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唐末戰圖 > 第一百四十章 威逼

第一百四十章 威逼

 熱門推薦: 手機登錄觀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主公,沈勇和王成發來急報,新蔡城已被成功拿下,大齊軍敗逃平輿,和黃巢在蔡州的兵馬合兵一處。”中和三年七月二十一,當陸明和陳瑜將第四衛大軍整頓齊備正要出發前往淮陽的時候,十三司急報也送到了薛洋手中,連帶著秦宗權派兵包圍大齊軍的消息也一并送了過來。

    “這個秦宗權,看樣子也是被逼急了。”袁襲接過情報掃了一眼遞給薛洋笑道。

    “他能不急嗎?王成的兵馬一旦突破新蔡,就勢必會北上直接進攻平輿,平輿歷來都是蔡州核心,其地位不在汝南之下,是秦宗權的命根子。”李振在一旁笑道:“拿下新蔡整個蔡州南部就無險可守,我第一衛大軍若是趁勢北上,秦宗權難保不會陣前再次改換門庭,歸降朝廷。他這一招算是未雨綢繆了。”

    李振的話倒是讓薛洋一笑,這個秦宗權還真有可能打得就是這個如意算盤,而且現在看來若是王成停兵不前的話他還能借著整頓蔡州內部兵馬南下抵抗王成的機會,徹底收了這些在蔡州內部搶人搶糧的大齊軍。

    “主公,南線不論秦宗權和這個韋國素如何相互吞并,都無關大局,我軍如今應該加速前進,盡快挺進淮陽,逼迫黃巢早做決定。”袁襲道:“淮陽距離陳州百余里,我軍一旦進入淮陽,就等于楔進了黃巢亂軍的核心地區,他必然坐立不安。”

    “也好,讓陸明抓緊時間進兵,同時給楊行愍傳訊,讓他立即率兵北上,出界首,挺進項城。”薛洋點了點頭道:“不論北面朱全忠怎么想,我們三路大軍必須做到齊頭并進,威逼黃巢盡早北上。”

    “向杰,讓十三司將我軍在南線大舉出擊的消息透露給堅守陳州的趙犨,給他點信心,免得關鍵時刻陳州被破,讓黃巢生出別的心思。”袁襲想了想之后忽然吩咐向杰道。

    鹿邑城中,淮南軍方略一定之后,十三司立即開始分頭行動,除了吳明已經深入宋州刺探朱全忠之外,其他各部都被調動起來,除了傳訊各地之外,大批的暗線深入陳州散布新蔡已經被王成攻破的消息,同時還通過秘密渠道將這個消息送進了陳州城內。

    趙犨此時已然是竭盡全力,但是周邊的幾大諸侯除了淮南軍還正兒八經的打過兩仗之外,其他的類似于楊行愍和朱全忠基本上都是謹守疆界,不曾向陳州挺進,而此前一直和他保持聯絡的時溥更是縮在徐州城內,死活不愿意派兵過運河,時時刻刻都在盯著楚州方向高濟數萬兵馬的動靜,唯恐被高濟趁隙端了自己的老巢。所以趙犨能夠堅持到現在已經殊為不易,甚至連帶著自己的兒子趙明誠都在前幾日的大戰之中重傷。值此山窮水盡之時,聽到淮南軍大局出擊,前鋒甚至已經挺進到淮陽的消息,趙犨是激動地熱淚盈眶,當即將城中最后的兵馬集中起來,準備死守,堅持到淮南軍打到城下。

    陳州城內趙犨是得到了求生的機會,幾乎是不惜一切代價死守,而城外黃巢這邊也在和尚讓商議大齊軍最后的動向。淮陽距離陳州太近了,以至于陸明的第四衛剛剛進抵,黃巢就已經得到了消息,速度比十三司還要快得多。和黃巢還在生悶氣,準備率軍前往淮陽和薛洋決一死戰不同,尚讓是一眼就看穿了薛洋的企圖,所以當即命令原本霍存和張歸厚兩人將原本要啟程前往淮陽和淮南軍征戰的兵馬撤了回來。

    “陛下,這是剛剛得到的消息,韋國素已經和我蔡州兵馬匯合,兩部合力之下不日便可沖破重圍返回陳州。”尚讓拿起另外一個消息遞給黃巢道:“韋國素一旦率軍東撤,那么蔡州境內秦宗權就需要直攝淮南軍的鋒芒,我等就可以一面從容布置北上,一面徹底拿下陳州了。”

