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女總裁的超凡高手 > 第35章 倒霉催的

第35章 倒霉催的

 熱門推薦: 手機登錄觀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一秒記住,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那什么,我友情提醒你一下,冒然抽血可能會出問題喲。”王小飛笑瞇瞇的說道:“當然你也可以不聽,畢竟這是中醫的說法,你肯定不會信,對吧?”

    “危言聳聽。”耿新路不屑的說道:“抽血化驗乃是科學手段,你這樣的騙子醫生自然是不懂的。”

    “哦,科學手段,聽上去真是厲害呢。”王小飛笑著說道:“那就請吧。”

    耿新路慢慢的把針刺入了仲老的血管中。

    黑色的鮮血涌了出來。

    耿新路傻眼了。

    血怎么會是黑的?

    莫非是中毒了?

    就在耿新路百思不得其解的時候,一個異變發生了。

    針管中的鮮血就像是高濃度的硫酸一般,居然直接把針管給腐蝕了。

    耿新路哇的一聲大叫,將針管扔了出去,不過還是有少量鮮血濺到了他的肌膚上,這瞬間他感覺肌膚無比的刺痛,仿佛要死一般。

    “完了完了,我中毒了。救我。”耿新路嚇得是六神無主,就跟無頭蒼蠅般在屋內來回亂竄,眼神忽然瞄到了王小飛,沖過來直接就跪了。

    王小飛似笑非笑的說道:“干哈呢這是?如此大禮我可受不起。”

    耿新路磕頭如搗蒜,“大師,我應該聽你的話,不能貿然抽血。你既然能看出問題,就肯定有救治之法,救救我我還不想死啊。”

    看到耿新路如同喪家之犬般跪在自己面前求饒,剛才受的氣這一刻也全都發泄出來,感覺前所未有的爽利。

    “別,咱們都是庸醫,可治不了你這個高貴的醫學博士。”孫長青也是個蔫壞的主兒,不說臟話就把人嘲諷了。

    耿新路直接哭了:“我錯了,我真的錯了。求求你們救救我,我不想死啊。”

    一旁的仲家級兄弟全都看傻眼了。

    這特娘的是什么騷操作啊。

    前一秒還拽的跟二五八萬似得,下一秒就跟喪家之犬似得,合著你丫是學川劇的?

    變臉也太嫻熟了吧。

    把耿新路請來的仲家老四仲挺是最尷尬的,他直接走過去將耿新路拽起來:“新路,你干什么呢?”

    耿新路哇哇大哭,已經完全不要形象了:“別拉著我,快點讓這倆位大師給我治病啊,我要掛了。”

    仲挺恨不得一巴掌摔這家伙臉上,道:“你現在中氣十足,那里有一點要死的跡象?”

    “我的臉呢?”耿新路說道。

    “有一點小紅斑而已,并無大礙。”仲挺沒好氣的說道。

    耿新路:“誒?”

    旋即跑到洗手間對著鏡子照了半天,確定沒有任何問題后松了口氣,接著搖身一變,再度變成了之前那個耀武揚威的貨。

    這家伙果然是學變臉的。

    不過出了這么一檔子事兒,耿新路倒是不好意思去給老爺子看病了。

    當然也可以說他心虛了,不想碰仲老。

    誰知道他的皮膚有沒有毒?

    仲寧走出來,說:“王先生,還請出手替我父親診治。”

    王小飛點了點頭,走上前搭住了仲老的脈搏,片刻后看向了仲老身邊的保鏢:“我之前不是給你了一枚丹藥么?沒讓老爺子吃?”

    保鏢臉色訕訕,道:“忘了。”

    王小飛似笑非笑的說道:“忘了?好一個忘了,是故意忘了呢?還是不信任我啊。”

    保鏢臉色一變:“你什么意思?懷疑我故意不給老爺子吃藥!我跟著仲老已經超過十二年,在我心里仲老就跟我的父親一樣,我怎么可能對自己的父親下手。”

    王小飛說:“別激動嘛,我就是隨便問問,你這么激動,莫非心里有鬼。”

    保鏢還要說什么,仲寧說:“王先生,我父親還有救么?”

    “若是提前幾日服用我給他的藥,情況也不會惡化到這個樣子。現在就比較麻煩了。”

    仲寧緊張的問道:“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爸爸究竟怎么變成這幅樣子。他的身體一向都挺好的。”

    王小飛吐了口氣:“老爺子中毒很多年,你們都不知道么?”

    聽到這話,一旁的仲飛再度陰陽怪氣的說道:“有些人怕是早就知道,卻一直裝著不知道,現在東窗事發,又裝作很慌亂的樣子。”

    仲寧抄起桌上的茶杯就砸了過去:“你給老子閉嘴!”

    仲飛躲過茶杯的攻擊,怒道:“你瘋了嗎?是不是被我說破了,惱羞成怒?”

    仲羽大吼:“夠了你們,這都什么時候來還吵!治療爸爸要緊,要吵的話等到爸爸醒過來再吵!”

