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唐末戰圖 > 第二百零六章 穿越徐州

第二百零六章 穿越徐州

 熱門推薦: 手機登錄觀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啟稟大將軍,主公急訊,第三衛都統大將軍高濟并后勤部陳燁,北征大軍于中和四年三月初三從宋州出發南下,預計穿過徐州南下泗州,請第三衛立即做好接應準備,不得有誤。”十三司的這份急訊后面還附帶著宋城之戰的簡要經過,不過此時高濟無心去看了,山陽城外的大營內此時闖進來幾名女眷和一隊護衛,很快就在守營兵馬的帶領之下直接到了帥帳內。

    “大娘子,您怎么來山陽了?”高濟見到進來的是陳瀟瀟和張沐雪,頓時吃了一驚,上前行禮的同時問道:“為何大將軍在揚州沒有給末將傳信啊?”

    “權義大哥,我們是來接你們家主公的。”張沐雪臉色有些緋紅,不過陳瀟瀟卻落落大方的給高濟回禮之后歉然道:“誤闖軍營,請權義大哥莫怪。”

    “這是主公剛剛讓十三司發來的急報,三月初三從宋州出發,現如今是三月初七,想來此時大軍已經在徐州境內了。”高濟笑道:“既然兩位大娘子想去接主公,不如隨我一同北上吧,我們出泗州,在泗縣西北運河段附近接應主公,正好后勤部也會派遣船只隨運河船隊一起北上。”

    “我們也可以去啊?”張沐雪看著高濟,一雙如水的眼睛之中似乎閃爍著一絲好奇。

    “可以,不過末將還需向揚州大將軍通稟一聲,免得大將軍在揚州發現兩位大娘子失蹤了,到時候著急。”高濟微微一笑,隨后給兩女安排寢帳,隨后迅速派出傳令兵傳令各部陸續進入泗州,北上接應薛洋。

    而此時在宋城城外大舉擊破宣武軍的突襲之后,淮南軍也踏上了南下的征程,從宋州南下之后,薛洋并沒有走來時的道路而是繞過亳州,直接橫穿徐州境內。

    “主公這是在試探時溥嗎?”袁襲騎馬跟在薛洋身邊笑道:“只不過如今的時溥只怕就算是得到了朱全忠的傳信也未必有膽量敢來偷襲我們。”

    “那可未必。”李振在旁邊搖頭晃腦道:“指不定朱全忠輸紅了眼,會跟時溥許諾什么條件呢?而且我們攜帶大批的百姓而行,日行不過數十里,十幾萬人從徐州橫穿而過,時溥要是能睡得著那可就怪了。”

    “后勤部的船隊抵達何處了?”薛洋沒理會兩人的爭論,反倒是對著從前面趕過來的向杰問道。

    “從泗州出發沒多久。”向杰苦笑道:“運河船隊也不好走,不光有時溥沿途設置障礙,而且今年運河水位偏低,大船都行走不得,部分河段甚至快要見底。徐州境內還算好,好歹靠近淮水這條大河,其他地方只怕都要斷流了。”

    “十三司密切跟蹤船隊動向,盡快將這些百姓和戰俘船運揚州吧,都跟著我們跋涉兩個多月了,必須在春耕之前將他們安置好,如此才能趕上今年的收成。”薛洋這邊在商議著百姓的事情,絲毫沒有想到的是此時在徐州城內,時溥也接到了淮南軍橫穿徐州的情報。

    誠如李振所言,這么龐大的一支隊伍從北到南近乎于直接穿越整個徐州,作為徐州之主的時溥要是沒什么想法那就怪了。雖然此時他的目光被牽制在北方,但是來自沂州的一份情報和一個人卻讓他的心思悄然活絡起來。

    “你們還有多少人?”時溥在燕子樓上沉吟良久,才下定決心回頭看著來人問道。

    “兩萬!”簡單的兩個字的背后卻是一道熟悉的聲音,伴隨著時溥的眼光而去,赫然是在沂州突圍而去的尚讓。

    “區區兩萬人就敢去打淮南軍的主意,你知道朱全忠在宋城的敗績嗎?”時溥怒斥道:“宣武軍五萬人趁夜偷襲還被淮南軍打了個灰頭土臉,若不是這位薛相公網開一面,只怕宋城之內朱全忠的腦袋都要被淮南軍給擰下來了。你是不是覺得我時溥比朱全忠要好哄嗎?”

    “我的確只有兩萬人在手,但是時大帥難道忘了嗎?淮南軍中還有我數萬大軍呢?”尚讓坐在一邊慢條斯理道:“朱全忠帶不走這些大齊軍,難道我尚讓也帶不走嗎?這些人可一直都是我的部下,之所以聽從薛洋的話,那也是楊若蘭在其中溝通串聯。若是大戰之時,我本人親自出現在他們面前,時大帥會以為霍存等人還會跟著薛洋走嗎?楊若蘭一個女人或許會,畢竟那位薛相公少年英雄,弱冠之年邊執掌一道數十州,稱得上良人佳婿,但是對我大齊軍而言,那可是真正的仇人!時大帥你明白嗎?不共戴天的仇人!”

    “需要我付出什么?你不惜冒險前來徐州只怕不是為了同我說這些吧?”時溥沉吟半晌之后才道:“有件事我怕忘了告訴你了——”

    “我知道,事成之后,大齊軍我帶走,去沂州,所部編組成武寧軍的下屬,聽從時大帥號令。”尚讓點頭道:“若是時大帥看得起我尚讓,我愿認你為主,助你打下這東南半壁江山,到時候不論是裂土封王還是和唐皇分庭抗禮,都由得時大帥便是。我只想給我這幾萬兄弟找個好的歸宿。”

    “此話當真?”時溥眼神之中寒芒乍現,死死的盯著尚讓問道,那一瞬間的眼神似乎要將尚讓穿透了一般。

    “君子一言,快馬一鞭。”尚讓端起一杯茶笑道:“此等良機,只怕也就只有這一次機會了,大帥難道就甘心放棄?”

    “啟稟大帥,淮南軍前鋒已經越過黃河道口,即將進入蕭縣境內。”李師悅此時從外面匆匆而至,朝著時溥肅然道。

    “呵呵!拉的好快。”尚讓一笑道:“我馬上回去調動人手,大齊軍戰俘肯定在后軍,到時我得手之后,大帥便可放手而為。”

    尚讓說完之后自顧自的直接出門而去,時溥也沒有阻攔,只是站在原地沉吟不語,而旁邊的李師悅則很顯然欲言又止。

    “去把消息送給楊行慜,告訴他要么一輩子被薛洋壓在腳下面,要么就跟我一起干!”半晌之后時溥忽然狠狠地一握拳,對著李師悅道。

    “大帥!這——”李師悅被對方的表情嚇得一愣,隨即咬咬牙出門而去,但是心頭卻沒來由的泛起一絲擔憂。
刮刮乐在线试刮怎么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