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女總裁的超凡高手 > 第134章 我沒有你想的那么善良

第134章 我沒有你想的那么善良

 熱門推薦: 手機登錄觀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一秒記住,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蘇落雁嘆了口氣。

    她就知道這件事兒不會這么容易解決,岑家姐妹可是出了名的女魔頭,被她們折騰過的男人可以組成一個加強連了。

    然而她還是抱著試試看的態度上來溝通了一下。

    很遺憾,失敗了。

    王小飛說:“蘇姑娘,不用為我擔心,沒事兒的。”

    岑纓盯著王小飛,道:“有沒有事兒,你到了警察局就知道了!哼,讓你撞我的車。”

    王小飛看了她一眼,眼神的重點落在了胸口。

    然后發出呵的一聲輕笑。

    這一笑直接把岑纓笑炸毛了。

    她最大的悲痛就是平胸,偏偏姐姐又發育的極好,曾經她一度懷疑自己的胸是不是全部長姐姐身上去了。

    這些年來她想過無數辦法妄圖讓自己“挺”起來,然而都失敗了。

    所以她就對別人看她胸口的眼神極其的敏感。

    “看什么看,再看把你眼珠子挖出來。”岑纓揮舞著粉拳嚷嚷道。

    王小飛說:“你是不是時常因為不夠挺而自卑,是不是時常幻想著有朝一日也能做一個挺好的女人?”

    岑纓愣住了。

    “我有辦法。”王小飛道:“我可以神醫喲。”

    岑纓下意識的說道:“真的假的?你真的有辦法?”

    岑汐走上來說:“小纓子,別聽他扯淡。”

    岑纓瞬間回過神來,頓覺大羞,上去在王小飛的腿上踹了一下:“你真是太壞了。”

    王小飛哈哈大笑。

    這一腳就當給自己撓癢癢。

    沒一會功夫,分局的警車就來了,賈局長親自帶隊。

    倆小警察立刻就把王小飛交了上去。

    賈局長簡單的跟岑汐溝通了幾句,又沖著莫再言藥霆還有汪臻三位公子點頭示意,最后才押著王小飛上了警車。

    蘇落雁拿出電話開始找人。

    岑家姐妹也上了法拉利離開。

    汪臻想跟蘇落雁說兩句話,被拒絕。

    “二哥,這事兒怎么處理?”藥霆問道:“我總覺得岑家那倆小娘們是在變著法的撈人,而不是要處理王小飛。”

    “我也看出來了。”莫再言捂著自己的虎口,道:“就讓他永遠的沉睡在這片土地上吧。”

    藥霆猙獰一笑:“沒問題,我這就找人。”

    警車上,賈局長拿出手銬鑰匙,替王小飛解開銬子,笑呵呵的說道:“王先生,受委屈啦。”

    王小飛揉了揉手腕:“岑家姐妹讓你做的?”

    “王先生是聰明人。”賈局長并沒有承認,但是也沒有否認。

    這就是談話的藝術。

    車子到了警察局門口,王小飛跳下車,正好就看到那輛紅色的法拉利疾馳而來,然后在離他小腿不足三十公分的地方停住。

    全程王小飛連眼皮子都沒眨一下。

    他盯著開車的岑汐,露出一抹玩味的笑容。

    岑纓皺了皺小鼻子:“這家伙的神經難道是鋼鐵做的嗎?都這樣了竟然也不害怕。”

    岑汐卻覺得,這個人越發的有意思了。

    王小飛見她倆沒有下車的意思,直接走到了駕駛位置,敲了敲車窗。

    車窗徐徐落下,岑汐那張美的非常濃烈的臉蛋出現在了王小飛的眼簾中,車內的香味也飄逸出來,就如同這倆的性格一樣,香的也非常的濃烈。

    “為什么?”王小飛摸出香煙點燃,“想讓我感謝你們?”

    “換個人情,我覺得很值。”岑汐道:“或許將來有一天我可以用這個作為籌碼,讓你陪我跑一次。”

    王小飛吐出一口長長的煙,“長得這么漂亮,愛好點什么不行,非得飆車呢?死了多可惜。”

    “那不關你的事兒。”岑汐說道:“記住你欠我一個人情就行。”

    車子發出了轟鳴聲,接著往前躥了出去。

    王小飛看著車尾燈消失在眼前,屈指將煙頭彈了出去。

    接著路邊一個帶著紅色袖套的老太太快步的走了過來,唰唰唰的寫好了罰單:“隨地亂扔煙頭,罰款一百。”

    王小飛蹦跶起來:“我靠,就不能讓我踏踏實實裝個逼么?”

    “裝什么逼,年輕人一點衛生意識都沒有,快點給罰款。”老太太將單據塞了過來。

    王小飛將四個口袋都翻遍了,一攤手:“不好意思,沒帶錢。”

    老太太將胸口的工作牌翻過來,上面貼著收款二維碼:“掃碼也可以。”

    王小飛露出尷尬又不失禮貌的微笑:“科技改變生活,可是我也沒帶手機啊。”

    “我來吧。”蘇落雁遞過來一張紅票子。

    老太太收了錢,說:“小姑娘,好好教教你男朋友,不要亂扔煙頭,咱們蘇杭可是全國衛生模范城市呀。”

    蘇落雁點了點頭。

    等到老太太離開后,王小飛說:“你怎么來了。”

    “我不放心,過來看看你。”蘇落雁說:“為什么要這么做?”

