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女總裁的超凡高手 > 第131章 不退,不讓

第131章 不退,不讓

 熱門推薦: 手機登錄觀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一秒記住,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蘇落雁驅車往茶社趕去。

    此刻的她恨不得把汽車當飛機開。

    只恨路上的車太多,阻礙了她的前進。

    加上車技有限,也無法在車流中來回的穿梭。

    所以哪怕急的滿頭大汗,也只能順著車流一點點的往前蠕動。

    她不敢去想自己趕到茶社的時候會看到怎么樣一副畫面。

    王小飛的實力她很清楚,那根本就是個大魔王。

    蘇杭這些公子哥就是綁在一起也不夠他欺負的。

    但是俗話說得好,強龍不壓地頭蛇!

    王小飛在能打,這里也不是蓉城。

    還有一點也是蘇落雁很擔憂的。

    王小飛是她領來蘇杭的。

    這也就意味著王小飛是與她蘇落雁是綁定在一起的,甚至是與許家綁定在一起的。

    那幾位公子若是被王小飛毆打了,那么許家也會成為其他家族的出氣筒。

    原本許家就已經有點岌岌可危,若在被其他家族聯手對付,怕是頃刻間就要分崩離析。

    蘇落雁心里甚至還有些抱怨汪臻,他怎么就沒有攔著點呢?

    他該不會是想用這件事兒來脅迫自己嫁給他吧。

    蘇落雁的思維亂糟糟的一團理都理不清。

    車子依舊以龜速在往前挪動。

    馬路上,剎車聲,喇叭聲,路邊店鋪的打折聲音,聲聲入耳。

    蘇落雁開啟了車載音樂。

    她最愛的鋼琴曲從音箱中緩緩的流淌出來。

    以前聽到這種曲兒,她都會很快的冷靜下來。

    然而這次不管用了。

    “快點啊!”

    蘇落雁也學著別人的樣子開始瘋狂的摁喇叭。

    只可惜,沒用。

    這邊蘇落雁著急忙慌的往茶社趕,茶社內的氣氛變得越發的焦灼。

    “汪公子,華樺,怎么了這是?”莫再言笑呵呵的問道:“我聽說有人跑到蘇杭來鬧事兒,先撞了岑家倆姐妹的車,現在又跟你起了沖突,所以就帶著藥霆過來替你扎場子,誰啊膽子這么大,敢跑咱們地頭上鬧事兒。”

    藥霆看著汪臻,說:“我說汪公子,咱們蘇杭六公子是共同體,你怎么能看著別人欺負華樺呢?”

    汪臻皮笑肉不笑的說道:“你們的消息倒是很靈通嘛,來得也很快。”

    藥霆道:“那是,不來快點怎么看熱鬧嘛。”

    “呵。”汪臻看了他一眼,端起茶杯喝茶。

    藥霆故意做出四處打望的動作:“讓我看看,究竟是誰膽子這么大呀?”

    王小飛指著自己說道:“誒,你爺爺在這兒呢,往哪兒瞅呢。年紀輕輕的眼神這么不好?”

    “你大爺的,很囂張啊。”藥霆臉色一冷,嘴角揚起邪氣弧度。“你誰啊?哪兒冒出來的。”

    一旁的華樺搶著說道:“他叫王小飛,蓉城來到土包子醫生。”

    莫再言道:“誒,話也不能這么說嘛,蓉城怎么說也是西南首屈一指的大城市,雖然跟咱們蘇杭沒得比,但是也不能劃歸到土包子行列。華樺,以后說話還是多注意點,別讓人以為咱們搞地域攻擊。”

    華樺點頭:“是,我記住了。”

    莫家的地位僅次于汪、岑兩家,而六公子中,莫再言也是僅次于汪臻的存在,并且一直都想要取而代之。

    當然,表面上的和氣還是維持著。

    而華樺乃是六公子的末端,莫再言的話他只有聽的份兒,不敢有半點的辯駁。

    莫再言又看向了汪臻:“汪大公子,這位來自蓉城的醫生,你朋友?”

    汪臻淡淡的說道:“落雁的朋友。”

    莫再言意味聲長的哦了一聲:“原來是蘇姑娘的朋友啊,那種朋友?”

    “跟你有關系么?”汪臻道。

    “好奇嘛。”莫再言笑:“我記得汪大公子好像在追求蘇姑娘啊,結果人家從蓉城帶了個男人回來。嘖嘖,這是追求失敗了?”

    “莫再言,你是想要激怒我么?”汪臻冷漠的說道。

    “沒有,我哪兒敢喲。”莫再言道:“你可是咱們六公子之首,是蘇杭公子圈的領頭羊,自古以來人們都只會記得第一,不會記得第二。汪大公子,你說我講得對么?”

