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唐末戰圖 > 第一百三十八章 新蔡之戰

第一百三十八章 新蔡之戰

 熱門推薦: 手機登錄觀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營正,秦宗權已經從陳州出發前往汝南了。”秦宗權第二天一早就直接離開了,只帶了一隊親兵,連帶著自己的心腹本部鹿晏弘都沒有帶。這種消息傳到沈勇這邊的時候連他自己都感到有些詫異,不過隨即一則情報則引起了他和王成的注意。

    “這秦宗權剛剛返回汝南,這還在路上呢,黃巢怎么也派人回來了?而且還是一支完整的兵馬?這個黃巢搗什么鬼?不會是想和這新蔡城中的韋國素里應外合吧?”沈勇將情報遞給王成之后,后者掃了一眼就轉給了身邊的盧靜,盧靜沒看明白,皺眉問道。

    “我也不明白,還需要派人去刺探。”沈勇皺著眉頭一邊將這邊的情報迅速匯總然后交給十三司派人送往亳州,交給向杰,不過對于這件事他也沒想清楚,所以開始安排人手準備去汝南城內等著秦宗權打探明白。

    “不管如何,秦宗權回蔡州對于我們繼續北上都有難度。”王成明白十三司的打算,但是如今他這邊如果不能將秦宗權打疼的話,那么北上的效果就大打折扣,也不能起到讓黃巢放棄南方的決定,所以聞言道:“如果你沒意見,我就要放手攻城了,新蔡只要被我拿下,那么整個蔡州南方就無險可守,秦宗權的勢力就要被壓迫在蔡州西北部地區了。”

    “可是現在的問題是,駐守新蔡的是黃巢的兵馬,就算是你如愿將新蔡拿下實際上也只是減弱了黃巢的實力,而且一旦被逼急了,秦宗權難保不會徹底倒向黃巢。”沈勇搖了搖頭道:“還是等我消息吧,我盡快安排人手打探出秦宗權和黃巢之前到底達成了什么交易。”

    “那也好,今天是七月初七,最遲不能拖延到十五。”王成點了點頭道:“如果拖延日久的話,只怕會生出變故,秦宗權畢竟是蔡州人,不會坐視我們在蔡州攻城略地而不管的,為了自己的利益保不齊他還有后手。”

    沈勇點了點頭匆匆出門而去,他自己起頭的謀劃不能斷送在這關鍵地方,所以沈勇這邊是全力以赴。十三司很快就從汝南王淑那邊得到了消息,秦宗權自己還在路上的時候,就給王淑傳去命令,讓他立即整頓兵馬,將汝南和平輿一帶的兵馬全部聚集起來。這一舉動被十三司的暗線看在眼里之后迅速送到了沈勇手中,而此時黃巢派往蔡州境內的兵馬不間斷的在各地收攏物資,搶掠人口的消息也一并送了過來。

    “黃巢這是打算放棄蔡州。”沈勇和王成幾乎是不約而同的道出了一句話,王成緊跟著點頭道:“也唯有如此,黃巢才會不惜代價要搬空蔡州,而秦宗權獨自從陳州離開,想來也是手中的兵馬都被黃巢給扣下了。”

    “現在是放心了,不過新蔡的這支兵馬的作用也就可想而知了。”沈勇若有所思道:“韋國素也一定是接到了黃巢的命令,在新蔡拖住我軍北上的步伐,為他爭取時間,一方面搜集錢糧兵馬,一方面為攻下陳州做準備。”

    “陳州目前雖然還在趙犨手中,但是按照我們暗線送出來的消息,城內已經快到山窮水盡了,兵力折損殆盡,城內守城器械也都快用盡了。”沈勇搖了搖頭道:“如果不是此前黃巢的視線都被主公牽扯在亳州等地,只怕不出十日趙犨必然會被黃巢斬落馬下。”

    “那就幫他一把,從明日起我會全力攻打新蔡,造成一種急下蔡州的態勢,一方面助你一臂之力,加速分化秦宗權和黃巢,另一方面也幫助黃巢下定決心。”王成笑道:“就怕趙犨不一定能夠抓住時機。”

    王成這邊果然在中和三年七月初十這天領軍發起攻城戰役,淮南軍的攻城方式比起黃巢在陳州不可同日而語,各式各樣的攻城器械擺滿了整個新蔡南城,為了增加威懾力,給城內的大齊軍造成更大壓力,王成一口氣拿出了近五十臺弩機,殺氣逼人的弩箭幾乎是在一瞬間就讓猝不及防的韋國素吃盡了苦頭,幾乎每一次齊射,城樓上的守軍都會死一片,腥風血雨之中這些守城士兵根本就沒辦法冒頭,唯恐被這種近乎于長槍一般的弩箭穿成了肉串。

