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時間重啟游戲 > 31、難道是在做夢嗎?

31、難道是在做夢嗎?

 熱門推薦: 手機登錄觀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一向忙碌的哥哥升職以后突然對自己關心備至,怎么讓他回到原來狀態呢?

    挺急的,在線等!

    “那邊有甜品店,咱們先去那邊坐坐吧!”夏沫指了指前面說到。

    “嗯!”夏朵點了點頭。

    “先生,這是菜單,請問您需要什么呢?”

    看到兄妹二人坐下,服務員立即走過來問到。

    “一份芝士蛋糕,一份酸奶蜂蜜冰淇淋,兩個馬卡龍,兩杯招牌奶茶。”夏沫一口氣點道。

    他知道若是讓小丫頭來點,肯定舍不得點多。

    “好的。”

    服務員熟練地在手中平板上點好餐,打印出一張小紙條貼在桌子上,隨后忙碌著去招呼其他客人。

    夏朵充滿新鮮感地看著柜臺上那些美味點心。

    這還是她長這么大第一次來這種地方吃甜品,以前放學經常能看到同學相約去甜品店寫作業,而她只能默默背著書包回家。

    這次總算是又完成一個心愿。

    老哥最棒了!

    夏朵在心底默默說道。

    看著夏朵開心的樣子,夏沫嘴角也勾了起來。

    雖然卡上只剩下二三千,但吃頓甜品還是綽綽有余。

    況且和清柔的合同敲定了,又有五十萬分紅要到手呢!

    囊中羞澀的日子,已經一去不復返嘍!

    趁著等待的間隙,夏沫開始旁敲側擊起來。

    “對了朵朵,你昨天那么晚還不睡覺,寫什么呢?”

    夏朵微微一怔,抬頭看了看哥哥,有些不太自然地說:“呃……寫作文呢?”

    “高考都考完了還寫什么作文,給哥哥看看?”夏沫直截了當問道。

    夏朵連忙擺了擺手說道:“沒什么,都是我瞎寫的,不要啦!”

    夏沫臉色一整:“怎么啦,哥想看看你的作文都不行嗎?”

    “那個……哥,我還想加個楊枝甘露!”夏朵看著吧臺那邊說道。

    “沒問題,你想加什么就加什么,不過……”

    夏沫攤出一只手,笑得眼睛都瞇了起來:“先讓老哥幫你審審稿吧!別忘了高考的作文還是我幫你出謀劃策呢!”

    別想轉移話題!

    面對李若蘭都能游刃有余,對付這個黃毛丫頭,豈不是手到擒來?

    夏朵臉色微紅,汗水都微微滲出額頭,心里飛快想著辦法。

    怎么辦?

    哪里來作文交差?

    不過小丫頭靈機一動,打開手機,點開一個app遞過去道。

    “哥,我寫的都是英語作文,為了四級做準備呢,你看不懂拉!”

    別人不知道,但夏朵十分清楚,她哥上學時候最頭疼的就是英語,經常在房間里苦練口語,可惜不僅單詞不熟,讀音也頗有倫敦十八環外郊區的風格。

    那時候兄妹二人還靠著夏沫勤工儉學過日子,買不起復讀機,讀初中的夏朵硬是將所有音標背下來,指導糾正已經讀高中的哥哥口語。

    所以夏朵十分自信,老哥只會頭疼地看一眼,然后無奈地揮手讓她拿走。

    只是她萬萬沒想到的是,幾天前,夏沫抽到了一張英語高級卡。

    他看著夏朵的手機,眼中閃過一抹笑意,口中緩緩念著。

    “-a-happ-to-jon-th-ou-toda……”

    長達七八百字的英語短文,夏沫竟然通篇念出來了。

    不僅沒讀錯一個單詞,還滿口地道的英倫強調

    夏朵愕然地瞪大了雙眼。

    老哥,你什么時候背著我去上英語補習班了?

    念完這篇文章后,夏沫還咂了咂嘴,煞有其事地說道:“嘖嘖!路德金的成名之作《-have-a-drea》,看不出來啊,你丫頭竟然還挺關心不同種族命運嘛。”

    “不過看樣子還沒有寫完,只是截取了其中一個片段吧?后邊let-freedo-rng-fro-stone-ountan-of-gea這幾句經典都沒復制完,你這水平還差點意思啊!”

    夏朵完全聽傻了,雙手捂住櫻桃小嘴。

    我的天啦,難道是在做夢嗎?

    書上雖然教過路德金,但也沒附上過原文啊!

    老哥這是被神附體了嗎?居然可以這么牛?

    放下手機,夏沫依舊笑瞇瞇地看著妹妹,微笑道:“那,抄襲的事我替路哥原諒你了,還有其他作文嗎?”

    夏朵結結巴巴地說:“沒……沒了……”

    “那你準備再給我看點什么?是不是你以前寫的那個小說?”

    聽到夏沫最后一句話的瞬間,夏朵哪里還猜不出來自己老哥的意思,最后一點僥幸都沒了,撅著小嘴,略帶幾分不滿道:“哥!你怎么可以偷看別人的東西呢!”

    夏沫嘆了口氣,看向不遠處端著盤子走過來的服務員,搖了搖頭道:“邊吃邊聊吧!”

    這家甜品店的味道還不錯,不過夏沫也是第一次吃甜品,不知道比起同行來如何,反正夠甜不膩就是了。

    吃了太多苦,他現在只想多吃點甜彌補下。

    喝了口奶茶潤了潤嗓子,夏沫看著妹妹認真道:“朵朵,你為什么想起要寫小說呢?”

    “哥,我聽說寫網絡小說能掙錢!只要發網絡上就可以了,所以想要試一試!”夏朵坦然說道。

    掙錢?

    夏沫的心中瞬間五味雜陳。

    以前兄妹二人的日子確實過得很慘。

    父母離世后,留下的只有一套房子,還有一點可憐的存款。

    當初夏沫好不容易考上大學,還在大學里勤工儉學,除了掙自己的學費和生活費,還要掙妹妹的生活費。

    要不是國家待遇好,兄妹二人都有學費補貼,他早就撐不住了。

    沒人知道,一個風華正茂的大男孩,為了賺錢,風里來雨里去,洗過盤子,送過外賣,當過家教是怎樣的感受。

    “你這傻丫頭,老哥什么時候說過你需要掙錢了。”夏沫語氣放低,言語中有著柔情般的責怪。

    “可是我心疼你啊,哥!”

    夏朵明顯眼睛一紅,可愛的小鼻子微微抽動,咬著嘴唇說道:“我每次回來,看到你一次比一次瘦,一次比一次憔悴,我都感覺心里好難受!”

    “我好害怕,真好怕哪一天你撐不下去,和爸媽一樣……”

    “呸呸呸!笨丫頭,就知道胡說八道,咒你哥我呢!”夏沫立即伸出手寵溺的揉了揉妹妹的頭發,眼角也有些濕潤。

    這丫頭從小就乖巧,絕不給他添一丁點麻煩,懂事的讓人心疼。

    “朵朵,老哥現在升職加薪了,日子也會一天比一天好,所以你以后只要好好讀書,能有出息,哥就高興了,知道嗎?”夏沫充滿自信地說道。

    “可是……可是……”夏朵十指糾纏著嘀咕道。
刮刮乐在线试刮怎么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