    尚讓的建議十分中肯,也考慮到了方方面面,而且還直接隱瞞了秦宗權派遣兵馬圍攻蔡州大齊軍的事情,為的就是不然黃巢的態度在此時再次發生改變,從而白白浪費了這個大好時機。在他看來,如今的局面雖然是薛洋為首的官軍可以威逼壓迫所致,但是對大齊軍而言未嘗不是一個好時機。在南下攻入淮南道沒有希望之后,尚讓選擇的大齊軍落腳點就是山東。眼下東進的道路被薛洋等人聯手封鎖,那就只有北上汴州,然后揮軍東進,直接進入山東。以山東之富庶回頭爭奪天下。

    “那就讓王重師統轄兵馬盡快攻入陳州,拿下趙犨。”黃巢點了點頭,陳州戰事拖延數月,已經讓他心煩意亂,此時此刻他也不愿意再想其他的,索性就按照尚讓的建議來辦,所以繼續道:“讓黃皓、趙璋統領虎狼軍籌備北上進入汴州。”

    原本尚讓已經成功轉移了黃巢的注意力,然后在匯合了楊希古等人的意見之后將大齊軍兵馬部署做了調整,全軍上下也都開始籌備北上之事,只留下王重師一人獨立負責攻伐陳州戰事。但是沒有料到的是韋國素在蔡州匯合了劉塘的兵馬之后并沒有突圍而去,反倒是在平輿以南百余里的地方和秦宗權打了一仗,直接將秦宗權手下臨時招募的一萬多人徹底打散。趁著大勝之機,韋國素和劉塘馬不停蹄直奔平輿城下,將守備空虛的平輿城徹底拿下。

    這份捷報傳來是讓尚讓目瞪口呆,原本的計劃也在這一刻徹底失算,韋國素攻占平輿之后一面和劉塘征集當地青壯加入軍中,一面將平輿城內的所有庫藏糧食全都派人送回了陳州。如此一來尚讓就是想瞞也瞞不住了。黃巢本來就對秦宗權疑心甚重,此時得到韋國素的捷報之后也很快猜到了其中原委,不過他倒是沒有責怪尚讓等人知情不報,而是直接給韋國素和劉塘下令,讓他們拿下平輿之后立即攻擊汝南,要將秦宗權這個隱患徹底抹平。

    無奈之下的尚讓只得一面按照黃巢的旨意給韋國素傳訊,一面讓楊希古暗中前往平輿,當面告知韋國素大齊軍整體方略,要求其盡快結束蔡州戰事,率軍返回陳州。

    韋國素出人意料的直接打破平輿,秦宗權固然是被嚇得半死,和逃回來的王淑糾集敗軍死守汝南城,日也不得安寧。這個消息連帶著也讓原本以為萬事無憂的沈勇和王成兩人面面相覷。在兩人的預計當中,韋國素突破秦宗權的包圍之后應該直接去陳州的,現在沒想到的是平輿都被對方拿下了。預感到黃巢會改變主意重新將視線轉回蔡州,沈勇和王成略作商議之后立即開始緊急調整部署,駐守蔡州的王成三個都連夜北上,沿著洪河直奔平輿城下,以兵威逼韋國素放棄攻打汝南的打算,同時沈勇也讓十三司在汝南城內散布消息,告知秦宗權,淮南軍不日北上追擊韋國素,給予他固守城池的信心。

    此時此刻身在平輿城內的韋國素和劉塘二人自然不知道,兩人的一個舉動算是徹底打亂了敵我雙方所有的謀劃,他們還在為拿下平輿準備進一步收復蔡州,剿滅秦宗權而高興。不論是韋國素還是劉塘對于秦宗權都是不屑一顧,這種兩面三刀的人注定和他們這些跟著黃巢起家一路征戰的老人合不到一起去,而此次秦宗權更是派兵包圍劉塘,徹底惹惱了這兩人。所以在拿下平輿之后韋國素調集手中全部的人馬在草草料理了平輿城內的一切之后當即就要出城朝汝南而去。

    韋國素的速度很快,甚至在楊希古從陳州趕過來的時候他已經率軍出了平輿城,害得楊希古連夜趕路,才在中和三年七月二十八早上追上了已經距離汝南城不遠的韋國素大軍。

    楊希古沒有多少廢話,直接將大齊軍的整體方略對著二人和盤托出。和劉塘聽得云里霧里不同,韋國素對于這位身居宰相高位、同時還是黃巢姻親的楊希古很熟悉,能夠讓他從陳州追到這里阻止自己進兵,必然是涉及到大齊軍命脈的大事。所以他倒是沒什么意見,只是看著汝南城狠狠的甩了一馬鞭子之后下令撤軍。

    韋國素下令撤軍,等于是蔡州境內最后一股力量開始伴隨著楊希古的到來而開始回縮陳州。韋國素原本還想在平輿城內順勢搶掠一把,但是緊急而來的王成大軍卻讓他果斷放棄了這個不切實際的想法,匆匆帶著大軍和這幾日搜集到的糧草離開蔡州,跟著楊希古朝陳州撤退。

