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唐末戰圖 > 第五十章 水軍出擊(六)

第五十章 水軍出擊(六)

 熱門推薦: 手機登錄觀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啟稟主公,這是十三司發來的加急戰報,水軍營全軍將士于廣明元年九月十九在灄水河口擊敗南下的蘄州水師,一戰俘獲戰船十一艘,水軍人馬七百余人,蘄州水師郎將李家添被生擒。所部正在趕回望江途中。”一大早薛洋就被陳瀟瀟拉著去商議成衣作坊擴建事宜。當初原本只是給那三十多名女子找到一個謀生之路的應急辦法,沒想到如今已經真的已經成了氣候。現如今陳瀟瀟手下的這個成衣作坊已經從三十多人擴展到一百三十多人,采購了數十臺織布紡紗的機械,徹底從成衣制作發展出紡紗、織布、制衣和售賣為一體的完整的產業鏈。規模越來越大之后幾乎將太湖縣城內部的所有的女子都帶動起來。由于是陳瀟瀟主導的產業,所以在招工的時候盡可能的招收女工,這等于極大的減輕了百姓的生活壓力。要知道雖然唐末男女之防和后世相比要輕得多,但是畢竟已經沒有了盛唐時期的開放之風,中晚唐的保守已經越發的束縛住這個時代女子的生存之路,加上連年戰亂百姓生活困苦,女子的附庸地位變得更加明顯。但是陳瀟瀟的這個女子成衣作坊卻在岳西率先開啟了女子出工的先例。而且依靠著陳家的地位和她和薛洋的關系,這位陳家大娘子私下里已經被岳西各界戲稱為舒州軍主母。她所親自拋頭露面帶動的產業得到了所有百姓的擁護,再加上在家中女子進入成衣作坊工作之后帶來的收益也切切實實為眾多的家庭帶來了額外的收益。所以不僅僅這些太湖縣的這些女子開始踴躍參加,而且還帶動了其他的產業逐漸改變對女子出工的歧視和擔憂。至少在如今的太湖縣城內,包括陳家在內的店鋪和作坊女子當家和女子出工出力的情況大家伙已經見怪不怪了。

    成衣作坊的擴建是因為陳家第一批棉花以及黃貓山一帶今年的試種棉花全部被后勤部統一收購然后送過來防線紡紗變成第一代棉布之后,不僅僅軍隊那邊大規模換裝下了多大數萬件的冬夏軍服訂單,還需要推向市場,讓百姓能夠更加認可這種新式的面料。所以在原本的基礎上陳瀟瀟打算再次擴建兩處作坊,將紡線紡紗、織布和成衣制作三者獨立開來。薛洋倒是有些詫異的看了看陳瀟瀟,這段時間忙的沒顧得上她,沒想到這丫頭天生就是經商的料,這么早就能夠想到集約化生產的概念了。所以點點頭道:“宿松多山地,今年宿松縣衙已經在縣內大規模推廣山地種植棉花。我看不妨在那邊設置一個專門的收購處,到時候配合宿松縣衙將百姓們種植的棉花全部收過來。一方面增強百姓種植的信心一方面也是給你們找一個穩固的原料產地,避免你們作坊為了原料東奔西跑。”他原本還想趁此機會給陳瀟瀟灌輸一點后世的理念,但是袁襲的這份情報卻讓他暫時將這些民生事務放下,和她匆匆交代了幾句之后返回岳西兵馬使府處理軍務。

    “哼,每次都說不了幾句都被打斷離開。”薛洋匆匆而去,陳瀟瀟倒是沒覺得什么,但是旁邊一直默不作聲的張沐雪卻冷哼一聲之后道:“瀟瀟,他有些冷落你了,你不該放縱他的。”

    “姐姐你這就不懂了,他要處理的是軍國大事,豈能被這些小事耽誤?我本來也只是拉著他來給我出出主意的。現在主意不是已經出了嗎?我都沒生氣,姐姐你生什么氣?難不成你也對他動心了?”陳瀟瀟笑嘻嘻的拉著張沐雪一邊走一邊笑道:“姐姐如果對他動心我可不介意哦,他是要做大事的人,是不會被兒女情長所牽絆住的,我也不會用這個來絆住他的腳步,我還想和他一起去掃平天下呢。”

    “喲,小小年紀志向倒是不小,但是女子如何掃平天下?難不成向那些大男人一般扛槍上戰場?”張沐雪被陳瀟瀟說的面紅不已,但是隨即就反唇相譏道:“只怕我們的主母大娘子上了戰場不但沒能鼓舞士氣反倒是會吸引更多的敵人撲上來要把你給搶過去呢。”

