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漫威里的德魯伊 > 第六百一十六章 生存環境

第六百一十六章 生存環境

 熱門推薦: 手機登錄觀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社區學校的教學樓一樓,福克斯坐在一樓走廊的椅子上面,她的懷里抱著已經睡著了的小金妮。

    小姑娘不愿意去宿舍,她一直要求留在這里等待阿爾文的回來。

    消極怠工的肥熊蠻橫的將裝著格魯特的飯盒推到了墻角,絲毫不理會這個“朋克”植物生氣的喊叫,滋著牙用口水給他洗了個臉。

    看著格魯特難受的搖頭晃腦的做著嘔吐的動作,這才滿意的用屁股對著他,然后把肥臉架在福克斯的大腿上,用毛茸茸的腦袋頂住了小金妮的腰肢,試圖讓她睡得舒服一點。

    格魯特憤怒的對著肥熊的屁股打了一套組合拳,嘴里“i’ 格魯特,i’ 格魯特!”的不停叫罵著。

    這就看出這位小兄弟不行的地方了,作為一個想要朝著“社會植物”發展的植物小伙兒,連罵人都是一個詞,這就有點太吃虧了!

    小金妮在躺在福克斯的懷里,扭動了一下腰肢,嘴里念念有詞的念叨著,“爸爸,爸爸”,然后微微的轉過身,一只手圈住了肥熊的大腦袋,揪著它的一只耳朵幸福的發出誰也聽不明白的夢囈!

    福克斯微笑的在肥熊的下巴上揉了揉,讓這頭肥熊發出幸福的“呼呼”聲,然后看著坐在對面椅子上,正在照顧睡著的明迪的雪莉輕聲說道:“你為什么想要收養明迪?你看起來得不像是一個對孩子有耐心的人。”

    雪莉輕輕的抽出了被明迪枕的有些發麻的大腿,從身上的戰術背心里抽出幾個彈夾,用毛巾包裹了一下,塞在明迪的腦袋下面。

    聽到了福克斯的問題,雪莉皺著眉頭想了想,說道:“因為明迪跟我小的時候很像,我第一眼看到她就像是看到了小時候的自己。

    我六歲殺死了第一個人,而明迪可能更小就經歷了這些。

    知道我當時看到她的第一個想法是什么嗎?”

    看著福克斯搖頭的樣子,雪莉摸了摸腰間的手槍,說道:“當時我的第一個想法就是干掉明迪的父親,因為我知道被這么訓練出來的孩子會是什么樣的!

    他們被穿上了盔甲,拿起了刀劍!

    當一個人開始習慣用“刀劍”解決問題,那么他就永遠會跟這個世界格格不入!

    直到最后,孤獨會驅使她追求那種“被需要”“被認可”的感覺,最后成為某種可悲的“工具”!

    我花了很久的時間才擺脫那種該死的感覺!

    沒有人天生就應該那樣!”

    福克斯笑著點了點頭,說道:“我們應該差不多,我是15歲才被刺客聯盟吸收,然后接受培訓,不過他們給了當時絕望的我一個偉大的目標,這讓我舒服了很多。

    我那個時候沒有覺得自己是工具,我認為自己在維護整個世界的運轉,你看,有時候虛假的目標也可以成為動力的一種!

    我曾經有段時間覺得我在為上帝“工作”,殺人好像并不會讓我覺得為難!”

    說著福克斯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她看著雪莉的眼睛,笑著說道:“我還以為你樂意收養明迪是為了讓弗蘭克感到安心,想要證明自己也可以是個合格的母親,你之前看起來可不像是對孩子有耐心的人!

    現在看起來,我似乎錯了,需要我跟你道歉嗎?”

    雪莉看了一眼枕著步槍彈夾熟睡的明迪,抿著嘴搖了搖頭,說道:“其實我現在還是沒有什么耐心,讓我24小時陪著他們是對我的折磨。

    不過弗蘭克看起來能干的不錯,他的“潛能”超出了我的想象!”

    說著雪莉左右看了看,壓低了聲音對福克斯說道:“實際上最早我是希望這個小姑娘能夠給尼克那個混小子一個好看!

    這個小混蛋有時候真的非常煩人!”

    福克斯聽了挑著一邊的眉毛,半瞇著眼睛,看著雪莉,笑著說道:“那你算是做了件好事,尼克確實是個精力旺盛的小混蛋!”

    說著福克斯在嘴上做了個拉鏈的手勢,笑著說道:“需要我給你保密嗎?”

    雪莉又看了一眼熟睡中的明迪,長長的嘆了一口氣,有些內疚的說道:“我覺得那小子已經受到教訓了,這種教訓我估計還會持續很長的時間。

    我是不是有點過分了?

    我估計尼克到成年的時候也打不過這個小姑娘,看起來他需要挨好多年的揍,這讓我感到有些內疚!”

    福克斯看著雪莉“假惺惺”的樣子,翻了個大大的白眼,然后,說道:“你需要先把臉上的笑容收起來,不然所有人一看都知道你是個惡毒的繼母!”

    雪莉發出“哈~”的一聲輕笑,說道:“自從明迪來了之后,尼克就在也沒時間來“惡作劇”了,我的口紅不在會有奇奇怪怪的味道,我的香水不會“變臭”~

    這樣才能讓我找到戀愛的感覺,弗蘭克雖然是個木訥的蠢貨,但是他的人真的不錯!”

