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漫威里的德魯伊 > 第一百八十四章 活成自己想要做的自己!

第一百八十四章 活成自己想要做的自己!

 熱門推薦: 手機登錄觀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亞歷山德拉沒有介意阿爾文對自己的判斷,他覺得某種程度上來說阿爾文說的沒有錯,從他們背叛“昆侖”的那天起,他們就已經瘋了。

    亞歷山德拉轉過身,看了看那剩下的13個黑衣忍者和那個黑衣女孩。轉頭對著阿爾文平靜的說道:“我們做個交易吧!”

    阿爾文搖了搖頭,表情有些猙獰的說道:“我說過,我不會和你們做任何交易,你們一定都要死,不然我沒法兒面對那些被你們改造成瘋子的孩子們。”

    亞歷山德拉笑了笑,沒有在意阿爾文的惡意,指著那個黑衣女孩說道:“你得聽我把話說完!她叫雪夜,我的女兒!

    她的身體里囚禁著“獸”,那是最可怕的噩夢里也不應該存在的東西。

    我們很多年前在島國發現的它,當時它受到了重創,我們不知道是誰重創了它,但是它差點殺死了我們。

    我們動用了龍骨的力量才將它馴服,讓它為我們服務,但是它必須要有一個容器承載它,或者說囚禁它。

    不然,他就是人類的噩夢,因為沒有什么能夠殺死它。”

    阿爾文皺著眉毛,看著雪夜,說道:“你的意思是只要她死了,那個“獸”就會跑出來?是這個意思吧!”

    亞歷山德拉笑了笑,說道:“沒錯,所以請你不要殺了她,我知道你有這個能力,但是你沒有辦法殺死“獸”,除非你能為它找到另外一個新的容器。不然的話會死很多人的!

    而且雪夜是“獸”的最新一任宿主,為了她我們甚至沒有選擇復活高夫人。她沒有殺過人,她從生下來開始,命運就注定了她要成為“獸”的宿主,手合會的終極武器“黑空”。

    我可以命令她投降,你的學校下面埋藏著龍骨,我可以告訴你怎么使用龍骨控制“獸”,你可以讓她成為你的武器,只要你讓她活著!

    這是一個老父親的最后請求!”

    亞歷山德拉說到最后甚至沒有看著阿爾文,而是看著跪坐在地面的雪夜,眼里有一些愧疚和愛惜,更多的是無奈,仿佛在接近死亡的這一刻他才找回了一點人性。

    阿爾文知道亞歷山德拉是無情的瘋子,不然誰會讓自己的女兒成為某種怪物的容器,他把自己以外的人都看做可以利用的物品。可是現在的他,一個將死的人,卻好像有找回了一點點人性。

    嘆了口氣,阿爾文看向斯塔克,感慨的說道:“永生是個讓人發瘋的命題,他會讓人丟失人性。當你總是在失去,然后一直在經歷輪回的時候,人會發瘋的。”

    托尼心有戚戚的點了點頭,亞歷山德拉給他上了生動的一課,當一個人開始追求永生的時候,這個人就已經開始丟失人性了。

    因為他的開始無法被滿足,需要用永生來實現自己的,但是世界只有那么大,當你所有的都被滿足之后呢?那就只剩下毀滅了

    而亞歷山德拉更加可悲,他的永生并不長久,需要用龍骨來延續生命,他漫長的一生里一直都在追求永生,可是那是沒有止境的,你把時間都用來干這個,活著還有什么意思?

    阿爾文看著那個跪坐在那里,像是一尊雕像的黑衣女孩,雖然她臭的讓人著急,但是如果亞歷山德拉說的是真的,那么她確實有些可憐!

    從她出生的那天開始她的命運就注定了,成為一個囚牢,一把武器,還有比這更慘的命運嗎?尤其是決定她命運的那個人是她的父親!

    “不能答應他!我有辦法解決“獸”的問題,殺死“黑空”,手合會就會永遠的消失了。”阿爾文朝門口看了過去,棍叟左臂骨折,剛才又被阿爾文摔了一下,傷了一條腿。這會兒扶著餐廳的大門,對著阿爾文說道。

    阿爾文對棍叟提的話題很有興趣,不然每次自己叫囂著要把人全部干掉,最后都沒有做到會很沒有面子的。

    亞歷山德拉沒有因為棍叟的介入而慌亂,只是緩緩的說道:“你們一定還保留著那枚龍骨對不對?可是你去哪里給“獸”重新找一個宿主?”

    棍叟冷笑一聲,招手將馬特叫到身邊,在馬特的肩膀上拍了拍,說道:“馬特也是那種體質的人,他完全可以承載“獸”的力量,而你們,會從這個世界上永遠的消失。”

    亞歷山德拉看了一眼明顯有些措手不及的馬特,笑著搖了搖頭,說道:“那么你問過這位馬特的意見了嗎?你告訴過他后果了嗎?”

    棍叟愣了一下,剛想說話,就被亞歷山德拉打斷了。

    “你什么都沒有告訴他,對嗎?”亞歷山德拉看著馬特,微笑著說道:“我來告訴你,當“獸”進入你的身體,你就會和他合二為一,你就再也不是你自己了,它會不停的放大你內心殺戮的,讓你成為一件武器。你的老師告訴你了嗎?

    當你成為“黑空”你想保持理智就需要一直使用龍骨來喂養它,或者交給別人來控制它,不然他就會吞噬你。

    你的老師告訴你了嗎?馬特先生!”

    可能感覺到馬特的變化,棍叟憤怒的叫道:“馬特,別聽他的,學校下面就有龍骨,你只要獲得的“獸”你就會變得有力量,你就可以去做你想做的事情了,沒有人再能阻止你。”

    沒等馬特說話,阿爾文就站起來笑著說道:“這位斯泰克先生,你是不是對自己有什么誤會?你為什么覺得你能決定學校下面的龍骨的歸屬?”

    棍叟愣了一下,他覺得自己剛剛確實沖動了,但是他一輩子都在等待手合會覆滅的一刻,現在機會就在眼前他怎么能放棄?

    棍叟用唯一完好的手臂摟著馬特的肩膀,臉對著阿爾文的方向,激動的說道:“馬特是你的朋友,他只需要一點龍骨來喂養“獸”,他會變得強大,他會實現他的理想,他能~”

    沒等棍叟說完,阿爾文就打斷了他的話,看了一眼跑過來圍觀的上氣、彼得和哈里,然后盯著棍叟,冷聲問道:“那么斯泰克先生,到最后馬特還能做他自己嗎?”

    斯塔克想到了自己之前和阿爾文說的話,人一輩子最好的狀態就應該是“做自己”。

    不管你獲得多大的成功,人一輩子最大的成就就應該是“成為自己想要做的那個自己!”

    如果一個人活著、活著失去了自我,那該多可怕!不管為了任何東西都不值得!
刮刮乐在线试刮怎么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