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漫威里的德魯伊 > 第八百零二章 昂貴的救護車

第八百零二章 昂貴的救護車

 熱門推薦: 手機登錄觀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這個時候的基里安已經徹底的瘋了,他是個一個徹頭徹尾的失敗者。

    滿大人和副總統安德魯?范布倫同時做了放棄他的決定。

    副總統甚至將他引到了自己對手的聚會上,想要吸引阿爾文去找到他,然后將自己的所有對手打進地獄。

    可惜他們碰到了一幫最好的特工,伊森?韓特化妝成接頭人給了他當頭一棒,本來伊森?韓特曾經提議利用他一下但是被阿爾文否決了。

    最后被晾在一群敵對“成功者”當中的基里安朝滿大人低下了頭,結果被滿大人送去看守綁架來的埃利斯總統,想要試試能不能吸引托尼?斯塔克上鉤。

    可惜斯塔克和阿爾文同時受困于更加緊急的事件,要不是北極的問題說不定斯塔克就上鉤了。那個廢棄工廠里埋藏的炸彈是滿大人做的最后的努力。

    至于基里安,嗯,看起來根本就沒人在乎他,無論事情最后的結果是什么,他都注定了要下地獄……

    一路逃竄的基里安想清楚了事情的經過,他算是徹底的瘋狂了,現在托尼?斯塔克好像也不那么的可恨了。

    對于任何人來說,那種拉你一把之后,在把你推向深淵的人更加的可恨。

    基里安找不到滿大人,只好順著電視里傳遞出來的信息,來到白宮找副總統先生報復,現在所有人關注的目標都在紐約那位正牌總統身上,這里應該沒有人能阻止他。

    娜塔莎的一枚電擊器激怒了就要得手的基里安,一個短暫的停頓,副總統就被反應極快的白宮特勤保護了起來。

    面對四周不停開槍射擊的士兵和特勤,基里安無視了打在自己身上的子彈,轉身前沖了幾步抓起一個全副武裝的蒙面士兵,狂叫著用力的砸向了娜塔莎藏身的羅馬柱。

    那個倒霉的大兵像是一個被投石機射出的鉛球“砰~”的一聲砸在了羅馬柱上。

    大理石制造的羅馬柱應聲而斷,因為少了支撐平衡出現問題的華麗天花板開始噼里啪啦的向下掉落著水泥塊和石膏板。

    娜塔莎在羅馬柱被擊中的瞬間就一個翻滾竄進了士兵們中間,同時她將手上的所有電擊器統統射向了瘋狂的基里安。

    幾枚小巧的電擊器打在基里安的身上讓他發出了一陣痛叫,幾個白宮的特勤舉著雷明頓霰彈槍迎上去想要嘗試一下……

    “砰”“砰”“砰”“砰”……

    十幾發威力不小的散彈打在了基里安的身上,讓他像是觸電了一樣雙手不停的劃動著,踉蹌的向后不停的后退。

    杜克注意到了基里安眼睛里狂躁的紅光,他推開了懷中的安娜,揮動著雙手大聲的叫道:“退出去,退出去……”

    基里安在后退的過程中抓住了那個副總統的顧問,他強忍著被子彈擊打的疼痛,舉起顧問迎向了那些開槍的特勤。

    看著那些投鼠忌器的特勤無奈的停下了射擊,基里安狂笑著將右手插進了顧問的胸膛,強烈的紅光跟那個倒霉鬼接觸之后發出一陣濃烈的焦臭味。

    基里安一手提著已經變成尸體的倒霉顧問,一手從他的胸膛里掏出一團已經被燒得焦黑的玩意兒,轉頭看著副總統獰笑著說道:“這就是你們的內心,你們都是黑心的混蛋。

    沒有人能利用我而不付出代價……”

    說著基里安把手里的尸體砸向另外一邊的一根羅馬柱,隨著“砰~”的一聲巨響,整個白宮的大廳都開始震動起來。

    被杜克推到角落里的安娜這個時候終于回過神來,他看著不遠處那個高大的背影,溫柔的笑了笑,起身撲向了那個被自己打穿了大腿的國務卿,此時一大塊水泥板正要砸在他的身上。

    杜克聽到了身后的動靜,轉身看到了安娜的動作,驚恐的大叫一聲,“不~安娜~不~~”

    就在基里安大發神威的沖擊被士兵和特勤圍在一起的副總統的時候,白宮特勤麥克?班寧、開傘索、路障端著機槍從側面對基里安開始了掃射。

    大口徑的機槍雖然無法殺死基里安,但是強大的動能還是給他造成了困擾。

    邁克?班寧一邊射擊一邊揮動著受傷的左臂,對著那些有點手足無措的特勤和大兵們,大叫道:“撤出去,撤出去,我們需要更大威力的武器……”

