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我從凡間來(這個修士很危險) > 五十章 芳齡十八

五十章 芳齡十八

 熱門推薦: 手機登錄觀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許易道,“我聽不明白你說什么,前輩約我喝茶,咱們便喝茶,至于說其他的,我聽不懂,怕是難陪前輩久待了。至于前輩若想用強,這堂堂東判府,不怕沒有說理的地方。”

    許易的思路已經捋得極清楚了。

    若對方真有敵意,且拿住了切實的把柄,在這東判府中,根本不必和自己廢話。

    而且,誅滅曹滄水,宋友龍之際,他探查的很清楚,沒有任何暗藏的影音珠之流的物件,不可能有人知曉。

    李盡歡能說到關鍵處,不過是合理的推理罷了。

    此刻,李盡歡一直拿話引逗,不過是想他親口承認,許易自然不會上當。

    他雖是陰官界的新丁,但關于陰官的諸多條律,卻是掌握得極為精準。

    只要入了陰官,便跨入了一道保險鎖,除非是被暗殺,沒有誰能明目張膽和陰官動手,哪怕是上級高官沒有拿到律令,也不可以。

    正因如此,許易才急急來這東判府,將身份落在實處,就為這一層保險。

    李盡歡盯著許易良久,忽道,“你今年年歲幾何?”

    “十八!”

    許易連臉皮都沒紅一下,星空戒中的荒魅簡直暈得奄奄一息了。

    “十八十八,我看你有一百八十歲,積年老鬼,也不如你奸猾。”

    李盡歡敲著桌面,感慨說罷,端起茶杯一飲而盡。

    關于如何處置許易的事兒,他定下過許多方案,滅殺自然是第一選擇,不然就不會派曹滄水出動。

    直到昨日,曹滄水的命魂牌破碎,他忽然發現問題嚴重了,有些事情也許要發生變化了。

    所以,他才特意在此地等候許易。

    至于他如何確定許易會來此地,那就再簡單不過了,事實上,許易流落到江南地界上的消息,也在他們的掌握之內。

    許易從陸鎮海那邊弄走了什么,他們也很清楚,不然曹滄水就不會恰好便在宋友龍府中等候許易。

    許易從宋友龍府中會得到什么,也在李盡歡算計之中。

    他來此等候,不過是守株待兔,卻沒想到這兔子這么急,這么大膽,才殺人奪寶,便趕到東判府來找兌現了。

    他約許易會面,亮明什么,是逼迫許易動手,或者遁走,如此,他就有動手的名目。

    爾后,點明許易殺曹滄水,宋友龍,在等許易接茬,影印的秘寶,他早隱在暗處開啟了,只要許易一個應答不善,他就準備發雷霆之怒,當場滅掉許易。

    即便許易有三頭六臂,躲過了他的攻擊,還有整個東判府。

    熟料這家伙奸猾如鬼,始終不肯上套,現如今,人家官身已備,在沒有由頭的情況下,這硬的已經玩不轉了。

    見李盡歡端起茶杯就茶水飲盡,許易知道最難的問題已經過去了,他靜靜等待李盡歡的后招。

    “不必緊張,我沒有后招了,前面的殺招,你都避過了,證明了你的頭腦,前面滅殺曹滄水,宋友龍,敗退張觀海,不管是不是你的手段,至少證明了你的武備,既有頭腦,又有武備,還得了官身,你這人已經太難搞了,所以我不打算搞你了,說到底,你和我沒有血海深仇,我也不想樹一個可能踩不死反而有可能爬起來踩死我的對手。”

    說著,李盡歡抓過茶壺,給許易分了一杯,“不過,你毀了淮右城隍府,殺了曹滄水,給我弄出巨大的麻煩,所以你必須付出代價。”

    許易接過茶杯,微笑道,“大人說笑了,你說的這些,我真的聽不懂。”說話之際,卻傳遞意念道,“你想要什么代價。”

    李盡歡仰天大笑,指著許易道,“難怪你能爬起來,真是一刻也不松懈,也越發證明我的選擇是對的。放心,對你來說,不算什么,這代價便是算你欠我個人情,有朝一日,我向你討這個人情時,你還我就是。”

    許易怔了怔,“就這么簡單?”

    “我看好你的未來,相信我,我下注還不曾輸過。”

    說罷,李盡歡飄然遠去。

    荒魅感嘆道,“看來哪里都有聰明人,這個李神主不簡單吶。”

    許易道,“管他簡不簡單,只要暫時不給我添麻煩就好,行了,本仙君好不容易混進了仙班,現在便要走馬上任去了。”

    他話音方落,身后傳來一道斷喝聲,“呔,那人可是新任安陸城隍許易。”

    許易循聲看見,卻見一名頭戴翅兒帽,身著大紅袍的虬髯大漢,引著四人,急急朝這邊來了。

    許易抱拳道,“在下正是許易,敢問這位仙君如何稱呼。”

    虬髯大漢冷哼道,“本仙君乃東判府刑司司伯慕鄺,大膽許易,你的事發了,跟我走一趟。”

    許易心念急轉,道,“不知慕大人到底所謂何事,還請告知。”

    慕鄺哼道,“去了刑司,自然一切分明,走吧。”說著,大手一揮,他身后四人涌上前來,便要捕拿許易。

    許易冷喝一聲,取了金令符在手,“《地府大誥》第十二章,二十三款,第七條有載,凡在職陰官涉嫌不法事,須證據確鑿,才能捕拿,需要陰官配合者,有司當……”

    許易一字一句,聲音清朗,條理分明。

    慕鄺眼中的驚詫怎么也遮掩不住,他辦過的案子不少,手段極為嫻熟,許易的情況,他掌握了一些,是新任陰官,恐怕連《地府大誥》是什么東西,都不知道。

    過往這等新履職的陰官,他處置的不少,就沒有不虛的。

    眼前這家伙不但將《地府大誥》直接扛了出來,還將條律弄得滾瓜爛熟,哪里是官場新丁,簡直就是積年老油子,莫非這家伙得道之前,曾在凡間做過小吏?

    慕鄺強壓住心頭的驚詫,冷笑道,“《地府大誥》背得再熟也沒用,終究不能護惡庇邪,你既然擺出了大誥,本仙君就和你明說,宋友龍和曹滄水遭人滅殺,你有重要嫌疑,現在可以走了么?”

    許易道,“我想聽聽具體我都有什么嫌疑,慕仙君貴為刑司司伯,應當不會弄錯辦案的流程。”
刮刮乐在线试刮怎么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