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時間重啟游戲 > 52、出事了,快點來!

52、出事了,快點來!

 熱門推薦: 手機登錄觀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此刻夏沫也沒有想去打擾妹妹碼字的意思,簡單沖洗一下,就來到電視機前坐了下來。

    九點一刻,雙色球彩票正在開獎。

    主持人正用激動的語氣發表了一通感慨,最后才磨磨蹭蹭地介紹公證員,讓鏡頭對準透明箱子里的那堆雙色球。

    這些小球,不知道承載了多少人的望眼欲穿。

    夏沫瞇起眼睛,等待著結果。

    鐺鐺鐺!

    頭獎開出!

    紅球:02、04、09、11、12、39

    藍球:01

    僅有三注中獎,獎池里積累的資金再創新高,達到49億的驚人數字。

    “明天把你們全部清空……”

    關掉電視,夏沫一邊認真記下中獎號碼,一邊伸手虛抓了一把自語道。

    隨后,他拿出手機看起幾處最新開發的樓盤來。

    不出意外的話,買100注掏空獎池,扣掉百分之二十的所得稅后,還有接近4個億的獎金。

    這樣一筆巨款,別說在山城買房了,就算去魔都、去國外,也能輕輕松松買個別墅,豪車更不用說了。

    手指滑動,一個個別墅樓盤在手機上浮現。

    恒水天居,一棟別墅才一千多萬,是不是太便宜了?

    碧桂苑,嗯……最近負面消息太多,質量貌似有問題,算了算了。

    錦繡園,面積雖然夠大,但位置太偏,出行一點也不方便,不要不要。

    正在夏沫琢磨究竟選哪里的別墅時,手機突然跳出來電,赫然是夏鑫的電話。

    這會打電話干嘛,該不會是喊自己去哪浪一波嗎?

    先前喝完酒,盧豪就提議去ktv吼一嗓子,只是自己沒高興去罷了。

    想到這里,夏沫就按下了接聽鍵。

    “喂,老夏,你在哪兒!”夏鑫語氣顯得有些急促和緊張。

    “怎么?出什么事了?”

    夏沫聽了心里頓時咯噔一下,猛然從沙發上站了起來。

    “哎呀!盧豪出事了,你趕緊過來,三人醫三樓手術室!”

    “怎么,出車禍了?你們不是喊了代駕嗎?”

    “唉,你先過來就是了!”夏鑫是越說越急,干脆直接說道。

    “行,我馬上到!”

    掛斷電話,夏沫立刻換上外衣,準備出門。

    最好的兄弟出了事,他自然著急,這一刻他甚至忘記了時間還會重置。

    聽到外邊的聲響,夏朵也走了出來。

    看到夏沫一臉焦急的樣子,她忍不住問道:“哥,這么晚你還要去哪兒?”

    “朵朵,哥有點急事,你晚上早點休息,知道了嗎!”

    砰!

    說完,夏沫已經重重的關上大門。

    匆匆來到樓下,路上并沒有什么出租車,夏沫皺了皺眉頭,心慌意亂趕緊用手機叫車。

    等待的時間如同漫長的黑夜一般難熬。

    十分鐘后,夏沫才坐上車。

    這一刻,他的腦子里還是一片亂糟糟的。

    隨著出租車啟動,被夜晚的涼風一吹,這才冷靜下來。

    深吸一口氣,夏沫自言自語說道:“沒事,不管有什么事,時間重啟以后都能重來,沒事的,不用慌不用慌……”

    雖然口里念念有詞,但不知怎么回事,他心臟還是怦怦地跳動著。

    司機顯然也是看出夏沫有急事,加上晚上的時候車輛比較少,知道了目的地之后,立即就展現出山城司機超凡的駕駛水平。

    一路飛馳,出租車半小時后便已經來到了山城第三人民醫院。

    夏沫隨手扔給司機100塊錢,讓他不用找了,跳下車之后一路小跑著來到三樓手術室門口。

    一來到這里,他就看見蘇墨靠著墻坐在地上,雙手抓頭,唉聲嘆氣。

    夏鑫則眉頭緊皺在走廊上來回踱步,不停嘆著氣,時不時朝手術室投去擔憂的目光,臉上同樣充滿焦慮。

    手術室外還亮著紅燈,說明手術臺上的人,隨時都有生命危險。

    “怎么了,到底發生什么事了?”夏沫現在反而是鎮定下來,徑直走過去,沉聲問道。

    兩個兄弟的目光一起看過來。

    盧豪不在,不用問也知道肯定是出事了,而且絕對不是什么好事。

    萬幸的是,夏鑫說里邊的人并不是盧豪。

    “先前代駕將我們送回去,我們兩個準備今晚就在大熊家里湊合一夜,后來我們去洗澡,大熊接了個電話就匆匆出去了。”

    “沒過五分鐘,他打電話來,告訴我們撞人了,我們才趕緊過去,跟120一起把人送過來。”

    夏沫微微皺眉:“大熊人呢?”

    “看守所呢,今晚估計見不到人了。”夏鑫搖了搖頭,頹然地說道。

    “他爸媽呢?”夏沫又問道。

    夏鑫飛快的看了一眼蘇墨:“還不知道這個事,我和胖子沒敢說。”

    “先等手術結果吧,只要不是人命,都還好說!”

    夏沫嘆了口氣,和兄弟兩個人蹲在門口,默默等待起來。

    中途有人過來問話,夏沫什么也不知道,也沒什么好說的,只能默默聆聽。

    十一點左右,熟悉的提示音響起來,面板的任務終于刷新了。

    【支線任務:品鑒十杯不同的咖啡。(0/10)】

    夏沫掃了一眼,并沒有太在意。

    守著任務的到來,只是為了讓他確定,今天還會重啟而已。

    大熊,別著急,很快就過去了,下一個循環我一定會攔住你,不讓你犯渾!

    躺在手術室外的長椅上,安了心的夏沫不知不覺睡過去。

    醒來時,他發現自己已經躺在家里的床上。

    毫無疑問,一切都是因為時間重啟了!

    看著周圍熟悉的一切,夏沫先拿起電話,飛快地撥出一個號碼。

    “喂,老夏,什么事啊?”

    等了大約10秒鐘之后,電話接通,盧豪略帶些沙啞的聲音從電話里傳來,似乎還沒睡醒呢。

    夏沫沒來由得松了一口氣。

    等反應過來的時候,他也忍不住咧嘴一笑。

    果然是關心則亂啊!

    明明知道時間都重置了,還是忍不住主動給盧豪打個電話。

    “沒什么。”如釋重負的夏沫深吸一口氣,平復下心情。

    “晚上早點來,遲到了自罰三杯啊!”

    短暫的停頓之后,盧豪立即哈哈大笑起來:“哈哈!我看你小子是好久沒被灌酒了吧!行,等著,要不要我接你啊。”

    “不用,我自己去,不見不散!”夏沫輕松的說道。

    “不見不散!”盧豪也爽快的回了一句。

    掛斷電話后,夏沫不緊不慢的從床上坐起來,瞇著眼睛看著陽光明媚的窗外,嘴角泛起一抹一切盡在掌握的笑容。

    ————————

    新書是幼苗,成長靠大家,各位多多支持吧!
刮刮乐在线试刮怎么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