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唐末戰圖 > 第四十七章 水軍出擊(三)

第四十七章 水軍出擊(三)

 熱門推薦: 手機登錄觀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火攻從來都是冷兵器戰爭最強的制勝法寶,也不怪雷凌在后面樂得直跳腳,只見黑夜之中無數火球騰空而起,直撲岸上的水寨,火焰頃刻間在各處開始燃燒蔓延,十二艘戰船陸續全部發射火油罐之后,這股火勢就再也抵擋不住,很快岸上的喧鬧嘈雜就開始從各處響起。

    “吹號,進擊水寨。“何勝的座艦一馬當先沖向了水寨,直接硬生生的撞向水門,利用戰艦的沖力摧枯拉朽一般將水門撞開。雖然損失了一根桅桿,整艘戰船上的士兵們也是手忙腳亂,無數人跌落甲板,甚至還有不少人站立不穩直接掉落水中。但是此時他根本顧不得戰船受損直接沖了進去,剎那間弓弦聲此起彼伏,無數的箭雨覆蓋了整片水寨,密密麻麻的箭矢將那些慌亂之中的寨中人馬射倒一大片,倉促之中被火燒得狼奔豕突的這些水賊根本沒有什么反抗之力,喊殺聲開始從前到后在水寨之中四處響起。

    “哈哈,大兄就是這么暴力。兄弟們給我殺,砍了這幫為非作歹的家伙。”潛伏在后方的何兵見到火球騰空而起之后起身狂呼帶著自己的步軍開始從陸上往水寨里面殺了過去。他這一股人馬雖然人數少但是此時起到的作用卻非常大,直接將李家寨水賊的最后一股精氣神全部打掉,后寨原本因為距離前面較遠沒有被火攻波及到,但是此時卻直接遭受到巨大的沖擊,守備倉庫等重要位置的人員被何兵帶人迅速清除。

    “留下兩伙人守住這片倉庫,其他人跟我上,去捉拿匪首李家錦。”前面火勢越來越盛,以至于船隊都已經停下投射火油罐了,但是這越來越大的火勢卻愈發加劇了水寨之中的混亂,黑夜之中根本分不清到底有多少人前來偷襲。混亂之中何兵帶人直奔李家大院,那里是李家添的弟弟李家錦居住之所,也是整個李家寨守備的核心位置。只要拿下李家大院那么此次大戰就可以宣告結束了。所以在拿下倉庫區之后何兵是馬不停蹄直奔李家大院,沿途那些亂哄哄四散躲避大火的水賊嘍啰他沒有一點興趣,一心一意的就想抓住李家錦,報當年自己兄弟被逼遠走他鄉之仇。

    何兵的速度很快,甚至比起自己的兄長速度還要快。等到何勝這邊一邊指揮人手去收拾那些停靠在碼頭上的船只一邊派人上岸參與攻擊的時候,何兵已經殺到了李家大院門口。

    “隊正,前面大院院墻是石頭砌起來的,兄弟們進不去啊?上面還有人用弓箭射住陣腳。”何兵剛到大院前方就被劈頭蓋臉的一陣箭雨給擋住了去路,而前方幾名兄弟也差點射成了刺猬。這一幕讓他怒火中燒,直接怒吼道:“去,把那些點燃的房子木頭拆下來往里面扔,給我燒了這個大院。安排火箭給我對射,就不信了。”

    何兵的簡單粗暴在此時倒是非常有用,外間因為大火越燒越旺,那些嘍啰開始逃出水寨四散奔走,那些居住的房子根本沒人把守,很快就被拆來了一大堆熊熊燃燒的木頭,在弓箭手火箭不斷射擊掩護之下,這些木頭迅速被扔過院墻,火勢開始在大院之中燒了起來,里面也緊跟著傳來了驚呼之聲。

    “哈哈,就這么辦,弓箭手給我守住大門,不能放跑一個,一伙跟我走,這個大院還有一個角門,殺過去,準能逮住李家錦這個兔崽子。”何兵此時嘴上罵罵咧咧的,但是旁邊幾乎所有的將士卻跟著哈哈大笑,這一仗確實打得酣暢淋漓,一路殺過來根本就沒有什么阻礙。而何兵也沒有讓大家伙失望,在轉了半圈之后來到一個偏僻的角落,果然見到一伙人鬼鬼祟祟在那里。何兵的到來讓此地瞬間大亂,喊殺聲四起,何兵沖過一刀劈死一名守衛之后冷笑道:“李家錦,你何爺爺又殺回來了,別躲了,你就算是燒成灰我也能認得你。是條漢子的,出來和我單打獨斗,贏了我放你一馬。”

