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此界修真不正常 > 第323章 話外音

第323章 話外音

 熱門推薦: 手機登錄觀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沈端方雖說自身武力值不高,可是卻因為執掌一族便在成年之后迎娶了另一個武林家族的千金為妻,不過兩年便生下了云磊。3≠八3≠八3≠讀3≠書,↗o●而云磊出生后,竟然表現出了極佳的練武資質,成了全族的希望。

    事情到這里的時候,大家誰不說沈族長有福呢?若是一直如此靜下心來過活,不出十幾年,沈氏一族就會再出一位強大的武者。一個有著兩位強大武者的家族,在武林也能說得上幾句話了。

    沈氏一族依附于東南的一個中等勢力明陽宗,族中子弟大多拜入此宗門下,幾百年下來,竟也在明陽宗內有了一席之地,在明陽宗這一段地界上,沈氏子弟竟也春風得意,引得門下無數低階弟子爭相巴結。

    其中便有一位貌美無匹剛練武的女弟子,不僅美貌異于常人,性情竟也極為柔弱,引得宗門內的弟子們憐惜不已,殷勤備至,想要抱得佳人歸。

    卻沒有想到這位女弟子誰都沒有看上,而是和當時在明陽宗內掌管外門弟子的沈端方勾搭在了一起。

    云飛揚聽到這里的時候皺了皺眉,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據說那位單純善良的女子跪在沈端方的妻子面前不斷的磕頭,梨花帶雨一般哭得楚楚動人,惹人憐惜。

    據說這位柔弱的美人苦求著云磊的母親,“便將奴婢當成小貓小狗一樣的玩意兒,只求夫人能給我一席之地,我和族長是真心相愛的呀!”,說著便哭倒在地,在及時趕來的沈端方的懷里,幾乎暈厥了過去。5∞八5∞八5∞讀5∞書,←o≈

    在自己丈夫的指責憤恨的目光里,云磊的母親又該怎么做呢只能?收拾出了最好的院子,備下了最好的東西,來安置自己丈夫、自己兒子父親的心上人。從那一天開始,到最后逝去,竟再未見過自己的丈夫一面。

    在這位“小貓小狗”進門不過三載,這位自成為族長夫人后行事無一不妥,引得眾人愛戴的夫人便抑郁而終。

    真是有了后娘就有后爹,沈端方的眼里,竟只剩這么一位真愛。

    既然擋了他給自己愛人名分的障礙已經不見,還未等云磊母親過完“三七”,那廂沈端方便迫不及待地將真愛迎娶進門,絲毫不顧全族的一致反對。

    而在一年之后美人有孕,不知何故,云磊竟在沈端方眼里成了極度礙眼的存在。

    畜生,孽子,這樣的話沈端方竟是每天都罵上幾遍,在最后,竟然要將云磊逐出家族。后來在一次云磊為自己母親上香回來之后執意要將他逐出家門,更加不允許云磊拜入明陽宗。

    這一次,是真的惹翻了云樂的母親云嵐。

    那位真愛進門的時候,云嵐在閉關并不知情,然而自出關,她便極力反對將此女留在沈氏。卻終于抵不過一意孤行的親生兄長,便只好處處護持云磊母子,以防兩人吃虧。

    待到沈端方迎娶繼妻,完全不顧妻殤不過幾日,那時的云嵐便已經火冒三丈,如今云磊被逐,她倒也是有決斷之人,二話不說便帶著云磊千里迢迢投奔了早年和家族斷絕往來的妹妹沈靜,在沈靜的引薦下,資質絕佳的云磊不僅順利進入云家,更是成為了當時的準組長云九天的弟子。

    將云磊送來云家,沈嵐也懶得回家族,便在云家外的一個小鎮住下,卻在頻頻探視自家侄子的時候,與云九天一見鐘情,成就了一段姻緣。

    卻讓人沒有想到的是,在云磊進入云家,云嵐嫁與云九天后,遠在東南的沈端方竟然也立了起來,不僅自身成了明陽宗的長老,就是連他的真愛為他產下的一雙兒女也跟著風光無限,自出生就有無數人奉迎。

    云嵐卻是被惡心的不行,屢次寫信斥責,卻還是無法改變自家兄長的我行我素,心生厭惡的同時,竟是十幾年不回家族,對沈端方的所作所為只當做看不見。

    而云飛揚雖然沒有真的見過那位大師兄,但是他的性情卻是了解了不少。

    那位大師兄雖然怨恨自己的父親薄情寡恩,卻無法真的斬斷這份流在骨血中的父子天性。當有一日接到沈端方的親筆信后,舍不下父子之情的云磊,默默接受了父親新的家庭。卻在這份感情的束縛下,不知受了眼前這對名喚沈聽風、沈吹雪的雙胞兄妹的多少閑氣,如今,竟是連心愛的寶貝都留不住。

    云飛揚想到這,不由的一陣冷笑,有些人啊就是賤,不能慣著。

    你不慣著還蹬鼻子上臉呢,這慣著了可還行。

    他可不是云磊。

    云磊性格端方,看似爽朗,卻是極重規矩之人。

    然而他云飛揚遵守規矩絕對不是在這種奇奇怪怪的地方遵守,最多在飯桌上遵守食不言的規矩。

    不說當年那美人妄圖進門時,云磊受縛于父子綱常只能在一旁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母親傷心欲絕而無能為力,換了是他,管你是誰,敢破壞自己一家人在一起的,他云飛揚絕對給自己伸張正義。

    不管如何,他不能委屈了自己。

    當然了,他剛來這個世界的時候,形式比人強,那沒辦法。

    但是他過得還不錯的。

    錦衣玉食還能暗中傳播謠言給那些小宮女。

    過得可滋潤。

    至于這對兄妹就算是他同父異母,他也不會為了其他人“安分守己”。

    誰敢讓他不開心,就一輩子別想快活!

    想到這里的云飛揚微微瞇起了眼睛,彎下腰直接給了沈聽風一個嘴巴,冷笑道,“我道是誰,原來是你們,在我云家的地頭,還敢向我和師兄伸爪子!養條狗好歹還能讓它對著我搖搖尾巴呢!在我們面前,你耍什么微風,充什么老大!你們仗著我們的勢,竟然還敢跟我們張狂!竟是我爹宅心仁厚,縱的你們!”

    被打得臉一偏的沈聽風忍著渾身上下的劇痛怨毒地看著眼前的云飛揚,好半晌才勉強出聲,“你給我等著,我……”

    云飛揚白了一眼,這人腦子不行,居然沒聽懂他的話外音。11

    。
刮刮乐在线试刮怎么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