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唐末戰圖 > 第七十六章 出戰廬州(上)

第七十六章 出戰廬州(上)

 熱門推薦: 手機登錄觀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廬州城的九月份陰雨綿綿,秋意蕭索,霧蒙蒙的天仿佛和此時城內的氣氛一樣低沉。偌大的一個府城看起來人跡寥寥,仿佛已經到了遲暮之時。不論是此前鄭啓主政還是換到如今依靠兵變驅逐郎幼占據了府城大權的楊行愍都沒有心思去關注民生,府城內外反對者眾多,境內盜賊叛亂橫行。這一切都在考驗著主政者的魄力,也在考驗著廬州百姓的忍耐力。

    而在近日,府城之內更是流言四起,不僅僅在傳說淮南節度使不承認楊行愍的地位,準備出兵圍剿廬州,更有另外一則流言讓城內人心惶惶,軍隊之中都引起了騷亂。

    “主公,府城之內的流言源頭眾多,無法查清到底是何方勢力在主動散播。”廬州府內的氣氛有些凝重,劉威低沉的語氣向楊行愍匯報道。

    剛滿三十歲的楊行愍卻沒有一點意氣風發的樣子,剛剛依仗武力驅逐了郎幼,獨占廬州,拿到了刺史大權的他卻恍若一夜之間蒼老了許多。府城內暗流密布,需要他一點一點去鎮壓,而廬州府管轄內的各縣也在逐漸脫離府城的管制,到目前為止除了府城所在的合肥縣之外,無為、巢縣以及舒城縣三地和自己是離心離德,他根本派不出人手前去接管鎮壓。眼看著金秋將近,秋收快要結束,各縣稅負到目前為止根本無人向自己上報。沒有了稅負錢糧,光靠府城的庫藏又能支撐到幾時呢?

    “城內暫時放一放吧,危機四伏中當取大者為重。”楊行愍擺擺手朝著旁邊一直沒說話的戴友規道“我意立即出兵各縣,先將各縣稅負收取上來,滿足軍需之后再回頭慢慢治理府城內部,軍師以為如何?”

    戴友規本是楊行愍的門客,作為廬州軍的軍咨幕僚參與軍機大事。不過他最近很少說話,平常也是眉頭緊鎖,似乎有心事。此時見到楊行愍問到自己,強打起精神點頭道“主公所言甚是,秋收稅負關乎我軍存亡,不可不察。而下屬各縣久和府城離散,需要各軍立即分赴各處坐鎮,如此才能收攏人心,維護府城大局不亂,我等才有回旋余地。至于府城內部,區區苔蘚之疾耳,不足為慮。只要主公坐鎮府城不出,跳梁小丑就不敢出現在明處。”

    這一番話說的是楊行愍點頭不已,緊鎖的眉頭也一點點舒緩,看著戴友歸贊賞道“我得軍師猶如高祖得子房也,我無憂矣。劉威,你馬上通知田覠、安仁義和李神福三人立即來刺史府,商議出兵大事。”

    “主公,這府城流言當中有一條不可不察啊,傳說舒城已經被舒州軍拿下,舒城縣知縣盧懷德也已經投誠舒州刺史薛洋了。”劉威見到楊行愍沒有理會自己,忍不住瞪了一眼戴友歸道“舒城地處我廬州西南,乃是廬州、霍州和舒州三州交匯之所,歷來都是兵家必爭之地之地,如果真被舒州軍拿下,那我廬州府就被動了。”劉威和安仁義等猛將不同,他在軍事上很有造詣,所以才會對舒城格外看重,只是此前楊行愍忙于處理府城內亂,無法騰出手來往外擴張,使得他的建議才會屢屢被耽擱。

    “舒城?舒州刺史薛洋?不會吧?”楊行愍搖了搖頭道“舒州那邊不是忙著內政事務嗎?怎么會毫無征兆的忽然出兵舒城呢?”

    “劉司馬,事到如今急也無用,還不如急招三位將軍立即前來商議出兵,如果舒州軍已經拿下舒城,那也正好借此機會將對方驅逐出去,以一場捷報振奮府城人心,化解主公地位之尷尬。如果只是流言,我軍也正好前往舒城將其鞏固,徹底掌握。”戴友歸倒是若有所思道“這條流言說不得對我軍還有好處呢,正好提醒主公注意南邊的舒州。”

    楊行愍和劉威相互看了看,也只能無奈的點了點頭,按照戴友歸的建議迅速派兵朝著下屬四縣分兵而去。為了防止舒州軍真的拿下舒城縣,楊行愍將劉威和李神福派到了一起,以劉威占廬江、李神福入駐舒城,安仁義和田覠二人則分兵前往無為和巢縣兩地。四者之中李神福率軍五千,幾乎占到了廬州府兵馬的一半。看得出來不論是楊行愍還是戴友歸等人都對舒州起了警覺。

