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女總裁的超凡高手 > 第119章 真正的墓主人

第119章 真正的墓主人

 熱門推薦: 手機登錄觀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一秒記住,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見到大家都平安無事,余夢之也松了口氣。

    畢竟是他把人帶出來的,總要活著把人帶出去。

    “十三呢?還沒有回來么。”越五郎倒還惦記著自己的本家兄弟。

    越二郎搖了搖頭:“十三你不用擔心,他的本事你還不了解么?就算咱們都交代在這里,十三也不會有事兒的。”

    “呸呸呸,什么交代在這里,小爺我還要享受一世富貴呢。”曹寶山沒好氣的說道:“哎,沒想到最終到達核心區域的方式竟然是這樣,雖然痛,但是也值得。”

    眾人休息了半個小時后,曹寶山第一個忍不住,嚷嚷著要去頂上看看。

    其實每個人心里都癢癢的,畢竟離最終關卡就只有一步之遙了,這就好比你玩個rpg游戲,重要要打到最終boss,別說隔一夜再打,就是隔一個小時也受不了啊。

    于是眾人紛紛打起精神來,準備攀登最后幾層。

    越五郎實在是沒辦法攀巖,所以只能留在原地養傷,因為在場沒有誰能背的動他。

    王小飛倒是可以背,但是誰也不敢讓他背啊。

    越五郎那叫一個恨啊,同時還有點小小的恐懼,畢竟要一個人呆在這么一個鬼地方,說心里不發慌是假的。

    但是眾人的好奇心終究無法抵擋,越五郎就算下一秒嚇得尿褲子也必須一個人呆在這里。

    最后的攀爬,因為大家都干勁十足,哪怕是曹寶山這種受過傷,哪怕是余夢之這樣的女流之輩,都爆發出了前所未有的力量,只用了不到二十分鐘就爬到了塔的頂層。

    當然,在他們頭上還有一段距離,這里的頂層指的是樹干中掏出來部分的頂端。

    一口玉棺材安靜的擺放在這一層的中央位置。

    這口棺材甚是神奇,看到它竟然讓人有一種心境平和之感。

    便是王小飛這樣的武道高手,竟然也出現了類似的心境。

    越二郎更是恐怖,他幾乎就忍不住要給這口棺材跪下磕頭了。

    余夢之眼疾手快的拉住了他的衣領,這才讓越二郎下跪的動作戛然而止。

    曹寶山說道:“我滴個乖乖,這就是尹唯的棺槨了吧?這里面躺著的就是他。媽耶,光是這口棺材就價值不菲了,在那個年代能用這么多的玉石打造棺材,就只有皇親國戚了吧。”

    余夢之道:“我怎么覺得有點奇怪呢。”

    “奇怪?有什么好奇怪的。”曹寶山道。

    余夢之說:“商朝也不重玉石啊,青銅仍舊是主流,玉石這玩意都是到了秦漢時代才開始廣為流傳的。可是這墓穴中玉石卻相當的多,雖然也有不少青銅器,可是玉石已經明顯有點宣兵奪主了。這確定是商朝的墓?而不是秦墓?漢墓?”

    曹寶山道:“這你就不懂了吧,商朝確實是青銅器為主,可是玉石這玩意從夏朝開始就已經受到上流人士的追捧了,與玉石為棺槨也是有的,雖然少,可是并非不存在。越是地位崇高的人,就越是喜愛玉石,這點在中是有記載的。”

    “?”余夢之驚訝的說道:“你看過這本書。”

    曹寶山得意洋洋的說道:“那是,沒有三兩三也敢上梁山?我之前就說過了,老子可是做了很多功課噠。別啰嗦了,趕緊想辦法開棺吧,我真是迫不及待的想要看看商朝人長什么樣子了。傳聞尹唯的尸體經過了特殊的處理,萬年不腐的那種。說不定咱們真的能看到幾千年前的人的模樣。”

    越二郎咽了咽唾沫,道:“還是算了吧,那也太刺激了,我寧愿看骷髏也不想看到一個真人。”

    曹寶山道:“那你怕不怕粽子?”

    越二郎道:“盜墓的人怕什么粽子啊。”

    “那不就得了。”曹寶山說:“你們動手還是我來?”

    余夢之道:“這種棺材,可不好開。”

    “那是,這種玉石乃是瑪鈉斯玉,價值連城啊。但是打碎了就不值錢,開棺的時候還要考慮到保存玉石的完整性,確實很難。”

    王小飛道:“我去,你們該不會還想把這口棺材運出去吧,這難度大了點哦。”

    余夢之笑笑:“開玩笑的,再說了,這種棺材就算拉出去也沒有人敢接手,被抓住就是砍頭的命,誰也保不了。咱們只是不想糟踐了老祖宗的手藝,把這么一口好棺材破壞了,損陰德。”

    王小飛道:“別逗了,都跑來打攪人家清夢,還怕啥損陰德?”

