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唐末戰圖 > 第一百四十一章 三面逼迫

第一百四十一章 三面逼迫

 熱門推薦: 手機登錄觀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主公,大齊軍已經進入宋州,前方黃皓逼近汴州雍丘地區,和葛存周所部對峙,楊希古率軍從太行進入襄邑,切斷了葛存周和朱全忠本部之間的聯絡,尚讓也已經率軍進入宋州,直奔朱全忠所在的宋城而去。”向杰匆匆而至,將最新匯總的情報遞給薛洋,笑道:“如今朱全忠是三面受敵,一不留神可能就被黃巢分兵包圍在三個地方了。”他沒有理由不笑,李振那一連串的部署,每一招都打亂了朱全忠原本的謀劃,依仗著先手和請報上的優勢,硬是讓黃巢在朱全忠尚未反應過來之前,將其分割包圍在汴州和宋州之間。

    “別高興的太早,朱全忠還沒出手呢,你急什么?”袁襲搖了搖頭笑道:“接下來就看朱全忠的取舍了。”

    “軍師所言甚是,朱全忠出身草莽,性情果斷,再加上身邊有謝瞳這樣的智囊相助,背后更是得到了宋州豪族袁家的支撐,一時半會不會有什么事的。現如今雖然被我等算計,讓黃巢占了先手,但是到也未必就直接落入下風。”李振在旁邊跟著道:“反之,依我看,朱全忠此時還有翻盤的實力,確如軍師所言,看他自己的取舍了,古之成大事者,想來都懂得取舍,舍得舍得,有舍才有得。”

    他們兩個老神在在的樣子讓向杰有些詫異,不過旁邊薛洋倒是放下手中的情報笑道:“十三司接下來的任務便是盡快挑動宋州大戰,逼迫朱全忠盡快做出抉擇,在李克用入局之前,放黃巢離開中原。同時通知水師內河船隊,從現在開始除了護送糧草輜重進入亳州以外莫要從速打通從揚州進入山東等地的水上航運交通,必要的時候可以讓何勝帶著出海船隊往北航行,先期以鹽城等地為泊地,然后逐次北上,進入即墨等地落腳。”

    薛洋很顯然已經越過目前的中原戰局,在部署下一階段的淮南軍的棋局了,而袁襲則和李振對視一眼之后相互點頭。尤其是后者,在監理淮南軍第四衛輜重后勤方面,同時還要統籌亳州地區的民政,一旦淮南軍離開,亳州地區的人口百姓勢必都要提前安排。所以幾乎就在向杰匆匆離開的同時,二人也飛速離去,袁襲甚至讓十三司傳訊,讓陳燁直接趕到亳州,就地和李振商議人口和錢糧搬遷事宜。

    而此時在宋州的朱全忠一開始并沒有注意到楊希古和尚讓領銜的大齊軍主力會忽然轉向直奔宋州而來,在他還沒來得及調整部署的時候,就已經切斷了葛存周和宋城之間的道路,伴隨著襄邑被楊希古攻下,自己的宣武軍就被分割成了兩塊,一塊是自己領銜的主力本部,在宋城附近,被尚讓越過柘城之后,他必須承擔起大齊軍正面的壓力,短時間內無法抽調兵力打通襄邑,指使葛存周所部兩萬多人直接被甩在了汴州東南的雍丘附近。

    “主公,局勢危及,必須當機立斷,否則只怕我軍立時就有被分割殲滅之風險。”不論是謝瞳還是新近歸順的袁家子袁敬初此時都坐不住了,直接找到蹲在宋城府邸門檻上皺眉不語的朱全忠道。

    “軍師啊,我想不明白,為何這好好的局勢會在一夜之間翻轉至此?黃皓那個生瓜崽不是都已經走到通許了嗎?為何忽然之間轉道雍丘,逼得葛存周動彈不得?還有尚讓什么時候變得如此果斷?后方陳州的屁股都沒擦干凈呢就急匆匆北上,難道他不怕淮陽的淮南軍銜尾追殺嗎?之前鹿邑一戰人家不是直接滅了他數萬大軍嗎?他怎么屁都不放一個?以前對付我老朱的時候也沒見他如此啊?”謝瞳和袁敬初在宣武軍中并不是軍師,謝瞳本身還有朝廷授予朝散大夫、太子率更令,賜紫,為陵州刺史,只不過此時的謝瞳并沒有如歷史所記載的那樣去陵州赴任,而是留在了朱全忠身邊,襄贊軍務。但是朱全忠心里著急,也就顧不得了。不過他的這些問題不光他自己想不明白,就連謝瞳此時也不敢擔保說自己的猜測就是對的,尤其是在唐皇昭令傳過來之后,他就不敢說這些都是淮南軍的謀劃了,畢竟西川遠在千里之外,若是想要謀劃西川,讓唐皇適時下令,不光要瞞過田令孜的耳目,更要精確的算計和時間把握,稍微出現差錯,就可能直接導致中原局勢走向一個不可逆轉的方向。這些他自問就算是他坐在淮南軍統帥的位置上也不能跨越千里去調度,除非是早有預謀,所以一切都能算的秒到毫巔。只是若是執棋人真的有如此大的謀劃,那自己在宋州的一番掙扎真的能夠瞞得住對方的盤算嗎?

