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女總裁的超凡高手 > 第133章 蘇杭震動

第133章 蘇杭震動

 熱門推薦: 手機登錄觀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一秒記住,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人類自誕生以來,就有兩大愿望。

    第一是永生不死,第二就是回到過去。

    一個是恒久,一個是改變。

    華樺現在就想回到過去。

    不用太久,一個小時之前就夠了。

    若是上天能給他這樣一次機會,華樺絕對不會踏進這間茶社。

    他會如同避開瘟疫一般遠遠的避開這個地方。

    甚至連茶社五百米的范圍都會被他劃定為禁區。

    因為他從來沒想過,王小飛竟然真的敢打斷他的腿。

    當著這么多人的面,打斷了他的腿。

    在昏過去的瞬間,華樺看到了王小飛嘴角的那一抹笑容。

    這個定格的表情會在很長一段時間內成為華樺的夢魘,折磨他,讓他瘋狂。

    蘇落雁已經用盡了全力往這邊奔跑,可惜,還是晚了。

    她跑到半路,王小飛就已經將華樺的腿敲斷。

    蘇落雁這一刻的思維是空白了。

    她經歷過很多風波,其中不乏危及生命的風波,但是最終都被擺平,并且還收獲了不小的利益。

    可是這一次的風波,蘇落雁毫無辦法。

    她不知道怎么化解了。

    風吹過她的臉,蘇落雁伸手摸了摸,竟然落淚了。

    是因為恐懼還是別的?

    她不知道。

    藥霆跟莫再言也愣住了。

    狂的人不是沒見過。

    但是狂到王小飛這份上的人,還是頭一次。

    至于汪臻,他算是現場唯一一個保持了清醒的人。

    因為他已經在考慮之后的事兒了。

    這件事兒必然會在蘇杭的大地上掀起巨大的波瀾。

    黑白兩道都會被牽扯進來。

    王小飛能不能活著走出蘇杭都是個問題。

    當然,最困擾汪臻的并非這件事兒,而是王小飛為什么執意要敲斷華樺的腿?

    沒有理由啊。

    他打了白坤,打了莫再言,就已經掙夠了面子。

    就算后面遭到了報復,自己與蘇落雁加起來也能勉強化解。

    但是打斷華樺的腿,這就是死仇。

    不死不休的那種。

    他到底在想什么?

    一個能在蓉城稱霸的男人,不可能犯下此等幼稚的錯誤。

    一定有什么地方是自己沒有想到的,一定有。

    “別動,我們是警察。”

    沉默的氣氛被兩個小警察打破,他們亮出了自己的警察證,一步步的走向了王小飛:“放下武器,雙手抱頭蹲下。”

    王小飛很配合的將棒球棍放下。

    其中一個警察拿出了手銬,另一個警察摸出了防暴棍,搭在王小飛的脖子上。

    王小飛全程沒有掙扎,非常的配合。

    警察其實也有點心虛,畢竟這是個連六公子都敢毆打的猛人。

    戰斗力不是一般的兇悍。

    “小飛,你跟他們回去一趟,我會想辦法的,在局里別惹事兒,等著我將你保釋出來。”蘇落雁緩過神,趕忙說道,然后對倆警察說:“我的朋友若是在警察局內受到一丁點的傷害,我都會追究到底。”

    警察雖然很不爽蘇落雁這樣講,但是他們也只能在心里腹誹兩句,表面保持冷漠已經是他們能做到的極限了。

    茶社的對面,一輛紅色法拉利安靜的停在那里。

    岑家姐妹坐在車內看著這邊。

    興致頗濃的模樣。

    “姐,這家伙真暴力。”岑纓道。

    岑汐說:“的確,不過看上去腦子不怎么好使。”

    “腦子好使也就不會打斷華樺的腿啦,不過姐,咱們就這么看著,不做點什么嗎?”岑纓問道。

    岑汐看著自己妹妹:“你想做什么?”

    岑纓對著姐姐擠了擠眼睛,道:“姐,咱們幫幫他唄。”

    “理由。”岑汐淡淡的說道:“給我一個足夠說動我的理由。”

    “這還要什么理由啊。他欺負了我們,自然要被咱家欺負回來呀。若是讓他被這倆警察帶走,估計今天就會離奇的死去,那咱們不就沒有人可以欺負了么?還有一點也很重要,他的車技這么好,姐你就不想跟他堂堂正正的跑一次么?你不常說巔峰很孤獨,希望出現一個勢均力敵的對手嘛。現在對手就在哪兒。”岑纓說完還伸手指了指。

    岑汐看著王小飛,淡淡的說道:“救他不符合家族的利益,個人利益永遠不能凌駕于家族利益上,這是祖訓,你忘了?”

    岑纓有些喪氣,坐回到了副駕駛的位置,說:“是,家族利益高于一切對嘛,我知道。哎,可惜了,好不容易碰見個不把咱們姐倆當回事的男人,就要死咯。”

    岑汐揉了揉妹妹的腦袋,笑著說道:“不過偶爾任性一次也沒有關系。”

    岑纓臉蛋肉眼可見的燦爛起來:“姐,你同意了?”