    何兵的對面一個模糊的身影猛然之間沖了上來,手中的鬼頭刀在火光的照耀下閃過一絲亮光,徑直朝何兵一刀砍了過來,呼呼的風聲讓周圍廝殺不斷的士兵替何兵捏了一把冷汗。不過下一瞬間,何兵手中的長刀也直接橫空而過,“咣當”,金鐵交鳴之聲大作,兩人撲在了一起,刀光猶若長虹在黑夜之中發出璀璨的光芒,激烈的拼斗甚至讓四周的士兵都開始讓開了距離。

    何兵此時在和自己的仇人廝殺不斷,何勝那邊在得到雷凌的大隊主力支援之后,開始逐漸掃蕩整片水寨,李家寨中除了趁亂逃出去和被殺被燒死的大部分水賊嘍啰開始慢慢被上岸之后如狼似虎的水軍營將士就地抓捕,這種一點一點往前推進雖然沒有何兵那么快,但是卻猶如篩子一般直接將燒紅了天的李家寨徹底篩了一遍,沒有留下漏網之魚。

    等到雷凌上岸的時候基本是戰斗已經結束了,閑出來的士兵甚至開始一隊一隊開始滅火,畢竟任由大火這么燒下去搞不好會燒到自己人,秋高氣爽的就算是靠近大河,火災也一樣會發生。

    “將軍,前方便是李家大院。”何勝見到雷凌帶人過來急忙行禮道:“想來何兵已經拿下李家錦了。”

    “走吧,過去看看,這個李家錦到底是何方神圣。”雷凌微微一笑,跟著何勝走到李家大院跟前的時候,里面尚有不斷傳來的哭鬧聲,似乎還有女人小孩的聲音。

    “去把門撞開,我們只殺匪首,不要殃及后代。”雷凌擺擺手旁邊自然有士兵上前,三下五去二直接將院墻的大門撞開,眾人走進去的時候里面是濃煙滾滾,因為之前何兵的手下扔進去的木頭一開始是被里面的守衛給撲滅了,但是架不住扔進去的火種越來越多,結果滅火的人不夠了,這些火種燃燒不全火勢沒起來但是這濃煙倒是起來了。這煙的威力可絲毫不比火差多少,再加上李家錦倉皇逃竄留下來的守衛無心戰斗,所以滿院子的哭喊聲不絕于耳。

    “立即帶人撲滅大火,另外安排人手把里面的女人小孩全部接出來,暫時送到船上看押。何勝你帶人去看看你弟弟那邊怎么樣了,告訴他抓住活的我給他記頭功。”雷凌笑道:“軍師已經在整理全新的軍功之法了,我水軍營這次立功的功勞簿上他能不能名列前茅就看這一遭了。”

    “將軍放心,一定抓活的。”雷凌身邊的人手立即分散開來執行任務,何勝帶人徑直前往后院,他們兄弟二人以前參與建設李家寨,自然知曉這里面的布局,不過等到他摸到角門沖出去的時候也正好看到了何兵和李家錦斗在一起,雙方是棋逢對手,殺得難解難分。

    此時眾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二人的爭斗上,甚至旁邊的廝殺都停了下來,不論是水軍營的將士還是李家錦的護衛都在看著二人決出勝負。所以何勝悄無聲息的摸了進去,瞅準空擋一刀砍了下去,原本精力都放在何兵身上的李家錦猝不及防遭到偷襲,直接被一刀劈在了后背之上,血花蹦起,身形也跟著一個踉蹌直接撲倒在地。

    “把他給我綁了,其他人放下兵器,饒你們一死,負隅頑抗者殺無赦。”何勝一聲怒吼之后兩處身形,頓時被里面的護衛認了出來。很快這些人都紛紛扔下兵器,原本就認識何勝,而且不少人還和他打過交道,這幫護衛還以為這是何勝在報私仇,所以很干脆的表示不參與。

    “何兵,戰場之上,旦夕之間就有可能勝負逆轉,你在干嘛?單打獨斗,江湖習氣,難道忘了軍規了嗎?”何勝厲喝一聲直接將還嘟嘟囔囔吵吵著自己的兄長打亂自己活捉李家錦的何兵驚醒。