    “主公,現如今不是想這個的時候了。我軍目前處在危急存亡之時,主公應該早定破局大計才是。”謝瞳和袁敬初面面相覷之余,隨后咬了咬牙,上前幾步跟著朱全忠蹲在一邊道。

    “軍師是有計較了?”朱全忠的眼睛猛然一亮,他這個人有一點好處,就是想不明白的事情不會太過于糾結,反倒是充滿了實用主義,所以在聽到謝瞳的話之后直接就蹦了起來,拉著謝瞳邊走邊喊道:“那個什么,我去喊大娘子,準備點吃的,兩位軍師,我們邊吃邊談。”他是一邊走一邊就看到里面走出來一位中年美婦人,見到朱全忠臉上的笑容頓時一笑道:“早就給你們準備好了,快入座吧。”這是朱全忠的正妻張惠,原本也是一位大家閨秀,嫁給朱全忠的時候后者還沒有發跡,屬于患難夫妻。但是張慧卻是舉止有度,對于朱全忠的事業幫助極大,也得到了他手下一眾文武的一直擁戴。

    張惠安排好幾人的膳食之后就轉到了內宅,朱全忠也開始詢問謝瞳和袁敬初的辦法。

    “主公,事到如今我和敬初已經分工協作,由敬初負責和鄭璠一起繼續督查此次黃巢大軍忽然轉變進軍方向的事情,由我來負責軍務,協助主公穩住大局。”謝瞳的安排得到了朱全忠的贊同。雖然此時的朱全忠手下的李振被薛洋陰差陽錯的給挖走了,但是依靠著謝瞳本身的能力,原本一團糟的軍政事務這些時日也逐漸理上正軌,如果不是黃巢出乎意料的進入宋州,宣武軍有了袁家這等豪門襄助,已經可以獨立發展了。

    “主公,我和敬初商議的結果是,我軍應該放棄宋州,和存周合兵一處,保住汴州,唯有如此才有一線生機。”謝瞳放下碗筷之后一臉肅然,但是說出來的話卻讓朱全忠差點咬到舌頭,抬頭愣愣的看著他,直到發現對方沒有開玩笑之后才直搖頭道:“軍師此言不妥,我好不容易才穩住宋州局勢,將宋州境內的各方勢力梳理清楚,此時放棄豈不是斷了我老朱家的根基?再說離開宋州我豈不是要和黃巢一樣四下流竄?”

    “主公,此時必須放棄宋州,唯有如此才能有一線生機啊。”謝瞳急道:“事急矣,雖然不知大齊軍為何忽然改變行進方向,折返宋州,但是想來對方已經打定了主意,宋州境內戰火重燃已經不可避免。而為了讓黃巢快速過境,我軍唯有撤出宋州,和存周合兵一處,擋住黃皓和楊希古所部的聯手攻擊才能穩住雍丘一線之地。而尚讓主力大軍拿下宋州之后就沒有必要和我軍在宋州死磕,為了不陷入重圍,只有從速離去,進入曹州和兗州才是正途。”

    “主公,軍師所言甚是,如今大齊軍主力開到宋州,是擺明了一定要從宋州進入兗州,避開難免淮南軍的預設的包圍圈,而如今我軍卡在中間,若是處置不當,必然會成為黃巢反撲的重點,宋州雖好,卻已然成了眾矢之的。主公應當從速決定,不可遲疑。”袁敬初抱拳一鞠躬道:“只要黃巢大軍離去,我軍大可卷土重來便是。這中原之地甚多,只要皇朝離去,其他諸侯也就不會在此地多做逗留。到時候主公依仗唐皇冊封,自可名正言順的在中原攻城略地,仍然是大有可為啊。”

