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唐末戰圖 > 第四百七十四章 借勢

第四百七十四章 借勢

 熱門推薦: 手機登錄觀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主公,朱全忠只怕要南下,不然的話他無法破局。”袁襲在旁邊微一沉吟之后道:“濮州戰場,李存孝以一己之力擋住了天平軍和宣武軍的兩路人馬,等到李克用主力一到,勢必會更加艱難,到時候天平軍若是回援鄆州,只怕整個濮州戰局會瞬間崩壞。而濮州戰事不解,宣武軍就無法應對周德威在滑州的攻勢,滑州之后那可就是汴州本土了。”

    “他要借我們的勢,只怕有人也要借他的勢呢。”薛洋在旁邊點了點頭道:“軍師看看長安的動靜吧,唐皇只怕這一次是鐵了心要除掉楊復恭了,連人手都找好了,這個李順節還是楊復恭的養子呢,只怕此刻對方也在打著除掉楊復恭自己上臺的打算,所以才會和唐皇一拍即合。”伴隨著阿六那邊的情報源源不斷送回金陵,長安的動態如今在金陵薛洋他們三人面前也一覽無余,楊復恭固然是接著關中的局勢和李茂貞步步緊逼而牢牢牽制了唐皇的手腳,逼迫對方不得不依靠自己才能維持目前的局勢,反過來唐皇也是如此,趁著李茂貞牽制了神策軍大部分兵力的時候,暗中找到了李順節,以此來對付楊復恭。

    不過此時中原戰場的動靜傳到長安,唐皇立即趁著楊復恭和朱全忠交好,選擇幫助朱全忠的機會,暗中加緊了步驟。這個辦法至少在遠隔千里之外的薛洋等人看來,并沒有多大疏漏,只要楊復恭不是察覺李順節的動向,倒也不是不可能成功。

    只不過長安這邊借勢朱全忠,已經不足以影響到如今中原的態勢,甚至于可以說如今天下所有諸侯的目光集中的方向也不是關中,而是中原。這場大戰不論誰贏了,都會造就中原各大諸侯勢力的重新劃分。在楊行愍率軍不管不顧加入進來之后,中原亂局之走向已經越發的不可預測。

    “軍師,若是宣武軍使者前來金陵,就說我近日已經陪王妃前往杭州小住,你負責攔住他們。”薛洋在稍微沉吟一會之后朝著袁襲道:“同時讓舒州的第七衛做好準備即可。中原如何動作都不能影響我軍既定之方略,如今收復江南只剩下鐘傳這最后一股勢力,絕對不能出現意外。”

    “主公放心,交給微臣。”袁襲很明顯瞬間明白了薛洋去杭州的目的,頓時哈哈一笑道:“不如讓興緒去舒州一趟吧,就地指揮前線三部兵馬適時而動。”

    “可以。”薛洋點了點頭笑道:“朱全忠如今是風雨飄搖,這個冬天只怕很難度過了,我等三人還能看著他在中原折騰,倒也算是別有一番趣味。讓十三司在徐州做好準備吧,我們不動,但是要給畢師鐸一個機會,養了他這么長時間,也該出去試試自己的鋒芒了。”

    “主公放心,這對于畢師鐸來說,也是一個一飛沖天的機會,他不會看不到的。”李振微微一笑,轉而道:“主公南下,正好給我們的大總管說說親,他常年在南境,別耽誤了和馬家大娘子。”

    “交給我。”薛洋哈哈一笑,將這件事接了過來。這番輕松的場景倒是和此時汴州完全不同,甚至于在李番迅速南下朝金陵而去的時候,朱全忠還竭盡所能拼湊了一支兩萬人的兵馬趕赴葛從周帳前聽命,希望能加強一份力量算一份。

    不過朱全忠在南下求援的時候,實際上李克用在抵達濮州的時候也反應過來了,自己還有一位該死的盟友尚未入局,所以在周德威之后再次派人進入河中,游說王重榮南下。他此時倒是沒有覺得自己會打不贏這場大戰,而是覺得讓王重榮孤立在外的話,若是再關鍵時刻抽冷子打自己一記,搞不好真的會被他一人將整個戰局給顛覆了。所以本著能拉著對方一起下手總比被朱全忠拉過去要好的打算,開始將目光瞄準了河中方向。

    李克用的想法此時楊行愍是無心去理會了,甚至于在得知對方率軍前出濮州之后,楊行愍就迅速給李神福和米志誠下達了死命令,年前兩路大軍一定要突破鄆城和魯城防線,要趕在朱全忠的反擊到來之前拿下這兩州,然后以此來和周邊的各路諸侯周旋,同時趁著畢師鐸遲遲沒有動靜的時候,著令劉威再次派遣兵馬進入金鄉地區。

    如此一來,李神福固然是在魯城打的朱瑄連夜逃回曲阜,試圖從后方增派援兵前來抗擊李神福的進攻,而米志誠那邊在天平軍無法回援,而李克用大軍南下,李存孝甚至于親自轉到范縣方向的時候,直接讓田覠率軍從梁山回身圍攻鄆城,并且分兵在此時迅速掃平了鄆州東北方向的壽張、須昌和宿城等地,在短時間內迅速將整個鄆州打的就只剩下鄆城一座孤城。

    而且和李神福那邊猛攻曲阜不同,米志誠在收復這些縣城之后,迅速派出士兵發出安民告示,除了任用自己攜帶來的文官主政之外,還分別留用了幾個縣令,將其收入囊中,如此一來地方迅速恢復之后,解除了后顧之憂的他更是集中大軍再次投入到鄆城攻堅戰之中,和朱瑾的兵馬晝夜廝殺不停,并且同時切斷了朱瑾和天平軍主力的所有聯絡,親自讓帳前都和自己的親衛隊一起,在運城外圍晝夜巡邏,防止對方的信使越城而出,往范縣送信。

    楊行愍的這兩路大軍在戰場之上打的如火如荼,而圍繞著他和李克用的這一次聯手行動,在朱全忠和李克用的信使分別前出之后,河中方向王重榮也終于動了起來,雖然李克用和前線的周德威都不知道對方到底是怎么想的,但是河中兵馬再次出擊華州,圍攻韓建確實一個積極地信號,很顯然不管對方最終如何,打下華州之前,河中兵馬都不會參戰。

    這個舉動讓李克用滿意,而朱全忠也是嚇了一身冷汗,急忙讓張全義設法聯絡韓建,讓其死守華州,避免出現河中兵馬趁勢前出,攻擊東都洛陽。而在安排完這些之后,朱全忠的全部心思都放到了李番身上,期待對方能如敬翔所愿,撬開南平王府的大門,拉攏這位天下第一諸侯參戰,為自己解圍。l0ns3v3
刮刮乐在线试刮怎么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