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女總裁的超凡高手 > 第21章 茅山道士

第21章 茅山道士

 熱門推薦: 手機登錄觀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一秒記住,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客人到了嗎?”寶爺問道。

    蘇落雁說:“已經到了半個小時了,在紫竹廳候著呢。不過那位爺脾氣有點大,一直都顯得很不耐煩。”

    寶爺說:“沒有怠慢吧?”

    蘇落雁說:“小女子哪敢喲,這可是你寶爺的貴客。我就差把他當爺爺供起來了,但是人家自詡是山上的神仙,咱們這些凡夫俗子怎配高攀呢。”

    寶爺說:“瞧你這話說的,不能有怨氣啊。人家也確實是個高人嘛,高人有點性格不是很正常的事情么,別往心里去。”

    蘇落雁笑了笑,沒再說話。

    很快三人就到了紫竹廳。

    蘇落雁退下。

    還沒開門就聽到里面傳來陣陣喝罵聲:“這是什么意思啊?把我喊來這里喝了半個小時的茶水,連個人影子都看不到。老夫縱橫江湖多年還從未受過如此怠慢,這就回山上去,懶得受此等鳥氣。”

    聽到這話寶爺的汗水都下來了,連忙推門而入,腰都是微微弓著得,顯得謙卑:“毛道長久等了,真是不好意思。”

    毛道長瞟了一眼寶爺:“你就是阿旭口中的張寶?就是你要買我的心法?”

    寶爺全名張寶,連連點頭道:“是的毛道長,正是在下要買。”

    “很好,之前你也驗過貨了,現在付錢吧,我還有其他事兒等著去做。你要不買也行,反正這本書不愁買家。”毛道長仰著頭,傲氣的說道。

    站在他身邊的那位就是中間人阿旭,也是張寶的好朋友,他也站出來說道:“寶爺,不是兄弟說你,你今天做的也太不地道了,居然讓毛道長等了半個小時。從來只有別人等毛道長的份兒,毛道長還從未等過人呢,若非我苦苦哀求,道長早就離開了。”

    張寶擦了擦額頭的冷汗,說:“都是我做得不對,還請毛道長多多擔待。哦對了,我來介紹一下,我身邊這位是飛哥,也是一名高手。”

    阿旭打量了一番王小飛,見他面嫩得緊,眼神中流露出一抹輕蔑之色。

    這般年輕也出來招搖撞騙,真是一點職業道德都沒有。

    不過大家都是吃這行飯的,看破不說破是行規,所以阿旭就沖著王小飛點了點頭,算是打過招呼了。

    毛道長見張寶還帶了個人來,顯得越發的不耐煩,聲音也拔高了好幾度:“你帶著些亂七八糟的人來做什么?不相信貧道嗎?既然如此,這買賣不做也罷,阿旭,我們走。”

    阿旭連忙攔住毛道長,說:“別呀毛道長,你就當給我個面子,張寶是我從小一起長大的朋友,他的人品是值得信任的。”

    張寶腦袋點的跟小雞啄米似得:“對對對,我絕對沒有其他意思。”

    毛道長這才安靜下來,從寬大的袖袍中取出一個木盒子。

    盒子的雕刻精美,甚至隱隱還有一層流光在表面運轉,煞是好看。

    張寶看到這個盒子眼珠子都直了,顫抖著伸出手想要去觸碰,不過很快又收了回來,說:“毛道長,阿旭,能不能再等等?”

    這句話說出來,阿旭也不高興了:“張寶,我說你怎么回事啊?我可是厚著臉皮才讓毛道長留下來的,你倒好讓我們一等再等,你要是真不想買這本心法你就直說,我們立刻走人。”

    張寶拉著阿旭,說:“別呀,我是真心想買,但是這畢竟是一筆大買賣,謹慎無大錯嘛。而且我找了個大前輩來替我掌眼,很快就到了。”

    阿旭說:“你找的誰?”

    張寶說:“仲老。”

    “仲老?”阿旭的臉色略微一變,一旁的毛道長眼神中也閃過一抹驚慌,雖然很快就消失了,卻沒能躲過王小飛的注意。

    毛道長一拍桌子,大聲的說道:“我看你根本就不是誠心要買!而且還找些人來羞辱貧道,既然你信不過貧道,那這筆買賣也就不用做了,告辭。”

    說完毛道長就要走。

    張寶連忙走過去攔住其去路,好話說盡對方也不肯再做這筆買賣。

    “咳咳,小寶啊,既然仲老一時半會來不了,不如讓我幫你掌掌眼?我曾經有幸見過幾本心法真跡,在鑒定這方面還是頗有心得的。”眼看著局面僵持不下,王小飛站了出來。

    阿旭眉頭一皺:“你?”

    毛道長也是一臉輕蔑:“一個青瓜蛋子也敢口出狂言,你以為古心法是路邊大白菜么,想看就能看的?”

