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唐末戰圖 > 第一百六十九章 分兵作戰

第一百六十九章 分兵作戰

 熱門推薦: 手機登錄觀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將軍,淮南軍傳來急報,說是尚讓打算連夜撤軍,王將軍讓我軍立即前出,牽制住留守斷后的虎狼軍。”龐師古幾乎是接到王成的命令之后一刻不停的來到葛從周的帥帳。而也幾乎在同一時間,張全義也急匆匆而至,甚至走得太急,連頭盔都還是被親衛拿在手上。

    “讓我們攔截虎狼軍?”張全義搖了搖頭道:“虎狼軍三萬人,我們加起來也就和對方相差不多,如何能攔得住?”張全義搖搖頭道:“王將軍可還有其他命令?”

    “立即讓各部出擊,攔住虎狼軍,至少天亮之前不能讓他們離開單父。”葛從周卻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道:“事態緊急,沒時間解釋了,立即出擊。”

    宣武軍和河陽軍各部陸續出營,趁著稀疏的月色朝著單父縣城猛沖而至。兩部合一之后葛從周分出部分兵力趁勢攻擊縣城,主力部隊直奔大齊軍營而去,廝殺聲伴隨著無數的火把開始肆虐整個單父縣城周邊。

    而此時淮南軍已經越過單父地區,直接朝著金鄉所在的方向直奔而去。早就準備好的林言剛剛率軍出營就被葛從周摟頭擋住了,為了對抗虎狼軍,龐師古親自領隊參加攻擊,葛從周從全軍選拔了近千名弓箭手持火箭參加阻截,一時之間整個大齊軍營面前無數的火光在空中劃過,將整個大營前面全部點燃。宣武軍這些時日雖然對于淮南軍的裝備直流口水,甚至葛從周都不惜臉面去王成軍中去求取,得到的二十架老式弩機也在一瞬間投入戰場。一心想要攔住淮南軍的林言猝不及防之下被直接打蒙了,無數的弩箭不斷呼嘯著在黑暗之中穿梭,這種東西雖然淮南軍已經淘汰,但是就其威力而言,卻沒人敢小覷,呼嘯的弩箭不斷帶走一條條虎狼軍的性命,竟然在一瞬間直接以箭矢和弩箭擋住了對方前進的腳步,樂的龐師古哈哈大笑,趁著這難得的機會率隊殺出,直接撲了上去。

    “將軍,虎狼軍沒有跟上來,看樣子宣武軍已經盡力了,不過他們真刀真槍的打只怕未必能夠擋得住林言。”盧靜跟在王成身邊,他的第二十四都作為中軍,前軍全都交給了王虎和胡默成率領,劉啟山更是干脆在后面帶著輜重部隊,已經和急行軍的正軍脫離了一大截。

    “讓王虎和胡默成率隊分出左右,逮到尚讓軍之后就撲上去,能吃下多少就吃多少。”王成若有所思道:“各軍要和十三司沿途的暗線聯絡好,別掉進尚讓的陷阱之中。”

    “將軍放心吧,我們的速度比起尚讓要快不少,一個時辰之內足夠追上他們。”盧靜拱手一諾之后立即催動戰馬朝前而去。

    王成所料不錯,尚讓的確在后面安排了伏兵,只不過在吳明親自調動手下沿途跟蹤的情況下,這些伏擊地點直接被王虎和胡默成繞了過去,這讓負責阻擊的蓋洪有些傻眼,急忙收兵要去追擊的時候又被盧靜一頭撞了上去,雙方頓時開始先前鋒部隊一步開始廝殺。

    “將軍,黑暗之中也不清楚大齊軍到底有多少人,是不是傳令盧將軍就地將他們先殺散了?”王成的親衛剛說完就被打斷了,“讓盧靜先攻擊對方的中軍,然后就地掩殺,打掉一部算一部。”

    王成的策略很簡單,就是利用這長達兩百多里的路程不斷消耗尚讓的兵力,但是對其核心精銳卻暫時不動。在這樣的想法促使之下,大齊軍在隨后很快被王虎和胡默成分別咬住,整個追擊戰場分成三個部分,各自獨立卻相互應援。

    “左相,后方追兵已經被我留守各軍攔住了。”黃揆一整夜的時間幾乎都在分派人手不斷分兵設置攔截,所以在天蒙蒙亮的時候累的直喘粗氣,神色疲憊之極。

    “后面是沒人了,但是前面卻未必沒有。”尚讓搖了搖頭道:“淮南軍雖然只是數萬之眾,但是他們的各部人馬之間的聯絡卻超過任何一支藩鎮大軍,所以你不要高興的太早了。”