    “姐姐你就打趣我吧,回頭我就跟薛洋說去,就說姐姐你喜歡他。”陳瀟瀟不甘示弱,跟著回擊,兩女瞬間鬧成一團。

    不過此時已經回到軍政司大廳的薛洋根本就不知道對方說的是自己,他在細細看完十三司的戰報之后卻苦笑道:“軍師,只怕我們不能將李家添直接斬殺。”

    “主公所言甚是,襲和陸翊已經商議過,李家添畢竟是朝廷任命的蘄州水師郎將。就算是因為偷襲望江被我軍擒獲,也不能直接像對待其他敵人那樣就地斬殺以儆效尤,否則容易落人話柄。再者說,十三司傳回來的情報,蘄州那邊面臨的狀況其實和我舒州相差不大,蘄州水師是平衡蘄州軍和刺史府之間最大的一股力量。如果李家添遭遇不測,只怕會徹底引發蘄州局勢的改變。我軍目前又沒有力量拿下蘄州,那還不如將李家添放回去,至少能夠起到穩住蘄州岌岌可危的局勢的作用。”袁襲在薛洋開口之后跟著點頭道:“以襲之見,莫不如主公趕赴望江一趟,和李家添親自談談,畢竟雖然此戰他是一敗涂地,但是我軍卻并沒有傷及他自身的性命,留著他或許還有意想不到的收獲呢。”

    “哦,果如此,只怕軍師已有謀劃吧?”薛洋饒有興趣的一笑問道:“軍師打算派何人先行出手?就算是我要去,那也只是和李家添表個態,此等事情最好還是暗地里進行為好,上不的臺面。”

    “就讓陳燁自行處置吧,他本就擅長把握人心,心思機變,這等事宜他出馬不會吃虧的。再者說李家添一個敗軍之將難道不打算付出點代價就以為我軍能夠放他?朝廷如今面對黃巢亂軍已經是吃力萬分怎么可能去管他一個小小的郎將生死?只要我軍放出風去,李家添已經被擒獲,旦夕之間不但李家會被徹底夷為平地,他的水師郎將的位置也會不保。這些事情李家添做了這么多年的水師郎將一定會想清楚的。”袁襲胸有成竹所以說出來的話是有條不紊。

    “既然如此軍師安排完這些之后就隨我走一趟望江吧,讓陸翊守家。”薛洋笑道:“馬上就要入冬了,也是該找點橫財來彌補一下,不然的話只怕嚴先生都該把軍政司的門給踏平了。”

    兩人給嚴明和陸翊交代幾句之后就匆匆上馬朝望江而去。臨走之前薛洋也把這段時間畫好的后世的一些機械圖紙交給了陳瀟瀟,讓他去找陳家工匠秘密仿制。只不過他本身對于這一塊就不熟悉,所以能夠想起來這寥寥幾種織布機和紡紗機還是得益于后世的好奇心,此時只能按照記憶照葫蘆畫影子,也不知道到底有沒有問題。

    不過在薛洋和袁襲兩人來到望江縣城的時候雷凌卻已經提前一步回來了。大軍駐扎在望江碼頭,二十多艘戰船一字排開停靠岸邊,大隊的戰俘不斷被押送上岸之后頓時引爆了望江縣城百姓的氣氛。汪德邵趁此機會甚至組織了部分百姓前往水寨門口歡迎水軍將士勝利凱旋,盛大的場面讓這些鏖戰近兩個多月的將士們不知所措的同時心頭又涌起了一股暖意,各個都把身子挺得筆直,生怕在百姓面前弱了舒州軍的名聲。這一幕也讓那些戰俘尤其是李家添目瞪口呆,自安史之亂以來百余年間還從來沒有一支軍隊能夠得到百姓如此愛戴,聽聞得勝歸來前來慰問。那些提著各式各樣食物的老百姓可是真真切切的,那臉上洋溢的笑容和興奮是裝不出來的。這對于往日里出來基本上百姓畏之如虎的他一時之間接受不了。

    而此次的主將雷凌也被眼前的這一幕給震撼到了,雖然水軍營在望江縣駐扎時間較長,但是這還是第一次得到這么多百姓的擁護。在這些歡樂的人群面前往日里指揮手下船隊往來無忌的他面色潮紅,走在岸上沒有了大將軍的威風,有的更多的還是局促和緊張。

    “恭喜將軍得勝歸來。望江百姓都已知曉,將軍率領水軍兒郎擊敗賊寇,保境安民,我等感激不盡。今日這些百姓前來為將軍和水軍將士慶祝凱旋,希望將軍不要責怪他們。”汪德邵見到雷凌面色不對還以為他不高興,急忙走過來解釋道。

