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女總裁的超凡高手 > 第159章 我是你女婿

第159章 我是你女婿

 熱門推薦: 手機登錄觀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一秒記住,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宮靈郡說:“許諾在電話中說,讓她們撤退是王小飛的意思。”

    蘇伯巖的怒火就像是撞到了北極冰川一般,瞬間就熄滅了。

    “那就撤吧。”蘇伯巖搖了搖頭:“那小子這是在向我示威啊,當年的事兒,終究還是一塊疤,誰都不敢去揭開,否則鮮血淋漓的樣子,太過滲人。”

    宮靈郡有些沒聽懂:“蘇老?”

    “讓她們回來吧。無謂的犧牲能減少一點算一點。”蘇伯巖說:“想辦法告訴王小飛,既然他把所有人都弄回來,那他自己就得負責把葉文遠給我弄回來。”

    宮靈郡點頭:“我這就想辦法通知他。但是蘇老,就靠王小飛一個人,能行嗎?”

    蘇伯巖說:“行也得行,不行也得行。那家伙在國外混了那么些年,總是有些人脈關系的,他的能量可比你想象中更強一些。”

    雖然蘇伯巖很看得起王小飛,但是王小飛目前確實面臨著一個非常棘手的問題。

    根據王小飛跟赤鳳的分析,這個宴會就像是鴻門宴,對方布下了一個圈套,等著各路人馬往里面鉆。

    葉文遠就是誘餌。

    還是一個讓人無法拒絕,無法無視的誘餌。

    畢竟他腦子里裝著得可是正統x元素的提取方式,那是可以用在軍事上的。

    一個國家的強大,離不開國防。

    國防的強大,離不開武器更新。

    而武器是由材料打造而成,x元素雖然只是一種元素,但是它可以與現如今很多元素融合,從而產生質的變化,創造出最新型的武器材料。

    這就是x元素的強大之處,也是葉文遠的誘人之處。

    “這不是陰謀,這是陽謀啊。”王小飛扔掉筆,雙手枕在了后腦勺,軟綿綿的靠在沙發椅背上,唉聲說道。

    赤鳳從洗手間走出來,臉上還貼著面膜:“怎么唉聲嘆氣的,這可不是你的性格。”

    王小飛一回頭,倒是被嚇了一大跳:“我勒個去,大晚上的你貼一張綠色的面膜,想嚇死人啊。”

    赤鳳說道:“你懂什么,這是海底硅藻泥,很貴的。”

    王小飛笑了:“你啥時候變得跟外面那些女人一樣俗氣了?我記得你以前從來不用化妝品的呀。”

    “老了唄。”赤鳳一邊輕輕的拍打自己的臉一邊坐到了王小飛的身側,說道:“我要是再不保養保養,可就要變成黃臉婆啦。到時候你該不喜歡我這樣的老女人咯。”

    王小飛一把將她摟在懷里,輕輕的挑起她的下巴,道:“女人,你是在質疑我對你的感情嗎?”

    赤鳳咯咯笑道:“我當然不會質疑,但是你有感情的女人太多了,我必須的讓自己保持競爭力才可以喲。”

    王小飛尷尬的咳嗽兩聲。

    “好啦,逗你玩的。你剛才說陽謀,怎么?還在想宴會的事兒?”赤鳳說。

    王小飛嘆了口氣:“沒錯。這是我有史以來碰見的最為棘手的一次任務,難度其實并不算太大,關鍵是繁瑣。我得先確定我老丈人究竟有沒有把方法告訴給那位北歐小國的王子,若是真的說了,我反而不能帶他回去了。因為回去也是個死,這算是泄露國家一級機密啊,哪怕他是這個秘密的發現者,也避免不了被審判。”

    赤鳳說道:“那要不就直接弄個炸彈,將當晚參加宴會的人全部炸死,一了百了。”

    王小飛說:“不行,我的首要任務是拿到x元素的終極提取方式,其次是將老丈人帶回國,再然后是確保方式沒有泄露出去,這算是三重任務。”

    赤鳳想了想:“你有沒有想過,這或許是一個圈套。你的老丈人根本就不是跟那位北歐王子交好,而是被控制了?”

    王小飛愣了一下。

    赤鳳的這個推斷,倒也不無道理。

    之前的情報是許諾提供的,王小飛根本就沒有去懷疑過情報的真偽,現在回憶一下,那樣做其實是不太妥當的,得到的任何情報都必須做進一步的分析,否則很容易落入思維定式中,人為的給任務增加難度。

    當初若是自己愿意多分析一下情報,獵鷹的兄弟們活下來的概率應該就更大了。

    這次竟然又犯了同樣的錯誤。

    王小飛恨不得給自己兩巴掌。

    赤鳳這席話提點了他,王小飛離開開始整理現目前所有的線索,從頭開始梳理。

    半個小時后,王小飛握拳擊掌,說道:“看來我們都被忽悠了,老丈人有很大可能是被軟禁。北歐小國王子設立晚宴,應該是想要徹底擊碎葉文遠的希望。讓他認清楚情況,然后老老實實的跟對方合作。”

