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女總裁的超凡高手 > 第37章 別再哥面前裝高手

第37章 別再哥面前裝高手

 熱門推薦: 手機登錄觀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一秒記住,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春生武館。

    蓉城最有名氣的武館之一。

    主要傳授八極拳。

    不過這幾年隨著國外拳種,什么空手道跆拳道泰拳柔道等在國內流行,春生武館也追趕潮流開了這幾門拳種的課程,不過主要還是以傳授八極拳為主。

    然而因為八極拳等華夏拳種學習起來費時費力,而且招數施展出來也不怎么好看,用年輕人的話講就是不夠炫酷,所以招生率是一年比一年低。

    反倒是跆拳道跟空手道這兩門拳種的報名人數年年增加,已經成為了春生武館主要的收入來源。

    而最近一兩年,針對女性犯罪的新聞屢屢出現,女子防狼術又開始悄然的火熱起來。

    蓉城這一塊的市場還比較空白,現目前都還沒有出現專門針對女子傳授防狼術的武館,所以女生想要學習一些防狼術,就只能找傳統武館。

    春生武館就成為了諸多女子學習的首選。

    葉漪萱把春生武館的歷史跟王小飛說了一路,估計是想要證明她的眼光并不差,挑選的武館還是很靠譜的。

    然而王小飛卻不這么認為。

    眼下國內武館良莠不齊魚目混珠,傳統武館為了招攬學生,早就丟掉了節操,什么江湖規矩更是棄若敝履,只要能賺錢,管他什么規矩不規矩。

    當然王小飛也不會把這些齷蹉的事兒說給葉漪萱聽,免得打擊她學習的積極性。

    葉漪萱要學防狼術這件事兒王小飛是鼎力支持的,就如同葉漪萱說的那樣,自己不可能24小時一直保護她,總有照顧不到的時間。若敵人趁著這個空隙對葉漪萱下手,她掌握一些基本的武術技巧,也能與敵人周旋一二,為自己的營救爭取時間。

    當然,王小飛會盡量避免這樣的情況出現。

    到了武館門口,王小飛抬頭看著武館的招牌,打趣的說道:“這名字起得不好,春生武館,稍微念快一點就變成畜生武館了。”

    “小癟三,你說什么?什么畜生武館?!馬上給老子道歉,否則今天別想站著離開。”

    王小飛的話剛落,一陣刺兒的喝罵聲就傳入了他跟葉漪萱的耳朵里。

    接著倆人就看到一個渾身都是疙瘩肉的男人從大門后走了出來,兇神惡煞的走到了王小飛的跟前,雙眼瞪得跟銅鈴一般:“小子,還不道歉?”

    這種架勢換了一般人估計早就嚇腿軟,但是對王小飛卻不起作用,他只是淡淡的掃了這家伙一眼,說:“道什么歉?我說錯什么了嗎?”

    “你當眾辱我師門,還敢說自己沒錯。”來人氣勢洶洶的吼道。

    門口的動靜也惹來其他人的注意,很多在武館內學習的學生也紛紛跑出來看熱鬧。

    “漪萱!”

    趙秀兒眼尖看到了葉漪萱,蹦蹦跳跳的就過來了,一把拉著漪萱的手說:“你真的來啦,我還以為你昨天是哄我玩的呢。”

    葉漪萱說:“你把這里吹得天花亂墜,我自然是要過來實地考察一下咯。”

    趙秀兒再度開始瘋狂的安利:“哎呀,你就聽我的沒錯啦,這間武館不管是師資力量還是學習氛圍都超好的,昨天你不是還親眼看到我劈斷了三塊木板嘛。要知道我才學了一個禮拜而已,就已經有這樣的實力啦,假以時日我相信我會變得更厲害的。”

    “秀兒師妹,她是你的朋友么?”兇神惡煞的家伙忽然問道。

    趙秀兒趕忙說:“鄭師兄,我來介紹一下,這位是葉漪萱,我最好最好的朋友。至于這位,是她的司機。”

    葉漪萱輕輕的掐了一把趙秀兒,不過也沒有糾正她的說法。

    在外人面前,葉漪萱還是不習慣表現的跟王小飛過于的熟稔。

    鄭師兄道:“那就麻煩你,讓你朋友的司機道歉。”

    “為什么?他做錯什么了嗎?”趙秀兒有些茫然。

    “他居然是我們春生武館是畜生武館,這簡直就是赤果果的侮辱,必須道歉!否則就算是你朋友,我也不給面子。武館的尊嚴不容踐踏。”鄭師兄斬釘切鐵的說道。

    趙秀兒立刻跟王小飛說:“你怎么能這樣呢?快點道歉。”

    葉漪萱也在一旁小聲的說道:“小飛,你就道個歉吧,畢竟是你說錯話在先嗎,咱們是來報名學習的,先別跟武館的人起沖突。”

    王小飛吐了口氣:“罷了,既然親親媳婦都讓我道歉,那我就道歉好了。對不起,我不該說你們是畜生武館。”

    但是這個道歉,鄭師兄卻不接受:“你這根本就不是道歉的態度,一點誠意都沒有。”

    王小飛說:“那要如何才算有誠意?”

