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女總裁的超凡高手 > 第135章 枷鎖

第135章 枷鎖

 熱門推薦: 手機登錄觀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一秒記住,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牛雜湯來啦。”老漢端上來兩碗冒著尖兒的牛雜湯。

    其實已經不能說是湯了,里面滿滿當當全是牛雜,這一碗的價格可不便宜。

    蘇落雁道:“大爺,我吃不了這么多。”

    老漢憨厚的一笑,說:“木事兒木事兒,姑娘恁慢慢吃,不急。”

    見蘇落雁還要說話,王小飛道:“人家一片心意,你就莫要推辭,你吃不下我吃便是。”

    蘇落雁說:“那好吧,謝謝大爺,您忙去吧。”

    “誒,好嘞。”老漢點了點頭,又鉆到后廚房去。

    王小飛拿起兩雙筷子,用熱水燙了燙后交給蘇落雁,自己也大快朵頤起來。

    蘇落雁沒什么胃口,她還在想著之前發生的事兒以及接下來可能會面臨的各種麻煩。

    其實最簡單的辦法就是馬上離開。

    莫再言藥霆這些人就算在蠻橫強大,也不可能跑到蓉城的地頭上鬧事兒,何況王小飛也不是吃素的,此人一旦發起狂老,蘇杭這片土地上就找不到幾個可以跟他打的人。

    關鍵在于,這邊跑掉,許家必然就會遭到牽連。

    而且很可能會被其他家族聯手制裁。

    這是蘇落雁不忍看到的結果。

    她終究還是無法把自己與蘇家徹底割裂開。

    并且這件事兒還不能與蘇家說。

    別看蘇落雁現在在蘇家獨當一面,弟弟蘇驚魚也開始走上重要的位置,但是蘇家內部的爭斗比許家更甚,那才稱得上是步步驚心,稍有不慎就可能跌落地獄深淵。

    想到這些事兒,蘇落雁就沒什么胃口。

    一碗牛雜湯吃了幾口就沒動筷子了。

    王小飛見狀,直接將她的碗拉過來開吃。

    蘇落雁張了張嘴,想說那是自己吃過的,不過終究沒能說出口。

    尤其是碗的邊緣還沾著一點點她的口紅印。

    王小飛也絲毫不介懷。

    蘇落雁摸了摸自己的臉,莫名有些發燙。

    吃到還剩一小半的時候,飯店內忽然涌入了一大批人,瞬間就將店鋪給填滿了。

    王小飛吃東西的動作微微停滯了片刻,嘴角揚起,然后接著吃。

    蘇落雁變得有些緊張。

    王小飛抬頭看了她一眼,然后給她倒了杯茶。

    “喝茶。”

    蘇落雁端著杯子的手略有些顫抖。

    王小飛唏哩呼嚕的將剩下的牛雜全部吃光,一邊嚼一邊擦嘴,眼神慢慢的從飯館其他人身上掃過,“別人做買賣也不容易,見了血不好。出去打。”

    話音剛落,王小飛背后的人就忽然發難,一把刀從衣袖滑落到掌心,對著王小飛的后背就捅了過來。

    王小飛擰身躲過,探手扣住他的手肘,一發力就將對方胳膊給掰斷,同時另一只手接住了匕首,調轉刀尖直接捅入了對方的小腹。

    這一套動作行云流水,并且過程極短,前后也不過數秒。

    被捅的人發出一聲慘叫,踉蹌后退,將身后的桌子都給帶翻了。

    王小飛單手撐著桌面跳了過去,順手抓著蘇落雁的手就開跑。

    蘇落雁腦子還有些懵,完全是被王小飛拖著走的。

    “小飛,這不是停車的方向。”蘇落雁道:“我的車在不遠處的露天停車場。”

    王小飛道:“你的車肯定也是重點關照的對象,現在過去就是自投羅網。找個人多的地方打車走。”

    蘇落雁道:“你自己跑吧,他們不敢把我怎么樣的。”

    王小飛說:“你也太天真了吧。”

    蘇落雁驚道:“莫非他們連我也想殺?”

    “人一旦瘋狂就沒有什么是做不出來的。”王小飛道:“你還不清楚自己的重要性么?”

    “可是……”蘇落雁的腦子一團亂麻,她在這一刻喪失了思考能力,往日的冷靜也已經不復存在。

    王小飛拉著她在人流中急速的穿梭,也不知道是不是運氣太差,走了半天竟然連一輛出租車都沒看到。

    這時,前方忽然走過來一個戴著眼鏡的男子,他的腳步匆忙,神色慌張。

    王小飛盯著他的手。

    眼鏡男子一只手插在褲兜里面,一只手則放在胸口。

    這時一個很反常的動作。

    因為不太適合走路,人在快速前進的時候雙手必須揮動來保持平衡,否則就要摔倒。

    他這樣的動作只適合在慢步行走的時候裝逼用。

    眼鏡男也注意到了王小飛。

    他顯得更加的慌亂。

    腳下甚至出現了趔趄。

    整個人沖著王小飛撲了過來。

    王小飛拽著蘇落雁躲過他。

    然后將蘇落雁抱住,讓她到了自己身前。

    蘇落雁完全沒想到王小飛竟然會抱住她。

    本來就一片空白的腦子此刻更是嚴重宕機,就跟up過載一樣,都開始冒煙了。

    砰!