    赤鳳說道:“如此分析也很有道理。”

    “若真是這樣,那任務就會簡單很多,我只用將他帶出來就行。”王小飛越想越激動,任務瞬間從s級難度下降到只有b級,沒蹦起來已經是最后的堅持了。

    “你也莫要太過高興啊,萬一分析錯了呢?”赤鳳恰如其分的潑了王小飛一盆冷水。

    王小飛說:“那也無所謂,剛才我也想過了,老丈人若是真的將方法告知了旁人,我將他救出來之后,就送到非洲影的總部去,讓老頭子看著他。將來有機會我帶著老婆去見見他就行,如此誰也不得罪,還能保住老丈人的命。怎么樣我是不是特別機智,還不快快親我一口以茲鼓勵?”

    赤鳳湊過來在王小飛的臉蛋上狠狠的親了一口:“你可真是個小機靈鬼。”

    ……

    “葉先生。”威廉王子走到葉文遠身邊,將手中酒杯遞過去:“喝一杯吧。”

    葉文遠接過酒杯:“謝謝。”

    “不客氣。”威廉王子微笑的應道:“不知道葉先生考慮的如何了?”

    葉文遠說:“王子何須著急呢?宴會即將開始,最多也就一個小時,這點時間王子都等不下去了么?”

    威廉王子說道:“我不是等不下去,而是不明白葉先生為何還要堅持。”

    “我們華夏有一個詞兒,叫做念想。人活著靠的就是念想,也正是因為有了念想,才有了生活下去的勇氣。”葉文遠說道:“王子的念想是我掌握的技術,而我的念想是回家。”

    “葉先生真的覺得,你的同胞會來救你?或者我換一個問題,你真的覺得你的同胞能在重重包圍之下,將你救走?我很相信華夏軍人的實力,他們的小隊作戰能力以及個體能力都是世界頂尖兒的。然而這次他們不僅要面對我,還有來自全世界各地的雇傭兵殺手,以及正規軍。葉先生的堅持,很可能會將你的同胞推入地獄。這樣做,值得么?”

    葉文遠嘆了口氣:“我知道很不值得,他們死了我也會難過,甚至還會為此背上叛國的罪名。但是我依舊選擇相信他們。”

    “葉先生,你的性格真是不討喜。”威廉王子說道。

    葉文遠淡淡的說道:“生來如此,也不準備改變。”

    “那好吧,讓我們拭目以待?”威廉王子說道:“宴會開始了,跟我一起走吧?”

    葉文遠將酒杯放下,整理了一下衣衫,跟在威廉王子身后,走向酒店的宴會廳。

    此次威廉王子包下了希爾頓酒店最貴的宴會廳,可以同時容納百人進餐,同時還不會覺得擁擠,同時不管是食材還是酒水,也是酒店的最高標準。王子本人甚至拿出了一瓶皇室珍藏了幾十年的美酒,用來當主酒。

    王子跟葉文遠的出現,把宴會瞬間推向了最。

    在場的這些基本上都是圣地亞哥很有名氣的人物,本來以王子個人的名義是邀請不來這么多勛貴的,畢竟他只是一個小國的王子,在國際上的地位并不算高。然而同行的人是葉文遠,圣地亞哥的這些勛貴們就很感興趣了。

    只要有點門路,都知道葉文遠是x元素的發者與提取方法的創造者,x元素的商用價值有多大這些勛貴門清,華夏在這方面已經走到了世界前列,然而他們也僅僅只開發出了x元素極小的一部分價值。

    這是一座掘之不盡的寶庫,誰能搶先一步,就能分到更多的利益。

    葉文遠就像是一塊生肉,而這些勛貴就是流著口水的猛獸。

    他們看著葉文遠的目光都是發亮的。

    有些背景強大的勛貴,甚至直接跨過了威廉王子,正面與葉文遠交流起來。

    這讓威廉王子非常不爽。

    按照他原本的想法,是想要帶著葉文遠直接回國的,然后用盡手段將他掌握的技術逼問出來。

    然而不知道是那一步出錯,現在全世界都知道葉文遠跟他在一起,直接導致他無法離開圣地亞哥,甚至還有了生命危險。

    威廉王子一方面加緊聯系國內,希望他們能派人出來接應自己,一方面又不停的向葉文遠施壓,希望能從他嘴里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可惜葉文遠骨頭很硬,不管如何逼問他就是不肯說。

    最讓王子無奈的是,他還不能對葉文遠動粗。

    因為他時刻需要讓葉文遠出現在公眾面前,以此來換取自己的安全,若是那天葉文遠不在公眾面前露面,各國的殺手就會立刻向他動手。這點是毋庸置疑的。

    就在王子焦頭爛額的時候,葉文遠向他提出了一個建議。

    被動防守,倒不如將這些人聚到一起,然后讓他們互相殘殺。
刮刮乐在线试刮怎么刮