    袁敬初的這番話可謂是言辭懇切,而且站在宋州本地家族的角度能夠勸說朱全忠放棄宋州可謂是下定了極大的決心,所以他這番話說完之后朱全忠也不知道說什么好了。

    “主公,待我軍退出宋州之時,大可派人送信在亳州駐扎的淮南軍,邀薛郎君率軍北上驅趕,黃巢想來也不敢在此地多做逗留。”謝瞳接著袁敬初的話茬道:“只要河中王重榮和并州軍不南下,淮南軍根基在揚州,對于中原土地不會多留戀的,主公大可與其結盟共同對抗大齊軍。”

    “軍師所言我也明白,只是眼看著自己苦心經營的城池百姓一旦放棄,實在是不甘心啊。”朱全忠此時也吃不下了,坐在一邊嘆息道:“我本想讓開汴州,守住這腳下的宋州之地,只要大齊兵馬從汴州北上,我軍銜尾追殺自然可以逐步將其逼入死地。到時候前方大軍征剿,后方安撫百姓,重建藩籬,數年之間定然可以讓這中原恢復生氣。卻沒想到一夜之間,局勢大變,竟然將我逼迫至此。”

    “當斷不斷反受其亂,主公可不能猶疑,貽誤了這大好時機啊。”謝瞳道:“如今尚讓大軍因為路程原因,尚未進抵宋城,我軍尚有轉移之機。倘若對方兵臨城下,我軍就只有走這下下之策,堅守宋城,作為抵擋大齊軍的正面,到時候就算最后勤王大業取勝,那付出最大之代價的還是主公啊。主公也不想看到到時候宋城之下慘烈大戰之后,我軍和大齊軍兩敗俱傷之后,被別人漁翁得利吧?”

    謝瞳的這番誅心之論算是切切實實打在了朱全忠的心坎上了,所以幾乎只是一瞬間,他已經做出了決定,起身朝著謝瞳和袁敬初鄭重一拱手道:“多謝兩位先生教誨,否則我老朱險些釀成大錯,往后還請先生不吝賜教。”

    他一作出決定,整個宣武軍就立馬快速行動起來,軍政大事在謝瞳的親自協調之下,迅速開動,朱全忠親率主力兵馬在前方開路,讓自己的兄弟帶著宣武軍軍政家屬要員跟著主力兵馬隨后而行,袁敬初和鄭璠兩人帶著余部一方面疏導各地百姓跟隨大軍進入汴州避難的同時,還負責留在宋城迷惑大齊軍。

    朱全忠和謝瞳的手段和速度不可謂不快,短短數日之間大軍就已經朝著襄邑而去,宋城附近的其他城池內的錢糧輜重和跟隨的百姓也紛紛上路,一路朝著雍丘而去。而且在部署撤退之時,朱全忠的信使也星夜南下朝著亳州而來。不過很顯然的,不論是朱全忠還是謝瞳心里是如何思索這場變局的由來,對于淮南軍這支客軍,朱全忠和謝瞳都表現出極大的善意,朱全忠的信使送信之時儼然以下屬身份自居,言辭之間也非常謙恭。而對于已經奉命入關的王重榮和還在并州盤踞的李克用,卻絲毫沒有通知的意思。

    “立即讓十三司去并州和華州,告知王重榮和李克用,黃巢即將轉戰山東,中原大地變局已經開始,請他們二位善自斟酌。”薛洋將朱全忠的這封信放下的同時就讓向杰馬上去著手安排。而旁邊的袁襲和李振則是相視而笑,這場變局的執棋人就是他們,自然是明白這變局一旦開始,留給朱全忠的路就寥寥無幾。雖然朱全忠和謝瞳的反應速度有些出乎他們所料,但是正如此前李振所言,這是陽謀,不論朱全忠和謝瞳是否看穿,都改變不了這滔滔大勢。這一幕其實在楊希古率軍改變方向轉道去襄邑的時候就已經注定,朱全忠在這場變局當中注定是要站在風口浪尖之上,他每走一步都注定都是險招。而薛洋此時的命令則是在這場風暴之中再增加兩枚砝碼,其矛頭甚至直指戰后中原的布局。不論是王重榮還是李克用,只要他們將手伸進來,就注定會被卷進中原的這場漩渦之中,和朱全忠糾纏在一起。而他們為首的藩鎮一旦進入,那么依附在他們身邊的其他節度使藩鎮也就不需要薛洋去點撥了。

    “去以天下兵馬副都統的名義傳訊時溥,讓他率徐州軍立即沿運河北上,去兗州。”薛洋一笑,這一抹自信的神情讓旁邊的袁襲和李振都不由得一陣頷首。
刮刮乐在线试刮怎么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