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沒人會幫你 > 第80章 還不成熟

第80章 還不成熟

 熱門推薦: 手機登錄觀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言言已經對自己的設計失去信心,她有些不情愿地說道:“謝謝劉哥信任我。”

    莫偉看著言言,輕聲說道:“你好像沒有什么信心。”

    言言忽然有一種遇到知音的感覺,“嗯,我感覺我的腦子是空的。”

    杜森笑道:“知道自己腦子空,就趕緊學吧。”

    徐暢的酒勁兒有點上頭,她抬手摸了摸言言的頭,“我們班最奸的腦袋,怎么還折騰空了。”

    言言推開徐暢的手,“我們班最聰明的腦袋是郎文。”

    “我說的是奸,不是聰明。”徐暢糾正道,“你是傻奸、傻奸的那種。看上去傻乎乎的,貌似很憨厚,其實一肚子心眼兒,從來不吃虧。”

    杜森愣了一下,他忽然意識到,他以前忽略了一件事兒,如果言言真是一點心計都沒有,劉一帆怎么會死心塌地的幫她。

    莫偉卻想起了看上去總是傻傻的,可實際上心眼兒最多的小符姐。

    他回憶起小符姐跟師父吵架的時候,指著營業執照說,中醫館的法人是我,別墅房產證上的名字也是我,這一切都是我的,我哪兒都不去,你趕不走我。莫偉想到小符姐沒走,師父卻走了,不免一陣心酸。

    徐暢的評價讓言言很難堪,她尷尬地說道:“你喝了多少啊?我們回去吧。”

    徐暢笑道:“你不用不好意思。這桌子上的人都是賊精八怪的,他們看你一眼就知道你是什么人啦。”

    劉川說道:“我看到言言的第一眼,就覺得她跟小符姐很像。”

    莫偉嘀咕道:“我也覺得很像。”

    言言愣了一下,“你們是在夸我嗎?”

    徐暢眨了眨眼睛:“小符姐是誰?”

    劉川解釋道:“我們的一個朋友,一個非常可愛的女人,笑起來的樣子傻傻的,卻沒有人能騙得了她。”

    莫偉撓了撓頭:“她是非常善良的一個人,總是裝得很兇,實際上膽子卻很小。”

    徐暢笑道:“喲,聽你倆這么一說,她的性格跟言言倒是挺像的。”

    言言拉了一下徐暢的胳膊,“徐叔該到了,我們先走吧。”

    趙小博對言言說道:“她喝酒了,我開車送你們吧。”

    言言忙說道:“不麻煩你了,徐暢爸爸會來接我們。”

    徐暢拿起手機,撥通了徐爸爸的電話:“爸,到了嗎?哦,我馬上出去。”

    徐暢掛斷電話:“我爸爸來接我了,我們改開再聚。”

    言言站起身:“我們先走啦。”

    徐暢起身時有些打晃,言言趕緊扶了她一把。

    杜森也起身,“我先送她們出去,馬上回來。”

    言言有些不好意思,“老板,我們沒事兒的。”

    “走吧,你們兩個美女,誰能放心。”杜森說著,跟她們一起走出餐館。

    徐暢的汽車離餐館不遠,徐爸爸見徐暢和言言走出來,便啟動汽車開了過來。

    徐暢看著自己的汽車,傻笑道:“我爸爸來了。”

    “老板,明天見。”言言說完,把徐暢推進車里,自己也趕緊上了車。

    徐暢爸爸仔細打量著杜森。杜森笑了笑,也不等汽車開走,先轉身進了餐館。

    徐爸爸馬上問道:“這男的是誰?”

    言言答道:“我們老板。”

    徐爸爸皺著眉頭:“你們老板為什么請你吃飯?”

    言言解釋道:“本來是我要請徐暢吃烤串的,沒想到在這兒遇到他們同學聚會了,就改成了他們請。”

    徐暢笑道:“爸爸,你不用擔心,言言的老板沒看上言言。倒是言言有點喜歡他們老板的同學。”

    言言氣得擰了一下徐暢的胳膊:“你喝了多少啊,又在胡說。”

    “我清醒著呢,”徐暢坐正身子,“我只是裝著有點喝多。”

    言言不解:“你為什么啊?”

    徐暢正色說道:“為了看清你喜歡的那個劉川。”

    言言覺得徐暢有點不可理喻:“天啊,我今天是第二次見他,我怎么就喜歡他啦?”

    “你要是不喜歡他,剛才你就會直接離開,而不是猶豫不決。就你那倔樣兒,你想走,誰留得住你?”

    言言深吸一口氣,“我以為你想留下。”

    徐暢瞥了一眼言言:“你說這話底氣足嗎?咱倆認識這么多年了,你看劉川那小眼神,你以為我看不出來嗎?”

    言言想辯解,卻又不知道怎么說。

    徐暢繼續說道:“你不用跟我解釋,你心里比我清楚。做為你的朋友,我得告訴你,劉川這人跟劉一帆有一拼,也不是省油的燈。你跟他在一起,你玩不過他。到最后傷心的人只能是你。”

    言言無力地說道:“你想多了。”

    徐暢想了想:“那個莫偉看上去倒是挺靠譜的。你跟他跟熟嗎?”

    言言嘀咕道:“不熟。前兩天劉一帆知道我酒精過敏,非拉我去他那診脈,他也沒說出什么來。”

    徐暢皺了皺眉:“我剛才就想問你,你什么時候酒精過敏的?”

    言言解釋道:“我媽媽酒精過敏,我是遺傳。劉一帆是聽他爸爸說的。”

    徐爸爸忽然說道:“劉一帆對你一直不錯,你怎么就沒考慮過他?”

    徐暢馬上反駁:“爸,你不懂,劉一帆那花心大蘿卜,女朋友就沒有超過半年的,只有那認錢不認人的女人才會喜歡劉一帆。”

    徐爸爸疑惑:“劉一帆人品那么差,你們怎么還總一起玩?”

    “他這不是人品差,”徐暢想了想,“他這人做哥們沒問題。”

    言言弱弱地說道:“其實他跟女朋友分手,也不都是他的原因。”

    徐暢咐和道:“沒錯,他那些女朋友也沒幾個正常的。”

    徐爸爸無奈地笑了笑:“你們啊,年紀也不小了,卻還不成熟。”

    徐暢一挑眉:“爸爸,你閨女還不成熟?”

    言言慢悠悠地說:“徐暢已經很成熟了。”

    汽車停在言言家樓前,言言下車。徐爸爸也跟著下了汽車。

    言言忙說道:“叔叔,你不用送我。”

    徐爸爸先一步朝樓門口走:“天都黑了,我送你上樓吧。”

    徐暢坐在車里喊道:“你讓我爸爸送你吧。”

    言言只好快步跟上徐爸爸。她拿出鑰匙打開樓宇門。

    “叔叔,我自己上樓就可以了。”

    徐爸爸說道:“我送你吧,我還想跟你說兩句。”
刮刮乐在线试刮怎么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