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唐末戰圖 > 第一百八十六章 討要戰俘(下)

第一百八十六章 討要戰俘(下)

 熱門推薦: 手機登錄觀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李相公,此事恕我不能答應。”薛洋搖了搖頭道:“我知曉你的難處,然則這些人向我淮南軍投誠之時,我已經承諾過,要保他們性命,此事如果反悔,豈不是讓本官的聲譽盡失?”

    “他們本就是亂臣賊子,薛相公你和他們講什么承諾信義?”李克用霍然起身道:“只要薛相公肯放人,我河東愿和薛相公永結盟好,將來薛相公若有需要可以隨時和我河東招呼,某家愿傾力相助。”

    “此事不必再說了,李相公的心意我清楚,然則本官為人處世,乃至于淮南軍立軍開始均以誠待人,李唐賓等隨跟隨黃巢禍亂江山,然則畢竟已經投誠,理應效仿宣武軍節度使朱全忠,為唐皇圣旨所庇佑,豈能交給李相公隨意處置?”薛洋搖頭道:“李相公若是別的事,但凡開口,我薛洋斷無不允之理,只有這一樣,恕難從命。”

    “薛相公難道真的就愿意為了這些戰俘和我河東作對,和我李克用作對嗎?”薛洋根本沒有回旋余地的話讓李克用的性子再也安耐不住,當即怒道:“薛相公可要想好了,淮南軍雖然戰力強勁,然則我河東子弟盡皆是草原英雄,如果他們知道自己的仇人被人收攏護佑,眾怒之下,只怕貴軍擋不住草原鐵蹄橫掃。”

    “李相公這是在威脅我?”李克用一句話之后,陸明和向杰當即起身,怒目而視,薛洋一句話剛說完,陸明緊跟著道:“李相公莫非還要和我淮南軍打一場不成?也好,主公,就請下令,末將愿出戰,正好領教一下草原英雄的風采。”

    “李相公還請回吧,今日看在你鏖戰疆場,為了勤王大業不辭辛勞的份上,我不和你計較,你走吧。”薛洋擺了擺手,擋住了陸明和向杰之后看著李克用搖頭道:“本官再次說明一點,奉唐皇陛下圣旨,大齊軍若有投誠歸順者,善待之。李相公不要違背了唐皇的令喻,到時候大殿之上無法向陛下交代。”

    “如何交代,某家自有決斷,薛相公好自為之。”李克用怒氣沖沖,恨恨的看了一眼薛洋之后才匆匆而去。

    “立刻派兵前去接應王成回歸,各部夜間不要松懈。”薛洋搖頭道:“這個李克用的心思和常人不一樣,保不齊他會不顧一切。”

    陸明和向杰聯袂而去,立即按照薛洋的命令進行部署,而此時大帳后面一道人影也匆匆消失。

    李克用返回之后怒火難消,在李存孝進來將打散的沙陀騎兵找回來之后,當場就要出兵攻擊淮南軍。

    “父汗不可,如今我軍損失慘重,兩萬騎兵只剩下不到一萬,步軍更是損失殆盡,德威也下落不明,生死不知,如果再和淮南軍生出嫌隙,只怕處境艱難,更是難以為繼,還請父汗暫忍怒火,容后圖之。”李存孝記得跪了下來,開口哀求道:“父汗放心,待到我軍戰力恢復,孩兒逼親率大軍南下,找淮南軍討回一個公道,讓父汗今日之恥十倍還給淮南軍。”

    見到李克用的怒火似乎歇了下去,李存孝起身道:“父汗,為今之計,我們要不要回轉河東?”

    “尚讓尚未剿滅,黃巢也未曾梟首,如何回河東?”李克用瞪了對方一眼之后,語氣也緩了下來道:“此時回去不是功虧一簣嗎?只有徹底消滅了黃巢亂軍,你我父子在河東才能站得住腳,我沙陀族才能威懾住周邊的其他部族,否則的話兵力大損之下只怕剛剛被壓服的黨項人又要作亂了。”

    李克用原本想借用此戰之威震懾住周邊的大小部族,但是沒想到這一仗卻是慘勝,本部精銳損失大半,還折了兩員大將,就這么回去,只怕自己的位置都不穩,所以只得咬著牙在戰場之上堅持,同時吩咐李存孝盡力找尋被打散的沙陀騎兵和周德威的下落。

    而此時,在王成帶著霍存回歸軍營之后,淮南軍手中已經有了數萬大齊軍戰俘,更是將大齊軍的戰將一網打盡,就連張言也在隨后打掃戰場的時候被找到,抬回了軍營。

    “主公,我軍占據乾封之后,下一步打算如何?是往東還是往北?”和李克用這邊愁云慘淡不同,此時的淮南軍營內可謂是喜氣洋洋,就連那些傷兵碰到有人來巡營看望都會吹噓幾句自己在戰場上的表現和受傷掛彩時的勇武。所以李振在大軍修整幾日之后,向薛洋問道。

    “興緒的意思是打算往東是嗎?”薛洋剛剛從傷兵營出來,淮南軍此次介入戰場的時機選的很好,所以受損不大,而且及時救治之后很多士兵都安然無虞,只有大齊軍的戰俘營那邊情況不太好,以至于現在李唐賓和霍存等人都在盡力安撫各部,同時配合軍醫竭盡全力救治傷兵。

    “確實,黃巢在新泰,而尚讓則北竄,若是我軍殺奔新泰而去,尚讓必會回師救援,到時候就滿足一下李克用,讓他北上對付尚讓便是。”李振笑道:“尚讓新敗之后,手中兵馬不會太多,李克用手中還有一萬騎兵,足夠他用來對付尚讓了。”

    “我只怕黃巢得知乾封大戰的戰果之后會主動從新泰撤退,和尚讓匯合。”袁襲在此時也開口道:“如果是這樣的話,那么對付黃巢只怕還要再打一仗。”

    “而且李克用也不會這么輕易聽從主公的命令的,說不得他會主動朝新泰撲過去。”袁襲見到薛洋點頭,繼續道:“他要這些戰俘和戰功其實作用都只有一點,壓服內部,威懾外敵。”

    “那就等他行動之后,我們再北上。”薛洋微一沉吟之后道:“讓十三司著力探尋武寧軍的動向,乾封這邊這么大的陣仗,時溥應該會找到機會,到時候黃巢在新泰待不住就只有北上一途,我們跟上就是。”

    “主公,那個,楊若蘭說要見你。”幾人尚未說完,向杰忽然跑了進來,面色古怪道:“末將阻攔不住,所以——”他的話音未落,就見到楊若蘭一身素縞,直接闖了進來。

    “主公,我和興緒去看下傷兵,向杰趕緊去傳令,不得有誤。”袁襲一笑,和李振直接出門,還將向杰給拉了出去。
刮刮乐在线试刮怎么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