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我讓世界變異了 > 第四百零九章 陰神秘籍

第四百零九章 陰神秘籍

 熱門推薦: 手機登錄觀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肖先生,就在前方,應該有兩株能量果樹。”

    柳度為肖沐帶路,兩人走進了山腳下的一處亂石林。

    亂石林中,水潭旁邊,兩株能量果樹孤零零的懸在那里。

    樹上是空的,能量果實已經全部被摘走了。

    “怎么會這樣?又來遲了一步?”

    柳度現出沮喪之色,顯得失望。

    “這兒的能量果實,已經被摘走很久了。”

    肖沐仔細觀察了片刻,得出結論,緊跟著,他向四周看了看,又有了新的發現,“我在四周發現了濃烈的死氣,來過這兒的應該是惡鬼,兩株果樹上的能量果實,很有可能都是被惡鬼摘走了。”

    “惡鬼?”

    柳度驚詫,“竟然是惡鬼?”

    這幾天里面,尋找能量果實的途中,他和肖沐遭遇了各種對手,包括人間異變者,青鱗異族,卻始終沒有見到惡鬼,也沒有見到僵尸。

    這讓他們忍不住懷疑惡鬼和僵尸是不是已經退出無限山谷了。

    “的確是惡鬼。”

    肖沐仔細觀察了片刻,再次找到了惡鬼來過的痕跡。

    這處亂石林,太多地方透出惡鬼留下的死氣了。

    惡鬼不止來過,還在這兒停留了很久。

    “尊主!”

    鬼仆突然自動現身,出現在肖沐面前。

    這種現象讓肖沐都怔住。

    鬼仆一直響應他的召喚,不召喚就從來不出來,如今天這般突然出現,還是第一次發生。

    “怎么回事?”

    肖沐奇怪向鬼仆望去,一時猜不透原因。

    鬼仆現出迷茫之色,向著四周張望,“我感受到了陰神的氣息,能夠對我起到巨大幫助,助我成道,邁入真境。”

    “陰神的氣息?”

    肖沐的神色瞬間就變得凝重了。

    陰神,通常指的是土地,城隍,判官,閻君這些神靈,和死后的陰靈有關。

    但即使是其中地位最低的土地,也是真境的存在,遠不是此時凡境的他能夠接觸的。

    鬼仆竟然在此地發現了陰神的氣息,這意味著什么?

    “這兒應該藏著什么東西。”

    鬼仆的神色變得迷茫,不斷向著四周張望,似乎在尋找什么。

    “分開來找一找。”

    肖沐心動了,對柳度下令。

    柳度微笑回應,“肖先生忘了我的能力了嗎?交給我吧。”

    “也好。”

    肖沐想起柳度的地聽之術,在搜尋探索方面,的確比自己強得多,放心將搜索的事情交給對方。

    柳度變成法身,化作柳樹,探查起來。

    不久之后,他便有了發現,化作人形,對肖沐道“肖先生,前面山邊有個隱匿法陣。”

    “隱匿法陣?”

    肖沐帶頭往山邊走去,山邊籠罩著灰蒙蒙的霧氣,遮擋住人的視線,讓人根本看不清霧后有什么。

    “擊!”

    肖沐隨手打出了一枚雷符。

    空中產生大量的雷霆,向著霧氣中擊落。

    不久之后,隱匿陣法就被破開,一間石室出現在三人面前。

    “就是這兒了。”

    鬼仆欣喜叫道。

    “進去看看。”

    肖沐當先帶頭走了進去。

    這是一處殘破的石室,石室的面積不大,對面的墻邊乃是一張殘破的書架。

    書籍被搬空,木質的書架已經徹底腐朽了,仿佛輕輕一碰,就會垮塌。

    鬼仆撫摸著書架,清晰的感應到什么,陶醉道“這兒曾經擺放過和成就陰神有關的秘籍,現在卻不見了。”

    肖沐的目光落在鬼仆身上,“那本秘籍,和你修煉的鬼王經相比怎么樣?”

    鬼仆恭敬道“回尊主,這兒出現過的秘籍遠超鬼王經,鬼王經只能讓我步入第五個境界,這兒出現過的那本秘籍,卻能讓我步入真境。”

    “可惜,這本秘籍被人拿走了,書架上只留下書籍殘留的一部分陰神的氣息。”

    鬼仆依依不舍的從書架上收回手掌,顯得失落。

    “既然被人拿走了,就有辦法拿回來。秘籍能夠助你步入真境,我一定會為你拿到手。”

    肖沐作出承諾。

    自從步入第四個境界之后,鬼仆所能發揮出來的作用,已經是越來越低了,戰斗中已經很難對肖沐起到太大的幫助。

    這是因為鬼仆修煉的秘籍太少了,單單一本鬼王經已經限制了鬼仆的實力。

    奈何鬼籍不同于肖沐所修煉的秘籍,很難編纂,即使編纂出來,也不容易控制異變的方向。

    正是因此,肖沐才一直沒有給鬼仆配置其它秘籍。

    現在,既然發現了適合鬼仆修煉的秘籍,肖沐怎肯錯過?

