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唐末戰圖 > 第二百八十一章 南北夾擊

第二百八十一章 南北夾擊

 熱門推薦: 手機登錄觀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光啟三年正月十七,當熱熱鬧鬧的新年結束之后伴隨著陸翊等將領的陸續南返杭州,剛剛完成更換旗號的平南軍立即開始進入戰斗狀態,將持續了一年多的南征戰事重新撿了起來。在前線度過一個新年,伴隨著無數犒賞物資輸送過來之后,所有的將士們的精神面貌煥然一新,以至于李孝常接到命令之后,第二衛幾乎是只用了數日時間就將整個臺州剩余的區域全部拿下,大軍越過溫嶺直撲溫州而去。

    而伴隨著陸翊的回歸,第三衛和第四衛也迅速南下,第三衛從婺州南下,攻入括州地界,而第四衛則從衢州直接沿著武夷山山脈直撲閔地。

    步軍三路大軍幾乎是齊頭并進,從海到陸,全面擠壓劉漢宏的生存空間,以排山倒海之勢頭往南而來,數日之內連續攻克十幾座縣城堡壘,將這段時間因為平南軍修整而被劉漢宏趁機修建起來的防線沖的支離破碎。

    步軍全面出擊的同時,水師雷凌也到了何勝在杭州的旗艦上,將陸翊的命令帶了過來。外海船隊這一次除了輸送物資進入福州之外,更重要的還是協助水師步兵都從南面發起沖擊,穩住福州,必要的時候南北夾擊,將劉漢宏徹底消滅在閩浙交界的區域內。

    此時陳巖的義寧軍基本上已經消耗殆盡,在李陽被何勝送到了福州之后,淮南軍就已經開始逐漸接管了整個福州戰事,依靠著一都數千人的兵力硬是將戰線穩住連江一帶,并利用連江河的天然屏障,阻攔劉漢宏的持續推進,等待大軍主力的馳援。

    平南軍為了此次大戰是耗費了不少心思,誰是步兵都中的不少士兵都是專門甄選出來的,在南境待過或者有過南境生活經歷的人,防止大軍征戰之時水土不服而多生疾病。自古征伐閩浙一帶或者嶺南諸州郡,最大的難題不是戰役本身,而是這里濕熱的環境對于中原地區軍隊的考驗。也幸好此時平南軍出征的時間點選在了冬季,雖然濕冷一樣折磨著將士們,但是至少濕冷還有辦法對付,而且越靠近福州,氣溫越高,冷這個話題在這里逐漸削弱。反倒是李陽所部在戰斗之余開始不斷跟隨范暉手中僅存的義寧軍三千多人熟悉閔地的環境形勢,士氣倒是越來越高。

    “啟稟指揮使,南征指揮部戰報,我南征三衛人馬已經分路出擊,南下攻伐劉漢宏,往水師步軍都協助義寧軍做好防守準備,防止越軍沖擊福州城。令,水師外海船隊即日從杭州出發,南下馳援你部。”十三司將陸翊最新的命令送到了李陽手中,也打斷了后者原本下海摸魚的打算。

    “立即傳令各部,全軍待命,通知范將軍,就說我有要事找他。”李陽微一沉吟之后立即下達了命令,自己也直接返回連江縣城。

    “如今新年已過,我南征大軍已經全部往南出擊,所以我打算率軍越過連江河,出其不意,襲擊劉漢宏在羅源的守軍,收復羅源,然后以此為根基,反攻寧德。”李陽毫不遲疑的對著范暉說出了自己的打算。

    “李將軍,我等兩軍合力只有一萬人,還需人手防守福州城,數千人之眾如何能夠在劉漢宏數萬人之中奪下城池?”范暉搖了搖頭,并不看好李陽的謀算。劉漢宏在占領福州東北部之后,大肆征兵,連通他在溫州、括州一帶的兵馬,人數已經達到了五萬人之多,而且不少都是這一帶的悍匪慣犯等十惡不赦之人,軍紀比之前更差,但是戰力卻有所提升。此前兩人在防守連江的時候就已經見識過。敢冒著淮南軍水陸兩軍聯合布下的防御大陣沖鋒的,李陽還真沒見過有哪些軍隊有這么大的勇氣。