    “你下去拖延點時間,我給分局打個電話。”岑汐道。

    岑纓歡呼:“萬歲,姐姐萬歲。拖延時間這事兒我拿手的很,你就瞧好吧。”

    說完解開安全帶,呲溜一下鉆出了車子,大搖大擺的走到了茶社門口,嚷嚷道:“干什么干什么。”

    岑纓的出現,讓現場原本已經快要平靜下去的氣氛再度躁動起來。

    “我說你們倆,放開他。”岑纓走到警察面前,頤指氣使的說道。

    倆警察段位太低,并不認識岑纓,因為岑家姐妹確實很少在普通人面前露面,不像六公子之流,就算是尋常百姓也都聽過他們,甚至見過。

    所以面對這個自己蹦出來的小姑娘,倆警察完全沒放心上,道:“那里冒出來的小丫頭片子,邊兒呆著去啊,再不走告你妨礙公務!”

    岑纓假模假樣的擼了把袖子,說:“嘿,姑奶奶今天就不走,有本事你把我也抓起來啊。”

    “小纓子,不要胡鬧。”汪臻立刻走了過來,淡淡的說道:“警察辦案,我們還是不要干擾得好。國有國法嘛。”

    岑纓切了一聲:“我當然知道國有國法,可是他犯了什么法?”

    “聚眾斗毆,故意傷人,損害他人財物。”警察解釋道,“以上三條任何一條就足以讓我們將他扣押4小時,小妞,不懂法就不要亂跳,否則容易鬧笑話。”

    岑纓氣得夠嗆。

    汪臻對倆警察說:“把人帶走吧。”

    “不行,不能帶走。”岑纓張開雙臂攔住了警察的去路:“這家伙撞壞我們的車,還輕薄于我,還……還打了我姐姐!這事兒不能就這么算了。”

    此話一出,言驚四座。

    尤其是蘇落雁,剛剛緩過來的那口氣,又提了起來。

    過去的幾個小時,王小飛到底惹了多少事兒啊。

    怎么把岑家姐妹也牽扯進來了。

    莫再言輕哼一聲,眼神中充滿殺意。

    汪臻作為之前那件事兒的目擊者,決然沒想到岑纓竟然如此顛倒黑白,不過他也明白,以岑家姐妹的性格,王小飛那么“羞辱”她們,肯定是會找補回來的。只是沒想到會選在這個時候發難。

    這是鐵了心不讓王小飛活啊。

    倆警察也是面面相覷,說:“姑娘,他既然對你們做出了那般禽獸不如的事兒,那你就更應該讓我們把他帶走,讓他接受法律的嚴懲嘛。當然你們的心情我能理解,可是濫用私刑也是違法行為,是堅決不能允許的。”

    “我們沒有要動用私刑的意思。”岑汐走出人群,淡然的說道:“我已經打電話給了城西分局的賈局長,他很快就會帶人過來。電話應該很快就打到你們手機上,不妨等上一等。”

    “你說聯系就聯系啊,你算什么……”其中一個警察的話還沒有說完,口袋里的手機就真的響了起來,拿起來一看,竟然真的是賈局長的電話。

    這個號碼是賈局長的工作號碼,基本上所有的一線警察手機中都保存有這個號碼,只是除了逢年過節發個慶祝短信之外,就不會有任何的交集。

    警察接通了電話,除了一開始喊了一聲賈局長后,全程都是嗯嗯嗯的狀態。

    十多秒后警察掛了電話,看向岑家姐妹的眼神就變了。

    蘇落雁趁著這個機會走上前,非常誠懇的向岑家姐妹表達了歉意:“岑姑娘你好,我是蘇落雁,小飛是我的朋友,他是第一次來蘇杭,無意間沖撞了你,我表示萬分的抱歉。他對你們姐妹造成的所有損失都由我來承擔,還望岑姑娘高抬貴手,放了小飛這次。”

    “若岑姑娘愿意放小飛一馬,這份恩情我蘇落雁記一輩子。”

    說到這里蘇落雁頓了頓,又補了一句:“許家,蘇家也會記一輩子。

    本來她只想說許家的,不過轉念一想許家估計還入不了對方的眼,所以又將蘇家搬了出來。

    為了保住王小飛,蘇落雁也算是豁出去了。

    岑汐看著蘇落雁。

    這是她第一次見到這個挺傳奇的女性。

    她的傳奇更多來自她的母親。

    不過能憑借自身的實力在蘇家博得一席之地,并且掌控了蘇家名下最大的情報網清雅小筑,蘇落雁的個人本事不容小覷。

    而且她生得很美。

    女人的美,由內而外。

    沒人在孤兒不在皮。

    只說外貌,岑汐自問不輸給蘇落雁。

    但是輪內在氣質,蘇落雁就要強過自己許多。

    不過岑汐并不會嫉妒。

    便是美的俗氣又如何?

    這蘇杭大地上,還有誰敢小覷自己不成?

    岑汐微笑的應道:“對不住了蘇姑娘,這件事兒我不準備妥協,撞壞車都是小事兒,可是他打了我,就是不可原諒的錯誤。”
刮刮乐在线试刮怎么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