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女總裁的超凡高手 > 第125章 許山山

第125章 許山山

 熱門推薦: 手機登錄觀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一秒記住,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華尊羞愧難當,對著許東國抱了抱拳:“老友,我真是沒臉繼續待下去了。這位小友說的沒錯,我差點害死了你。我現在心情非常的復雜,實在不知道說什么才好,請允許我先離去。你放心,這位小友既然能查出我藥方中的破綻,定有辦法治好你,我就先告辭了。”

    說完,掩面而走。

    他是真覺得丟臉,才會用這樣的方式離開。

    這下整個房間的人都懵逼了。

    許亞虎感覺自己被硬生生的抽了一記耳光,甚至還下意識的摸了一下臉頰。

    許東國看向王小飛的眼神也發生了變化。

    蘇落雁再度拽住了王小飛的胳膊,喜極而泣:“救我外公,救救他。”

    王小飛沖著蘇落雁擠了擠眼睛:“誒,你剛才說的話還算數不?”

    蘇落雁愣住。

    王小飛提醒:“我救了你外公,你什么條件都能答應?”

    蘇落雁說,“當然,我什么條件……”

    然后她就臉紅了。

    同樣的話,男人說出來跟女人說出來,含義是完全不同的。

    何況王小飛說那番話的時候,語氣感覺特別的……那啥。

    “你已經有了葉漪萱。”蘇落雁聲音變得很小。

    王小飛哈哈大笑:“逗你玩啦,好好幫著漪萱照顧聯盟我就謝謝你了。”

    蘇落雁用力點頭:“你放心,我一定會的。”

    王小飛在床邊坐下來,先幫許東國診了診脈,然后又檢查了他的眼睛跟舌苔,說:“老太爺,若是我治好你,你還想活幾年啊?”

    許東國先愣了一下,不太明白這句話的意思,然而很快他就懂了,心里對王小飛的印象又拔高了一大截,這是個妙人啊。

    “八年不嫌多,五年嘛也不嫌少。”許東國道。

    王小飛說:“老爺子倒是不貪心,那就七年吧,如何?”

    許東國點了點頭:“足夠了。”

    許亞虎忍不住說道:“你扯什么淡呢?你說我家老爺子活幾年他就活幾年啊。”

    “怎么?老太爺活的太久,你不樂意?”王小飛看著許亞虎,似笑非笑的說道。

    “你……血口噴人。”許亞虎怒道,又趕忙向許東國解釋:“爸,你別聽這家伙挑撥離間,我沒有那意思。”

    許東國搖了搖頭:“行了,你出去吧。”

    許亞虎怨毒看了一眼王小飛,接著又用同樣的目光看了一眼蘇落雁,這才憤憤不平的離去。

    王小飛寫了一張方子,然后交給下人去處理,一個小時后,藥煎好了,王小飛從懷中拿出一個小瓶子,小心翼翼的往藥湯中傾倒了一滴,這才把藥碗遞給了蘇落雁:“喂老爺子服下吧。”

    蘇落雁捧著這碗藥的手都在顫抖,她知道,外公能不能活下去全看這碗藥了。

    吃過藥之后,許東國就睡了過去。

    并且很快就打起了呼嚕。

    前幾日許東國因為疼痛根本就無法入睡,現在卻能秒入睡,很顯然是王小飛的那一碗藥起了作用。

    蘇落雁也放下了心中大石頭,輕手輕腳的離開了房間。

    王小飛正在客廳休息。

    治好了許東國,許家人對王小飛的態度也有了截然不同的變化,至少不會像之前那般冷落他。現在的王小飛是喝著酒聽著曲兒,靠在沙發上翹著二郎腿,不亦快哉。

    “來得正好,陪我喝兩杯。”王小飛拍拍身邊的位置,沖著蘇落雁擠了擠眼睛。

    蘇落雁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在王小飛的對面坐下,輕輕的敲打著自己的脖子,說:“你之前倒在藥碗中的那一滴液體是什么?”

    王小飛珉了一口酒:“放心,不是毒藥。那一滴液體能讓老爺子多活幾年,多了他也承受不住。”

    蘇落雁見王小飛不肯說,也就沒有多問,再度表示了謝意。

    王小飛說:“沒必要,你這樣真沒有必要。若是真想要謝我,就給我安排個地兒睡覺吧,開了一宿的車,現在有點困了。”

    蘇落雁說:“對不起,是我疏忽了。不過我對這里不熟,你還能堅持嗎?若是可以,就去我媽家吧。”

    王小飛說:“好。”

    倆人又開車來到了許山山跟蘇墨居住的小區。

    見女兒回來,許山山自然無比高興。

    蘇落雁也已經很久沒有見到母親,一見面就擁抱在一起,乍一看還以為是姐妹呢。

    王小飛算是明白為什么蘇落雁長的如此漂亮了。

    許山山就是一個難得的美人兒,哪怕已經快五十歲,但是保養得就如同三十歲出頭的少婦一般,舉手投足間俱是風情,身材也是凹凸有致。這樣的女人,年輕的時候不知道迷住了多少公子哥。

