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萬界建道門 > 第1441章 再臨兜率宮

第1441章 再臨兜率宮

 熱門推薦: 手機登錄觀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治療小玉道傷勢對于陳凡來說并不是很困難,小玉這些年來苦練劈天神掌,只不過礙于體內法力不能完全為自己所用,才沒有成功,如今有了陳凡的幫助與疏導,不但傷勢盡復,反而因禍得福,練成了劈天神掌。

    放下心來,陳凡向四公主道,“我才回天廷,事多且雜,不能總留在這里。不知她何時能醒,麻煩你多費些心了。”

    四公主在鼎里爽快地應了下來,“放心吧我會幫你照顧好她的。”

    陳凡轉身出門去赴朝會,沒有看見榻上小玉的睫毛微微顫動,人似要醒了,準備開始進入新一輪的權利角逐。

    “李靖削去兵權,先留在凌霄殿聽用,哪吒再三地幫助沉香,本該就地處斬,但念其營救百花仙子有功,免去死罪,罰面壁五千年,任何人不必求情。”

    凌霄殿上,陳凡站在朝班最醒目的位置之上,威儀如故,正淡淡地聆聽著王母的訓諭。諸仙看向他的目光,卻與從前大不相同,從前他們的目光中,畏懼里有著一絲輕賤,輕賤中卻混雜著害怕。

    他們看不起他的為人,卻本能地懼怕他的權柄,更何況,在他被赦去舊罪,官復原職的第一天里,王母便表現出對他超乎尋常的信任與滿意。

    但是誰有想得到,這個人王母的忠犬竟然框了王母一道,轉瞬之間,就從王母的第一心腹,變成了不死不休的生死大敵,帶著自己的班底派系,徹徹底底的成為了王母的敵人。

    偏偏她又已經全力以赴的支持這個罪臣官復原職,哪怕此刻已經翻臉,她卻也再也無法反悔了。

    素與李靖交好,又與他一并解救百花仙子的太白金星,搶先出列,施禮奏道,“陛下,娘娘,積雷山牛魔王父子伙同五大圣作亂一事尚未了解,若不及時鏟處,怕會越鬧越大,值此用人之際……”

    太白金星是天廷中著名的不倒翁,一向唯唯否否,圓滑周到,與西天佛門又有著千絲萬縷的關系。

    王母雖說過任何人不得求情,卻也不能因此便降罪于他,當下只打斷了太白金星的話頭,冷冷的看了一眼陳凡道,“鏟除牛魔王一事,有二郎神一人就夠了。”

    隨后看了玉帝一眼,玉帝會意,便也開口說道,“好了,一切事情就按娘娘說的去辦吧。”

    太白金星聽出了王母言下的不滿,手持拂塵,低頭退了回原位。又議了一番事,盡數是王母與司法天神二人的爭辯下一言以決,如今陳凡既然已經同王母翻臉,自然該露出自己的鋒芒來。

    在眾仙如履薄冰的惶恐神色里,司法天神重掌大權后參與的首次朝會,終于到了散朝的時候。

    看著玉帝和王母跨鶴而去的莊嚴身影,陳凡的目光初次捎帶了欣慰滿意之色。多年謀劃,自己終于得到了需要得東西,將領軍之權,司法之權攬于一身。

    他突然微笑了起來,對哮天犬說,“我們走吧,去看看沉香在老君的煉丹爐煉化了沒有。”

    兜率宮里,爐火通明,老君正襟危坐,微掀眼簾看了司法天神一眼,略帶了些得意之色。他向煉丹爐方向一示意,又復合上了雙目。

    “老君。”在老君法座前止住腳步,開口便是語帶雙關,“沉香煉化了沒有?此事宜急不宜緩。”

    “應該已經煉成飛灰了吧,仙丹是沒指望煉回來了。老道回頭便將這些飛灰清理出去,免得占了我爐鼎里的空位。”老君的話,雜在煉丹爐劈啪的柴木炸裂聲里,悠遠飄渺。

    楊戩看向哮天犬,狗兒低叫一聲,“天地無極,萬里追蹤。”

    施術在丹房里一陣搜尋。他循味而行,險些直直撞上了燒紅了的丹鼎。但味入鼻里卻放了心,向主人點了點頭,壓低聲音說道,“沒事,很好。”

    氣味猶從鼎里傳來,看來定象當年煉化猴子那般動了手腳。陳凡放下一重心思,踱了兩步,忽道,“老君,這八卦爐里的爐火為何永不熄滅?