    汪臻皺起眉頭:“莫再言,你到底想說什么?別再這里陰陽怪氣的。”

    “道歉咯。”莫再言說:“我表達得不夠清楚么?讓他,這位蘇姑娘的朋友給華樺道個歉,這事兒嘛就算過去了,你汪大公子的面子保住了,咱們六公子的面子也就保住了,沒必要因為一個外人,影響了內部的團結。”

    王小飛插嘴道:“誒誒,別自我感覺良好,我特么做錯為什么要道歉。”

    莫再言臉色一冷:“我在跟汪大公子說話,什么時候輪到你插嘴了,這么沒有規矩么。”

    華樺在一旁添油加醋扇陰風:“二哥,看到了吧,這家伙狂妄到每邊了,今兒若是不收拾他,傳出去咱們六公子的名聲大大有損。”

    莫再言呵了一聲,冷漠的說道:“是挺狂的,不過狂妄也是要看資本,沒有資本的狂妄等于找死。”

    王小飛笑瞇瞇的說道:“我有沒有實力,試試不就知道了?”

    莫再言指了指王小飛:“你有種,我倒是挺欣賞你的。”

    說完又看向了汪臻:“汪大公子,這事兒你不得劃個道出來?”

    “我劃什么道?”汪臻說。

    “那你的意思就是,不管了?”莫再言追問。

    他就是想要逼汪臻親口表態。

    汪臻不想表這個態。

    因為不管站在那邊,最終的受益者都不是他。

    這是個死局,汪臻沒有辦法解開。

    他唯一能指望的就是蘇落雁。

    只是這姑娘在回了一條微信之后就沒動靜了,也不知道趕到哪兒了。

    可把汪臻急得半死。

    “不說話我就當你默認了。”莫再言也不想再耽擱下去,主要是他沒什么精力再去糾纏這種事兒,平白辱沒了自己的身份。

    就在這時,茶社外面響起了一連串急促的剎車聲音,眾人循聲望去,就看到一排白色的面包車在街邊停下來,車門打開之后,身著黑色t恤黑色長褲手腕還綁著黑色布條的打手們以此從車上跳了下來。

    接著他們從車上拽出來好幾個大的包裹,打開之后里面擺滿了鋼管棒球棍等兇器。

    看到這一幕,華樺不由得亢奮的大叫起來:“哈哈哈,王小飛你死定了,老子的幫手來了。”

    言罷,他趕緊一溜煙的竄到了還躺在地上的白坤身邊,貓哭耗子般叫起來:“坤兒,坤兒,你咋了呀。”

    這演技真是辣眼睛。

    王小飛實在是看不下去。

    莫再言跟藥霆也趕緊有點那啥,不過他們終究是一體的,也不好多說什么。

    那些混混沖進來之后,領頭的那個人就開始尋摸他們少主,終于在角落看到被華樺抱著的白坤,趕忙跑過去:“坤少,你怎么了?操,誰打的!”

    華樺探手一指:“就是他。”

    “你他媽的找死。”此人舉著鋼管就沖了過來。

    莫再言跟藥霆都是一副看好戲的表情。

    汪臻把椅子往旁邊挪了挪。

    他此刻的心情復雜到了極點。

    幫肯定是不能幫的,但若是王小飛有個三長兩短,自己也沒辦法向蘇落雁交代。

    汪臻又將手機拿了出來,再度發了條微信給蘇落雁。

    “就快到了。”蘇落雁回答道。

    在汪臻編輯微信的時候,王小飛已經跟這群混混斗到了一起。

    這種以一挑多的群架,王小飛也已經很久沒有嘗試過了。

    還挺懷念這種滋味的。

    曾經一度王小飛非常喜歡一部島國的電影,叫做熱血高校,其中有幾個畫面不管什么時候看都會覺得很熱血,記憶最深的就是源治一個人去了隔壁高中,一個人面對上百個光頭,然后義無反顧的發起了沖擊。

    雖然王小飛早已經過了中二的年紀,但是這一幕卻給了他極大的觸動。

    現在他覺得自己就跟源治差不多。

    為了讓這一架打的更加的酣暢,王小飛并沒有動用太過強大的能力,否則以他目前的身手,兩三分鐘內就能解決戰斗。

    那也太沒有意思了。

    單方面的碾壓就失去了群架的味道。

    然而就算王小飛刻意的壓制實力,他表現出來的戰斗力也依舊讓人咋舌。

    因為他面對的是四十個手持兇器,身經百戰的混混啊。

    在茶社如此狹窄的地方,竟然能做到片葉不沾身!

    混混們揮舞起來的鋼管與棒球棍,總是差那么一點點就碰到王小飛。

    一兩次還能說是運氣。

    然而全程如此,就算是個弱智也能看出來,王小飛的實力早已經超越了他們的想象。

    都說強龍不壓地頭蛇。

    那只能說明那條龍不怎么強。

    真正的強龍是無所畏懼的。

    王小飛就是這么一條龍。

    一條上古戰龍!

    莫再言跟藥霆的臉色變得嚴肅起來。

    華樺的腿肚子有點打顫。

    甚至冒出了逃跑的念頭。

    咣!

    隨著這一聲爆響,最后一個站著的混混也被王小飛用一記側踢踹飛了出去。

    總共耗時五分四十八秒。

    四十個混混盡數倒地。

    其中絕大部分混混都斷了手腳。

    茶社內響起了連綿不絕的慘叫。

    華樺的臉色慘白,一個勁的往莫再言藥霆的身后鉆。

    王小飛從地上撿起一根棒球棍,掂量了一下后,開始補刀。

    但凡沒有斷胳膊斷腿的,都被他補了一棍子。

    場面忽然變得殘忍起來。
刮刮乐在线试刮怎么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