    “多謝尊主大德!”

    鬼仆深深匍匐在地,對肖沐道謝,感激不已。

    此時的他,充其量只是一個陰靈而已,只要一天沒有步入真境,就都只是一個普通陰靈。

    一旦步入真境,那就是一步登天,從普通陰靈變成了陰神。

    陰靈陰神,一字之差,千差萬別,天差地遠。

    肖沐嗯了一聲,將鬼仆收回。

    “肖先生,你快來看。”

    柳度似乎有了新的發現,招呼肖沐。

    肖沐快步走過去,在書架的對面,乃是一張同樣腐朽的木桌。

    木桌上有塊石頭,石頭中出現了一道凹陷進去的痕跡。

    這痕跡是圓形的,仿佛有過一面鏡子曾經放入其中。

    肖沐伸手在這道凹陷進去的痕跡中一摸,結果便感應到濃烈的殘余死氣。

    殘余死氣突然化形,變作黑光,打在肖沐的手掌之上。

    手掌一痛,肖沐立即縮回手掌,臉上露出震撼之色。

    他的手掌竟然黑了,被死氣侵蝕,失去了生機。

    道法靈氣涌出,聚集在手掌之上,這才緩緩將手掌中的死氣驅除出去。

    肖沐深深吸氣。

    哪怕是殘存的死氣,也堪稱強大,幸虧挨了一下的人是他,若是普通的異變者,哪怕沾染上一絲死氣,也會立即死亡。

    “這兒曾經有過一面寶物,也許是一面鏡子,和那本秘籍一樣,同樣被人拿走了。”

    肖沐得出結論,隨后又作出猜測,“惡鬼來過這兒,也許,這面鏡子寶物和秘籍都是被惡鬼拿走的。”

    “惡鬼?”

    柳度恍然道“難怪一直沒有發現惡鬼,原來他們來了這兒。”

    “接下來你要格外留意惡鬼的行蹤,一旦有所發現,立即告訴我。”

    肖沐告訴柳度。

    既然寶物和秘籍都是被惡鬼拿走的,他就打算從惡鬼的手中奪回來。

    牽涉到鬼仆步入真境的秘籍,沒有什么商量的余地,此物肖沐要定了。

    “是,肖先生。肖先生放心,我一定會格外留意的。”

    柳度答應著,對肖沐作出承諾。

    “先離開這兒吧,繼續尋找能量果實,前往下一個地點。”

    肖沐作出決定。

    為鬼仆尋找陰神秘籍固然重要,尋找能量果實也絲毫不能丟下。

    此時,肖沐的手里已經有了一百五十枚能量果實。

    只要湊夠四百枚,他就可以沖擊一下通玄境巔峰圓滿。

    一旦有了巔峰圓滿的實力,他就具備了問鼎成道契機的資格。

    兩人出了石屋,柳度立即變出法身,搜尋起下一處能量果樹聚集點來。

    砰!砰!砰!

    驚天動地的巨響突然在亂石林外面響起,仿佛有流星從天而降,墜落地面,引起大型地震。

    “發生了什么?”

    柳度一驚,急忙收了法身,變成人形。

    肖沐的臉色卻沉了下來,他感覺到強敵靠近。

    這強敵正在封鎖空間,斷他退路。

    轟隆隆

    神圣的氣息撲面而來,一尊巨大銅像突然從天而降,墜落在肖沐兩人面前。

    此銅像散出神力,化作道道紫氣,紫氣噴射,道道交錯,形成紫色蛛網,一出現就封鎖了各個空間,將所有出路斷絕。

    “朋友,既然來了,何必裝神弄鬼,出來吧!”

    肖沐低喝,目光向空中掃去。

    轟隆!

    一道赤色流光從天而降,將地面砸出一個巨大深坑。

    “哈哈!哈哈哈哈!”

    一人狂笑著從無底深坑中跳了出來,體型高大壯碩,銅臂鐵骨,全身顯出赤色,仿佛乃是古銅打造。

    “徐銅像!”

    肖沐目光一凝,認出了這人。

    柳度猛吃一驚,悄悄后退,他很清楚徐銅像的可怕,巔峰圓滿的異變者,絕對不是他能夠應付的,一招就能將他擊殺。

    “正是本人,肖沐,你讓我好找!”

    徐銅像臉上喜色濃郁,充滿狂喜之意。

    “哦!”