    “你不懂。”曹寶山直接下了批注:“人還是要有點敬畏之心才行。”

    王小飛也懶得跟這群人辯解,或許這就是摸金校尉們最后的底線吧。

    曹寶山跟越二郎走過去開始研究怎么開這口棺材,王小飛走到平臺的邊緣往外看去,低頭就看到一個人腦袋。

    是越五郎。

    這家伙在下面待不住,正想辦法往上爬呢。

    王小飛正好閑的沒事兒,就弄了個藤蔓扔下去,讓他纏裹在自己腰間,用這樣的方法將他拽了上來。

    越五郎感激不盡,連連道謝。

    王小飛擺手,說自己也是閑的蛋疼。

    正在倆人溝通的時候,研究棺材的越二郎跟曹寶山同時發出一聲驚叫:“媽呀。”

    眾人齊刷刷的看了過去:“怎么了?”

    越二郎說話的聲線都變了,“棺材,棺材動了。”

    余夢之蹙眉:“別瞎說。”

    曹寶山道:“是真的,剛才確實動了一下。我擦,這里面該不會有個粽子吧。幾年前的粽子,得多可怕?”

    王小飛打趣的說道:“你之前不還嚷嚷著要看一眼幾千年前的人長啥樣嘛,說不定人家聽到了你的話,特意來滿足你愿望的。”

    曹寶山都要哭了:“別逗了大哥,幾千年的粽子,咱們這幾個加一起都不夠人塞牙縫的,哦對了,之前那位戰神哥們呢?他若是在這里我心里就踏實了。”

    余夢之走過去,手掌輕輕的擱在了棺材蓋子上,感受棺材的震動,片刻之后,她的神色也變得肅然起來,對越二郎說道:“把家伙都拿出來,黑狗血黑驢蹄子糯米墨線,包里有什么就拿什么。”

    越二郎道:“這也不見得是僵尸啊,糯米頂用不?”

    “讓你拿就拿,少嘰嘰歪歪的。”余夢之的神色特別的肅然,讓氣氛也變得凝重起來。

    王小飛小聲的說道:“真的尸變啦?”

    余夢之看著棺材,道:“不好說,里面確實有東西。不過幾千年過去了,老娘還真不信它能有多少戰斗力。再說了,咱們不還有槍么?實在不行一槍崩了算了。”

    王小飛點頭:“你拿主意。”

    越二郎將所有的東西全部拿出來,整齊的擺放在地上,自己則拿著一桿雙筒的短桿獵槍,這種獵槍近距離殺傷性一流,而且可以直接塞在旅行包中,非常的方便。

    越五郎拿了一把砍刀,曹寶山拿起了一把短刀。

    余夢之則站在了男人們的身后。

    這時候女性身份就派上用上了。

    王小飛倒是不介意保護一個女孩子。

    何況還是個長的很漂亮的姑娘。

    “去吧,開棺。”余夢之說。

    越二郎示意曹寶山跟自己一起,曹寶山雖然害怕,可是人的好奇心是能跟戰勝害怕的,何況還有巨大的金錢誘惑,害怕這種情緒很快就被貪欲掩蓋了。

    倆人行動甚是小心,雖然玉棺材帶不走,但是他們也不想破壞了這口棺材,所以開棺的時候非常的細致,幾乎是在一點點的扣。好不容易將棺材蓋弄開一條縫,余夢之端著黑狗血就灑了進去,管他里面是什么。

    就聽到一陣如同燒焦般的次次次的聲音,一縷白色的煙霧從縫隙中冒了出來,伴隨著讓人作嘔的味道。

    越二郎湊得最近,差點被這個味道給音熏暈過去。

    “我滴媽,煮屎也不過如此吧。”片刻之后,緩過勁來的曹寶山感慨的說道,然后沖著余夢之豎起大拇指:“姐們,你真厲害。”

    余夢之的臉色卻沒有多少的緩和,她盯著那口棺材,說:“慢慢的推開,莫要著急。”

    越二郎點了點頭,開始緩慢的推棺材蓋。

    隨著棺材蓋一點點的打開,眾人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兒。

    等到棺材蓋打開一半兒的時候,它忽然就自己飛了。

    接著,一個人從棺材里坐了起來。

    “媽呀,鬼啊。”越五郎嚇得一聲慘叫,雙眼一翻竟是暈了過去。

    王小飛也確實被嚇了一跳,不過他很快就鎮定下來,因為“它”雖然坐起來,卻沒有任何舉動。

    余夢之鄙視的看了一眼越五郎:“長的五大三粗,膽子卻小的如鼠,真是丟人。這是最后一個機關,用來震懾盜墓賊的。其實人早就死了。”

    王小飛道:“誒?機關?”

    余夢之道:“是的,他的背后有一根桿子,跟棺材蓋是連在一起的,一旦棺材蓋被推開,那么桿子就會把人頂起來。同時棺材內部會產生大量的氣流,直接將棺材蓋頂飛,這樣很有可能傷害甚至是擊殺盜墓賊,因為到了這一步,很多人都已經放松了警惕。就算棺材蓋砸不到人,忽然坐起來的尸體也能把人嚇死。不過這樣做也只能算是心理安慰,畢竟敢來盜墓的,就沒有幾個膽小的,而且尸體也做不了什么,最終的結果就是被人偷走。”

    王小飛嘆道:“這就是盜墓賊與墓穴主人之間的斗智斗勇啊,可惜,最終勝利的永遠都是活著的人。”

    余夢之似笑非笑的說道:“那也不一定。”
刮刮乐在线试刮怎么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