    王小飛并不生氣,依舊是笑瞇瞇的樣子:“那你就拿出來讓我這個沒見過世面的人開開眼嘛,不管我認得還是不認得,你又不會吃虧。”

    阿旭跟毛道長交換了一個眼神后,點了點頭:“好吧,就讓你這個土包子開開眼,道長,打開盒子吧。”

    毛道長不情不愿的將盒子打開。

    一本古書安靜的躺在盒子里。

    封皮上寫著三個大字。

    。

    “是它,就是它,我苦苦找了幾十年的赤練決,真是蒼天開眼啊!”張寶說話的聲音都多了幾分哽咽,眼眶甚至都濕潤了。

    旋即就想伸手去摸一把,結果毛道長啪的一下將盒子扣上,面無表情的說道:“行了,貨你也看了,買不買你倒是給個痛快話吧。”

    張寶已經有點失去理智,說:“我買。”

    “說個價吧。”毛道長的眼神多了幾分波動,手指也細不可聞的顫了兩下。

    “一千萬。”張寶說。

    毛道長臉色一黑,抱起盒子就要走。

    張寶懵了,說:“怎么了這是?”

    阿旭嘆了口氣,道:“張寶啊張寶,你讓我說你什么好呢?一千萬想買一本古心法,你真是太天真咯。難怪這些年不管是生意還是修為你都停滯不前,你這個眼力見是真的差啊。”

    張寶說:“那……道長想要多少錢?”

    阿旭伸出五個手指頭,“少于這個數想都不要想。”

    張寶有些躊躇:“五千萬?太多了點吧,再說我也拿不出這么多錢來。阿旭,咱倆可是好朋友,你就不能幫我砍個價?”

    阿旭說:“這已經是我砍下來的價格了,之前有人出八千萬買,道長差點就同意,還是被我勸著沒賣出去,就是專門給你留著。結果你就出一千萬,道長肯定不高興啊。”

    張寶拿不定注意,只好看向了王小飛。

    王小飛揉了揉鼻子,道:“若真是真跡的話,五千萬確實便宜了。”

    毛道長的臉色稍微緩和了一下,說:“你還挺識貨的。”

    王小飛笑著說:“至少這個封皮還挺像那么回事。”

    毛道長的臉色又沉了下來:“你的意思是我造假了!”

    王小飛道:“不敢不敢,只是你就給人看個封皮未免也太小氣了吧,既然都已經拿出來,何不大大方方的讓張寶看看里面的內容?這要是真跡,我相信他掏錢也會爽快些。”

    毛道長神色陰晴不定,猶豫了片刻后終于還是松口:“那就讓你開開眼,拿去看吧。”

    說著將心法扔到了張寶的懷里。

    張寶捧著書本的手都在微微的發抖,小心翼翼的放到了桌上,一頁頁慢慢的打開。

    “原來如此,我一直都練錯了……氣息應該往下走?哎呀,好懸我沒有繼續練,否則早晚走火入魔。”

    張寶看的激動不已,正要翻頁書就被毛道長一把搶了過去:“現在書你也看了,該付錢了吧。”

    這次張寶沒有任何猶豫,說道:“道長,阿旭,我手里確實沒有這么多現金。但是我有一筆黃金存在國外的銀行,價值兩千萬左右,我再出三千萬現金。這種方式道長你能接受嗎?”

    毛道長跟阿旭交換了一個眼神,點了點頭:“好吧,看在阿旭的份上,我就吃點虧好了。”

    張寶大喜過望,正要打電話通知人送錢過來的時候,王小飛拍了拍他的肩膀:“莫急。”

    王小飛說:“毛道長,我覺得你要價太便宜了,如此珍稀的古心法,價值至少上億,五千萬賣出去,太虧了。”

    毛道長有點吃不準王小飛要干嘛,清了清嗓子道:“他跟阿旭是朋友,我吃點虧也沒什么。”

    “不行不行,這個虧你吃的也太大了。為了造這么一本心法出來,你付出了多少勞動力呀,里面的心法口訣至少融和了四本乃至以上的書籍,甚至還有一部分是直接從網上抄錄下來的,這么大的工作量就值區區五千萬?”王小飛似笑非笑的說道。

    毛道長聽懂了,王小飛這是在拐著彎的罵他是騙子。

    “小子,你知道自己在說什么嗎?你是不是想死。”毛道長開啟自己的氣勢。

    后天中期。

    王小飛毫不在意,這種等級的氣勢在他面前就跟豆芽菜似得。

    “若是沒有讓我碰見,你們怎么騙人我都懶得管,但是很不巧今天讓我碰見了,所以我就得管上一管。我聽張寶說你來自茅山?李德新那個老雜皮還活著嗎?”

    毛道長臉色驟變。

    李德新乃是茅山派的掌門,實力也已經到了先天境,王小飛居然稱呼對方為老雜皮?

    這是完全沒把茅山派放在眼里的節奏啊。

    “小子,你敢羞辱我師門,我看你是不想活了。”毛道長咬牙切齒的說道。

    “我就羞辱了怎么滴?別說你了,就是李德新看到我也得規規矩矩的。”王小飛不屑的說道,“從一進門你倆就開始給張寶下套,一個逗哏一個捧哏,套路玩的挺溜啊。估計沒少用這種騙人吧?”

    毛道長暴怒:“你給我閉嘴,貧道殺了你!”

    說完,欺身而上。
刮刮乐在线试刮怎么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