    “把這個李家錦帶過去見將軍,然后打掃戰場,撲滅火苗不得有誤。”何勝見到自己的弟弟反應過來也不再多言,安排后者跟隨自己去見雷凌,其他人立即開始參與滅火。

    喧囂的戰斗在天明時分伴隨著所有的火苗被撲滅之后真正結束。大量的物資和俘虜被一一押上船帶走,繳獲的十余艘大小船只也一個不拉的被當成了戰利品開出灄水順著長江水道返回三叉灣基地。

    “啟稟將軍,李家寨一戰我軍共計俘虜水賊嘍啰七百余人,匪首李家錦及其家眷十余人。繳獲大小船只十七艘,錢糧十五船,其他輜重物資十一船,各式兵甲百余件,其他兵器未計。”歷經三天時間不間斷來回三四趟的運輸,李家寨中凡是有用的東西全部都帶了回來。三叉灣內后勤部建造的水寨之中,何勝將最終的統計結果交給了雷凌。

    “把李家錦及其家眷留下,船只留下完好無損的新船五艘,其他的全部交給后勤部,讓他們自行處理。另外那個黃州的船主也讓他去找后勤部登記,他們家的那個兒子不是找到了嗎?交給他帶走吧。”雷凌笑道:“讓新兵處加緊從俘虜當中甄別出可用之人移交過來,水軍營要擴大。這一次捅了李家添的生財簍子,他不會善罷甘休的,下一次說不得就得在大江之上打一場硬戰了。”

    “蘄州水師其精銳大部都被李家添變成了自己的私兵,所以李家寨中的水賊其實和水師將士沒有分別。”何勝逮到了李家錦心情也是大好,一邊將雷凌吩咐的事情記錄下來一邊笑道:“將軍,擺在明面上的蘄州水師其實力比起李家寨的嘍啰差遠了。只是昨夜我等是占了偷襲的便宜,不然的話真要是面對面打起來,我軍就算能勝,死傷也不會小。”

    “這樣,你一會親自協助后勤部甄別兵員,把有用的人手全部挑出來。”雷凌聽到這句話之后想了想道:“既然這樣,那李家錦這個禍患留著也沒什么用了,上報主公,是否直接砍了祭旗。”

    “就這么砍了?”何勝有些不甘道:“這個家伙砍了倒是一了百了,依末將之見,與其砍了還不如那他去找李家添換點東西,錢糧物資,兵器戰船,獅子大開口,總能從李家添身上扒下一層皮來。”

    “還能這么干?李家添是正經的水師將領,那李家添能為了自己的弟弟大出血?”雷凌愣了一愣回道:“這不是江湖綁票嗎?”

    “李家添又不知道我等是哪個山頭的?那些漏網的嘍啰頂多認出我何勝,又沒看清楚我軍的真實身份?”何勝笑道:“將軍,這么大的便宜不占白不占,李家添和李家錦從小長大,兄弟感情不一般,絕對不會坐視自己的親弟弟身陷囹圄的。”

    “既然如此,這件事也全權交給你處置,我馬上給主公撰寫戰報,順便水軍營壯大在即,我一個人也是力不從心,索性你也別做什么隊正了,直接來當副營正。”雷凌眼珠子一轉笑道:“此前后勤部的陳燁還說他們壓力大,我看等我水軍營掃蕩了舒州以西的大小水賊之后主公這個年絕對不愁了。”

    能夠被雷凌任命為副營正,雖然這需要得到岳西兵馬使府和都指揮使陸翊的統一,但是水軍營本就是處在特殊的擴軍時期,雷凌推薦的基本上都會直接落實。何勝大喜之后,隨即出去將雷凌吩咐的事情一一安排落實,然后親自寫信,表明自己的身份,要求李家添立即準備錢糧來贖回自己的弟弟,限期十五天。

    而雷凌的這份戰報和隨后幾天后勤部統計的繳獲清單送到岳西兵馬使府的時候,袁襲都被此戰的前因后果驚呆了。

    “主公啊,這下真是好了,打水賊打到水師頭上去了。”袁襲也是苦笑不已,不過倒也沒有責怪雷凌的意思。

    “怕什么,這后面不是有何勝出的主意嗎?不用怕,蘄州和我舒州之間隔著大別山呢,李家添就算是知道是我舒州水軍干的他也無可奈何。”薛洋擺擺手笑道:“倒是這個何勝的確是個人才,讓他在副營正的位置上歷練一下,看看能不能將水軍將領也多帶出來一點,不然的話依靠著雷凌一個人在硬撐也不是長久之計。”
刮刮乐在线试刮怎么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