    而在猛力打擊城樓之上的守軍同時,弓箭手掩護攻城錘和云梯快速遞近,負責壘土的各路兵馬則跟著盾牌大隊沖了上來,不顧一切的填充護城河,要在短時間內填出一條路出來。

    “你這十八般武藝都用上了,城里的韋國素只怕堅持不了幾天時間吧。”在弩機和弓箭手輪番攻擊之下,韋國素的反擊措施根本沒辦法對城下的淮南軍起到有效的威脅,甚至原本用來抵擋攻擊的盾牌都漸漸的被收了起來。沈勇看著王成這般全力以赴,搖了搖頭道:“城內的兵馬原本都是一群百姓,黃巢這幾年東西晃蕩,根本沒有精力給他們置辦有效的兵器,你讓他們如何守得住?”

    “你放心吧,前三天我只是清理外圍的護城河和城外的角城,不會都城內發動攻擊的。”王成搖了搖頭道:“而且韋國素也不是沒有反擊之力,只不過他現在是被打蒙了而已。”順著他的話,韋國素果然也在城內發動了反擊,在遠程力量無法和淮南軍相比之后,他將打擊的重點放在了攻到了護城河邊的淮南軍身上,城內的弓箭手不顧傷亡冒頭朝著城下射擊,同時調動了十幾架投石車不斷的朝著城外轟擊巨石。這一下原本疏于防范的淮南軍被打了個措手不及,很多士兵直接被砸的一灘肉泥,很多士兵為了躲避攻擊還被逼到了護城河之中。

    新蔡的護城河連接的是城外的汝水,所以河面很寬闊,河水也很深,這猝不及防之下倒是逼退了淮南軍的第一波攻擊。不過淮南軍在盧靜的指揮之下迅速調整過來,集中遠程力量繼續壓制城內攻擊的同時,派人對準城門口的吊橋想辦法,將吊著吊橋的兩條鎖鏈直接給扯斷了,讓一直在外圍的攻城錘順利的沿著吊橋朝著城門發起撞擊,同時將填充護城河的部隊全都集中起來,以城門口為中心,加速投放土石的速度。

    “這個盧靜倒是很沉穩。”沈勇嘀咕了一聲之后跟著王成在旁邊仔細的觀戰,他是第一次碰到這種大規模的攻城戰役,因為此前也不曾在淮南軍中服役,所以他對于一切都非常好奇,不然的話也不會專門跑過來就為了看看攻城戰怎么打。

    “你不繼續盯著秦宗權了?”王成搖了搖頭道:“這攻城戰講究的是耐性,沒什么可看的,三天之內我們能夠清理掉城外的障礙就不錯了。這蔡州南部的各個城池幾乎都有護城河,所以啊你還是回去盯著秦宗權吧,他回到汝南之后一定不會放過這等機會的。”

    沈勇被他說的一愣,隨即匆匆而去,王成這邊在新蔡打生打死,其實消耗的都是黃巢的實力,而且在黃巢派出大軍進入蔡州搶人搶糧之后,實際上黃巢的實力短期內還會有更大的增強。而反觀秦宗權在失去了幾乎所有的兵馬之后,僅僅依靠王淑手中的幾千人只怕連汝州和平輿一帶的局面都控制不住,所以沈勇這邊在思索是不是要給秦宗權送去點信心。

    不過王成這邊倒是的確如他所言,在新蔡城下上演了一篇教科書一般的攻城大戰,在連續不間斷的負土壘石之后沿著護城河的吊橋鋪出了兩道數丈寬的大道直通城下,順利的將云梯大隊送了城墻下面。

    在和韋國素短兵相接之后,盧靜和王虎率領的攻城大隊迅速上前,在架設云梯的同時開始壘土構筑魚梁大道,這種辦法在很短的時間內就直接攀附到了城墻上,大量的兵馬跟著王虎沖上去之后,開始和韋國素爭鋒相對,在城墻上掀起一陣陣腥風血雨之后,盧靜指揮的弓箭手也在隨后站在魚糧道上和對方對射,進一步打亂了對方的防御體系。