    王小飛笑著說道:“想做就做了?快意恩仇不需要理由吧。”

    “王小飛,我對你雖然談不上有多深刻的了解,但是也絕對不陌生好嗎?”蘇落雁道:“可是,你真的沒必要這樣。”

    王小飛呵了一聲:“怎么?想教育我?你若覺得我拖累了你,那咱們一拍兩散就行了,說這么多干什么。”

    言罷,王小飛轉身離去。

    蘇落雁抬起頭,不讓眼淚流出來。

    然后她用力的跑向了王小飛,從后面緊緊的抱住他。

    王小飛的身體瞬間就僵硬了。

    “我不值得你這樣做,許家不值得你這樣做。”蘇落雁哽咽的說道。

    王小飛切了一聲,道:“說什么亂七八糟的,聽不懂。”

    蘇落雁抱著不放手,道:“以你的實力,根本不用與他們玩那么久,可是你偏偏等到我到來之后才發飆,甚至敲斷了華樺的腿。你這樣做就是想要把我撇開,把許家撇開,獨自去承受來自其他幾個家族的報復。”

    “我懇求你,阻攔你,都沒有效果,甚至還被你推開。你的那一推,徹底的阻絕了莫再言他們的聯想。他們不會再把你與許家,與我產生任何的聯系。反倒會覺得是我受到了你的拖累,再加上我的勸阻終究還是起了點作用,你只對華樺下了死手,莫再言逃過一劫。所以莫再言說不準還會謝謝我。”

    王小飛掰開蘇落雁環在他腰上的手,轉過身看著她,冷漠的說道:“愚蠢的女人,真把自己當諸葛亮了?料事如神你怎么不去算命呢?你以為自己很了解我。你想要一個蓋世英雄,但是我不是,我就是一個潑猴!我看華樺不爽,正好他又惹了我,所以我就打斷他的腿,這就是我王小飛的做事風格。我在蓉城做了那么多的事兒,你還不明白嗎?”

    蘇落雁還想說什么,王小飛已經不給她這個機會了,轉身大踏步的離去。

    “小飛……”蘇落雁喃喃說道,緩緩的蹲到了地上,雙手抱著小腿,眼淚如瀑布般滾落。

    王小飛上次來蘇杭已經是七八年前的事兒。

    大都市的發展日新月異,現在的蘇杭跟七八年前可以說是兩個截然不同的城市,王小飛憑借記憶在走,很快就迷失了方向。

    他隨便抓了個路人,問道:“哥們,這附近原來有一家老王牛雜湯,你知道搬哪兒去了么?”

    “哦,你說那家店啊,兩年前被取締啦,說是衛生不達標,被衛生局給封了。”路人回答道。

    王小飛頗感遺憾。

    那家店是他吃過最好吃的牛雜湯,雖然店面不大,可是味道終生難忘。

    終究還是抵不過“物是人非”四個字。

    “謝謝啊。”王小飛謝過路人,準備隨便尋摸一個飯館墊墊肚子。

    “我知道那對夫婦現在在哪兒。”蘇落雁的聲音在背后響起。

    王小飛皺了皺眉,徐徐的吐了口氣:“你怎么陰魂不散呢?說好的一拍兩散,跟著我干啥。”

    “你想吃就跟我來。”蘇落雁淡淡的說道,沒有多余的廢話。

    王小飛舔了舔嘴角,猶豫兩秒后還是跟了上去。

    他倆來到了附近的小吃街,在這里王小飛再度看到了那對做牛雜湯的夫婦。

    “不說被取締了么?”王小飛驚訝道:“我去,那人忽悠老子啊。”

    蘇落雁說:“并沒有,之前確實被取締了。不過我知道了他們的事兒,所以出錢在這里買了個鋪面,免費給他們使用。”

    王小飛看著蘇落雁:“沒看出來呀,大小姐也有做善事的時候。”

    蘇落雁沒有理會王小飛的嘲諷,邁步走入了小店。

    店鋪窗明幾凈,墻壁上掛著幾幅孩童的涂鴉,顯得頗具童心,店鋪的最里面有一個男子坐在輪椅上,雖然無法動彈,可是他的眼神并沒有失去光彩,還在努力嘗試著跟蘇落雁打招呼。

    店主夫婦也趕忙從廚房走了出來。

    “蘇姑娘來啦。”店主老漢道:“今天的牛雜湯特別好喝,你一定要嘗嘗。”

    蘇落雁點了點頭。

    老婦人忙著給他們上了茶,又跑去后廚幫忙。

    王小飛看著那個坐在輪椅上的男子。

    蘇落雁說:“漸凍癥,兩年前老店被封了之后,他們的兒子就查出了漸凍癥。后來在網上尋求幫助,被我看到了,就順手幫了一把。只可惜這種病目前還無法醫治,最多也就是拖延。他的心態很好,然而……哎。”

    最后的那一聲嘆息,道盡了所有。
刮刮乐在线试刮怎么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