    難怪蘇墨寧愿跟家里鬧翻也要跟許山山私奔。

    “這位是?”許山山發現王小飛還在門口杵著,趕忙問道。

    蘇落雁說:“我來介紹一下,他叫王小飛,是我給外公請回來的醫生,剛剛就是他治好了外公的病。”

    許山山一聽,連忙招呼王小飛進屋,道:“王先生,我真的不知道說什么感激的話才好了。”

    王小飛笑:“阿姨莫要客氣,感激的話你女兒已經說了一籮筐咯。”

    “那都是應該的,應該的。”許山山說:“王先生舟車勞頓,還沒有吃過飯吧,你坐一會,我馬上去煮東西。”

    王小飛也不客氣:“那就恭敬不如從命啦。”

    許山山跑廚房忙活去,蘇落雁沖著王小飛皺了皺鼻子:“你可有口福啦,我媽都好多年不下廚咯,都是我爸下廚。沒想到你還能讓我媽親自出手,厲害。告訴你,我媽做的蘇杭菜那可是一絕,你在外面絕對吃不到的。”

    王小飛笑呵呵的說道:“是嗎?那我真是要好好品嘗品嘗才行。”

    蘇落雁給王小飛倒了杯水,說:“你坐著,我去廚房幫忙。”

    來到廚房,許山山見女兒進來,連忙示意她將廚房門關好,然后神秘兮兮的問道:“乖女,跟媽說說,那位王先生,你跟他是不是……”

    “媽,別瞎說,他有老婆的。”蘇落雁沒好氣的說道。

    許山山顯得特別遺憾:“那真是可惜了,我看這位先生長相俊俏身材又好,而且鼻子很挺。”

    蘇落雁沒領悟到這話的“內涵”,順口補了一句:“他鼻子是挺挺的。”

    “你這傻丫頭,媽的意思是,男人鼻子挺的話,下面那話也會很厲害喲。”許山山說道。

    蘇落雁又好笑又羞澀,輕輕的拍了一下老媽一下:“媽,你還能有點正行嘛。怎么年紀越大開車越狠啊,虧我爸還老說你以前多么純潔,估計是被你的外貌騙了吧。”

    “老媽這是為了你好。”許山山瞪了女兒一眼:“你外公的身體,真的好了?”

    “啊,難道我還騙你不成。”蘇落雁道:“嘿我說許山山同志,外公身體好了你感覺不是很高興嘛,怎么還在記仇呢。”

    “記什么仇啊,都陳谷子爛芝麻的事兒。”許山山淡淡的說道:“媽是擔心你。”

    “擔心我做什么。”蘇落雁說。

    “你傻呀。”許山山道:“你現在已經漸漸的接管蘇家的家業了,許家這邊一直都對你還有你弟弟頗多警惕。老太爺也一直在猶豫要不要把一部分的家產交給你,然而因為家里反對的聲音太大,所以一直沒有下定決心。”

    “可是你表現的越優秀,就越是襯得二哥三哥他們的女子無能。老太爺已經不止一次的跟我提到過想要讓你回來接管家業的事兒,我都沒敢答應,就怕惹來無端的麻煩。我只想守著這個小家安安穩穩的過日子,家業什么的我真的不在乎。然而你這次帶來一個神醫,治好了老太爺,他心里對你的評價又要上一個層級。你看著吧,等他好了之后,就該輪到你頭疼了。”

    蘇落雁道:“我不接不就完了。再說我現在的工作重心在蓉城那邊,京城的事兒都交給老弟去處理了。蘇家這邊我真的顧不過來,就算外公問起來我也這么講啊。媽,別擔心我。”

    “但愿是我多想了吧。”許山山道:“去,把菜端上去吧。”

    蘇落雁端著菜來到了飯廳,招呼王小飛吃飯,結果沒有回應,一轉身就看到王小飛已經靠在沙發上睡著了。

    許山山端著湯走了出來,也看到了已經睡著的王小飛。

    “哎喲,讓王先生去客房睡吧,沙發上著涼呢。”許山山道。

    蘇落雁的眼神中罕見的多了一抹柔情,道:“沒事,我去給他抱一床被子來,叫醒了就不容易睡著了。”

    “那這些飯菜我給他留著,醒來再吃。”許山山說。

    蘇落雁道:“謝謝媽。”

    “傻丫頭,跟媽客氣啥。”許山山摸了摸蘇落雁的臉蛋:“去給王先生抱被子去吧。”

    這邊王小飛呼呼大睡,另一邊的許亞虎則氣的毫無睡意。

    他沒想到蘇落雁帶回來的那個青瓜蛋子真的能治好老太爺,現在局面一下子變得非常的被動。

    老太爺本就想要讓蘇落雁來管理蘇家家業,之前因為大家都反對才沒有實現。

    這一次蘇落雁如此出彩,再想強行摁怕是不行了。

    得想個什么辦法才行。

    許亞虎瞇著眼睛思考了半天,終于計上心來。
刮刮乐在线试刮怎么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