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時間重啟游戲 > 48、還真是巧啊!

48、還真是巧啊!

 熱門推薦: 手機登錄觀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一夜過去,夏沫睜開眼睛已經是早上九點多。

    嗯,關了鬧鐘,睡到自然醒的感覺真好!

    看看日歷,六月十三日,周四,時間正常前進,等晚上發布任務后就將開始新的輪回。

    夏朵不在家,估計是和同學玩去了。

    夏沫洗漱好了,便直接打了個的去了公司。

    由于南海椰汁的項目也談妥了,下面人都是干勁十足,但他這個總監倒是挺悠閑。

    坐在辦公桌面前,他自然琢磨起昨天晚上想的那個事兒。

    一夜暴富,唯有彩票!

    沒錯,他想要換棟豪宅住,其他方式都來得太慢了,只有彩票才能在最短的時間內,投入最少的成本,獲得最大的收益。

    如果沒有不可控因素影響的話,那彩票幾乎是夏沫最佳的發財選擇。

    能夠時間重來,提前知道開獎號碼,還要什么自行車?直接換賓利直升機啊!

    所以從來沒買過彩票的夏沫,當即打開電腦,查看彩票信息來。

    雙色球,周四晚上九點十五分開獎!

    獎池最高獎金可得三億六千萬,我的個乖乖!

    看到那一串格外龐大的數字,夏沫也不禁有些心顫。

    這段時間幾萬幾十萬的進賬,對比從前幾千塊月薪來說,已經讓他獲得了巨大滿足。

    但上億的錢對他來說,依然是無法想象的天文數字。

    這是一個“小目標”嗎?

    顯然,對于普通人來說,這絕對是人生巔峰!

    “好,晚上好好關注下,等時間重啟后,買它個100倍,直接把獎池掏空了。”

    夏沫暗暗嘀咕,反正以前也聽說過有人直接掏空獎池,這一次自己也來體驗體驗這種滋味。

    伸了個懶腰,感覺有點餓的夏沫準備去公司附近的商業街吃個早午餐。

    這個詞似乎是法國人發明的,夏沫也記不太清楚。

    反正就是形容早餐午餐當做一頓吃,放在現在就很合適。

    剛一下樓,還沒走出幾步,夏沫驀然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

    還是昨天那個鬼鬼祟祟的男人!

    這一次,夏沫清清楚楚地看到他的相貌,穿著很普通,大眾臉,大約五十來歲,鬢角兩邊有不少白發,額頭上的皺紋比老樹皮還深。

    他的目光,似乎在往樓上看。

    這是在……等人?

    可是等人的話,為什么要這么鬼鬼祟祟呢?

    夏沫瞇著眼睛看了他一眼,男人似乎注意到夏沫的注視,顯得有些局促,隨即便轉身匆匆往對面走去。

    這個形跡可疑的男人就這么走了,夏沫自然也不會太在意,總不至于沖上去揪著對方刨根究底吧?

    當然,既然對方有什么問題,夏沫也無所謂。

    畢竟他可是擁有了時間重置游戲,不管什么事兒,肯定都能處理妥當。

    收回目光,夏沫信步來到商業街一家咖啡屋,隨意找了一個靠窗的位置坐了下來。

    說實話,平時經過這里好多次了,今天還是第一次進來。

    當初他就覺得這個咖啡屋挺不錯,可是因為囊中羞澀,所以才沒有體驗。

    很快,服務員就送上一些面包甜點之類的東西。

    陽光透過玻璃窗,灑落在夏沫身上,感覺溫暖而愜意。

    他就這樣懶洋洋靠在沙發上,拿起片面包放進嘴中,慢慢咀嚼。

    麥香奶香融合在一起,讓他享受的閉上眼睛。

    再來一口咖啡,滿滿的小資情調!

    這家咖啡走的路線究竟是蘇格蘭風情還是英格蘭風情來著?

    算了,記不清楚!

    反正挺有逼格就是了。

    夏沫端起咖啡杯,輕輕抿了一口,接著直接噴了出來。

    噗!

    我去,什么鬼咖啡,竟然這么苦!

    夏沫眉頭都要皺到一起了。

    咯咯!

    突然,一聲清脆的笑聲從后面傳來,讓他頓時有些膩歪了。

    笑什么,難道沒見過人被咖啡苦到?

    他轉過頭去,對面走來一個面容挺熟悉的女孩。

    留著一頭棕褐色的短發微卷,飽滿紅唇嬌艷欲滴,充滿時尚感的潮牌大t恤,加上短褲和一雙高幫鞋,微微露出來的粉色高筒襪更是襯托的小腿苗條勻稱。

    這……不是高中同學丁蘭嗎?

    夏沫第一眼就記起了她的身份,卻想不明白她為什么會在這里。

    當年丁蘭作為班上的學習委員,成績可是沒得說,屬于經常被老師拿來當表率的對象。

    “夏沫!我剛才就看著像,沒想到真的是你啊?哈哈!”丁蘭捂著嘴一邊笑,一邊大大方方地坐了下來。

    若是換做以前的夏沫,可能還會不好意思的撓撓頭,顯露出幾分尷尬之色。

    不過現在的他可是自信的很。

    拿紙擦了擦嘴邊,夏沫十分從容地問道:“是啊,丁蘭,還真是巧啊!你怎么也在這里啊?”

    “因為這是我開的咖啡屋,所以我當然在這里啊,怎么樣,還不錯吧?”丁蘭臉上揚起一絲笑意。

    “不錯嘛,都當老板了,怪不得更有范兒呢。”夏沫上下打量了丁蘭兩眼,稱贊了一句。

    “還好啦!小美,來一下。”

    說罷,丁蘭揮了揮手招呼道。

    “老板,什么事?”

    剛才那個女服務生快步走了過來,下意識地看了夏沫一眼,恭恭敬敬問道。

    “給這位先生換杯焦糖,他喝不了美式。”丁蘭對女服務生小美吩咐道。

    “好的!先生,請稍等!”

    后者應了一聲,趕緊擦了擦桌子,跟著將咖啡端走了。

    夏沫正要開口說點什么,丁蘭已經面帶微笑地說道:“老同學,你別誤會,正宗的美式咖啡是最苦的,咱們國內懂的人很少,大多都喝不慣的。”

    夏沫點了點頭,沒想到喝個咖啡都有這么多道道,漲知識了!

    丁蘭跟著又笑道:“幾年不見,現在忙什么呢?怎么忽然有閑情逸致跑來喝杯咖啡?”

    “嗨,我能忙什么,公司上班而已,混口飯吃!”夏沫笑了笑道。

    “什么公司啊?”丁蘭跟著好奇問道。

    在哪發財,收入如何,有沒朋友,似乎成了老同學見面后的習慣問題。

    這就跟當年剛有qq時候的聊天三問一樣:你在哪,你叫什么,你多大了?

    “f傳媒山城分公司!”夏沫揚手指了指窗外說道。

    “f傳媒?”丁蘭眨了眨眼,重復了一遍。

    “怎么,你有熟人在那邊?是不是男盆友啊?”夏沫見對方的神色,不由得笑著調侃道。
刮刮乐在线试刮怎么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