    “將軍,為了防止這個秦宗權和大齊軍反復,我軍是否應該追到陳州邊界駐扎?”盧靜和王虎率軍抵達平輿的時候,韋國素才走沒半日時間。不過盧靜性子沉穩,制止了王虎率軍追擊的想法,見到王成之后稟報道。

    “可以,由你率本部人馬追到小汝河附近駐扎,然后把聲勢造起來,我會讓十三司配合你們,如此一來我軍才能夠和第四衛一起,造成東西夾擊之態勢。”王成點了點頭,讓盧靜當即率軍追了出去,將韋國素留在沿途的兵馬全部擊潰,一直追到小汝河岸邊才停下腳步。而與此同時沈勇這邊也開始派人在周邊大造聲勢,渲染淮南軍的軍力,從西面步步緊逼。再加上王成自己領兵進了平輿城之后,直接造成整個蔡州陷入了一片恐慌之中,淮南軍在短短十幾天內從蔡州南部直接打到了核心地區,逼得秦宗權一面竭盡所能守住汝南城的同時一面開始思索要不要提前和淮南軍接觸,避免對方真的打到汝南,將自己一鍋端了。

    不過此時的王成和沈勇都沒有時間顧忌到秦宗權了,在盧靜本部駐守小汝河之后,淮南軍東西夾擊的鉗形攻勢已經形成,東西呼應,就算是不算南北兩面的朱全忠和楊行愍,這種有利的態勢也讓尚讓感到陳州已經無法再繼續待下去了。所以在韋國素和劉塘二人返回之后,直接被調到了陳州北部的太康地區,和提前一步在此地整頓軍馬的黃皓等人匯合,作為大軍北上的前部先鋒,隨時準備進入汴州。

    而此時,也就是七月底的時候,楊行愍姍姍來遲,讓李神福率軍進入項城,將薛洋精心布置的最后一環給補了上去。雖然李神福只是帶著一萬兵馬的前鋒過來了,但是對于此時的陳州戰局而言卻十分重要。

    “主公,大齊軍這幾日在頻繁調整,大部兵馬開始從陳州城外撤出,前往北部太康地區。”向杰的這份情報幾乎是和楊行愍出兵的消息一起傳了過來。

    “呵呵,主公,看樣子王成的這一招不僅僅是尚讓坐不住了,就連楊行愍也按耐不住,想要謀奪陳州之地了。”袁襲微微一笑道:“既然如此,容臣運籌一二,將這陳州之地貨買三家如何?”

    “軍師之意是向勾連朱全忠南下?”李振在旁邊微微一笑道:“只怕不易,朱全忠身邊現如今有謝瞳為臂膀,等閑之策只怕是難以奏效。”

    “興緒兄既然這么說,想來是對這個謝子明有所了解了?”袁襲看著李振笑道:“不若給主公說一說,也好對癥下藥,讓大齊軍在臨走之前替我們試探一下朱全忠的深淺如何?”

    “只說一點,軍師就該知曉這個謝子明的手段。”李振笑道:“當初朱全忠投誠朝廷,就是這個謝子明居中串聯,親赴西川行宮,求得唐皇對朱全忠褒獎,才讓朱全忠剛剛投誠,便得到了莫大的頭銜。也是他勸說朱全忠維持和王重榮的關系,致使宣武軍東進中原之后后勤輜重全都由河中供給,避免了大軍缺人缺糧的尷尬。”

    “興緒既然對于這個謝子明如此了若指掌,不如由你來執行勾連黃巢和朱全忠的籌謀如何?”薛洋聽到這里啞然失笑,看著坐在自己身邊的李振忽然有些好奇,這兩個原本應該同時在朱全忠手下的名臣若是相互之間斗法,不知會是何種場景。

    “既然主公點將,那臣領命。”李振倒是不知道薛洋此時的心思,在聽到薛洋的話之后當即慨然領命。

    “主公,這是西川送來的急報,飛鴿傳書數次,唐皇已經下令,讓河中王重榮領兵東征,出華州,伺機進入東都洛陽。”向杰原本是送完情報之后就匆匆而去的,但是此時卻忽然出現,將一份加急情報遞給薛洋。

    “興緒,抓緊時間布置吧,向杰,你讓吳明配合興緒,不管朱全忠會不會南下,都盡快讓朱全忠和黃巢打一仗,轉移朱全忠的視線,為黃巢北上汴州創造有利時機。”在場的三人都是心智過人之輩,自然是一瞬間就看出了王重榮此時忽然東出給中原大局帶來的改變,所以薛洋當即吩咐道。
刮刮乐在线试刮怎么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