    過大軍出征之后,藏在廬州府內的十三司也第一時間飛鴿傳書后方,將四將兵馬的前出方向全部標列出來。與此同時向杰派遣的特使也幾乎在同一時間進入廬州,開始按照袁襲所列的清單逐一去拜訪這些人,其中赫然在列的就有戴友歸。

    此時不論是楊行愍還是領兵前出的劉威和李神福都不清楚的是,在他們出發的時候,舒城內舒州軍的防御工事已經都要修建完畢了,沿著千人橋和桃溪鎮這兩個進出廬州和廬江的隘口,第一都六千多人馬分赴兩地張網以待,就等著廬州來人上鉤了。

    而后方大本營,薛洋和袁襲在緊急商議之后也讓蒲州的第二都李孝常率軍前出攻擊巢縣。巢縣位于無為和廬江的北部,雷澤的東北部地區,一旦巢縣被占領,那么就可以將廬州府的轄地徹底一分為二,使其首尾難以兼顧。而舒州軍水師剛剛大勝雷澤水賊,整個雷澤至長江段通行無阻,根本沒有任何勢力敢挑釁舒州軍水師的虎威。舒州軍前出巢縣雖然背水作戰,和主要地盤沒有陸上接壤,但是卻真正的發揮了揚長避短的優勢。

    “向沖,本將預計,千人橋其地雖險,但從廬江來敵必不會多,所以你率軍在此只要能守住即可,給楊行愍留點麻紗,免得我軍突出太快,引起揚州方面的警覺。我第一都主力應在桃溪鎮徹底擊敗廬州軍,逼迫楊行愍向主公低頭。”陸翊帶著自信的笑容對著負責防守千人橋的向沖笑道。

    “指揮使放心,有我在千人橋,任他千軍萬馬也過不來。”向沖一抱拳指著千人橋那險要的關隘笑道“此去廬江縣只有這一條官道可走,其余小道崎嶇難走,廬州軍不是天兵天將,過不了這千人橋天險。”

    “獨立營作為后備兵力部署在茶香鎮地段,你該知道這是何用意吧?”陸翊點點頭問道。

    “防備廬州軍見到救援無望,率軍繞過舒城,從柯坦奔襲大關,斷我軍回撤桐城之后路。”向沖的回答讓陸翊滿意的點點頭道“你能認清這一點,第一都交于你手我也能安心。此戰之后,我要返回軍政部,第一都就交給你了,不要懈怠。”

    陸翊安排完向沖這邊的事務之后就立即前往桃溪鎮,也就是他為此次大戰選擇的主要戰場。桃溪鎮距離舒城縣城只有五十里不到,也是舒城最北端的一個鎮了,是進出舒城和廬州府最主要的隘口。桃溪鎮鎮北方向是一片低矮的小山丘地帶,適合停軍作為一片主戰場。

    陸翊到的時候陳瑜黃杰等人已經率部在此安排好了營地,也提前布置了戰場。這段時間不僅僅向沖等人不間斷的被抽調進入講武堂聽講,就連楊功和黃杰這樣的一看到兵書就頭疼的莽漢也被陸翊拿鞭子逼著去了好幾次。沒想到的是進步倒也不小,這營寨扎的倒也是像模像樣,戰場安排的也非常合理,不僅僅堵住了往來的要道,而且舒州軍一方更是占據了小山丘居高臨下的優勢。

    “盧知縣?為何出現在軍營之中啊?大戰將起,縣城人心也急需知縣坐鎮,不可輕慢。”盧懷德出現在迎接的人群中讓陸翊有些奇怪。

    “啟稟指揮使,盧知縣是來協助我軍布置戰場,搬遷附近村落百姓的。”陳瑜上前回稟道“由于我軍選擇的戰場附近有三四個村落,千余百姓,為了防止大戰一起百姓受到牽連,所以末將擅自做主請知縣前來協助搬遷。”

    陸翊點了點頭,帶著眾人往帥帳一邊走一邊道“搬遷還順利嗎?”