    基里安雙臂護在自己的臉上,眼看著副總統就要在保護下逃離狼藉的白宮大廳,在也無法忍受的他,發出憤怒的尖叫,頂著機槍子彈合身沖進了士兵群里。

    基里安燃燒的身影在士兵們中間掀起了一片可怕的熱浪,士兵們慘叫著被撕成了碎片。

    開傘索他們這個時候只能無奈的停下了射擊,那里有太多的自己人,開槍射擊說不定打死的人比基里安殺死的都多。

    機敏的娜塔莎已經拿出了身上所有的武器,電擊武器、毒針、特制的手槍子彈,但是對發瘋的基里安完全沒有效果。

    當娜塔莎打完了手槍的最后的一顆子彈,面對接近的基里安,這個狡猾的美女特工果斷的朝著側面一個飛撲讓開了通道把副總統露在了基里安的視線內。

    娜塔莎是知道內情的人之一,讓她為了一個本就該死的副總統去死就有點為難她了。

    而且一個火花四射的圓形空間出現在不遠的地方,那個熟悉的戰神號從里面走了出來……

    阿爾文看了一眼場面上的形式,突然舉起手里的戰斧發出了一聲狂野的咆哮,揮舞的手臂一不小心打在了隨后跟來的斯塔克的頭盔上,把他打的一個踉蹌。

    斯塔克還來不及看到發生了什么,他不滿的朝著阿爾文叫道:“嘿~你這是怎么了?”

    阿爾文看到基里安已經掐住了副總統的脖子,他這才側身讓開了位置,笑著抱歉的說道:“我看到了一個強大的戰士,所以忍不住表現一下自己的狂野,很正常不是嗎?”

    就在阿爾文胡說八道的時候,那個副總統已經在基里安的手里被燒焦了。

    斯塔克撇了一眼那個被燒焦的仇人,雙臂突然彈出了一對紅色的短劍,朝著基里安沖了過去。

    “嘿,loser,看這里……”

    斯塔克駕駛著他的紅色鋼鐵戰衣像是流星一樣的撲向了基里安,本就不是什么優秀戰士的基里安反應不及之下被斯塔克的雙劍捅進了自己的胸口,然后被一股巨力帶動沖破了白宮的墻壁,跟斯塔克一起摔在了白宮的草皮上。

    史蒂夫、弗蘭克、和班納博士順著空間一起來到了這里。

    他們出現的第一時間就是開始救治那些受傷的士兵和特勤,這些人為了一個不值得保護的對象受到了巨大的傷害。

    阿爾文操控著戰神號一邊行走,一邊悄悄的利用食尸藤保住了幾個重傷士兵的小命。

    環視了一整圈,阿爾文看到了正抱著一個昏迷美女大叫的杜克,一個灰頭土臉的老頭正在他的旁邊抱著大腿不停慘叫。

    阿爾文走過去看了一眼,輕輕的踢了一腳杜克的小腿,摘下頭盔說道:“這就是你的恐怖分子女朋友?

    我要是你,我就給她叫輛救護車,她看起來應該是得了腦震蕩。

    我估計這里面有你的一份功勞……”

    說著阿爾文指了指地面上碎裂的水泥板,笑著說道:“我要是腦袋上挨了這么一下,有人敢這么搖晃我,等我清醒了我一定踢爆他的屁股。”

    杜克愣了一下,然后在滿是灰塵的安娜臉上擦了擦,這會兒這個魂不守舍的大兵才反應過來仔細的感受了一下安娜的呼吸,他這才又哭又笑的摟著安娜的脖子,不停的親吻著她的額頭和臉頰。

    阿爾文看著情種上身的杜克,無奈的搖了搖頭,說道:“快去外面找輛救護車,從這里去紐約估計你要花大價錢。

    我給喬治局長打了電話,我不能保證任何東西,但是喬治局長應該能讓這個女人獲得公正的審判……”

    說著阿爾文沖杜克眨了眨眼睛,說道:“現在紐約的fbi一團亂麻,ia的人都死的差不多了,喬治局長是紐約最有能量的執法機關頭頭了……

    伙計,我們是朋友,我樂意幫朋友的忙。

    但是你要保證這個女人會站上法庭,別讓喬治局長太難做!”

    杜克聽了愣了一下,感激的對著阿爾文點了點頭,然后抱起安娜就朝著白宮外面沖了過去,那里停放著很多的救護車……

    開傘索和路障無奈的追了出去,路過阿爾文的時候開傘索齜牙咧嘴的行了個巴頓式的軍禮,說道:“你幫了大忙,希望杜克那個混蛋別把自己給坑死了。”

    阿爾文搖頭失笑的看了一眼三個大兵的背影,轉頭對著那個抱著大腿慘哼的老頭,笑著說道:“老兄,你能當沒聽到剛才我們的對話嗎?

    你看起來像個有身份的人,我的伙計要干點出格的事情,你能當不知道嗎?”

    灰頭土臉的國務卿看著臉上帶笑的阿爾文,突然停止了痛哼,艱難的笑了笑,說道:“那個女人雖然打穿了我的腿,但是她也救了我的命。

    阿爾文,看在我是一個即將失憶的傷員的份兒上,給我找點嗎啡或者其他的什么,讓一個65歲的老頭忍受痛苦是不人道的!”

    看著面前的這個模樣糟糕的老家伙,阿爾文笑著把他扶起來,然后說道:“你是個不錯的家伙,你幫了我,也許我也應該幫你……”

    說著阿爾文扶著一瘸一拐的國務卿沖出了白宮大廳,一路跑到白宮的大門位置。

    特意尋找了一個媒體眾多的地方,阿爾文大聲的招呼著一些醫務人員,“快過來,這位勇敢的老先生受傷了……”
刮刮乐在线试刮怎么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