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唐末戰圖 > 第一百八十七章 楊若蘭的抉擇

第一百八十七章 楊若蘭的抉擇

 熱門推薦: 手機登錄觀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王妃殿下,少見了。”薛洋瞪了一眼搞怪的袁襲之后,起身招呼楊若蘭道:“軍營之中簡陋,怠慢王妃了。”

    “我已經不是王妃了,是你的俘虜。說吧,你想要什么。”楊若蘭見到薛洋的笑臉之后忽然涌起了一股莫名其妙的尷尬,尤其是剛剛袁襲臨走前的神情,更是讓自己渾身不自在。

    “要什么?”薛洋一時沒明白對方到底是什么意思,所以隨口道:“你別動就好。”

    “你!”楊若蘭杏眼一橫,卻出奇的站在原地沒動,反倒是閉上眼睛道:“只要你答應我的條件,我,我就,我就任你處置。”

    “什么條件?”薛洋起身給她倒了杯茶,放在一邊,有些好奇的看著對方這奇怪的舉動,問道。

    “善待我大齊軍將士,不要將他們交給李克用和唐皇,給他們一個善果。”楊若蘭睜開雙眼,似乎要努力壓下心頭的情緒,臉色漲的羞紅,看著薛洋道:“你想怎么對我,我都,我都隨你。”

    “除了黃巢一家和尚讓,其他人從將軍到士兵,只要向我淮南軍投誠的,我必會保他們性命無虞。”薛洋點了點頭,沒有將她后面的話聽到耳中,反倒是坐在一邊笑道:“王妃殿下請放心,我淮南軍不是弒殺無度之人,淮南道境內,好歹我說了算,但請放心便是。”

    “君子一言,請將軍記住自己說的話。”楊若蘭走到他身邊,似乎是下定了決心,端起薛洋給他倒的茶水一飲而盡,隨后道:“你想什么時候,都可以。”

    “你生病了?”薛洋還是沒明白過來,反倒是伸手在對方光潔的額頭上試了試,隨即自言自語道:“這也沒發燒啊,怎么說的話都莫名其妙?算了,這些事情我會安排好的,霍存他們暫時只要看住戰俘營,別讓大齊軍嘩變,自然不會有事,北地戰事正月里應該就會結束,到時候讓他們隨我回淮南便是。”

    “你,你不打算對我——”楊若蘭一臉羞紅,再見到薛洋那雙清澈的雙眼之后忽然覺得自己是不是多想了,只不過涉及到數萬大齊軍將士的性命,所以她見到薛洋不接話茬,所以忍不住直接開口道:“你只要遵守諾言,我自然會如你所愿,終身侍奉左右,為奴為婢,隨你心意。”

    “為奴為婢?”薛洋原本在喝茶,此時一口茶水直接噴了出來,差點濺的對方一身,好不容易緩過神來,苦笑道:“你該不會把我也當成了好色如命的登徒子了吧?就算我沒有坐懷不亂的本事,但是也不至于像你想的那樣,拿著霍存他們的性命來要挾你。”

    “那你——”這回真的輪到楊若蘭不解了,睜大了雙眼似乎想要重新認識這位手握重兵,一言一行皆可定人生死,如今大唐最年輕的藩鎮諸侯。不過這一瞬間之后猛然間紅霞爬滿了雙靨,羞紅不止。

    這一幕女兒家的羞澀和迤邐倒是讓薛洋心頭一動,暗自嘆息一聲,這位嫁給黃巢那個傻兒子的女人也算是命苦。所以一瞬間溫言道:“你要想跟在我身邊,也由的你。淮南地界,我自可護你周全,你要是想去別的地方走走看看,我派人保護你便是。”

    “真的?我可以走?”楊若蘭被對方這溫言細語般的聲音徹底的震了一下,仿佛一瞬間心頭的那根弦被對方給撥了一下,久久不能平靜。心頭俱震的她看著薛洋,眸光如水,久久不散。

    “現在還不行,等班師之后,你只要別在想著為黃巢他們復仇,安安穩穩的,自然是想去哪就可以去哪。”薛洋一笑隨即道:“正好,我也想讓你看看,我治下的淮南道,和你想象的有多大差別。”

    “哼,天下烏鴉一般黑,你們這些藩鎮諸侯擁兵自重,壓榨百姓,還能有什么區別?”楊若蘭哼了哼之后似乎有些不服氣道。

    “是不是的,你自己到時候自己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多說無益。”薛洋搖了搖頭,也不理會對方的反應,起身道:“大軍克日就要開拔,你們是隨后勤大隊先行返回揚州還是等到大軍班師之后和我一起回去?”

    “我是你的俘虜,哪里還能決定這些,自然是你說什么就是什么。”楊若蘭哼了一聲之后轉身而去,但是走到門口的時候卻回頭看了一眼薛洋,那修長的身形和那宛若鄰家男孩一般的笑容讓她一瞬間心亂如麻,不知道該如何自處。

    她嫁給黃霸已經兩年有余,但是卻依舊是完璧之身,整日里黃霸除了練武就是征戰,大齊軍也隨著黃巢到處流動作戰,根本就無人和她說這些兒女情事。當初嫁給黃霸也是奉父親的命令而為,根本就沒有選擇的余地。此時卻忽然從薛洋身上看到了一絲不一樣的東西,讓她恍恍惚惚的直到回到淮南軍給她單獨安置的寢帳才被身邊的侍女嚇了一跳。

    “王妃,那個薛洋有沒有對你做什么?”杏兒是楊家陪嫁跟著楊若蘭的侍女,此時見到楊若蘭失魂落魄的走了進來頓時嚇了一跳,急忙上前扶住她問道:“是不是那個登徒子輕薄您了?就說這天下間哪有什么好男人?”

    “人家根本沒有那個意思。”楊若蘭苦笑一聲之后坐在一邊沉吟良久之后才道:“你之前聽到的話都是真的,他不僅僅拒絕了李克用,而且還想我保證,不會傷害任何人的性命。只不過——”

    “只不過什么?”杏兒聽到后面的這句話頓時問道。

    “他好像也沒那個意思。”楊若蘭此時臉色的表情變幻不定,不知道是喜還是悲,只是幽幽道:“杏兒,我有長得那么難看嗎?為何他看我之時,和看別人沒差多少呢?”

    “王妃長得可好看了,天生麗質,傾國傾城啊!”杏兒看著楊若蘭奇怪的問道:“他沒有對王妃做什么手腳不是好事嗎?”

    “我已經不是王妃了,以后不許叫我王妃。”楊若蘭沒來由的瞪了一眼對方,哼聲道。

    “哦。”楊若蘭的反應讓杏兒有些不解,不過還沒等她發問,忽然聽到外面號角聲開始急促響起,頓時讓兩人臉色一變。
刮刮乐在线试刮怎么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