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唐末戰圖 > 第二百九十六章 渡海

第二百九十六章 渡海

 熱門推薦: 手機登錄觀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此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我今日也不曾見過你!”泉州碼頭,黑夜之中,劉捍宥匆匆而去,遠處白帆在寥寥的燈火之下偶爾泛起一點點光澤,很快隨著劉捍宥的登船快速消失在原地。夜航,在這個時代幾乎是可不想象的一件事,也只有常年在海上漂泊,對于這一代的水文條件了如指掌的水手才敢冒險而為。但是如今,劉捍宥卻不得不帶著這支借來的船隊快速北上,去長溪渡口,沿途,除了要對抗海上的風浪之外,更重要的還是躲避沿途平南軍水師的巡邏。也幸好,目前平南軍水師對于閔地沿海一帶的情況不如自己熟悉,而自己借來的這支船隊更是常年在這一帶巡航,所以他才敢大著膽子北上。

    黑夜之中的大海猶如一只龐大的遠古洪荒巨獸一般,不斷掀起驚天的風浪,打在船隊各船之上,顛簸反復,猶如無止無盡,也讓劉捍宥的心緊緊的懸了一夜。

    好在倒也沒有太大的變故,閔地海域雖然周圍島嶼密布,但是自己這支船隊的幾乎所有人都是擁有精湛水性的海狼,對于周邊的水文條件諳熟于胸,不間斷的在各大小島嶼之中穿梭,黑暗中行船一晝夜之后,從泉州北上繞過海檀山,然后一頭鉆進了福州海域。劉捍宥不敢走近海,那里如今都是平南軍水師的地盤,只能沿著周邊各大島嶼的東面外海而行,好在如今這個時節順風順水,雖然浪高水深,但是卻船行如飛,夏季的東南季風推著船隊一夜之間穿行數百里只要,而且在白天的時候也未曾發現平南軍水師的蹤跡。

    劉捍宥從泉州穿越海洋的阻礙迅速北上的時候,其實平南軍內部也在進行重大的調整。在步軍節節勝利的時候,雷凌率領的外海船隊也開始做好了出擊準備,從長樂港南下。幾乎是和劉捍宥同時啟程,只不過二者的方向截然不同,一個往南,一個往北。而且劉捍宥預料的也沒錯,平南軍水師船隊雖然強大,但是對于閔地的水文狀況掌握的并不好,別說夜航,就算是白天也需要全力戒備,這一代島嶼暗礁實在是太多了,初來乍到的平南軍水師甚至于這些時日已經連續觸礁了好幾艘船只。不過如此復雜的水文氣象條件之下倒是讓雷凌開始著手建立真正的水文調查船隊,繪制東南沿海的精準海圖,為大隊船只遠航提供更準確的參考。

    不過此時雷凌的目光卻盯在了泉州方向,甚至于在陸翊下令水師船隊可以自行決定作戰任務的時候,雷凌就想過水師船隊提前掃清海上障礙。因為此前何勝第一次遠航福州給水師帶來的經驗,使得水師上下對于遠航作戰有更多的心得,也有更迫切的要求。

    “這一次我平南軍水師的家底可幾乎都被帶過來了,如何快速平定東南水域,兵發嶺南,就看我等能不能拿下泉州港了。”雷凌看著眼前何勝和盛宏曄兩人道:“泉州港距離嶺南更近,而且十三司傳回來的線報也提到,泉州碼頭常年有船只往來嶺南、交州乃至于更南部的區域,不僅僅是商船,靜海軍水師也經常參與其中,牟取暴利。如果不是交州等地漢民人數不多,濕熱異常,中原百姓過去之后水土不服,此地才是我水師縱橫往來的最佳區域。所以拿下泉州港,對于鍛煉我水師去往更南部海域作戰,極其重要,你們兩位是此次出征的主將,各帶船隊前出,給我掃清泉州王潮的手下,我已經找陸帥,讓水師步軍都歸建,到時候押后而行,先步軍一步占領泉州港口,建立前哨站點。”

    “都督放心,此事交給我二人便可。”何勝和盛宏曄對視一眼之后相互點頭,水師步軍都回歸,代表著水師船隊已經有了上岸作戰的能力,占領泉州港口自當不是問題。說實在的何勝還真沒把王潮的那支小船隊放在眼里。

    平南軍水師在兩人的統籌之下,開始往南出擊的時候,沒有人會想到,此時泉州境內王潮的那支船隊根本就不在港口內部,整個泉州已經沒有水師的蹤跡。對方隨著劉捍宥在何勝和盛宏曄整頓船只南下的時候,正在風馳電掣一般朝著長溪而來。

    “大帥,福安城已經陷落了,杜雄將軍生死不知,整個福安城內的兵馬除了戰死的,全都當了平南軍的俘虜。如今平南軍大軍強勢出擊,已經在朝盧約將軍的陣地而來。”劉捍宥還沒到,但是北面福安城就已經被淮南軍拿下。失去了福安這個支撐點,劉漢宏的整個防線徹底暴露在平南軍面前。

    “那些獠人呢?數萬人就這么打散了?”饒是劉漢宏此時心思已經不在這里,但是在蔣瑰將消息送過來的時候他也坐不住了,前線能夠守多久關乎著自己的生死存亡。事到如今他必須爭取時間,否則的話就算是劉捍宥在泉州借來了船隊,自己兵敗生死,那也是無用。

    “那些獠人根本就不頂用,被平南軍強勢沖殺一陣之后就徹底作鳥獸散。”蔣瑰此時也不知道說什么好了,這些獠人以前和越軍征戰的時候,看起來還是很勇猛的,結果到了平南軍面前卻猶如紙糊的一樣。

    “杜雄敗了,那盧約也守不住。”劉漢宏喃喃自語一聲之后道:“蔣瑰,帶人堅守長溪外圍,一定要爭取到——”他本來想說爭取到劉捍宥回來的,但是話還沒說出口,外面親衛就在大喊,兩人出來之后見到長溪外海的海面上一陣陣的白帆已經出現在天際間,頓時樂得哈哈大笑道:“果然天不絕我,老天還是眷顧我劉某人的。蔣瑰,立即命令各部收拾糧草軍械,隨我登船。”

    “登船?去哪?”蔣瑰有些傻眼,不明所以的看著對方問道。

    “去流求!”此時心情大好的劉漢宏直接揮手讓親衛傳訊,自己難得的對著蔣瑰解釋道:“我曾無意間得到過三國東吳大將衛溫、諸葛直等率軍前往流求的海圖,如今我等在此地待不下去了,那就只有去學古人,片帆下海,前往流求暫避。那里是一座大島,上面有些土著居民,和內地也有往來。我等占據可以就地休養生息,然后坐觀中原成敗,甚至于可以獨立為王,瀟灑快活。”
刮刮乐在线试刮怎么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