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唐末戰圖 > 第二百五十三章 威壓鐘傳

第二百五十三章 威壓鐘傳

 熱門推薦: 手機登錄觀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啟稟主公,鎮南軍主力進入彭澤縣。”沈勇匆匆把情報送到了金陵城中薛洋的手中,因為陸翊在東南指揮第三衛和第四衛進入湖州,所以第一衛和第二衛的戰情匯總就近直接送往金陵,交給薛洋和袁襲直接處置。

    “這個鐘傳是要拼命了?”袁襲在旁邊一笑,隨即問道:“十三司有收到北方吳明傳來關于楊行慜等人的消息嗎?”

    “稟軍師,吳明并未傳來楊行慜的最新線報,廬州兵馬依舊在蔡州和秦宗權爭鋒,后者得到了朱全忠的支持。”沈勇搖了搖頭。

    “那誰給他這么大的勇氣?”袁襲皺了皺眉,不過也只是一瞬間之后,當即道:“主公,讓第一衛北上吧,第二衛南下攻入婺州,即可在短時間內加入江東戰場,第一衛主力對抗鎮南軍足矣。”

    “立即傳令,讓向沖率第一衛立即北上彭澤,務必擋住鎮南軍東進腳步,讓他放開手腳。著令第二衛火速南下攻擊婺州。”薛洋點了點頭,第一衛是淮南軍精銳,而且是陸翊親手訓練出來的兵馬,只要在彭澤擋住鎮南軍,鐘傳就過不了東至,也就無法起到側擊淮南軍腹地的作用。

    來自金陵的命令在十三司的運作之下飛速傳出,第二衛李孝常的兵馬立即從歙州南進,而第一衛則從一改之前和第二衛齊頭并進之勢,迅速北返,從歙州直奔宣州境內,并在彭澤以東截住了鎮南軍趙德樞的主力。

    向沖的第一衛遠程奔襲是氣勢洶洶,而趙德樞剛剛從彭澤啟程,雙方在東至以西驟然相遇,隨即迅速展開戰事。

    在水師近乎于被雷凌一股全殲,水師主將李家添本人都生死未卜的情況之下,鐘傳讓鎮南軍步軍主力出彭澤,很明顯就是想將戰事擋在江西境外,畢竟他如今雖然領著鎮南軍節度使的名義,但是卻并未占領江西全境,至少江南西道在東面的州郡被淮南軍拿下了,而南部撫州以南地區又多貧弱不堪,猶如雞肋一般,唯有將觸角往東,重新占領宣州和歙州等地,才能夠真正分享整個東南的繁華。而這也是他一直以來和淮南軍勢同水火的原因。前者被對方擋住了北上岐黃的道路,如今東進再次被堵,鐘傳再好的脾氣也無法忍受自己的前路連續被對方擋住。

    不過趙德樞和向沖的這場大戰,卻并沒有持續多久,第一衛在向沖的指揮下,以第一都、第六度和第八都為前導,加上第七都這個近乎于職業的遠程打擊部隊在后方不斷支援,硬生生的將整個戰役打成了一鍋粥,趙德樞沒想到的是第一衛的推進速度那么快,各部之間配合的妙到毫巔,近乎于本能反應一般,一個龐大的鋒矢陣干脆利落的在半個時辰之內直接連續擊破他三道防線,直逼中軍而來。而且和其他部隊不同,第一衛在攻擊的時候,前方步軍將士廝殺不止,但是身后的箭雨卻始終不斷,幾乎是一波接一波,遠程弓箭手幾乎是緊隨步軍身后不斷持弓箭射擊。二者之間明明是不同的兵種,調度指揮也不一樣,但是彼此之間的步驟卻始終保持一致,同進同退。步軍始終在前面,弓箭手幾乎是不需要召喚,只要前面那個地方攻擊受阻,附近的弓箭手立即向哪個方向應援。鎮南軍本身戰力就比不上淮南軍,被第一衛這一招直接打得步步后退,根本無法守住自己的陣型。

    這種遠中近幾乎沒有死角的戰法是向沖駐守申州一年多一來訓練出來的新成果,以一衛之兵力,硬生生的將第三都那種全能的戰斗方式在戰場之上展現出來,趙德樞是向沖和第一衛第一個實質性的對手,也注定是一個悲慘的對手。

    戰役打到中期,甚至于趙德樞調動了塔盾兵在前面組成了一個近乎于封閉的防線都擋不住第一衛的沖擊,楊功在見到這個烏龜殼之后,直接揮手從后方將弩炮調了過來,近距離轟擊塔盾,弩箭那種無與倫比的沖擊力幾輪齊射直接硬生生的鑿開了對方的防御,掩護鋒矢陣的箭頭直沖對方的陣地,自己隨后帶著弓箭手齊射覆蓋,將鎮南軍最后的戰力直接消耗殆盡。

    在后方督戰的向沖見到時機一到立即下令全軍出擊,讓關寧帶著后備軍沖了上去,以一個衛三位多萬的兵力,遠程奔襲之余在一個時辰內鑿穿了趙德樞五萬大軍布設下的防線。如果不是趙德樞見機得早,在戰役中期自己的塔盾被對方轟破之后就立即率軍撤退,只怕鎮南軍真要栽在東至。

    但是即算是如此,向沖在趙德樞撤兵之后還是帶著第一衛銜尾追殺數十里,并在第二天將對方圍在了彭澤縣城之中,雙方隔著縣城的城墻對峙。

    不過一戰驚魂之后的趙德樞再也沒有勇氣和這種彼此銜接好不空隙,不論自己如何變陣都有條不紊戰斗的戰隊廝殺了,就算是眼下有縣城城墻防護,趙德樞也絲毫不敢輕視,忙不迭的向后方鐘傳求援。

    不過向沖此時卻根本沒有注意到趙德樞的反應,薛洋給他的命令是放開手腳,而東至和彭澤之間,彭澤很顯然是個強力據點,也是鎮南軍東進的最好前哨,要想打掉鐘傳的幻想,那就必須拿下彭澤,逼迫對方繼續服軟。所以幾乎就在鐘傳接到趙德樞求援信件的時候,第一衛的攻城大戰也正式展開。

    而正是這一次攻城大戰讓趙德樞從此以后再也不敢和向沖對陣。第一衛在攻城之時,前方先登甚至敢于在自己后方弓箭手的抵近射擊之中登上城墻廝殺,那種自家箭矢紛紛入雨,但是前方還有無數自家兵馬在廝殺的場景,讓趙德樞骨子里有些發寒。這樣的大軍是把一切都訓練到了骨子里,化作了本能才能夠做,不誤傷自己人,而前方廝殺的將士也是將全部的信任都交給了后方的弓箭手才能放心廝殺。

    彭澤縣的城池并不堅固,第一衛只用了一天時間就沖上城墻,依靠第一都強悍的戰力頂住了鎮南軍的反擊,大軍隨即蜂擁入城,趙德樞當即率兵棄城而逃,隨后還差點被出城追擊的楊功所部一箭射殺,鎮南軍往來數百里,除了丟下一地的尸體之外,還徹底喪失了東進的門戶。當敗兵返回江州之后,整個江西都陷入了一片風聲鶴唳之中,鐘傳甚至一氣之下直接病倒。
刮刮乐在线试刮怎么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