    王小飛感慨不已。

    這就是大家族啊。

    表面一團和氣,內里卻相互攻訐,齷蹉不堪。

    “老爺子身中之毒,名叫天堂。顧名思義,中了個毒就要去天堂。”王小飛解釋道。

    一旁的耿新路又開口了:“切,吹牛。天堂一直都被人認為是虛構出來,世界上根本就不存在這樣的毒。”

    王小飛看了他一眼:“沒有見識就閉嘴,否則我就讓你嘗嘗天堂的滋味。”

    “你!”耿新路是那種典型的好了傷疤忘了疼,現在的他已經徹底將之前的狼狽給遺忘了,面對王小飛的挑釁,他毫不猶豫的選擇了口嗨。

    “庸醫就是庸醫,拿一個完全不存在的毒來忽悠別人,不管治不治的好你都沒有錯。真是妙計啊,我怎么就沒想到呢?”

    王小飛吐了口氣,看著仲寧道:“仲大先生,你會不會覺得屋子內好吵?”

    仲寧到沒有直接跟耿新路說話,而是沖著四弟仲挺說:“老四,麻煩讓你的朋友閉嘴。”

    耿新路生氣了:“呵,老子從醫多年還從未受過這樣的羞辱,仲大先生,你是不是也認為中醫這樣的玄術要比現代科學厲害?我敢保證,你讓這家伙治療,老爺子百分之百活不過來。”

    仲寧道:“那你來呀?”

    耿新路訕訕說道:“我……確實不行,但是現代醫術絕對可以。仲大先生,三思啊。”

    這時候,一個被現場所有人都忽略的人站了出來,他就是仲老的保鏢。

    他一把揪住了耿新路的后衣領,將他從窗戶扔了出去。

    這可是二樓。

    雖然樓下是柔軟的草坪,但是這么高摔下去,耿新路也半天沒緩過勁來。

    腿也折了。

    仲挺勃然大怒,罵道:“你干什么,耿先生是我請來的貴客,你居然把他從窗戶扔出去?馬上下去找到耿先生,跪著給他道歉,祈求他的諒解。他要是不諒解你,你就從仲家滾出去。”

    保鏢面不改色的說道:“我只為仲老服務,其他任何人若是耽擱了仲老的治療,都是我的敵人,包括你們。那個耿大夫我已經忍他很久了,只是將他已經算便宜他。仲四先生,你若是對我的行為有所不滿,等到仲老治好后,在下隨你處置。”

    “你!”仲挺沒想到這個保鏢居然如此的橫,連他的話都敢忤逆,氣的雙手發抖。

    “夠了!”

    仲寧作為仲家老大,實在是受不了眼下這個混亂的局面,用盡力氣的狂吼一聲:“都給我閉嘴,王大夫你盡管治療,出了任何事我擔著就是。”

    王小飛挑了挑眉,沒說什么。

    天堂之毒對其他醫生來說是無解的毒藥,但是對王小飛而言,解起來就跟吃飯喝水一般簡單。

    因為這種毒,就是他研制的。

    確切的說,是協助研制,第一個發現這種毒并且將它成功提煉出來的人,是“影”中的藥劑大師小毒仙。

    妹子是個孤兒,從小被“毒后”賽綾羅收養,幾乎就是在毒罐子里面泡大的,身體任何一個部位都是毒藥,就算是流出來的眼淚也含有劇毒。

    就是這么一個讓人談之色變的妹子,天生蘿莉臉,長相甜美可愛。

    而且……無比傾慕王小飛。

    王小飛回國,她哭了好幾天呢。

    回歸正題。

    既然參與到了研制,自然也知道如何解毒。

    王小飛開了一張單子給仲寧:“按照上面的分量抓藥,然后立刻煎制。”

    仲寧還沒說什么,一旁的孫長青著急忙慌的將藥方搶了過來,道:“這事兒我來,我拿手呢。”

    仲寧一臉懵逼的看著自己的雙手,那里曾經有一張藥方。

    孫長青將藥方仔細的看了一遍,越看越驚訝,道:“天哪,我怎么就沒想到呢?大師就是大師,居然能想到這一層。這些藥材組合起來,乃是劇毒之物,但是正好可以用來中和天堂之毒,天才的藥方啊!”

    王小飛道:“感慨夠了就去抓藥,我治療完了若是沒有湯劑,責任可是你的。”

    孫長青的連忙說:“王大師,我想留在現場看你救治,藥方我讓助手去抓如何?”

    王小飛說:“反正我治療完了就要看到湯劑,至于誰去抓,無所謂。”

    孫長青連忙把藥方塞到助手手里,小聲的說道:“去家里的藥房抓藥,方子不能讓第三個人看到,若是流傳出去,唯你是問!”

    助手連連點頭,將藥方妥帖的收好,一溜煙的跑了出去。

    王小飛深吸一口氣:“好了,我要正式開始治療了。不希望有任何人來打攪,明白?”

    仲家幾兄弟同時點了點頭,仲羽更是把槍都拿出來,直接站到門口,如同一尊門神。
刮刮乐在线试刮怎么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