    “知縣大人客氣,雷某第一次見到百姓這么歡喜我等這些兵郎,不習慣而已。”雷凌急忙擺手道:“忽然之間覺得我等做的還不夠好,對不起百姓的殷切期望。”

    “不習慣那就以后想辦法習慣,做得不夠好那就想辦法做得更好。總之,我舒州軍是百姓的子弟兵,兵民乃勝利之本,二者缺其一不能獨存。”雷凌神色緊張的跟汪德邵解釋,沒想到旁邊忽然傳來了薛洋的聲音,頓時目瞪口呆。薛洋和袁襲到的時候正巧趕上了這一波,也沒驚動其他人,只是跟在百姓堆里,此時聽到雷凌的話二人相視一笑,當即出言。

    “舒州軍水軍營營正雷凌,攜全營將士得勝歸來,特向主公繳令。”雷凌見到薛洋和袁襲兩人走上前來,頓時面色一正,快步上前,行軍禮大聲叩拜。他這句話一說出口,頓時所有的水軍將士全體下拜,全部向薛洋行禮。旁邊的百姓見到這一幕之后才恍然明白,原來眼前的這位年輕人就是他們心心念念的小郎君,頓時間幾乎所有的百姓都跟著下拜,朝著薛洋宗聲高呼,“小郎君”的呼聲直沖云霄,讓整個望江碼頭都跟著異常熱鬧起來。而旁邊跟著行禮的汪德邵算是看得最清楚的一個人了,這位原本的望江縣知縣在見到所有人看到薛洋身影那激動的神情就知道,這位岳西小郎君這一刻在岳西的地位將無人可撼動,這整個岳西民心系于一人之身。如果還有人妄想推翻他豈不是和整個岳西所有的百姓為敵?和別人不同,汪德邵年過不惑,對于百姓有著一種莫名的關注,這使得他在這一方面將百姓民心看得更重,自然也看得更清楚。

    而在人群中跟著單膝下跪行軍禮的何勝等新近歸附的將領看著人潮之中那傲然獨立舉手投足之間灑脫自信的身影更是激動異常,類似于何兵和李陽這樣的眼中直接冒出一股瘋狂的崇拜神情。這位從無到有一手打造出整個岳西如今局面的小郎君擁有如此高的民心人望,值得他們誓死報效。

    “請起,水軍營的將士們,大家請起,望江縣所有的父老鄉親們,大家起來,不要跪我。”薛洋將雷凌扶起來之后朝著那即使向自己行禮也是身姿挺拔猶如一座座豐碑一般的水軍將士不斷頷首,然后走到旁邊將汪德邵和附近的百姓都扶起來之后笑道:“今日大家前來觀禮水軍將士勝利凱旋,是他們的榮幸。因為水軍將士鏖戰月余等到了自己的父老兄弟姐妹的認同,大家和我一起歡迎英雄的水軍將士回家。”薛洋說完之后帶頭鼓掌,這種新穎的方式隨后被無數百姓模仿,頓時間掌聲振動云霄。雷凌領銜的所有水軍將士在這一刻更是拿出了自己最好的姿態接受薛洋和百姓的歡呼鼓舞。

    “將士們,你們打擊了匪盜,保護望江縣的繁榮和安定,不僅百姓該謝謝你們,我薛洋更是要謝謝大家。因為你們在大江之上用自己的鮮血和勇氣向全天下表明了在如今這個混亂的世道還有一支軍隊能夠保護百姓保護家園,履行當初舒州軍成軍之時我對百姓許下的承諾,更是讓所有人都明白,我岳西百姓為了天下興亡和家國太平所做出的努力。”薛洋聲音變得高亢,走上旁邊緊急搬過來的胡梯之上,面向所有人,振臂高呼道:“這滾滾東流的長江水就是流不盡的英雄血,淌不完的平民淚,更是你們此次大勝歸來最好的功勞簿。它會將你們的功績永遠銘刻在這片土地之上,世代傳承。”

    “舒州軍萬勝。”雷凌帶頭高呼,朝著薛洋猛然間跪倒在地,“主公萬勝,萬勝。”這一瞬間不需要任何人指引,在場的所有人包括無數的百姓都自發的跟著雷凌縱聲高呼。歡呼聲中所有的水軍營將士身形恍若融入了面前的這條大江之中,也融入了所有的百姓心中。一瞬間所有的將士面色都變得異常肅穆,看著眼前這位年輕的主公,心思沉靜,心念如一。

    “舒州水師成矣。”薛洋旁邊的袁襲看到這一幕,會心一笑,這一刻這位智者眼中仿佛看到了更多的變化和更遠的未來。
刮刮乐在线试刮怎么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