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時間重啟游戲 > 16、你懂個P的996!

16、你懂個P的996!

 熱門推薦: 手機登錄觀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到了考場,將妹妹送到班主任苗老師那兒,這次夏沫沒有打電話聯系王莎莎,反正找她也沒有用,倒不如再想想其他辦法。

    正往路邊走著,林妙妙父女二人正好迎面走來。

    “爸!他就是夏朵的哥哥!”

    林妙妙又喊出了這句熟悉的臺詞,林啟明跟著滿臉感激地朝夏沫走來。

    “你好,夏先生是吧,我叫林啟明,是妙妙的父親。”

    “哦,林先生你好。”

    “昨天妙妙上考場時不太舒服,多虧有你提醒,準備了藿香正氣水,不然這么重要的考試就要考砸了!”

    林啟明說又伸手從兜里拿出個名片盒,取出一張名片,遞了過來。

    “那,夏先生,這是我的名片,以后若是有什么用得上的地方,盡管給我打電話!”

    呃,原來是要給我名片啊!

    夏沫雙手將名片接過來一看,目光立刻聚在左上角。

    一匹白色飛馬logo!

    下面五個醒目的黑色燙金字:天馬工作室!

    這個林啟明竟然是天馬工作室的設計師!

    那豈不是說上一個循環,自己白白錯過了一個打聽宮澤下落的好機會!

    不過還好,時間重置,機會依然擺在眼前。

    夏沫心里有些小激動,抬起頭確認道:“這個天馬工作室……是宮澤先生的工作室嗎?”

    林啟明點了點頭,笑著說道:“沒想到夏先生也知道我們工作室,我聽妙妙媽媽說,夏先生是一位策劃師,希望以后能夠有合作的地方。”

    當然有了!

    聽了對方這話,夏沫索性開門見山地說道:“說起來真是太巧了,正好有個項目想和你們天馬合作,只是對方指定要宮澤作為設計師,林先生,你知道宮澤先生現在在哪里嗎?”

    林啟明微微挑了挑眉頭,回憶道:“老板一向是說來就來說走就走,不過昨天晚上加班時,我好像聽他提了一句,要去魔都看什么斯諾克大師世錦賽……”

    原來是去魔都了!

    聯想起昨天王莎莎打的電話,夏沫似乎明白了,今天早上那班飛機的乘客是哪一位了。

    “這個消息太及時了,謝謝你,林先生,相信我們以后一定會有廣泛合作!”

    和林啟明重重握了握手,夏沫直接打車回公司,剛一坐下,打開電腦就查起了今天的航班。

    今天從山城飛往魔都的航班,果然有個是十一點起飛的。

    好吧,正好妹妹的愿望也是想去魔都看看,夏沫直接定了晚上七點的飛機,等妹妹考完試直接飛魔都!

    在接下來的時間里,夏沫也沒有閑著,順便查了下魔都的斯諾克大師賽相關資料。

    這是世界斯諾克職業巡回賽的官方排名賽,也是亞洲最頂級的斯諾克賽事,已經在魔都舉行了12年。

    因為豐厚的獎金,再加上越來越大的世界影響力,近幾年參加比賽的陣容可謂星光璀璨,一屆比一屆含金量高。

    今天晚上是半決賽,華國的臺球神童小丁對戰紳士霍金斯。

    另一組則是勇士威爾遜對戰人稱火老師的斯諾克天賦宗師。

    由于抽到中級斯諾克卡的原因,他對斯諾克這門球桌上的藝術是無師自通。

    尤其是在觀看完幾個選手的往期比賽視頻后,感覺心中極為震撼。

    特別是火老師創造的5分20秒,斯諾克單桿147分世界紀錄,簡直讓人嘆為觀止。

    小丁時常在電視上見到就不用多說了,這個火老師當真是不得了的斯諾克宗師啊。

    不僅擊球速度快、動作流暢自然,還有極高的天賦,左右手十分平衡,完全做到了游刃有余的程度。

    相比之下,其他三人雖然都有挑戰他的實力,但幾乎大家一致都看好火老師能夠奪冠。

    比賽開始時間下午二點,還早著呢。

    “嗯,看比賽還有點時間,不如先去切磋幾局,練練手。”

    打定主意,夏沫便來到總經理朱達昌的辦公室。

    咚咚咚!

    看朱達昌正目不轉睛得盯著電腦屏幕,夏沫敲了敲門道。

    “朱總,忙啦?”

    “呦,夏總監,什么事兒?”

    朱達昌立馬飛快地點了點鼠標,關掉了屏幕上的小視頻,剛要站起身,又坐了下來招呼道。

    “哦,朱總,在臺球館約了個客戶,要是您方便的話,一起去見見?”夏沫咧嘴笑道。

    客戶?

    朱達昌有些疑惑,但一聽到臺球館,就忍不住有點手癢。

    “什么客戶約在臺球館?想讓我和他過兩招?”

    夏沫嘿嘿一笑,賣了個關子:“嘿嘿,您去了就知道了。”

    十分鐘后,公司樓下的臺球館里,夏沫和朱達昌分別拿著臺球桿,站在一張斯洛克球臺旁。

    “原來是你想要打球啊,也對,今天周末應該休息休息,996是不人道的。”

    朱達昌笑瞇瞇的用巧粉擦著槍頭,一本正經的來了一句,讓夏沫心中翻了個白眼。

    你懂個屁的996!

    看著擺好的桌球,朱達昌瞇著眼睛用球桿比劃了一下說道:“不過沒看出來啊,夏總經你居然也會打斯洛克啊?”

    “我可是剛學,肯定不是朱總您的對手,您可得讓著我點啊!”夏沫謙虛地說道。

    “娛樂而已,你開球吧!”

    “好!”

    夏沫走到一段,擺出標準的擊球姿勢,球桿對準白球,心中微微沉思。

    斯諾克的規則說簡單不簡單,說難也不難,總結起來就是擊球順序。

    一個紅球一個彩球直到紅球全部落袋,然后以黃、綠、棕、藍、粉、黑由低到高的分值依次擊球入袋,最后得分高者勝。

    這些知識夏沫以前也是簡單接觸過,只是僅限于理論,真正打球從未有過。

    最多也就觸碰過中式黑8,畢竟在國內,這種打法相對比較盛行。

    至于斯諾克,也是近幾年隨著小丁的崛起,逐漸普及開來,打的人才漸漸多了一些。

    看著夏沫擺出來的姿勢,朱達昌也微微瞇起了眼睛,知道這不是一個新手的模樣,心中變得認真起來。

    他可是從小就在臺球館里混跡,算是一個業余高手,要是陰溝里翻船輸給了夏沫,那可就算是丟人了。

    砰!

    短暫的兩次運桿之后,夏沫干凈利落地出桿了。

    (上了推薦,求多多支持,貌似新書榜需要打賞才能上,希望各位書友覺得不錯的話,周一隨便打賞一下,萬分感謝!)
刮刮乐在线试刮怎么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