    “范將軍多慮了,我北線大軍蜂擁而來,劉漢宏焉能不知?”李陽擺擺手道:“他此時手中就只有兩州半之地,一旦溫州和括州失守,劉漢宏的處境只怕比我等還要凄慘。所以他此時需要全力對抗的是我平南軍北線主力,依我看,不出數日,它必然會從福州境內抽調人手北上。不然的話一旦腹背受敵,他可就真的進退無路了。我的想法就是一旦他調兵,我們就趁隙而上,收復寧德,如果可能要逆勢沖鋒。”

    范暉這段時間被劉漢宏打得夠凄慘,原本的心氣也落了下去,但是此時被李陽反復勸說之后也逐漸豎起了信心,咬咬牙和對方合作,抽調兩千人跟隨對方連夜度過連江河,然后沖向羅源。

    羅源本是一座小城鎮,但是如今地位卻非常重要,是劉漢宏南下攻擊連江城的最重要的據點,而且本身還是連接寧德和連江最便捷的通道,所以李陽把主意打到了羅源,劉漢宏在羅源也花費了不少心思,幾乎是將羅源修成了一個龐大的防御堡壘,重重石壁之下,扼守要塞,足以抵擋千軍萬馬。

    “去,找水師,讓他們把儲備的所有火油灌都給我送過來,然后讓隨軍工匠立即制作投石車,越多越好。”李陽在前面仔細的查看了羅源越軍的守備之后想到了主意。

    說起來也是前線負責戰事指揮的劉捍宥被李陽的偷襲給打怕了,所以才會在自己屬于攻勢一方的時候依舊在前線修建堡壘的原因。此前李陽依仗著身邊范暉對于整個福州地形地勢了若指掌的優勢,率軍不斷暗中偷襲、伏擊,根本不和對方打硬戰,專門暗中攻擊對方的輜重和后方兵馬,逼得劉漢宥數次率軍渡河,又數次不得不回軍。所以才在無奈之下,在羅源等地廣修堡壘,以此來掩護各部行動的同時,儲備糧草等物資,防止被平南軍打劫。

    不過,在李陽率軍準備攻擊羅源的時候,北線最先行動的第二衛也在溫州境內一戰擊潰了防守溫州的越軍大將朱褒主力,大軍迅速進逼樂城,朱褒一萬多兵馬硬生生的被李孝常給趕出了樂城,狼狽不堪逃到溫州府城。緊接著還沒等他喘口氣,第二衛的兵馬再次往南急進,危急之中,朱褒只得緊急想劉漢宏求援,并且派人聯絡建州的季文和守處州的盧約,讓他們直接抽調兵馬前來溫州馳援。

    溫州是此時劉漢宏越軍的后背,一旦溫州有失,平南軍就可以從溫州隨意攻擊處州、建州、括州乃至于福州前線。一州之安危已經牽扯到整個越軍的生死存亡。

    只不過此時朱褒并不知曉的是,除了建州山高路陡之外,處州、括州兩地早已經是戰火彌漫,盧約和防守括州的杜雄早已經是自顧不暇。在李孝常這邊發起攻擊之后不久,第三衛獨立從婺州南下,攻入括州之后,就迅速打得杜雄狼狽不堪,甚至于在處州盧約前來馳援之后,依舊不敵敗退,如今更是被困在松陽進退不得。

    陸翊這邊一出手,幾乎讓越軍全線告急,求援的信件雪片一般朝著劉漢宏而來,但是同時也讓他下定了最后的決心。l0ns3v3
刮刮乐在线试刮怎么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