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流浪之城 > 第三百一十九章 都在闖關

第三百一十九章 都在闖關

 熱門推薦: 手機登錄觀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地面上有一塊“米豆腐”。

    駱有成和江小瑜刀劈劍刺,也沒能從膠質生物割下一片。沒想到它退卻的時候,卻遺留了一塊,而且方方正正。

    駱有成說:“它知道我們餓了,割塊肉給我們吃。”

    江小瑜嫌棄地看了一眼“米豆腐”,佯嗔道:

    “我懷疑黑洞給我吐了個假弟弟,說話越來越沒正形了。”

    弟弟以前可是和自己一樣,說話都是正兒八經的。

    “二姐,淡定,心情越放松,越容易渡過難關。”

    這話江小瑜贊同,危機面前,越怕就死得越快,啥都不在乎了,死神反而躲得遠遠的。

    “我還真餓了,二姐你呢?”

    江小瑜還真有點餓,但讓她去吃那塊膠質,餓死她也不干。駱有成自然也不會對來歷不明的膠質下嘴,他感慨道:

    “要是這兒有個黑箱就好了,從書院傳點酒菜,咱姐弟倆在這地牢里喝個一醉方休。”

    說者無心,聽者有心,二姐的細眼睛一下睜大了。

    “你說把我們傳進來的,會不會是黑箱?”

    二姐的腦洞開得很大,所以駱有成的臉皺成一團,一屁股坐在地上苦思冥想起來。對科學這玩意,他一向不感興趣。奸夫哥史湘云從來只告訴他結果,不解釋原理。大姐偶爾會向他說幾個基因學方面的術語,但他以聽不懂為由讓大姐跟他說大白話。

    這會兒遇到科學問題了,駱有成抓瞎了。

    關于黑箱,還是廣旭哥同他解釋過一些,記得他說的是物品在黑箱的一個終端被分解,在另一個終端被復原。這點和六七百年前就被寫入科幻小說的量子傳輸很相似。他鬧不清量子物理和疊箱理論之間的區別,但有一點很明確,他沒有被分解,他在“黑洞”里很完整。

    所以,當他把臉皮舒展開的時候,否定了二姐的猜測,只說了一句:

    “黑箱只能傳送非生命體,傳送我舅爺爺沒有來得及實現。”

    江小瑜提醒道:“你舅爺爺沒有完成,會不會他的這部分成果落到別人手里,現在已經實現了呢?畢竟已經過去了十八年。”

    這個可能性是有的。比如,當時主持這項研究的項目成員,如果幸存下來,沒有理由不把階段成果占為己有。如果是基于黑箱的傳輸,似乎也說得過去。

    “回去后問問奸夫哥吧。”

    “為啥叫奸夫哥?”一聲奸夫哥,江小瑜立刻把話題帶偏了。之前駱有成帶著五個妹妹到梅里來探望她時,提到史湘云都稱呼大姐夫。

    “他和大姐不是戀人,不是情人、不是夫妻,卻要那個。”

    “他這人怎么能這樣?”江小瑜好看的眉毛豎起來了,時常帶笑的眼角被拉平了,溫婉的面龐開始充填怒氣,看架勢,她恨不得現在就去找史湘云理論,為大姐打抱不平。

    駱有成急忙擺手說:“大姐也是這個意思,兩人都是實驗室狂人,都不愿意被情感拖累。在這個問題上,他倆一拍即合,不存在誰吃虧,你就別管了。”

    “還有這種關系啊?”情感生活為零的江小瑜無法理解這種奇葩的組合。

    駱有成認真地對二姐說:“這是他們自己選擇的生活方式,只要彼此間沒有傷害,開開心心,就很好啊。”

    江小瑜覺得有道理,沒再糾結這件事。但這么一打岔,黑箱和傳送的疑問就被拋到了一邊。

    駱有成重新把注意力放在米黃色的膠質上,他用意念力估量了一下“米豆腐”的體積,又測了一下“垃圾桶”的口徑,“米豆腐”是為“垃圾桶”量身而切的,他毫不猶豫地把“米豆腐”丟進了“垃圾桶”。

    “咔嗒”,第二扇門的柵欄橫板回收,合金門開始上升。

    “還真的是闖關游戲。”駱有成左右看了看,不甘地說,“怎么沒有通關獎勵?”

    江小瑜擔心地看著弟弟。弟弟與同齡人相比,一向老成穩重。但自從進了這里,他像是活回去了。她很擔心弟弟在“黑洞”里被人做了手腳。事實上,駱有成只是想減壓而已,就像刀行越是遇強敵,越要做出吊兒郎當的樣子,是一個道理。

    第三關,對姐弟倆來說沒有任何難度,從房間的底板里滲出強酸溶液,姐弟倆在空中懸停了五分鐘,溶液退去,合金門下方的一個機簧被強酸腐蝕,第三扇門打開。

    第三扇門后兩米處,又是一扇金屬密閉門,大門表面做了鏡面拋光,駱有成在第一間密室時,看到許多門,實則是鏡中的影像。

    第四關,機關被觸發后,駱有成就明白了為什么要加裝密閉門了。這一關是毒氣,駱有成百毒不侵,隨便噴什么毒氣,他照舊可以談笑風生,閑庭信步。江小瑜的毒抗能力沒有那么強,她開啟戰甲遮蔽全身,屏息了十分鐘,渡過這一關。

