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時間重啟游戲 > 54、他是真懂行!

54、他是真懂行!

 熱門推薦: 手機登錄觀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自己這個老同學不僅有顏值,而且還細心,這樣的姑娘在這個浮躁的社會還真是難得啊!

    夏沫心里暗暗嘀咕。

    見到這一幕,旁邊的客人忍不住小聲議論起來。

    “這人誰啊?沒喝過咖啡嗎?還是故意顯擺自己懂行!”

    “我覺得這次的沙龍原本挺不錯的,可現在卻因為這個家伙變得很掃興,你說呢?”

    “有這樣的人來參加,確實是有些尷尬啊!”

    “算了,估計是丁老板的親戚,咱們聊咱們的,讓他一個人去慢慢喝吧!”

    “喝十杯現磨的咖啡,我倒想知道他今晚還要睡覺不。”

    ……

    夏沫的聽力很好,把這些“竊竊私語”全部收入耳中,不過也沒說什么,表現的十分淡定。

    不就是喝十杯咖啡嗎,瞧你們沒見識的樣子!

    第一杯咖啡還沒送過來的時候,丁蘭就開始給客人們介紹起剛剛推出的新品:琥爵咖啡。

    “1748年,咖啡由多米尼加傳入古巴,古巴自此開始種植咖啡。”

    “他們選用的咖啡豆是在古巴水晶山區種植的阿拉比卡品種,農場主自己生產和供自己使用,因此它被認為是質量更高更好的咖啡。”

    “……”

    夏沫聽著昨天已經聽過一遍的話,感覺有些無聊,懶洋洋地打了個哈欠。

    見此情形,坐在7號位的那位挺富態的少婦面露幾分不滿,揚手打斷了丁蘭的敘述。

    丁蘭微微一愣,放下手中研磨的咖啡豆,笑著問道:“代夫人,您有什么疑問嗎?”

    “疑問倒是沒有,丁老板講得很好,不過就是有人在旁邊挺礙眼掃興,我想問問丁老板……咱們的品鑒沙龍,什么時候什么人都可以參加了?”

    聽著她的話,夏沫這才明白,原來這是沖著自己來的。

    我打個哈欠招你惹你了?

    這個女人他昨天當然也聽說了名字,叫做代茂蘭,全職主婦,老公是做生意的,家里條件不錯。

    昨天這女人就打量了他好幾眼,夏沫還以為是看上了自己的顏值。

    丁蘭臉色微微一紅,跟著說道:“代夫人,咱們的沙龍本來就是為了交朋友,朋友多了,不是更好嗎?”

    代茂蘭還是略帶不滿,從鼻腔里發出一聲冷哼。

    她旁邊的少婦也跟著發聲:“物以類聚,人以群分,熱不熱鬧是一回事,掃興了大家也沒法玩了。”

    這個女人夏沫也知道名字,尹云,老公搞建筑的,身家也不菲。

    既然和代茂蘭坐在一起,兩個人的關系自然不用說了。

    夏沫這下子看明白了,一個點火一個煽風,手段這么熟練。

    這是團伙作案啊!

    兩個人你一言我一語的,讓咖啡廳里氣氛變得尷尬起來。

    所有人目光聚集在夏沫和丁蘭身上,身為女主人的丁蘭眼神也有些不悅了。

    就算顧客是上帝,但這也太不給面子了。

    夏沫則淡淡一笑,站起身來,走到丁蘭面前,伸出手盤子里捻出一顆咖啡豆。

    “夏沫?”丁蘭有些疑惑。

    “這咖啡豆品質不錯啊!”夏沫稱贊了一句。

    其他人的眼神也變得玩味起來,飛快地交換了一下眼神。

    代茂蘭嘴角微微翹起:“喲,沒看出來,還是個大師呢?”

    這話剛出口,所有人都忍不住竊笑起來。

    夏沫不慌不忙地瞥了她一眼,繼續說道:“手工采摘的原豆,用水洗式精制法剔除了瑕疵豆和其他雜質,這些咖啡豆的成色不錯,價格不低啊!”

    水洗式精制法!

    這個名詞出來的瞬間,眾人都愣了一下。

    在此之前,他們這群業余愛好者還從來沒聽說過。

    感覺咖啡屋內的空氣似乎突然安靜下來,丁蘭看向夏沫的眼神里也閃過一絲詫異,接著笑道。

    “老同學,沒想到你還知道這些,真是真人不露相啊,要不你再猜猜,這一碟豆子市價多少呢?”

    猜價格?

    這個東西要不是行家,誰知道呢?

    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夏沫,眼神里充滿了懷疑。

    這是要考考我?

    夏沫嘴角微微一翹,聞了聞豆子,掐下一點粉末,遞到舌尖上嘗了嘗,然后點了點頭說道:“果酸味不算太強烈,卻很持久,烘焙的技術很好。”

    “咖啡的苦味與酸味配合的很好,口感清爽淡雅,似乎有葡萄酒一樣的微苦及淡淡甜味,品質一流”

    “所以這一小碟的價格,應該不低于五百吧?對不對,丁蘭?”

    代茂蘭等人不由得將目光轉向丁蘭,雖然她們也不知道答案,不過聽到夏沫侃侃而談,再加上那種淡定從容的表情,還真像那么回事兒。

    愣了楞,丁蘭不由得拍起手來,發出由衷地感慨:“沒想到,真是沒想到,夏沫,你居然是個真正的行家,連價格都能說得這么準確!”

    靜——

    整個咖啡廳猛然陷入了沉默之中。

    片刻后,那些客人都跟著鼓起掌來,掌聲此起彼伏。

    代茂蘭和尹云臉色則微微泛紅!

    為什么夏沫會知道的這么清楚,因為昨天丁蘭可是仔仔細細給眾人上過一課。

    自從這個時間重啟游戲的金手指出現之后,夏沫發現自己的記憶力變得越來越好,儼然已經有了那種過耳不忘的本事。

    關鍵重啟以后還記得,這是最最重要的!

    放下手中的豆子,夏沫拿起旁邊的紙巾,不緊不慢地擦了擦手。

    他看都沒看那兩個找茬的少婦,而是將目光投向服務員小美。

    “是我的咖啡好了嗎,謝謝了。”

    夏沫輕輕地提醒了一句,臉上依舊掛著那種從容淡定的笑容,給人一種如沐春風的感覺。

    小美微微愣了下,低頭看了看手里的盤子。

    剛做好的咖啡正在散發出熱氣,她卻忘記端過來。

    現在猛然反應過來,她臉上閃過一抹尷尬,立即快步送到夏沫面前,將白瓷咖啡杯小心翼翼地放在桌上。

    夏沫端起杯子聞了聞,又淺淺抿了一口,隨后點點頭:“嗯,口感濃郁香醇,咖啡的甘苦搭配完美,這杯藍山做得很不錯。”

    小美笑著點了點頭說了聲謝謝,然后收起托盤離開了,后面還有九杯呢。

    “這家伙,裝得倒是挺像那么回事。”

    代夫人咬牙切齒地嘀咕了句,眼里帶著幾分不忿之色。

    身邊的尹云則拉了她一下說道:“茂蘭,少說幾句,他是真懂行!”
刮刮乐在线试刮怎么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