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御天 > 第一千五百三十四章 是上師

第一千五百三十四章 是上師

 熱門推薦: 手機登錄觀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給楚言講述這番始末的時候,這個修士口水都要噴出來了。

    那副樣子,就像是追求多年的女神,不僅愿意嫁給自己了,更是連嫁妝都準備好了,澡也洗好了,現在就等著他去洞房了。

    恐怕要不是楚言是天心上師的身份,他早就跑走了,才沒有功夫在這里一番講述。

    知道了事情的原委之后,楚言也沒有拖著這個修士問個沒完,點點頭就讓對方走了。

    眼見這天心上師竟然如此客氣,這個修士頓時誠惶誠恐,一邊行禮一邊后退,直到百丈之外,才轉過身離去了。

    “邪蠻雨林中的天材地寶——”看著四周不時穿梭而過的修士,楚言摸了摸下巴,然后搖了搖頭。

    要是過去的話,他或許還會去搏一搏運氣。

    不過現在,就完全沒有這樣的想法了。

    首先邪蠻雨林中雖然生長天材地寶,但是這些寶物,都生長得極為分散。

    要想去尋找到的話,需要很好的運氣。

    要是運氣不好的話,花費了大量的時間和精力,最后空手而回都有可能。

    第二個原因,也是最重要的原因。

    那就是楚殿下現在根本不缺天材地寶。

    季風塘的寶庫,至今才開了一個。

    眼球之中,更有野蠻生長了足足兩萬年的各種天材地寶。

    那些藥材,就算當年不起眼,現在兩萬年下去,那也是極為罕見的至寶了。

    就好比是楚言擁有金山,怎么可能還會去草地里碰運氣撿銅板。

    搖了搖頭后,楚言重新催動靈舟,一路疾馳,一天半之后,就回到了同舟城。

    原本楚言的打算,是從同舟城的舊城外降落,然后獨自前去白家。

    但是出乎他意料的是,剛一降落,莫瓊和白秀秀就迎了上來。

    “楚大人、呃……”華剛說了一半,莫瓊語塞,下一刻,她眼珠子都瞪圓了,失聲驚呼,“楚大人您、您晉升了!天心境上師!”

    情緒太過激動,以至于莫瓊此刻講話,都有些語無倫次。

    白秀秀在一愣之后,明白了莫瓊話語中的意思,頓時之前,也以雙手捂唇,不敢置信的模樣望向楚言。

    身為修士,她們再清楚不過,地元境和天心境之間有多么巨大的差別了。

    不過莫瓊的反應還算是快的。

    在驚訝之后,她立刻回過神來,當即跪在地上,朝楚言恭恭敬敬行禮“恭喜楚上師順利晉升,祝上師此后修煉,依舊勇猛精進,一往無前!”

    這番話,她說得誠心誠意,心底也著實為楚言的晉升感到高興和仰慕。

    這其中的原因很簡單。

    楚言對她和一眾莫家族人,有著救命之恩。

    再后來,她晉升到地元境一重圓滿,也完全是依靠楚言才辦到的。

    現在因為和楚言的關系,她所在的莫家,還搭上了白家這條線。

    自此不能說莫家一躍成為同舟城數一數二的大家族,但是家族地位和原本相比,卻是得到了大幅提升,現在及以后的發展,也都更加便利。

    而這一切,莫瓊再清楚不過,都等于說是楚言賞賜給她和莫家的。

    不夸張地講,莫瓊雖然年紀要比楚言大很多,但是楚言卻可以說是她的再生父母,改變了她和背后家族的命運。

    所以莫瓊對楚言如今是忠心耿耿。

    她也清楚,以楚言如今的實力和地位,她即便是主動要求成為對方的仆人,對方也必然看不上。

    所以在這同舟城內,為楚言好好辦事,就成為了莫瓊如今心中對自己的第一要求。

    眼見莫瓊跪地,白秀秀也趕緊盈盈拜倒,口中說著恭喜楚言的話語,而望向楚言的眼神里,更是充滿了仰慕之情。

    對于兩人的行禮,楚言也沒有客氣。

    他境界和地位,本就比她們要高。

    現在身為上師,更是理應如此。

    坦然接受了兩人的行禮之后,楚言擺擺手,示意她們起身,然后問道“你們怎么會在這里,專程等我的?”

    結果還真是這樣。

    在前面引領楚言往舊城里走的時候,莫瓊也將最近發生的事情,詳細告訴了楚言。

    那天黃澤和白秀秀回到家族后,立刻就去見了族長和太上長老。

    族長白舉和太上長老對于邪蠻雨林中發生的事情大吃一驚,再三反復確認,楚言是不是真的把赤硫火蝎殺得干干凈凈,并且還要在化形大妖都出動的情況下去斬殺萬念蠻龍。

    這種局面對于一般修士而言,而且別說是一般修士了,就算是天心境二重以上的修士,都幾乎是死局。

    所以白舉和太上長老都不認為楚言能夠活著回來。

    要是能回來,那不是開玩笑嘛,那些化形大妖要是真的那么好對付,可以被地元境的修士斬殺,白家歷代的先祖還會死?同舟城還有必要建立新城舊城御敵?

    不過楚言在那種時刻,沒有拋棄白秀秀和黃澤的舉動,也深深感動了太上長老和白舉。

    要知道,生死關頭,兄弟相殘、父子反目這種事情,都很常見。

    更何況楚言并不欠白家什么。

    可是在太上長老和族長白舉看來,楚言還是將當時“唯一”的逃生機會,那一艘靈舟,交給了白秀秀和黃澤,而他自己選擇去“斷后”,為他們兩人的離開爭取時間。

    楚言的這個行為,讓當年參與過白家那慘烈一戰的太上長老深有感觸。

    要知道,太上長老當年和一眾天心境族人,也是用命去爭取時間,施展祖傳禁術神通,為同舟城的修士和百姓斷后,這才爭取到了寶貴的救援時間。

    白家的歷史,白家族人不會忘。

    白家族人內心,也不缺血性和感動。

    所以即便知道楚言很大可能一去不回,但是白家依舊在等候楚言的歸來。

    甚至太上長老親自下令,白家族人日夜在舊城門前等候楚言三年,三年期滿后,楚言如果不能回來,就建他的衣冠冢,享受白家歷代先祖的待遇。

    莫瓊講述的時候,楚言靜靜聽著。

    他知道,白家太上老祖會這么做,一方面是感激于他的所作所為,不過還有一方面,則是他救了白秀秀的命。

    不僅僅是邪蠻雨林中的那一次。

    還有另一次。

    “你體內的火毒怎么樣了?”楚言轉頭,望向白秀秀問道。

    。
刮刮乐在线试刮怎么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