    而且在城南得手之后,王成讓劉默成在城東也迅速展開攻勢,逼得韋國素手忙腳亂的同時也開始進一步加劇了新蔡城內岌岌可危的局勢。持續三天的攻城大戰讓韋國素的兵力受到了極大的損失,兩面受敵之后他的兵力也被用到了極限,萬般無奈之下韋國素在第四日的時候派出求援信使兵分兩路一路朝汝南而去,一路則直奔陳州去找黃巢。

    韋國素的一舉一動都被王成和沈勇看在眼里,十三司的眼線幾乎是一路跟著他的求援信使進入汝南和陳州,只不過其結果卻是,秦宗權還真打著救援新蔡的旗號在平輿一帶招兵買馬,同時將平輿的幾家大戶搜刮一空,在短時間內就聚集了一支數千人的人馬,在匯合了王淑的人手之后,秦宗權手中重新有了這一萬多人的實力,從平輿南下打著救援新蔡的旗號,將黃巢派往這一帶搜刮人手錢糧的兵馬一舉包圍了起來,對外宣稱攻擊淮南軍北上兵馬。

    秦宗權的這一招算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就連沈勇在得知這個消息之后都目瞪口呆,不知道接下來會出什么問題。

    “這個秦宗權不會是想將黃巢的兵馬吸引回蔡州吧?”沈勇喃喃自語道:“要不,你在新蔡這邊先停一停?”

    “只怕是停不了了,明日盧靜他們三人聯手之下,一定會徹底打進新蔡城中。”王成搖了搖頭道:“我們在新蔡城下吞并十日,新蔡城內防守的韋國素已經諸般手段用盡,他們沒有足夠的守城器械和人手,就算是我率軍退讓他們也沒有辦法挽回局勢。”王成說到這里之后道:“不過按照韋國素的性格,他有可能會在明日率軍突圍,如此一來我倒是可以約束盧靜他們不要追擊,讓他去對付秦宗權去。”

    王成的話倒是讓沈勇眼前一亮,隨即笑道:“如此一來只怕黃巢還沒反應過來之前,韋國素就已經匯合了被秦宗權包圍的黃巢兵馬,他們兩方打一場之后秦宗權一定會老老實實守著汝州剩余的地盤不敢妄動。不行,我們這邊已經到了關鍵時刻,主公那邊第四衛必須盡快抵達淮陽,將黃巢的兵馬牢牢的黏住,否則的話只怕真要出亂子。”

    沈勇急匆匆而去,幾乎是在派出人手朝平輿而去的同時,飛鴿傳書給亳州,告知薛洋盡快出兵。而王成則在第二天命令全軍出動,突入城內和韋國素展開巷戰。王成手下的兵馬原本就是以前壽州軍的底子,這種巷戰和短兵相接歷來都是他們的強項,所以僅僅只是半天時間就直接將韋國素給打出了新蔡城。如果不是入城之后王成嚴令王虎和劉默成不得追擊,只怕打順手的淮南軍能夠直接追上韋國素在城外將其徹底圍殲。

    不過韋國素被打出新蔡城之后原本打算帶著敗兵直奔陳州而去的,但是在半路上就遇到了十三司眼線假扮的救援信使,將秦宗權圍攻平輿以南洪河以西大齊軍的消息送到了他手上。十三司暗線送來的消息自然是真的,而且這個消息也讓韋國素心頭有了計較,帶著敗兵立即改變道路直接朝著洪河以西而去。

    “韋國素果然隨著我們的暗線朝著紅河以西而去,預計明日一早便可抵達戰場。”沈勇點了點頭道:“如此一來,光靠秦宗權那些倉促之間聚集起來的魚腩兵馬根本就不可能打得過韋國素。”

    “你去通知主公吧,蔡州戰事可以告一段落了,下一步平輿只怕都不用打了。”王成點了點頭笑道:“有了新蔡在手,我軍就占據了蔡州的主動權,下一步不論是北上還是東向馳援陳州都由我軍說了算。”

    “我已經通知主公了,下一步十三司還要對付秦宗權,蔡州目前的戰事就交給你了。”沈勇微微一笑,起身剛要走又轉了回來,笑道:“要不你讓向沖移兵北上,趁亂占據半個蔡州也不錯。”

    “那還是算了,北上打仗可以,但是占據城池只怕不行,容易壞了主公定下的方略,而且大將軍只怕也饒不了我。”王成揮手直接將沈勇打發走,不過想了想之后卻還是找來盧靜,吩咐了幾句之后讓其抓緊時間安排。
刮刮乐在线试刮怎么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