    “跪下,沖著匾額磕三個頭,然后爬入門內才算道歉。”鄭師兄大聲說道。

    王小飛臉色一沉:“別得寸進尺啊。”

    趙秀兒也覺得下跪什么的太過了點,王小飛只是一句簡單的吐槽,并非什么天大的過錯,并且都已經道過歉了,何必依依不饒呢?

    “你也太過分了吧。小飛只是說錯話而已,至于讓你如此羞辱嗎?看來這個武館也不咋地,小飛,我們走。秀兒,你也早點退學吧,這武館的人素質這么低,早晚受欺負。”葉漪萱不樂意了,站出來實力護夫。

    王小飛甚是感動。

    鄭師兄繼續瞪眼,“辱我師門就是死罪!不道歉就想走?門都沒有。兄弟們把路堵住,今兒他要是不跪下磕頭,就別讓他站著離開。”

    得到鄭師兄的命令,一群武館的正式弟子烏泱泱的跑了出來,將離開的道路堵了個嚴嚴實實。

    王小飛掃了一圈,冷笑道:“怎么?想要用強硬手段了?”

    鄭師兄傲然的看著他:“現在擺在你面前有兩個選擇,一,跪下磕頭,二,被我打殘。你自己選吧。”

    王小飛揉了揉鼻子:“我選三。”

    鄭師兄:“三?什么三?”

    “三就是,去你媽的。”

    王小飛沖過去就是一拳。

    結結實實的錘在了鄭師兄的左臉上。

    鄭師兄頓時就感覺左邊腮幫子腫了起來,一股子血腥味在口腔中爆開,后槽牙很是松動,稍微用舌頭一頂,牙齒就掉了。

    而且還不止掉了一顆,是好幾顆。

    “干!”鄭師兄吐出嘴里的鮮血跟牙齒,一記跨步沖拳對著王小飛的胸口直直的搗了過來。

    王小飛站在原地動也未動,抬手直接將鄭師兄的拳頭握住,接著慢慢的,一點點的用力,鄭師兄一開始還能抵抗,但是隨著王小飛力道的加強,他就只能順著王小飛使勁的方向扭動自己的身子,并且發出慘叫了。

    咔!

    隨著這聲脆響,鄭師兄的胳膊被硬生生的擰斷。

    周圍的學生都看傻眼了。

    鄭師兄平時在武館中就是特別橫的那種人,動不動就對他們這些來學拳的人大呼小叫,甚至還動手打過人。若不是看在已經交了好幾千塊錢學費的份上,很多人都不會留下來受這個鳥氣。

    現在看到這位惡人被揍,大家心里都有種說不出來的舒爽感覺。

    當然,這種事兒只適合偷著樂,太過明顯就不好了。

    王小飛擰斷了鄭師兄的一條胳膊,讓他如死狗般趴在地上,接著一腳踩在他的后背上。

    鄭師兄就感覺自己背負了一座山,五臟六腑都幾乎快要被壓爆了。

    這是何等恐怖的力量啊。

    “本來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事兒,你好好說話,我就好好道歉。可是你偏偏上來就盛氣凌人,之后更是發展到羞辱人格的份上。我這個人呢吃軟不吃硬,你越橫,老子就比你更橫。”王小飛冷漠的說道:“記住了,打你的人叫王小飛,想要報仇的話,老子隨時恭候。”

    “大師兄,救我。”躺在地上的鄭師兄,用最后的力氣喊出了這句話。

    話音落下數秒后,武館內傳來一聲暴喝:“誰敢在春生武館鬧事兒!”

    接著眾人就看到一道黑影刷的一下從武館內沖了出來。

    武館的正式弟子瞬間就沸騰了。

    “大師兄,是大師兄來了。”

    “鄭師兄有救了。”

    “這家伙,太囂張,大師兄好好收拾他。”

    “前往不要放過他啊大師兄。”

    這位被眾人寄予厚望的大師兄,王小飛卻認得。

    當日在清雅小筑外面,王小飛將其暴打過。

    “不是冤家不聚頭啊,沒想到又見面了。”王小飛似笑非笑的說道:“可還記得我?”

    古凡渾身一震,臉色也不如剛出來那般兇悍,眼神中甚至多了一份驚懼。

    那日清雅小筑所受的屈辱,還依舊歷歷在目呢。

    不過這里是自己的地盤,相當于是一個超強buff。

    古凡心中的驚懼很快就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憤怒。

    仇人相見分外眼紅的那種憤怒。

    “你膽子夠大啊,敢跑到我的地盤上鬧事兒,我看你是嫌命長了吧。”古凡咬牙切齒的說道。

    王小飛道:“我的膽子一向都很大。”

    說完扭頭對著葉漪萱說:“幸虧我今天陪你來了,這武館都是一群垃圾,根本教不了你什么。趙姑娘,你也早些把學費拿回來吧。繼續學習只是瞎耽誤功夫而已,你若真想學的話,我可以介紹幾家靠譜的武館給你,而且收費還便宜呢。”
刮刮乐在线试刮怎么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