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唐末戰圖 > 第三百一十四章 改元后事

第三百一十四章 改元后事

 熱門推薦: 手機登錄觀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光啟五年三月初二,久病的唐皇再次出現在文武大臣眼前,身穿冕服,精神看起來很不錯,帶著皇太弟李杰開始在眾人的簇擁之下,進入祈年殿,拜謁李唐皇室的列祖列宗,祈禱天下和順。

    或許是怕外界對唐皇的身體有所猜測,這一次韋昭度等人策劃的拜謁太廟的儀式非常盛大,沿途所有人都是衣裝鮮亮,甚至于就連執勤的神策軍將士都被勒令排列成筆直的隊形,讓整個祈年殿附近看起來莊嚴肅穆,也著實讓所有人都心頭松了口氣。

    “唐皇親自宣讀詔書了,改年號為文德,怎么看起來也不像是病重之人啊?而且這時候改年號豈不是說他對自己的身體很有信心,最起碼能撐過今年了?”眾文武大臣在祈年殿內跟隨唐皇行禮之后就聽到對方的聲音開始洪亮的傳了出來。

    “唉,走吧,不管怎么樣,這皇太弟算是進入東宮了。”阿六帶著幾名十三司的成員躲在一旁聽到唐皇親自宣布,讓皇太弟李杰監國理政,冊封東宮之后,嘆了口氣,轉身悄悄的從祈年殿溜走,不再關注宮內的事情,轉而直接去了李稚妍那里。

    “郡主,您這是?”阿六回來見到李稚妍已經在等他,頓時有些吃驚道:“您都知道了?”

    “這是漣漪,是父皇身邊的貼身宮女,她奉父皇的旨意出宮來尋我,在明德殿后面的草叢里躲了一夜然后才從皇城的狗洞里鉆了出來。”李稚妍此時臉上帶著一絲淚痕,聲音也開始顫抖起來,嘆息道:“我本以為,父皇不把皇位傳給成兒,是不喜歡他,但是,我終究還是錯怪他了。他是個好父親,只是讓我好心疼!他現如今獨自一人面對這一切,真的讓我好心疼。”

    “郡主,我們走吧。”阿六在旁邊看完這幾封漣漪帶出來的詔書,也是有些嘆息,不論唐皇此前如何,但是在這最后時刻,他終究還是一個父親,一個想要竭盡全力在自己死后安置好自己兒女的父親。他不想讓自己的兒子繼承皇位,不是不愛他,而是他知道自己的兒子太小了,無法面對周邊虎視眈眈的朝臣,無法面對這已經喪失了最后一絲元氣的大唐天下。所以他才會那么果決,為的就是盡量讓別人減少對這對姐弟的關注,好更好的保護好他們。

    阿六有理由想到,此時此刻身在祈年殿內的唐皇心頭想的也是眼前這位姐弟,他們能平安就好。所以在這最后時刻,唐皇才會把一切自己能想到的,能做到的事情都提前做好了,為的就是讓她們走的更安穩一點。

    “能再等幾天嗎?”這一刻的李稚妍雙目垂淚,神情凄然,讓阿六實在是下不了決心,只得點頭道:“郡主是想看看最后?”

    “他已經回光返照,也就這幾天了,我想送他最后一程,哪怕遠遠的看一眼就好。”李稚妍此時才是個無助的小女孩,看著阿六帶著一絲希冀的神情。

    “好,不過必須離開這郡主府,跟我走。”阿六一瞬間心念如電,在看著對方的神情之后終究是點了點頭。

    “好!”能得到阿六的點頭,李稚妍也知道對方已經竭盡全力了,如今的這個帝都長安,暗流涌動,而自己更是處在旋渦的最忠心。就算是東宮那位已經坐穩了位置,但是卻不代表其他人不會對她對李成有別的想法。

    長安郡主府的眾人在天黑之后跟著阿貴悄然消失在長安街頭,而十三司的線報也在此時以最快的速度送往金陵,阿六和阿貴,這兩位南平王府在帝都級別最高的人已經不約而同的感受到了來自皇城內的那股死亡氣息。

    而在隨后的幾天時間里,當郡主府李稚妍和李成神秘失蹤的事情剛剛讓朝堂大亂之后,才坐穩東宮沒幾天的李杰和楊復恭還打算派人四下搜尋,就接到了武德殿那邊傳來的緊急消息,唐皇陷入昏迷。

    這一下所有人都顧不得搜尋李稚妍姐弟的事情了,全體朝臣全都涌到了武德殿外,楊復恭和李杰更是來到唐皇身邊,對于他們而言,不到最后一刻絲毫不能大意,畢竟唐皇要真在最后關頭改立其他人上位,楊復恭也沒什么好辦法。

    只不過此時所有人都不知道的是,在武德殿內的一角,當眾人的眼光都集中在唐皇那顫顫巍巍的身體上的時候,幾道身影也悄然躲在了一邊,靜靜地注視著武德殿內的龍榻。

    “陛下病勢沉重,風寒入體,恐無救矣。”郎中的話讓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到了唐皇身上,而楊復恭更是拉著李杰連聲詢問皇位繼承之大事,但是此時唐皇目光已經渙散,甚至于已經難以說話,連續哼了幾聲之后才點頭示意。周邊侍中崔紹偉和韋昭度兩人見此當地宣布李杰接任唐皇大位,并且將早已經準備好的朝服劈在了對方的身上。

    “陛下可好有心愿未了?”李杰隨即被眾文武大臣簇擁在中間,只有楊復恭似乎看著唐皇目光有些閃動,在旁邊問道。

    他這一問所有人都停下了動作,眾人的目光也隨即聚集在唐皇身上,李杰更是跪伏于前,疊聲道:“皇兄是有未了心愿?皇弟必竭盡所能,報效皇兄。”

    唐皇此時雙目之中似乎帶著一絲奇異的光澤,左手青筋暴露,不知從哪來的氣力拉住了李杰,似乎想要跟對方說什么,但是終究是掙扎了幾下,無力的送了下去。那一瞬間的唐皇雙目圓睜,卻再也沒有了光彩,

    “陛下薨了。”楊復恭在旁邊試了試唐皇的鼻息,長嘆一聲之后朝著眾人道:“陛下仙登,傳令下去,舉國縞素,傳令御史郎官周行天下,報喪吧。”

    此時不論何人都是哭成一團,李杰更是口不能言,淚水長流,整個武德殿內哀聲一片,隨后伴隨著消息的傳遞,長安城內一片縞素,昔日的唐皇終究沒能熬過這一年的冰雪,在改元文德的數天之后,撒手人寰。

    “走吧!”此時武德殿內,化裝成宦官模樣的李稚妍悄然抹去嘴角的一絲淚水,率先走了出去,身后阿六帶人也追了上去。他雖然此前不明白李稚妍為何執意要來,但是現如今他有些明白了。
刮刮乐在线试刮怎么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