偉岸,因為他替所有人報了仇。

    薛洋身邊的幾位老人更是雙手顫抖,盯著薛洋那誠摯的面容淚眼婆娑,領頭的那位長者更是上前一把拉住薛洋的手顫聲道:“老朽代黃泥鎮千余百姓謝謝小郎君了,謝謝小郎君了,小郎君是我等的大恩人吶。”

    “幾位老人家請隨我來,上前說話。”薛洋帶著幾位神情激動的老者重新回到打谷場前面的那個小高臺之上,然后對著下面的百姓朗聲道:“各位鄉親,今日張天雄伏法,順應天意民心,稍時本縣尉會立即將其開刀問斬,替這些年所有被欺壓過的鄉親們,所有屈死的冤魂討回公道,好讓全天下所有的壞人知曉,天日昭昭。”

    “多謝郎君,多謝郎君!”薛洋扶起身邊叩謝的幾位老人之后看著下面的百姓繼續道:“張家歷年來侵吞的土地本縣尉做主會全部還給大家,另外張家倉庫中儲藏的眾多糧食,本縣尉也都會發給大家,好讓所有的父老鄉親都能夠有田耕種,有飯可食。”薛洋的這句話算是徹底點燃了在場所有百姓心頭的熱血,歷來土地都是所有華夏百姓最重要的財產。而太湖縣位處長江和岳西山地之間,有著大片肥沃的土地,黃泥鎮一地就有千余居民足以見得此地土地的肥沃,所以薛洋的這句話一說出口所有百姓都是歡呼雀躍,不少年輕人看著薛洋的目光也帶著濃濃的炙熱。

    “幾位長者,本官稍后會安排人手清查張家所有田畝和府庫糧食,除了留下部分軍糧以外,會全部發下去。,到時候還請幾位能夠協助一二。”薛洋對著身邊的老者說了幾句之后繼續道:“諸位鄉親父老,今日我還有一言相告。”薛洋本來聲音就很大,再加上一連兩道爆炸性的信息讓所有人看待這位縣尉郎君的目光都不一樣了,所以大家瞬間都靜下來來聽他繼續道:“父老鄉親們,張天雄雖然已經被拿下,但是太湖縣內尚有近二十多股賊寇未曾剿除,他們所占據的地區內,那里的百姓也和各位一樣都在受著這些為非作歹之徒的肆意欺壓。本官已經在知縣那里領受了命令,誓要將這些賊人一一鏟除,讓太湖縣所有的百姓能夠從此過上安定的日子。”

    薛洋右手一揮道:“這不是我一人能夠做到的,實際上本縣尉只有不到一百多人的人馬,面對這些賊寇勢單力孤,力有不逮。所以我希望我英雄的黃泥鎮好男兒能夠在此危難關頭挺身而出,為全縣百姓去奮死一搏,去用自己的雙手打出一個清朗的明天。”薛洋環顧一周拱手一諾道:“今日本縣尉就在此豎起招兵旗,凡是我輩志在百姓志在天下的大好男兒,我薛洋愿以兄弟待之,大家攜手一心,剿滅叛賊,還我太平。”薛洋是已經進入了狀態,情緒高昂,在四周站崗的所有陳家護衛也齊聲應和,山呼海嘯一般的“剿滅叛賊,還我太平”讓所有人心馳目眩。

    “敢問郎君,不知我等外鄉之人您是否可收?”薛洋見到下面百姓跟著歡呼點了點頭,但是還未曾反應過來,身后的陸明忽然上前一步道:“我兄弟四人此前誤交賊人張天雄,險些做了助紂為虐的幫兇,今日又一見郎君仁義之舉,我兄弟四人心中感懷,愿意傾心拜服,從此以后追隨郎君,掃平匪患,建功立業。”陸明說完之后躬身拜倒在地,而黃杰也是跟著道:“小郎君行事,我等佩服,只要郎君不嫌棄,我等兄弟風里來雨里去,任何事都不皺眉頭。”

    “很好,我收了。”薛洋滿心歡喜將陸明扶了起來剛要說話,陸翊帶著袁襲和陳燁兩人匆匆趕到。

    “哈哈,先生真是神機妙算,來的及時。”薛洋見到袁襲一到頓時松了口氣,這黃泥鎮后面大部分善后之事自己不擅長,有袁襲在自己能省去一大半精力,所以是哈哈大笑。

    “哈哈,主公拿下張天雄,首戰告捷,往后必然是旗開得勝,一往無前的。”薛洋見到楊功依舊押著張天雄,點點頭道:“主公,張天雄如此被押也不是事,不如趁著眾父老鄉親都在,開刀問斬,也算是償了百姓一個心愿吧?”