    肖沐隱隱猜到了什么,卻故作沒有看出徐銅像的來意,“你要找我,為了什么?”

    徐銅像哈哈一笑,顯得十分豪邁,“肖沐,你何必假裝糊涂?我就不信,你不知道我是為什么而來。”

    “你第一個步入無限山谷,一定獲得了大量能量果實吧?”

    肖沐淡然回應,“恐怕要讓你失望了,我獲得的能量果實并不算多。”

    嚴格說起來,肖沐還真沒說謊,他獲得的能量果實雖然不少,大部分卻都拿來用作突破通玄境巔峰之用了,此時手里的能量果實,總共也只有一百五十枚而已。

    “肖沐,你這么說,只會讓我輕視你。”

    徐銅像抱臂而立,現出不屑,“你第一個進入無限山谷,占據先機,獲得的能量果實豈能不多?”

    “哼,我不愿和你多說廢話,朱言生通緝你的事情,你不可能不清楚吧?”

    “清楚又怎么樣?”

    肖沐猜不透此人究竟想做什么,一時卻也并不著急。

    “知道就好。”

    徐銅像臉現笑容,“憑你的實力,你有幾成把握從朱言生的手下逃生?”

    “這”

    肖沐一怔,最終并沒有回答這個問題。

    此時,他的修為已經步入第四個巔峰初期,憑借手上的各種寶物,即使遭遇朱言生,單打獨斗,自信也絕對不會輸給對方。

    而一旦獲取足夠數量的能量果實,步入和對方同樣境界的巔峰圓滿,肖沐甚至有把握輕易將對方擊殺。

    徐銅像顯然誤會了肖沐的意思,還以為肖沐被自己一問之下,開始為處境擔心,自得一笑,詢問道“本人只問你,想不想擊殺朱言生?”

    “擊殺朱言生,你什么意思?”

    肖沐疑惑了,徹底猜不透此人想做什么。

    難道他還想幫自己擊殺朱言生不成?

    這人有這么好心?

    肖沐根本不信。

    徐銅像抱臂大笑道“就是你想的那個意思,我可以幫你擊殺朱言生。”

    肖沐并未動心,淡淡詢問,“我想一定是有條件的吧?”

    “聰明!”

    徐銅像開口稱贊,“你很清楚,我想要什么。”

    “對我來說,這次能量果實任務,最重要的就是獲取第一名,奪得成道契機。”

    “除此之外,一切都不重要。”

    “所以,我的要求很簡單,肖沐,將能量果實交出來吧,我只要你身上的能量果實。”

    “只要你將能量果實交出來,再和我聯手,助我搜羅能量果實,我就助你擊殺朱言生。”

    “這個條件,對你來說,足夠優厚了吧?”

    徐銅像底氣十足,充滿自信,仿佛料定肖沐一定會答應自己的條件一樣。

    在他看來,對于肖沐來說,最重要的并不是獲取能量果實,而是朱言生這個潛在威脅。

    他并不覺得肖沐是朱言生對手,在朱言生的通緝之下,不和自己合作,就只有死路一條。

    生死和能量果實之間,他相信肖沐清楚如何取舍。

    “我很好奇。”

    肖沐并沒有立即答應,但也沒有立即拒絕,“你為什么非要幫我?”

    徐銅像傲然伸出右手,一根根曲起手指,細數起來,“第一,我看你順眼,看朱言生不順眼第二,你是第一個進入無限山谷的,身上積攢的能量果實應該足夠多,對我幫助巨大,再加上你那奇特的圣旨,可以助我出入很多險地,同樣擁有巨大幫助第三,殺了朱言生,就可以為我減少一個競爭對手。這三條夠不夠?”

    “的確是很好的理由。”

    肖沐點頭感慨著,一副被徐銅像說動的樣子,接著卻又搖頭,“可惜,我卻不得不拒絕你的要求。第一,我身上的能量果實并沒有你所想象的那么多第二,關于成道契機,我本人也想爭奪一下第三,擊殺朱言生,我并不需要別人幫忙,一個人就夠了。”

    徐銅像當場愣住了,仿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片刻之后,他突然狂笑出聲,望著肖沐的眼神中充滿荒謬之意,“肖沐,你說什么?你一個人就能擊殺朱言生,你也想爭奪成道契機?哈哈,你在開玩笑嗎?”

    “你什么實力,也有資格爭奪成道契機?就算給了你成道契機,憑你的實力,又有什么用?能成道嗎?”

    他對肖沐瘋狂嘲諷,眼淚都快笑出來了,覺得荒謬,肖沐簡直不自量力。

    “你笑夠了沒有?”

    肖沐臉色一沉,道法靈氣運轉全身,身上立即透射出第四個境界巔峰氣息。

    。
刮刮乐在线试刮怎么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