    老君知道陳凡的意思,拿起一根柴火,淡然道,“這根柴,只能承載它燃燒的這段時間的責任,如果燒完了,就要把它清除出去,否則灰燼占著地方,新柴又填不進去,爐火就會熄滅。”

    陳凡明白老君是看出自己的意思了,才解說得這般詳細。只不知丹鼎里那個孩子有沒有在聽,又能不能聽得明白自己話里的隱意。

    陳凡暗自沉吟,既然說了,索性再點明一層又道,“老君這一席話,實在教人受益良多。可惜普天之下,服用那些靈丹者雖多,知其妙用根本者卻如鳳毛麟角,千萬年難得一遇,當真是可惜得緊啊,他們根本不知道,哪些屬金,哪些屬木,哪些屬水,哪些屬火,哪些屬土。

    因為是囫圇的吞進去的。所以他們更不明白,那些仙丹早已經融進了他們的自己血肉里,就像那些讀過的那些書一樣,它已經進入了自己的腦子里,那就是他們自己的了。”

    “得聞老君高論,楊戩不虛此行。”陳凡隨后微微躬身,又掃了丹鼎一眼。此番合作,老君確有誠意,就算此時沉香沒聽進去,放他下凡之前,老君也必會諄諄教誨他到記牢為止,剩下的就要看沉香自己的了,看看他何時領悟此中含義,重新振作起來。

    兵權交割過來,積雷山征討在即,陳凡復職后的第一天,竟是直忙到圓月高懸天際之時,才將公務盡數安排妥當。

    “二爺,這是諸部建制名冊,兄弟已整理過一遍了。”將文牘呈在案上,老四掩不住邀功的得意說道,“托塔天王執掌兵權多年,關系盤根錯節,我費了好大勁,才將他的親信都挖了出來。”

    陳凡翻閱幾頁,見人事備注詳細,顯見老四下了極大的工夫,他頗為贊賞地笑了一笑問道,“老四,兄弟們之中你最足智多謀,有什么打算說來聽聽。”

    梅山老四本來也沒什么大志向,如今隨著陳凡恢復權利,梅山兄弟們也全部官復原職,搖了搖頭道,“兄弟們其實也沒什么要求,只要跟著二爺就好。”

    陳凡點點頭,心中倒是頗為感動,翻看著名冊,標記的幾個軍職道,“老四,您看這個,雷火部左都指揮使,統領三界雷部火部,職責征伐逆命的妖孽。但現任赤昊星君卻是李靖封神進的舊部,不能不多加提防。”

    隨后又向后翻了幾頁,“御前軍統領都護使,持掌天廷中樞的安全防務。若司其職者不遵我們號令,后果非同小可,還有這個,總監查使,監督三軍律法,考核軍職上仙功過……”

    林林總總的挑出來幾個要職,安排梅山兄弟們任職,陳凡才不再翻閱,哪怕他與兄弟之間的情義極深,知道他們無論如何也不會背叛自己,但是自己也不能完全不為他們著想。

    老四感動萬分,雖說他們與陳凡之間兄弟情深,但是權利與兄弟并不沖突,他們也不是不喜歡權利,只是不希望陳凡難做罷了。

    送走老四,陳凡沉吟著向外走去,不知不覺地,便來到了后殿的密室。他自己反倒愣了一下,隨即想起,那小狐貍的傷勢不輕,再為她調治一次也好。

    開門進去,見榻上小玉定定地看著自己,卻又奇怪,為何她眼中不見恨意,不見鄙夷,卻有著淚水盈盈欲滴。

    敖聽心的聲音怯怯地響起,“我……我告訴她了。”

    楊戩眉峰一擰,但他原本就沒指望四公主能為他守秘,現在多了個小狐貍,也就是以后多費一番手腳罷了。

    。
刮刮乐在线试刮怎么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