    薛洋點了點頭,上前一步,看著所有的百姓道:“各位,張天雄欺壓鄉里,搶劫過往商旅,種種罪行罄竹難書,今日本官依照百姓所愿,將其斬首,以此惡徒的鮮血還百姓一個公道。”薛洋右手一揮,楊功長刀陡然舉起,猙獰一笑,旁邊的陳瑜一腳踢出將脫離長刀壓迫想要反抗的張天雄踹翻,只見雪亮長刀一閃,一顆碩大的頭顱滾落石墩,鮮血噴出一丈多遠,瞬間染紅了整個石墩。而這不僅僅沒有讓百姓感到害怕,反而無數人都開始拍手歡呼。

    斬了張天雄之后薛洋將其首級和剩余的張家主干十七人全部派人送往縣衙交給尹宗道處置。而袁襲也帶著部分人手和部分百姓查看田畝和糧庫糧食,準備分田分糧。

    “啟稟主公,張家現有五個府庫,除了糧食之外,還有武庫、銀庫和堆放鹽鐵布等雜務的兩個倉庫,該如何處置。”袁襲接收民政事務之后,薛洋才端著飯碗和陸翊幾人研究剩下的張家庫藏。不過薛洋還是被嚇了一跳,但是很快反應過來,這張天雄只怕這些年打劫商隊的東西全部都囤積下來了,所以才會積累了這么多的收藏。

    “陳燁,你吃完飯之后立即將府庫中那些不易變現的一些珍寶什么的拿出一半送往縣城,就說是繳獲,其他的包括武庫中的兵器全部裝箱打包然后運往天柱山外的佛光寺別院。”薛洋微一沉吟繼續道:“此事事關重大,由你和向杰親自帶人負責,這是以后擴充兵馬的資本所在。”

    “其他人吃完飯估計袁先生那邊也忙完了,咱們去看看有多少人愿意參軍,看看能不能彌補此戰的損失。”昨夜一戰陳家原本一百護衛損失二十余人,雖然有黃杰等四人加入,但是薛洋依舊感到一陣急迫,此戰之后必須和尹宗道談談。

    “啟稟主公,我們在張家烏堡的地牢里找到了約計四十余名女子。”向天此時走進來匆匆道:“我問過了,都是張天雄搶來的女子,部分還是過路往來的商旅家眷,有些已經被搶來好幾年了。”向天的話讓所有人都是臉色驟變,薛洋更是一掌拍的桌子上的飯碗直接跳了起來。

    “這樣,凡是愿意回家的你給他們發放一部分銀錢和衣物,讓其回家,沒有辦法回家的,就暫時跟著陳燁他們先去天柱山,交給世叔和瀟瀟帶回霍州安頓吧。”薛洋半晌之后嘆了口氣,也沒心思吃飯了,走出去打算去看看。

    袁襲的動作非常快,在部分百姓的協助之下在分糧的同時將總計約有五千畝的張家田地全部分了出去,這一下除了有一半的土地是臨近的鎮子所有,整個黃泥鎮百姓幾乎每一家都分到了幾畝良田,上百斤糧食,所有的百姓都開始喜笑顏開,比過年還要開心。薛洋在鎮子上行走,幾乎所有遇到的百姓都對他恭敬行禮。

    “打烏堡,殺豺狼,郎君來了發錢糧,發錢糧,招兵旗下當兵郎。”一群快樂的小孩子從薛洋身邊蹦蹦跳跳的跑過,嘴里面唱的調子卻讓薛洋一陣頭大,按照這種手法,如果自己真的將岳西地區所有的匪患全部剿滅,只怕這首名謠真的傳唱在整個三縣地區了。這八成是袁襲所為,但是這才多長時間,他怎么可能分身做這么多事?難不成在來的路上就已經預先籌劃好了?

    “哈哈,主公,這些都是分到錢糧土地之后自愿前來追隨主公的好男兒。”薛洋還沒來得及想清楚這些事,袁襲就帶著一幫人匆匆走了過來。

    “先生真是好本事啊。”薛洋不知道該說什么好,但是袁襲卻顯然聽到了對方的意思,但是卻打了個哈哈笑道:“主公這可不是我的功勞,而是這位言明嚴秀才,是他一番話語再結合主公此前所說的招兵之事,才讓這三十多位黃泥鎮青年子弟依然決定投軍,共襄義舉。”

    袁襲的話讓薛洋將注意力放在了他身邊一位年約三十左右的書生身上,雖然看起來處境不好,大冬天的也只是一襲布裳,而且還打了幾顆補丁,但是那一身的書卷氣還是讓他和其他人顯得不同。

    “薛洋見過嚴秀才。”薛洋拱手一禮笑道:“先生能夠說動這么多人投軍,薛洋感激不盡。也請先生放心,薛洋定然待所有人如兄弟,剿滅叛賊,還我太平。”

    “縣尉多禮,嚴明不敢當。”嚴明急忙還禮然后肅然道:“縣尉心念百姓,嚴明感動,愿以殘軀之力供郎君驅使,早日還天下天平。”他的話讓旁邊的袁襲連連點頭,跟著道:“主公分發田地錢糧,黃泥鎮千余百姓同感大德,如今民心已附,正該是再接再厲之時。”

    “先生所言甚是。”薛洋看著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自己身上,點點頭揚聲道:“陸翊,立即整頓人手,北上樓牌,我們去打出一片太平。”

    “打出一片太平。”在所有人的齊聲應和之中,長長的隊伍開始在鎮口集結,無數的物資和武器被裝箱打包,然后套上張家原本就有的各式各樣的車輛一起朝北而去。

    “嚴先生,張家烏堡暫時交給你了,最遲三月,主公必還,而且那時候太湖縣內所有匪患都會被一一剿滅。所以——”袁襲拉在后面拉著嚴明笑道:“先生莫要忘了你我約定。”

    “先生放心,嚴某必然盡心盡力。”嚴明一拱手目送袁襲遠去,恍若夢中。
刮刮乐在线试刮怎么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