    槍聲響起,蘇落雁瞬間回神。

    周圍的人也齊刷刷的停下腳步。

    因為禁槍的原因,百分之九十的人都沒有在現實生活中聽過槍聲,以至于他們以為是誰在放炮仗。

    接著第二聲槍響出現。

    人群嘩然,旋即開始洶涌。

    局面瞬間就失控了。

    這就像是電影中的喪尸群一般,開始瘋狂的往前沖。

    有些人本來不想動,奈何在洶涌的人潮中,根本身不由己,而且若是執意不動,很可能被推到。一旦倒下那就真的站不起來了。

    所以最好的辦法就是跟著人群一起跑。

    至于遠處那些完全搞不清楚狀況的人,在看到一大群人往自己面前跑來,也會不由自主的奔跑。

    王小飛抱著蘇落雁,也順著人流在前進,不過在經過一條小巷的時候瞬間鉆了進去。

    蘇落雁感覺有什么液體滴落在手背上。

    她低頭一看,是紅色的。

    “你中槍了?”蘇落雁驚懼不已,“傷哪兒了?讓我看看。”

    王小飛說:“擦破點皮而已,趁這個機會,快點走。”

    蘇落雁雖然擔憂,不過也很清楚現在不是套路傷勢的時候,盡快離開這里才是上策。

    好在殺手已經被人流沖散,應該是找不到他們了。

    ……

    “二哥,岑家姐妹把咱們忽悠了。”藥霆給莫再言打電話,氣憤得很:“王小飛剛到警察局門口就被放了,他奶奶的,這家伙究竟有什么魅力,竟然連岑家那對魔女都能搞定。明明把車子撞了個稀巴爛啊,而且還動手掐了岑纓的脖子!莫非這廝會什么法?”

    莫再言淡淡的說道:“哼,岑家魔女做事兒向來都是不按照章法出牌的,誰也不知道這對姐妹能搞出什么名堂來。她們不是喜歡飆車么?或許是想要借此機會跟王小飛飚一場?”

    “二哥你說的很有道理。”藥霆說,旋即語氣又變得歡快起來:“二哥你知道嗎?王小飛跟蘇落雁差點被人一槍崩了。就在東井街那一帶,防暴警察都去了。”

    莫再言微微的皺了皺眉,說道:“老三,急了點。”

    藥霆苦笑道:“二哥,你誤會了,這可不是我做的。”

    “不是你?”莫再言道:“那會是誰?”

    “誰知道呢?我給你打電話之前,汪大公子也打了個電話過來,直截了當的問是不是我。你說我就算再沒有腦子也不會讓人當街開槍吧。”藥霆頗為不忿。

    莫再言臉色驟變:“干,有人要陷害咱們。”

    藥霆略微一琢磨就明白過來了。

    “臥槽,這招太狠了吧,咱們前腳剛跟王小飛發生沖突,這后腳他就被刺殺。這說不是咱們干的也沒人信啊。”

    莫再言道:“看來是有人想要整咱倆啊,呵,躲在暗處放冷箭是嗎?別被老子揪出來,否則讓他陪著王小飛一起死。先這樣,我得去見見老爺子。”

    藥霆道:“嗯,我也得去把這事兒跟老爺子說說,否則他們真以為我無法無天呢。”

    莫再言急匆匆的來到了莫老的書房門口,每天這個時候莫老都會在書房寫字,一般是不會讓家里人打攪的。

    “張伯,我要見爺爺,急事兒。”莫再言肅然道。

    王小飛跟蘇落雁打車回到了許家老宅。

    蘇落雁道:“怎么就不去醫院呢?”

    王小飛道:“小傷去什么醫院,節約醫療資源嘛。”

    “你這算什么小傷啊。”蘇落雁道:“中槍啦,麻煩你認真點好不好。”

    王小飛笑:“我很認真的。這種傷我經歷得多了,早就習慣啦。你把家里的醫藥箱拿來就行,別忘了我也是醫生啊。”

    蘇落雁嘆了口氣:“好吧,去我的房間。”

    王小飛羞澀的說道:“這不太好吧。”

    蘇落雁恨不得掐這家伙一把,都受傷了竟然還這么沒有正行。

    王小飛的傷在左肩,他自己倒是不太好處理,只能讓蘇落雁幫忙。

    蘇落雁手有些抖。

    “別怕,切開把彈頭夾出來就完事兒。”王小飛道:“你放心大膽的弄就是,我不怕留疤的。”

    蘇落雁捏著小刀,咽了咽唾沫,然后一咬牙擱了一刀。

    “哎呀。”

    王小飛道:“咋了?”

    “切太深了,血止不住了。”蘇落雁帶著哭腔說道,“你會不會死啊。”

    王小飛嘆了口氣:“你要在一分鐘內將子彈取出來呢,我肯定不會死。但是你要繼續這樣看著,我多半會流血而死吧。”

    蘇落雁又哭又笑:“這都啥時候你能不能別逗我了。”

    王小飛哭笑不得:“我也不想逗你啊妹子,麻溜的,血這么流下去,我心疼。”
刮刮乐在线试刮怎么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