    第五關閃電,江小瑜團身躲在意念力護罩里,離地二十公分漂浮著,駱有成充當了避雷針。

    第六關室內燃起了大火。無論是駱有成的身體,還是他的戰甲,在火中都能無虞,只需要擔心毛發,但駱有成有毛發控制異能,他把毛縮進了皮膚,腦袋像剝了殼的蛋一樣光滑。

    江小瑜則趴到了天花板的角落,像蝙蝠一樣倒吊著,遠離火源。但她看見駱有成脖子上頂著一顆嫩滑的雞蛋,就止不住笑,險些從上面掉下來。最后不得不換個方向,頭朝里看著墻角,才平靜下來。

    駱有成依舊給她加持了意念力護罩。護罩加得很有技巧,意念力先裹緊二姐的身體,再撐開,形成了一個三公分的真空層,對隔絕熱對流起到一定的作用。江小瑜為此不得不再次屏住呼吸。熱輻射依舊存在,她的恒溫戰衣不停地運轉,堪堪熬過了十分鐘炙烤。這十分鐘,至少用去了戰衣五分之一的能量。

    駱有成在大姐的實驗室獲得了四項異能,分別是毒抗、火炕、電抗以及毛發控制能力。在過往的戰斗或生活中,這幾項能力極少使用,沒想到在密室里,全部派上了用場。

    二姐連續兩次閉氣十分鐘,腦袋發脹,頭暈沉沉的。駱有成決定暫停闖關,讓二姐稍事休息。

    闖過六關,駱有成心情越發放松,前面的關卡對他來說,完全沒有難度。唯一要考慮的是如何保護好二姐,二姐的疾速能力在密室里發揮不出來。他看著二姐的藍白戰衣,這衣服是真漂亮,又襯膚色,但功能太少,像防彈、防火、防毒、絕緣的功能都必須盡快加上。

    與此同時,刀行和石巖山也陷入了一個闖關游戲。他們進入的是一個返真實境游戲。

    他們倆是循著單片鏡上顯示的坐標定位來的,他們趕到的時候,代表駱有成和江小瑜的兩個小綠點已經消失了。

    他們看到那片黑暗區域,沒有進去,而是選擇進入大樓。理由是黑咕隆咚的,啥都看不見,傻子才會進去。

    石巖山認為哥和二姐都是聰明人,但不幸的是,這兩人成了他口中的傻子。

    大樓的一樓很空曠,沒人也沒怪。他們從步梯上了二樓。二樓的樓道不少,房間也很多,但房門開著的只有一間。兩人走了進去。

    房間不小,大概有六十個平方,地面和墻壁上都鋪設著高彈性高分子材料,天花板上安裝著許多不知用途的設備。

    正當他們準備退出去時,房間門從外面關閉了,房間旋轉起來。刀行和石巖山瞪大眼睛,努力尋找房間出口,但場景卻發生了變化。

    他們出現在一片戈壁中,腳下是一塊高十米左右的巨石。這片戈壁十分荒涼,草都見不到幾根,倒是有不少風滾草,一團團隨風滾來滾去。巨石被魑包圍,東西南北都有,一方十頭,總共四十頭。

    兩人對場景的轉換不算陌生。石巖山用過書院的返真實境訓練室。刀行在災難發生前,也是返真游戲迷,他的絕大部分武術對練都是在返真訓練室內完成的。但他們對被拉入返真游戲大惑不解,前一刻還在真刀真槍地殺怪,被拉入游戲讓他們覺得不真實。

    他們倒不覺得緊張,返真實境的痛感很真實,卻不會要人命,只要精神能夠承受,死了還能無限復活。

    石巖山下意識地摸背后的電磁槍,卻摸了個空。

    “媽的,老子的槍呢?”

    刀行刺了他一句:“離了熱武器,你就不會打架了?你的異能呢?”

    石巖山說:“精準射擊也是異能。”

    刀行不說話了,給他一把槍,他能不能打中頭部都是個問題,更不用說槍槍爆眼珠了,彈無虛發也是本事。他去摸背后的[斬馬]刀,也摸了個空。

    “我的刀呢?”刀行怪叫一聲:“殺人啊?這么多魑。赤手空拳怎么打?”

    石巖山反唇相譏:“離了刀,你就不會打架了?”

    刀行理所當然地說:“廢話,我叫刀行,有刀才行。”

    石巖山還沒想好反駁的理由,魑已經圍過來了。他只好喊一句干他娘的,腳一蹬,跳下巨石,再一蹬,跳起五六米,身子像顆炮彈一樣砸向一頭魑。在他準備用鐵拳砸爆對方的眼珠時,一條腕足從旁邊伸過來,像拍皮球一樣把他拍飛了。
刮刮乐在线试刮怎么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