    尚讓臉色冷峻,時不時的還會回頭張望,一夜之間自己已經離開單父近百里,所有的兵士都已經疲憊到了極點,此時若是被人沖擊,只怕整個大軍會立時崩潰,所以他幾乎是咬著牙抽調精銳各部進行防御,讓主力兵馬能夠有機會休息一會。

    “將軍,十三司來報,葛從周已經撤軍,虎狼軍開始從單父城外往金鄉而來。”劉啟山在后面好不容跑到了王成身邊,急急匯報道。

    “你布置的如何了?”王成根本就沒理會,反倒是看著對方問道。

    “將軍放心,只要虎狼軍一來,保證燒死一片。”劉啟山嘿嘿一笑道:“至少一兩個時辰之內,林言那老小子寸步難行。”

    “一兩個時辰?”王成看著眼前逐漸清晰的戰場,點了點頭道:“盧靜差不多應該可以結束了,你馬上去準備。”

    王成這邊打發走劉啟山的同時,盧靜率領自己的本部精銳已經開始朝著蓋洪的中軍突進。第二十四都和王虎所部不一樣,幾乎和盧靜本人的性子一樣,穩迅兼備,打起仗來一絲不茍,猶如流水一般綿密,讓對手在不知不覺當中就被其殺散。而此前黑暗之中蓋洪根本就沒有辦法有效指揮各部反擊,好不容易熬到了天亮,卻發現對方的精銳距離自己本人只有不到百丈的距離,頓時嚇得亡魂皆冒,急急忙忙讓周圍各部上前拱衛中軍。

    不過他這一動卻讓原本就被打得沒有多少還手力道的大齊軍徹底陷入混亂之中,各部之間號令不一,很多士兵開始不知道該遵守哪個號令了,被逮到空子的第二十四都撲上來咬住,然后迅速被擊散。

    “弓箭手攢射,給我拿下蓋洪。”盧靜右手一揮親自帶隊沖鋒,身后弓箭手一輪接著一輪箭雨之后,蓋洪身邊的親衛迅速被切下去一大塊,整個中軍的陣型迅速凹了下去,被隨即而來的盧靜突入進去,雙方開始近身廝殺。

    王成所部本就是壽州兵改編而來,普遍是單兵作戰能力極強,很多士兵本身就有兩下子,這一近身肉搏之后迅速將差距拉開。盧靜在身邊親衛的護衛之下,直奔蓋洪而來,將沿途十幾名對方的親衛接連挑落馬下,然后直接舉起手中長槍朝著對方投擲過去。

    危急之中的蓋洪只覺得眼前一道光亮閃過,急切里值得俯身馬背,躲過了這致命的一擊,但是自己身后的掌旗兵卻直愣愣倒地。

    “蓋洪已死,大齊軍各部立即投誠,違令者殺無赦。”盧靜拔出長刀縱聲高呼,身邊的親衛幾乎是一邊沖鋒一邊呼應,很快就在原地匯聚成一股巨大的音浪沖擊,在這紛亂廝殺的戰場上,被打得精疲力盡的大齊軍被這最后一擊徹底打掉了士氣,無數的士兵在隨后紛紛舉手投降,扔下了手中的兵器。

    而僥幸躲過那致命一擊的蓋洪尚且來不及慶幸就被盧靜一個縱馬直奔眼前,馬背上的盧靜直接一手探過將其提了起來,隨即扔在地上怒喝道:“綁起來。”

    盧靜這邊很快結束戰斗,足足兩千多人的俘虜和蓋洪本人讓王成點了點頭,命令各部一邊休息一邊等到后軍劉啟山那邊的動作,而也幾乎就在差不多的時候,王虎和胡默成在前軍也陸續開始落下帷幕。他們二人沒有和盧靜一下,但是卻將兩股大齊軍近兩萬人的軍隊徹底擊潰,激戰之中的王虎差點沒控制住自己的殺性,屠刀舉起,很多已經投誠的大齊軍士兵也遭到了毒手,若不是副將死命拉住,只怕他是唯一一個沒有帶著俘虜回來的人。

    “將軍,你看那邊的濃煙。”王虎這邊的動作暫時還沒有傳到王成的耳朵里,但是劉啟山那邊的滾滾濃煙卻讓他和盧靜相視而笑,看起來虎狼軍的動作比起預想的要慢了不少。

    “看起來宣武軍倒也沒有急著收復單父。”王成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道:“劉啟山那邊頂多還能再阻攔一個時辰,你讓各部收拾一下,然后準備廝殺,通知王虎和胡默成,趕過來增援,絕對不能這么容易就放林言過去。”

