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唐末戰圖 > 第一百七十六章 爭鋒相對

第一百七十六章 爭鋒相對

 熱門推薦: 手機登錄觀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左相,乾封城危在旦夕,平盧軍和李克用聯手攻城,黃將軍讓我等緊急求援。”乾封城的信使很快來到徂徠山,將黃揆的求援信件遞給了尚讓。

    “左相,乾封城是我北方屏障,切切不能失守,必須馬上增援乾封。”林言當即坐不住了,起身道“莫不如讓末將率領虎狼軍主力趁夜北上,一夜之間就可以抵達城下,和黃揆合力,先守住城池再說。”

    “不行,他們聯手,還有騎兵在側,黃揆的求援信使如何能夠突的出來?”尚讓瞪了一眼林言之后繼續道“這明擺著是圍城打援的圈套,你只怕一上去就直接被沙陀騎兵給沖得七零八落,到時候虎狼軍一倒,那才是真的北部屏障盡失了。”

    “那左相的意思是?”大齊軍大部分將領都是起身草莽,所以對于兵法甚少有研究,不過十幾年的沙場征戰,林言很快明白是怎么回事,當即問道“左相可有破敵之策?”

    “傳令霍存,率軍星夜北上,讓他三日內趕到乾封城附近,隱蔽待命,你立即匯合虎狼軍和徂徠山所有精銳,對外做出立即馳援乾封的架勢,暗中讓新兵偽裝成主力,沿著北上大路緩步慢行。”尚讓微一沉吟之后道“著令韓建、龐從對外打出我軍主力的旗號,迷惑李克用。”

    “他不是想圍城打援嗎?那我就給他來一個里應外合中心開花。”尚讓嘴角泛起一絲冷笑,讓林言立即去準備布置,同時將之前扣留在手中的秦宗權的人馬全都調了出來,安排在自己身邊,親自領軍馳援乾封。同時命令提前一步趕回來的林遠圖立即接管徂徠山大營,防守中樞。

    尚讓的這種大舉出擊的動作根本就不需要傳遞消息,就直接被李克用的斥候探知,消息幾乎是尚讓剛出徂徠山主陣地沒多久,就被送到了李克用手中。

    “這個老小子終于動了。”李克用將消息遞給旁邊的王敬武之后笑道“德威,盧將軍,今日繼續攻城,而且攻城要猛,但是不能突進去,黃揆要是想派人出城求援不要攔截。我們兩家只圍攻西城被北城,放空南城,讓他的信使自由進出。”

    “大汗,不,主公,放空可不行,萬一黃揆忽然突圍怎么辦?”夏魯奇對于李克用的安排有些不解,起身道“還是讓末將率騎兵暗中埋伏吧?只要他一出城我就殺上去。”

    “老夏,別亂說。黃揆若是敢突圍,我們拿下乾封直接突進沂州,逮住黃巢,比什么都強。”周德威瞪了一眼這家伙,轉而拱手道“主公,王帥,這個尚讓只怕不會輕易上當吧?”

    “嗯,周將軍所言甚是。”王敬武和盧弘對視一眼之后點了點頭道“尚讓可是大齊軍的頂梁柱,我聽聞他素來狡詐多智,如何肯這么輕易上當。”

    “這不是上當不上當的事。”此時李克用的獨目散發著灼人的光澤,將手中的酒杯放下笑道“你我二人和其他藩鎮不一樣,和大齊軍都是生死大仇,尚讓肯定也知道這一點,如果他放任乾封城不管,如德威所言,我們拿下城池之后直奔沂州,直接宰了黃巢,那豈不是比和大齊軍打一場還要痛快?某家這是陽謀,尚讓就算知道我們是在等著他,他也是不得不來。所以接下來就看德威和盧將軍了,和他斗斗心眼,德威,你行不行?”

    李克用這種近乎于直白的問話讓周德威有些尷尬,但是隨即點頭接過了軍令,而旁邊盧弘也和王敬武對視一眼之后,點了點頭,隨即和周德威一起出帳安排兵馬。

    乾封城內,黃揆自然不知道,在戰場之外不僅僅尚讓有盤算,對方聯軍的兩位最高統帥此時的心思也不在乾封城上。他此時此刻所想的就是如何能夠堅持的時間更長一點,給尚讓多一點準備時間。在沙陀騎兵虎視眈眈在旁窺視的情況之下,黃揆也沒指望尚讓匆匆率軍前來增援。他所想的是自己拖住聯軍的步兵主力,好給尚讓騰出一點時間想辦法打敗沙陀騎兵。自從尚讓在成武城外設計一舉擊潰沙陀騎兵之后,所有人對付騎兵的時候都不由自主的想到了尚讓,都在希望奇跡繼續發生。

    而此時剛剛從曲阜城下殺出來的霍存所部尚未來得及趕到徂徠山就被尚讓的傳令信使攔住,而這份緊急命令也讓這支北歸兵團開始躁動不安。

    “李克用和王敬武合力圍攻乾封了。”霍存深吸一口氣之后第一時間道“王妃,由你率軍為前部,我軍立即改成晝伏夜行,三日內趕到乾封城西南潛伏,等待命令殺出。左相這一次又是在賭了。”

    “賭什么?”李讜見到霍存將除了狼虎軍之外所有的兵馬全部歸攏到自己身邊變成中軍,而符道昭的騎兵甚至直接扔給了楊若蘭,忍不住好奇道。

    “自然是在賭我大齊的命運。”霍存深吸一口氣之后道“各部沿途不得走漏風聲,隱蔽接近乾封,不得有誤。”霍存沒有過多的解釋,而是選擇了直接下達命令。對于他來說,這種兇險萬分的事情勝了自然是萬事大吉,但是如果敗了,大齊軍最后的家當也會隨之斷送殆盡,所以他此時此刻的臉色變得異常凝重,這一幕甚至身邊所有人都看出來了。

    “啟稟主公,北方急報。”大齊軍和李克用等圍繞著乾封城各懷心思,準備放開手腳賭一把的時候,曲阜城下,十三司也將情報緊急送到了薛洋手中。只不過時間緊急,十三司并未察覺出雙方的意圖,只是將他們各自的部署和行動一五一十的描述了一遍。

    “朱瑄和朱瑾還是不肯出城是嗎?”薛洋看了一眼,臉上露出了笑意,再將情報遞給袁襲之后反而看著向杰饒有興趣的問起了朱瑄兄弟的事情。雖然他的命令送到了城內,朱瑾也送出了部分糧草酒肉,但是兩人卻始終不肯出城見面。所以見到薛洋發問,向杰也是無奈的搖了搖頭。

    “也罷,他們不出來隨他。”薛洋搖了搖頭道“立即讓王成率軍北上,和霍存保持一定距離,第四衛隨后跟上,這一戰我們自己來吧。”

    “呵呵,這個尚讓還真是個賭徒。”在袁襲和李振的眼中,這種計謀根本就瞞不住,所以在薛洋傳令各部立即啟程時候起身笑道“主公,這一戰若是我等不插手,說不得他們還真會打個兩敗俱傷呢。”

    “主公,還有件事。”向杰在旁邊見到薛洋下令全軍啟程,當即道“時溥已經率軍從泗水附近動向進入沂州了。”

    “呵呵,主公,有人居然也想到了這一步啊。”袁襲啞然失笑之余,薛洋卻頗為感慨的看了一眼南方徐州的方向。
刮刮乐在线试刮怎么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