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唐末戰圖 > 第三百五十七章 沖天火光

第三百五十七章 沖天火光

 熱門推薦: 手機登錄觀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此時岡州水師的主將劉?被何勝打得焦頭爛額,但是他不清楚的是,在周邊的包圍圈迅速縮小的時候,更大的危機已經浮現而出。

    “指揮使,可以動用投石車了。”在雙方距離不斷縮短,當岡州水師戰船上的弩箭也開始朝著己方發射過來的時候李成林也匆匆來到何勝身邊。

    “可以,我們的包圍圈已經成形了,此時正好合適。”何勝點頭之后,旗艦上面,在弩炮身旁,同樣是五架更為龐大的器械被掀開油布,這種黑漆漆的和往日里所見的步軍所用投石車截然不同的龐然大物一出手就震動了所有人,甚至于不少平南軍水師將士自己都被嚇到了。

    “老天爺,兵仗局那幫混賬到底把這投石車做成什么了?”當第一個火油彈被扔出去之后,所有人都被嚇呆了,那種金屬扭曲發出來的聲音讓所有人只覺得自己的耳朵都要被震壞了,以至于第一枚原本是試射的火油彈無人看見落到了哪里。

    “愣著干嘛,趕緊繼續裝彈,所有投石車三輪試射!”此時負責指揮投石車發射的將領的咆哮聲讓眾人如夢方醒,開始紛紛準備下一輪投射。

    投石車的發射間距比弩炮要慢了不少,但是那沖天而起的火球一旦升空帶來的震撼遠比近乎于無聲無息的弩箭要更加壯觀,也更加震懾人心。

    “轟轟轟!”旗艦上的動作就是一個信號,在隨后片刻,幾乎所有的戰船全都停下了弩箭射擊,改換火油彈,而且這一次不僅僅是何勝所在的中軍,周邊幾乎所有的水師戰船都在這一瞬間紛紛開始朝著中間射擊。

    這一刻,整個岡州海灣入口上空濃煙滾滾,無數的火球從四面八方朝著中間劉?率領的船隊而去,間或之中尖銳的弩箭更是在空中拉起令人牙酸的破空聲,這一刻的平南軍水師的火力終于達到了極致。

    “哈哈,讓你看看我平南軍水師的戰力!”何勝微微一笑,此時此刻的戰場之上,伴隨著水師各戰船的全力射擊,無數濃煙之下,他自己甚至于都看不清包圍圈中心到底是什么情況,所有的戰情觀察都需要靠著桅盤之上的瞭望手扯著嗓子匯報。

    不過這一輪接著一輪的火油彈從開始之后就再也沒有停下來過,空中是濃煙滾滾,火球不斷揚起,而海面之上,也是火焰不斷,最新式的火油彈也不知道兵仗局在里面添加了什么東西,扔進水里之后依舊能夠燃燒,這讓整個包圍圈中間的海面上火焰不斷竄起,配合著起火的戰船一起燃燒,儼然變成了一處大型火災現場。

    “攻擊減弱了?”李成林親自指揮的旗艦在連續數輪投射之后,猛然間發現從對面發射過來的弩箭密集度一下子減弱了不少,頓時大喜,再次呼叫旗艦拉近距離。他一動身邊的其他戰船也跟著運動。在距離拉近,投石車重新調整射程之后,火油彈也變得更加精確,遠處那騰空而起的火焰是不是竄出,讓所有人開懷大笑,甚至于對方發射過來的弩箭壓制此時也變得不在意了。所有停下來的水手和士兵幾乎都是往來船艙之內,搬運一個個圓球狀的火油彈,然后以最快的速度發射出去。

    此時岡州水師的確被打蒙了,四面八方而來的火油彈一下子打破了劉?所有的幻想,對方的作戰方式和自己以前遇到的既然不同,甚至于根本不給自己施展近戰的機會,遠遠的火力投送讓交戰不足一個時辰的自己就連續損失了十幾艘戰船,而且在隨后很短的時間內再次有數艘戰船中彈起火,那滾滾而來的火焰逼得所有船員不得不冒險跳海,隨后被風浪迅速吞噬。在這種海況之下跳海逃生就算是水性最強的水鬼也存活不了。

    但是此時的他根本沒辦法讓其他戰船上前救援,對方的火力密集度伴隨著一次次距離的拉近越來越強,從開戰到如今他就沒有一次出手的機會,全程處于挨打狀態。所以在這種情況之下,劉?唯一能想到的就是突圍,這仗他已經打不下去了,只有突出去才能夠保存住剩下的這十幾艘戰船,保存住岡州水師的命脈。

    然而不等他下令,一顆從遠處極速而來的火球卻一下子打斷了他的思緒。這顆火油彈不知道是哪艘戰船投射過來的,直接超出了射程之外,遠遠的越過前方數艘戰船,直接砸落在劉?的旗艦之上,只聽得“轟”的一聲巨響,火油彈砸在甲板上之后讓船體一震,緊接著四散的大火就開始迅速蔓延開來。

    “快,快滅火!”這一刻的劉?著實被嚇出了一身冷汗,顧不得其他,直接讓所有人上前滅火,無數的海水被提上來之后潑到了各處著火點,但是卻沒有起到意料當中的效果,反而因為水流而將火焰帶到了其他各處。

    “這是鬼火!少帥,我們快逃吧。”此時此刻所有人都不明白這到底是怎么回事,一個個哭喪著臉驚恐的表情讓劉?旗艦上的士氣跌落到了谷底,此時此刻他們甚至于連滅火都不愿意去做了,幾乎是眼睜睜的看著大火逐步蔓延,迅速點燃了整艘戰船。原本按照平南軍水師自己的操訓手冊,一枚火油彈是無法起到這樣的效果的,但是此時卻詭異之極的出現在劉?的戰船之上。

    旗艦中彈著火,火焰沖天而起,直接讓岡州水師所有人都心驚膽戰,原本還在負隅頑抗的其他戰船一下子驚慌失措起來。這就等于給了外面平南軍水師更大的機會,在隨后的幾輪投射當中,再次命中數艘戰船,如此一來,等于幾乎將岡州水師此行三十余艘戰船全部打掉了。

    這一刻,劉?忙著逃命,而平南軍水師的戰船卻開始一窩蜂的沖了上來,福船后面樓船那嬌小的身影迅速竄出,這一次輪到他們出手了,直接上前以隨船的弩炮為武器逼迫那些僅存的岡州水師戰船就地投降,以兩艘看押一艘,快速將最后五六艘岡州水師戰船俘虜。

    “指揮使,那是劉?!”何勝旗艦上前的時候,海戰基本上已經結束了,整個海面之上除了四處燃燒的火焰和起火的戰船之外,再也沒有其他的動靜。原本何勝打算讓人去打撈那些還在海面上掙扎求生的岡州水師士兵的,但是李成林的這句話卻讓他一愣,隨即還不等他傳令,前方一艘福船快速追了上去。

    “這幫小子!”何勝搖了搖頭,隨即道:“命令各船,救援落水者,這一戰我們打贏了。”
刮刮乐在线试刮怎么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