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唐末戰圖 > 第一百九十七章 朱全忠的謀算(上)

第一百九十七章 朱全忠的謀算(上)

 熱門推薦: 手機登錄觀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主公,這兩份聯名上表只怕田令孜真的會把主公當成第二個黃巢了。”乾封城里,伴隨著四家諸侯散開,這場祝捷大會算是結束了。幾家諸侯約定三月底進京,隨后各自帶兵散去。因為淮南軍從南到北距離最遠,所以也是最晚啟程的,直到中和四年二月初才開始正式啟程南下。

    對于袁襲的話薛洋不置可否,帶著大隊的俘虜也開始踏上了返回揚州的征程。不過在隨后不久,十三司就接到了已經拿下宋州和汴州全境的朱全忠的傳訊,邀請淮南軍過境宋州。

    “這個朱全忠什么時候這么好心了?”袁襲和李振對視一眼之后,不約而同的皺起了眉頭,隨即李振搖頭道:“依臣之見,我軍還是不要去宋州了,這一行大隊的俘虜和百姓扶老攜幼相隨,若是出現差池,只怕難以預料。不如沿著運河南下,直接過境徐州。”

    “過去看看吧,時溥這次吃了這么大的虧,肯定會把賬都算到主公頭上,相比而言,我覺得還是宋州較為安全一點。”袁襲微一沉吟之后繼續道:“主公以為如何?”

    “十三司安排人手去接張文蔚了嗎?虞城可以交給朱全忠,但是張文蔚必須帶走,我淮南速來缺少文臣,好不容易碰到一個可能便宜了朱全忠。”薛洋點了點頭道:“讓十三司通令后勤部和第三衛做好接應。”

    傳達完命令之后淮南軍各部相繼啟程出發南下,除去正軍和后勤廂兵之外,數萬俘虜和百姓浩浩蕩蕩跟隨,這十幾萬人從兗州南下將龜縮在曲阜等地的朱瑾嚇了個半死,還以為淮南軍南下要來討伐他的,整個泰寧軍全軍都被勒令謹守城池,不敢對淮南軍有任何挑釁的舉動。甚至是十三司派遣去曲阜的使者朱瑾都不敢接見,直接用一堆糧草就給將其打發了。

    “主公,我怎么覺得這一路上穿州過縣的,直接嚇唬嚇唬這些州郡刺史也就夠這些百姓所需了。”李振見到沈勇帶著一堆糧草出曲阜來回報之后頓時樂得哈哈大笑。

    有了這個插曲之后,向杰和負責前軍的陳瑜嘀咕半晌之后還真的利用這十幾萬人過境給沿途州郡帶來的壓力連哄帶騙搜羅出不少的糧食,而且還讓騎兵都沿途炫耀武力,所到之處硬生生的嚇得所有的州郡大員老老實實不敢有所異動。

    從兗州最北端的乾封直達最南端的金鄉,淮南軍走了近二十天,在中和四年二月底才抵達宋州境內,而此時陳燁也和張大秋帶著內河船隊和輜重船隊穿過徐州,準備和大軍在宋州境內匯合。

    “啟稟主公,宣武軍已經迎到了單父縣界,說是朱全忠在宋城迎候主公大駕。”向杰這幾日帶著吳明和沈勇幾乎都待在陳瑜那里,此時縱馬來到中軍興沖沖道:“領頭的是葛從周和張歸厚。”

    “哦,看起來人家是早有準備。”李振若有所思和袁襲對視一眼之后道:“讓前軍陳瑜率部和張歸厚匯合,命令第四衛主力帶著俘虜和百姓隨后,騎兵都拱衛中軍。”

    “主公,臣去王成那里安排一二。”李振說完之后朝著薛洋拱手之后隨即撥馬離開中軍,而袁襲則是跟著薛洋身邊耳語了幾句之后,兩人開始帶著中軍和騎兵都匯合,朝著前軍而去。

    “葛將軍,久別無恙啊!”李振那邊在緊急安排之余,陳瑜則和葛從周已經打馬碰面,相互寒暄之后,葛從周抱拳道:“陳將軍請了,我家主公已經在宋州擺下宴席,請薛相公和淮南軍諸位兄弟前去歇腳,也聊表貴我兩軍親近之意。”

    “朱相公客氣了。”陳瑜見到從后方趕過來的向杰朝自己點頭,頓時率軍和葛從周匯合,幾人并肩而行,葛從周朝著張歸厚微微點頭,后者立即上前一步道:“陳將軍,聽聞貴軍此次在乾封大戰時俘獲了不少大齊軍的將領,不知末將可否前去一見?昔日不少同僚舊部,這分道揚鑣之后還甚是想念。”

    “張將軍稍待,大齊軍的所有戰俘都在后軍,人數眾多,而且還有數萬百姓,短時間內難以相見,不過有一人我想兩位將軍還是還應該見見的。”陳瑜不知道對方何意,正在沉吟,卻聽到后面傳來了一個爽朗的笑聲,緊接著一隊騎兵風馳電掣一般趕到,領頭的赫然是薛洋和袁襲,只不過在薛洋身后,卻有一女子的身影出現在眾人眼前,正是楊若蘭。

    “秦王妃,這——”葛從周臉色一僵,隨后急忙下馬恭恭敬敬的朝著楊茹蘭行禮道:“末將葛從周、張歸厚參見秦王妃。”

    “兩位將軍起來吧,我已經不是秦王妃了。”楊若蘭看了一眼旁邊似乎是饒有興趣的薛洋,搖了搖頭道。

    “好了,葛將軍,率軍在前引路吧,大軍直入宋城,莫要讓朱相公等急了。”薛洋似乎見到了葛從周臉色有些尷尬,擺擺手示意對方在前面引路。

    “朱溫這等叛逆之人,為何要讓我出來?還有這個葛從周和張歸厚,也是蛇鼠一窩。”楊若蘭似乎有些不滿薛洋忽然將她拉出來,有些氣鼓鼓的看著對方道。

    “因為朱全忠在打霍存他們的主意。”薛洋搖了搖頭道:“只有你的身份能夠震懾住他們,逼迫朱全忠知難而退。”頓了一下,似乎有些不忍,隨后又道:“你若是不愛見,便不要見了,大不了跟他們說,霍存他們已經啟程南下了,有本事就追到淮南去。”

    “還是算了,都已經出來了,見見也好,我也想看看這個朱溫現如今神氣到什么地步。”楊若蘭一襲白衣,看起來倒有些清秀脫俗的氣質,只不過此時俏臉鐵青,似乎對于朱溫此前投唐的事情還在耿耿于懷。

    不過朱全忠投唐這件事,按照薛洋的理解其實也不能全怪對方,畢竟當初朱全忠在外征戰,需要援兵之時,尚讓和孟楷等人聯手讓其求援信件一一擋在門外,幾乎是逼得朱全忠不得不叛逃。只是站在楊若蘭的角度,朱全忠這件事是無論如何都沒辦法原諒了。所以薛洋和袁襲也是相視而笑,搖了搖頭,不再繼續這個話題。袁襲更是直接離開了中軍,將空間留給了兩人。

    “那個你去忙軍務吧,宋城到了你再喚我。”袁襲一走,楊若蘭身邊就只有薛洋并馬而行,她微微有些臉紅,不太敢和薛洋單獨相處。
刮刮乐在线试刮怎么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