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唐末戰圖 > 第二百二十九章 金陵歷風雨(二)

第二百二十九章 金陵歷風雨(二)

 熱門推薦: 手機登錄觀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啟稟陸帥、大將軍,紫金山已經被拿下,水師在和金陵水師交戰的時候襲擊了江防軍側翼,協助第十六都打開了局面。”紫金山那邊,在楊易率隊出現之后,江防軍的防御體系就遭到了毀滅性的破壞。所有人都沒有想到,作為客軍的淮南軍能夠摸到紫金山后山那條崎嶇的山道直接越過江防軍防御的主陣地,突然從山頂居高臨下殺了出來。結果遭到這突然襲擊之后,紫金山山上原本還打算組織兵力反撲高勛的江防軍被徹底打崩潰,無數的士兵在兩相夾擊之后不是被當場擊殺,就是被勒令繳械投誠,戰爭真的在半天時間內就直接結束,紫金山上的那面淮南軍戰旗在傍晚時分迅速升起。

    “也難怪,江防軍構筑的陣地本來就是面對大江協助水師防御的,對陸自然不能面面俱到,更何況,不過是紫荊山而已,這點秘密是個金陵人都知道。”陸翊點了點頭,隨即笑道:“紫荊山一下,鐘山就成了一座孤山,已經沒有失去掎角之勢,你們可以嘗試圍城打援。”

    “陸帥的意思是調動城內守軍出援?”高濟只是隨口念叨了一句隨即一拍手掌笑道:“末將立即前去安排。”

    “十三司已經在城內散布紫荊山失守的消息了,向杰剛剛也重新部署了一番,想來,鐘山守軍的求援信使已經出發了,記得讓施崇信放開限制,讓信使能夠抵達城下。”陸翊一笑,隨即高濟匆匆出門,開始緊急布置,剛剛拿下紫荊山,還沒來得及休息的高勛和楊易二人在入夜之后得到緊急命令,從紫荊山出發,趕到了鐘山和金陵城之間,秘密潛伏。

    而負責攻打鐘山的施崇信和何兵兩人也幾乎在同一時間接到了命令,以祝捷犒賞全軍為由,將山腳下的軍營弄得燈火通明,一派無心夜戰的樣子。而白日里遭受到一整天攻擊的鐘山守軍在紫荊山上戰旗輪換,而江面上水師幾乎被打得抱頭鼠竄之后不再遲疑,趁夜派遣多路信使從四面八方而出,直入金陵求援。

    此時金陵城中,薛枚和周錕吳壽等人也在焦急等待,城內流言四起他們都清楚來源在哪,但是在對方大軍兵臨城下之際,金陵城的掌控者早已經無心去查探這些人了,現在唯一要做的就是打敗淮南軍,否則的話一切都是空話。

    “薛大帥,不知我金陵外出周邊求援的信使可曾有回應?”吳壽和周錕不同,他雖是薛枚的手下,但是平日里卻都是聽宣不聽調,自成一體。但是此時卻精神緊張,究其原因,他身后站著的那些世家大族對于淮南道那邊推行的新政心有余悸,一江之隔的對面世家大族幾乎是一掃而空,如今這股風伴隨著淮南軍的南下已經快到刮到金陵了,他們豈能不緊張?

    “只有杭州有消息,其他各處都回絕了我們的請求。”薛洋饒有深意的看了一眼吳壽,隨即道:“淮南軍勢大,先頭就是十萬大軍,目前在我金陵城下的是昔日高相公的侄子,本身就智勇雙全,更何況那個陸翊,聽說是淮南節度使帳下的頭號大將,這些騎墻之輩如何肯在此時出手?”

    “那就聯絡常州一代的紅巾軍,他們不是有數萬人嗎?”吳壽咬了咬牙,隨即低聲道:“左右不過是付出一些糧草,若能驅動他們前來圍攻淮南軍,豈不是正好驅虎吞狼,一舉兩得?”

    “紅巾軍?”薛枚和周錕對視一眼之后,都看出了彼此心中的意思,這句話從吳壽嘴里面說出來之后實際上就已經代表了在此危難之時,金陵城內的那些世家大族已經做好了大出血的準備。以糧草來誘惑常州一代的紅巾軍出兵,倒是一個不錯的主意。

    “這紅巾軍就是黃巢的大齊軍余孽,貿然和他們聯絡只怕不妥吧?要是讓朝廷知道了,薛大帥豈不是要受責難?”周錕在旁邊慢悠悠道。

    “此事簡單,可以讓裴家上書朝廷,稟明實情,然后奏請以紅巾軍那個首領董昭為常州刺史,如此一來紅巾軍不就變成了官軍了嗎?”吳壽一句話讓薛枚點了點頭,不過未曾開口,外面匆匆有人進來道:“啟稟大帥,鐘山江防軍信使緊急求見。”

    “鐘山求援?”薛洋聽完信使的匯報之后,隨后皺眉道:“紫荊山已失,鐘山不能不能再丟了,否則的話一切成空!必須派出援軍支援江防軍。二位將軍你們覺得如何?”

    “如今紫荊山上淮南軍有一萬多人,想來今晚不會下山,那么算上鐘山那邊的淮南軍,我軍倒是可以出城嘗試,趁夜偷襲鐘山之敵。”吳壽比起薛枚顯然要激進不少,當即道:“莫不如我們出兵攻打鐘山淮南軍大營吧,信使不是說他們在犒賞全軍嗎?如此出其不意的機會千載難逢,可不能錯過。”

    “不妥,淮南軍戰力強勁,我鎮海軍本身就孱弱無比,貿然偷襲萬一不成不僅無法馳援江防軍,還會讓出城兵馬有去無回。”周錕搖了搖頭覺得不妥。

    “算了,出城之后再做打算,鐘山絕不能有事。”薛枚擺了擺手示意二人不要爭執,隨后詢問道:“你們二人誰打算出兵?”他這句話其實是問吳壽的,鎮海軍他自己就能做主,只不過薛枚和吳壽相互牽制慣了,根本不放心將其留在城內。

    “不如末將和周將軍,各出兵一萬吧。”吳壽此時出人意料的沒有多言,也讓薛枚點了點頭,一瞬間轉過無數個念頭之后道:“如此,周錕你立即去安排,今夜三更之后,率軍出城馳援鐘山不得有誤。”

    他說完之后立即匆匆轉到后宅,而周錕和吳壽對視一眼之后也飛速離開,除了安排兵馬之后,吳壽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而這一點,周錕是心知肚明,所以在吳壽離開之后也很快消失,隨后不久再次出現在薛枚眼前,兩人對視一眼之后,都明白了對方的意思。l0ns3v3
刮刮乐在线试刮怎么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