    “啟稟指揮使,下官已經派出縣衙衙役挨家挨戶勸說,所有百姓已經全部搬遷完畢,暫時安置在縣城以北,下官向所有百姓確保如有財物損壞,一切由我縣衙照價補償,百姓都愿意搬遷。”盧懷德上前一步回稟道。

    “如此有勞盧知縣了。”陸翊入帥帳之后看著盧懷德笑道“知縣勤勉于政事,關愛百姓,是百姓之福。我舒州需要知縣這樣的人才,此戰之后知縣隨我回去覲見主公,想來主公一定會對知縣有褒獎的。”陸翊這句話算是代表舒州高層對于盧懷德的認可了,所以黃杰等人都是紛紛上前道賀,惹得還以為要收回他手中權力的盧懷德詫異不已,直到陳瑜述說了舒州軍的慣例之后才恍然大悟,大喜過望之下朝著陸翊拜謝。

    由于接下來要商議軍情大事,所以盧懷德在帥帳待了一會等陸翊問完周圍的地勢情況之后就退了出來返回縣衙。

    “指揮使,這是軍政部的通報和十三司從廬州傳來的飛鴿傳書。”由于陸翊之前去了千人橋,所以陳瑜將收到的情報和通報一起遞給了陸翊。

    “原來朝舒城而來的是李神福,廬江那邊是劉威。”陸翊微一沉吟之后道“向天向明,你們知曉這個李神福和劉威的底細嗎?”

    “李神福和劉威都是廬州府人,此前劉威和我兄弟幾人都在廬州軍中,不相熟,但是聽過其名聲。劉威此人早年間就有謀略,善武力,在廬州軍中是難得一見的將才。而李神福則是和楊行愍是同鄉,二人關系密切,為人天生神力,武藝非凡,在長豐周圍十里八鄉名聲顯赫。”向天出列之后道“而且此人膽大心細,外表粗豪,但是實則心思細膩,不可小覷。”

    “李神福足有五千人之眾朝我軍奔襲而來,按照他們的行軍速度,最遲明日一早就能夠抵達桃溪,諸位有何建議?”陸翊點了點頭,若有所思道。

    “末將以為若要一戰打得楊行愍不敢有南下之意,就只有臨陣以堂堂正正之道取勝,讓對方輸得心服口服。”陳瑜算是這一群人當中數得上的肯沉下心來琢磨兵法之道的人了,見到陸翊在考驗自己,頓時出列道“但如若只是打敗李神福,只需今夜派遣一支勁旅趁夜偷襲即可。”

    “偷襲不可,李神福既然能夠被楊行愍任命為主將,說明其為人能力已經被認可,夜襲只怕他早有防備,再加上十三司故意放出去的流言,他一定會早早在營內預備了陷阱。”向明搖了搖頭。

    “好了,別扯遠了,沒讓你們去偷襲,明日一戰,我坐鎮中軍,陳瑜,由你負責在一線指揮。”陸翊擺擺手道“說說吧,打算如何部署各部?”

    “以黃杰的重甲營在前,向天向明兩部居中掩護,楊功所部的弓箭手在后,正面鑿開李神福所部,末將本部壓陣而出,擒拿李神福。”陳瑜倒是很有信心的回答道。

    “去布置吧!”陸翊沒有回話,但是卻讓陳瑜直接按照自己的布置去安排。眾將走后陸翊身邊的親衛隊長見到陸翊獨自沉思不語有些不解的問道“指揮使是否是對陳將軍的部署不滿?”

    舒州軍各級將領的親衛隊長基本上都是從軍中選拔出來的有資質有潛力的年輕一代的人才,放在身邊耳濡目染學習一陣子,然后視情況送進講武堂深造。這也是一種折中的應急之策,避免舒州軍大規模擴軍而中低層將領卻斷檔的一個無奈之舉,但是倒也真的發掘了不少人才。陸翊身邊的這位杜光義幾乎是和李秀峰同一時間被發掘出來的,只不過他出身貧寒沒有后者直接是李孝常副將,本身就很有見識和學識,所以被陸翊留在身邊一段時間。

    “你覺得呢?”陸翊本來是在思索李孝常進軍巢縣的事情的,他雖然此時還身在第一都前線,但是不自覺的已經開始站在全局的高度思考戰爭了。畢竟廬州軍總兵力就一萬多人,李神福一下子帶走一半,那么李孝常那邊頂多就一兩千人,拿下巢縣之后整個淮南道的局勢都會因為舒州軍的主動出擊而大變。此時聽到杜光義主動詢問自己,忍不住起了考教他的心思問道。

    “陳將軍此舉看似不管不顧,直接將主要兵力都放在中路猛打猛沖,渾然不顧兩翼可能被對方包抄的危險。但兵無常勢,水無常形,如果我軍攻勢足夠猛烈,那么李神福勢必抽掉不出兵力來包抄我們。如此一來陳將軍此計倒也真是貼合指揮使的心思,一戰打掉楊行愍南下的心思,逼迫其從此不敢正視我軍。”杜光義娓娓道來,說的陸翊眼前一亮。
刮刮乐在线试刮怎么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