    “將軍放心,打不死他,但是至少讓他脫層皮再走。”盧靜抱拳領命而去,第二十四都各部連戰場都沒來得及打掃,只是匆匆將己方傷員帶到一邊,然后原地布陣,同時傳令兵縱馬疾馳,朝著前方快速而去。

    只不過劉啟山此時卻有些皺眉,自己不知的這場大火雖然如愿燒了起來,讓剛剛突破宣武軍阻截的虎狼軍一頭扎了進來,但是對方卻很顯然殺紅了眼,雖然前軍無數士兵被燒成了火人,原地哀嚎打滾,但是后軍卻以一種一往無前的氣勢繼續猛沖,短時間內就將自己布置在外圍的引火之物全都沖散了。

    “火油彈再繼續扔。”劉啟山看了看天色,急的忍不住直跺腳,讓身邊倉促組織起來的五架投石車一刻不停的朝著戰場前方投擲火油彈,加大火勢。他選的這片戰場非常刁鉆,周圍都是坎坷難行的陡坡,只有眼前是一片倒斗形的洼地,事先布置好的無數柴草被點燃之后濃煙滾滾,加上沖天的大火,短時間內要想沖過來除非真的靠人填。但是虎狼軍這種不顧性命的打法還是讓他面臨著巨大的壓力。而且林言抵達現場之后干脆讓士兵就地使用長槍一點一點撥開燃燒的柴草,然后逐步推進。辦法雖笨,但是卻猶如釜底抽薪一般將自己辛辛苦苦布置起來的火陣一點點摧毀。

    “將軍,虎狼軍輪番上陣,以盾牌開道,已經推進到中間位置了,再下去我們恐怕堅持不住了。”劉啟山身邊眼看著自己攜帶來的火油彈快要耗盡,身邊的副將焦急道:“是不是去尋問大將軍要不要撤兵?”

    “那你趕緊快去吧!”劉啟山直接一拍對方的腦袋,后者急匆匆而去,不過還沒到一盞茶時分就再次返回道:“大將軍軍令已到,讓我等立刻撤離,前方三都已經打完了。”

    “打完了,這么快?”劉啟山剛要跳腳,火陣之中忽然迸發出一陣箭雨,鋪天蓋地而來,直接讓他剛剛舉起的胳膊被洞穿,身邊無數猝不及防的士兵更是被射倒一片,頓時氣的哇哇大叫道:“全軍撤離,帶不走的都給我燒了,不能留給大齊軍。”

    劉啟山身邊的士兵連滾帶爬的脫離了這片區域,只匆匆將弩炮和弩機等機密武器帶走,剩下的投石車這等大件直接丟棄在原地混合著最后僅剩下的幾顆火油彈直接點燃。

    劉啟山連滾帶爬的來到王成身邊的時候,林言也艱難的突破火陣,虎狼軍上下除了燒死的之外幾乎所有人都被熏得面色焦黑,狼狽不堪。而擔憂尚讓的他根本來不及讓士兵休息,急匆匆率軍突進,一頭撞到了已經重新整編集結的王成大陣面前。

    這一會淮南軍沒有選擇伏擊,而是堂而皇之的在原地列陣,兩軍都是廝殺一夜,士兵疲憊不堪,但是淮南軍這邊卻連戰連勝,所以所有人盡管臉色帶著倦意,但是精神卻很好,反觀虎狼軍雖然是百戰精銳,但是這一夜先是被宣武軍阻截,后來有遭遇大火,幾乎從一開始就被打暈頭轉向,所以林言對于眼前的沖陣沒有絲毫的興趣,甚至在見到對方的大陣之后破天荒的準備繞道而走。

    “黃存,你率軍在前,聚攏精銳沖過,他們人不多。”林言看了看對方的布置之后,搖了搖頭,收起了不太實際的想法,讓前軍黃存立即發起沖鋒,趁著將士們最后的精氣神尚未松懈,一舉突破對方的阻截。

    虎狼軍對于命令的執行程度比起大齊軍其他各部要堅決不知多少,盡管所有人都疲憊不堪,但是命令一下還是跟著黃存立即發起沖擊,其攻擊速度甚至出乎了淮南軍的預料。

    “果然是刀山血海之中趟過來的無敵精銳。”王成嘆了口氣之后當即下達了命令,前軍王虎和胡默成一左一右聯手對敵,盧靜在身后負責正面,一個偃月陣隨即成形,將摟頭打過來的黃存一下子困在了其中。
刮刮乐在线试刮怎么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