    --

    阿爾文故意開著戰神三號從碼頭區向著社區學校的方向跑步前進,沉重的戰神三號每一步都能在柏油馬路上帶起一聲巨大的轟鳴,這種過去能讓人罵娘的炸街舉動,現在卻讓狂躁的地獄廚房徹底的陷入了狂歡!

    每當阿爾文路過一個街區的時候,都會迎來大片的歡呼,狂野一點的家伙還會朝著天上鳴槍致意,然后迎來鄰居的齊聲叫罵。

    阿爾文跑出了三條街的時候,一個滿身是血的老太太穿著一身粉紅色睡衣,手里夾著一根細長的香煙,站在路邊對他比劃了一個大拇指,這讓阿爾文吃了一驚。

    處于敬老愛幼的心理,阿爾文停下了腳步,走到了老太太的身邊,摘下頭盔上下打量了了一下這個滿身是血,風韻猶存的金發老太太,笑著說道:“你看起來樣子不太好,不過精神真的不錯,告訴是哪個混蛋在今天這種時候找你的麻煩?

    如果他還活著,我去把他的腸子掏出來!”

    老太太打量了一下阿爾文的黑發黑眼,微笑著說道:“不用了,這里的混蛋很多,但是這里的規矩很好。

    自衛反擊加防衛過當,在這里似乎永遠都不犯法~”

    阿爾文聽了,有點反應過來,這個老太太好像不是那種可以被欺負的人。

    低著頭看了一眼這個老太太,阿爾文微笑著說道:“別這么說,如果你把這里當成無法之地,那么它就會對你用無法之地的規矩。

    以您的年齡來看,這肯定不是什么好的選擇。”

    說著阿爾文想了想,說道:“也許你今天只是碰到了幾個毛賊,但是如果你不改變自己的作風和習慣,也許會有你無法應付的人找上你!

    聽您的口氣不像是這里的常駐居民,所以我要告訴您的是,如果有人有人找你的麻煩,你盡可以用你的方式保護自己,這是你的自由。

    但是最好不要把這種狀態帶進日常生活當中,偶爾我們還是遵守法律的,這里的警察也還算盡職,真的!”

    老太太優雅的抽著香煙,輕笑著聆聽著地獄廚房主人的告誡,等到阿爾文說完了,她才說道:“我的一個老朋友告訴我這里是一個退休居住的好地方,看起來他說的沒錯!

    這里確實有個不錯的主人!”

    說著老太太指了指身上的血跡,微笑著說道:“兩個犯了毒癮的癮君子拿著手槍闖進了我的房間,我只是自衛反抗了一下,可能他們感覺有點痛,所以開槍打死了自己。

    當時街上的情況很亂,我也沒注意,所以~我是個守法的人!”

    阿爾文笑著搖了搖頭,沒有跟這個老太太抬杠,這個明顯在說瞎話的老太太看起來實在不像個守法的人。

    從她說了句自己退休了,阿爾文就能猜到這是一個特殊部門出來的女人,不然正常人絕對不會在退休之后來地獄廚房。

    不過這跟自己沒什么關系,兩個癮君子的死活也不再阿爾文關心的范疇之內。

    在今天這種時候趁亂想要搶劫一個老太太,死了也就死了!

    如果他們沒死,真讓阿爾文碰上了,也會把他們拉出來殺掉!

    他前面說的要把找麻煩的家伙的腸子掏出來,真的不是開玩笑!

    在這種時候還轉著趁火打劫的主意,實在是沒有活著的必要了!

    至于老太太是不是撒謊了阿爾文絲毫都不在意,地獄廚房是個很“包容”的地方,各種膚色,各式各樣的壞蛋聚集在這里。

    你想在這里用黑暗世界的規矩討生活是你的事情,只要你別踩線,阿爾文才不在乎你是死是活!

    畢竟怎么過日子都是你自己選的!

    看了一眼老太太身上的血跡,阿爾文說道:“好吧,您看起來是個好市民,那么,能告訴我你的名字嗎?

    我得警告一下認識的人,讓他們別來找你的麻煩!

    多說一句,你是我見過的最漂亮的老太太!”

    老太太拉了拉自己身上滿是血跡的絲綢睡衣,笑著說道:“你可以叫我維多利亞。”

    說著維多利亞對阿爾文擺了擺手,轉身往自己的公寓走去,她一邊走,一邊笑著說道:““教堂”那個老東西給我推薦了一個不錯的地方。

    刺激,而且充滿樂趣!”

    阿爾文看著維多利亞的背影搖了搖頭,他也搞不明白這些特工之類的家伙為什么覺得地獄廚房會是個好地方?

    還有“教堂”那個老東西,他還欠著自己每年幾個ia的保送名額呢!等有機會碰到這個家伙,自己應該警告他一下,別像個倒霉的房產經紀,賣力的推銷地獄廚房了!

    這里的人本來就活的不容易,再來一些奇怪的家伙,那些小混混就沒活路了,說不定他們那天腦子一熱想要搶包煙錢,結果就會碰到個前ia特工之類的家伙!

    人家就是混口飯吃,現在的地獄廚房的生存條件似乎有點太惡劣了!

    阿爾文看著老太太走進了公寓,笑著看了一眼跑過來的彼得和韋斯利,說道:“聽說你們這兩天干的不錯,為什么不早點回去睡覺?”

    彼得看著那個老太太的背影,縮了縮脖子,對著阿爾文說道:“這個老太太可是個危險人物,她用的rpg都是新的,不像很多人家里都是二手的舊貨!”
刮刮乐在线试刮怎么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